第十章:朝花
夜明曲2016-11-30 14:373,918

  我十年来做了千万个设想,一直在我脑海里预演,如果再次听到她的消息我会怎样,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个她离世的消息,“她”自然是明月心,“走了”自然是说她死了……

  燕南飞的回答令我感觉很难受,他为什不明说陪在傅红雪身边的是酒,却偏偏要用“她”来做回答?

  可笑的是,我设想到的千千万万个结果都没有出现,而我居然也静静的坐在春日的阳光下,一句话也没说,一个表情也没有,就和一棵枯树没什么两样。

  “人真是个愚蠢的动物,十年来看似周全的设想又有什么用?要来的终究还是会来,而且是以你最意想不到的结局展现在你面前!”

  燕南飞没有说话,他火红的双眼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想从里面抠出一些东西一样。

  我没有理会他,只是想起了那个一身素衣的婀娜多姿的女子,她叫明月心,我曾经非常仰慕的一个女子!不!不是仰慕,是爱慕!

  可糟糕的是十年后的现在,当初我以为自己一生难忘的事,如今居然变得模糊不清,我努力的想回忆起与她一起在江湖中漂泊的快乐时光,可它就像迎面拂来的春风一样,我虽然依旧能感觉到它的存在,但却无法看清它的样子了,那些我曾经以为刻骨铭心的点滴在十年后却变成了转瞬即逝的清风,这算是讽刺吗?

  我感觉身体越来越热,真想不到初春的太阳也如此的灼热,我不由得擦了擦额头的汗滴,将衣襟拉开了一些。

  十年!我在这儿等了十年,我一直以为等的是她,可让我震惊的是那个曾经让我缠绵反侧、夜不能寐的女人居然就一声不响的走了,更让我震惊的是,我听到这个女人走了的消息之后我居然还能稳稳地坐在山头。我记得这种感觉,十一年前的秋钰楠在我面前离去时,我也是怀着这样的心情目送他离开的。

  不对!我应该是爱她的呀!我应该爱明月心才对啊!我这一生都是为她而活着的呀!我怎么能这么冷漠,这么无情,听到她死去的消息居然无动于衷!这是我吗?这还是我吗?我不是应该悲痛欲绝吗?我不是应该哭天抢地的恸哭不已吗?我不是应该立马跳下山崖,随她而去吗?我难道不是十年前的那个我了吗?叶开难道已经不再是叶开了吗?

  我的心沉入了谷底!

  我十年来不敢打听她的消息完全是因为爱她呀!我想听到她的消息,但更害怕听到她的消息啊!我绝对没有忘了她的啊!苍天作证!

  无论我的心里在乱七八糟的想着什么,但我终究还是安静的坐在山头,沉默、无语。有些事终究只有自己的心才能把自己看的一清二楚,什么曾经,什么誓言还有什么以为都不过是逃避的借口罢了!

  可如果明月心只是我逃避的借口,那么我究竟是在逃避什么?我不由得脑袋一晕。一个声音在我脑海里慢慢响起:“一个人的记性好坏有谁能说得清楚呢,有时候你以为很早就已经忘记的,或许只是深埋在心底了而已;而你以为自己牢牢刻在心底的,却其实心里已经忘了个一干二净,只是挂在嘴边变成了口头禅而已,毕竟岁月会消磨掉一切暴露在空气里的东西,有时也包括人的感情!现在,你还认为你的记性很好么?”

  看来白玉京是对的!

  我,叶开,在逃避什么?十年来的虚妄与自欺让我看透自我了吗?没有吗?有吗?我很想问清楚自己的本心,难道我远赴西北的十年不是为了逃离对明月心的恋恋不舍吗?不是为了逃离对傅红雪的极度失望吗?如果不是这些,那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没有人告诉我答案,胸膛里惴惴不安的心也没有告诉我答案。燕南飞依旧冷冷的盯着我的双眼,我只觉得在阳光照射下头晕目眩,汗流浃背,但这种内心的空虚让我更加无所适从!

  “叮铃铃叮铃铃……”,孔雀翎清脆的碰撞声随风荡漾开来,那声波听似虚无飘渺,细若游丝,但传入我双耳,内心突觉得重如泰山压顶,五雷轰鸣!

  ……

  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燕南飞说道:“你究竟是谁?”

  他收回了冷冷的目光,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男孩说道:“我是谁不要紧,可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冷冷的说道:“你不是叫他小桐吗?”

  他似笑非笑的说道:“他姓秋,秋小桐!秋钰楠和明月心唯一的孩子,说起来你还抱过他呢!你忘了吗?”

  一连番的惊愕让我一时喘不过气来,我当然没有忘记他,他竟然是秋钰楠和明月心的孩子,那个最近我时常回忆起来的婴儿!

  燕南飞没有理会我的沉默,他继续说道:“有个人说她会等你十年,可我一直以为你用不了十年就会发现一切,没想到这已经是第是十一个年头了!”他说的很快,或者说我的心思根本不在他的话语上,以至于我没有听出他的深意,我只是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

  他的话渐渐变得和他手里的蔷薇一样令人心痛:“十五年前,有个人爱上了江湖第一美人,可他却不知道,这个女人早就钟情于另一个男人,可笑的是这个男人恰巧是他最好的朋友。当他在他朋友的面前说出自己喜欢的人是她时,他的朋友只能面带笑容的说一声:‘恭喜!’,随后他的朋友就去了大漠。我一直以为这是故事的结局,很可惜,显然不是!”

  他顿了顿语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么谁能告诉我结局呢?”

  我听到他的话,突然笑了,我的心却变得刺痛无比,额头上的青筋也在快速的跳动,或许我真的应该再次回顾过往,那段时光虽然是我最不愿提起的日子,但也无疑是我最刻骨铭心的回忆。我看了燕南飞一眼,淡淡的说道:“我来告诉你结局怎么样?”

  他说:“好!”

  “十三年前,这个男子终于发现了这个事实,他的朋友甚至比他还要爱那个女子,而那个女子也一直深爱着他的朋友,他这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是这段感情的第三者。于是,他懊恼,后悔,愧疚,自认为没有脸面去再见他的朋友和自己苦恋也是单恋的女子。终于在他抱着酒坛整整醉了三个月之后,他才鼓起勇气去找他的朋友,因为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他慢慢发现比起自己的爱,那个自己深爱的女子的幸福似乎更加重要,所以他必须去把他找回来。或许这件事与友情无关,但一定却和爱情相关!”

  我静静地望着远处渐显青黄色彩的山脉,那连绵起伏的山势就像那个男人当初踏入荒漠找寻他的情敌兼朋友踪迹时踩过的小路一样漫长,蜿蜒千里的路途,似有尽头,实则永无止境……孤独与纠结也伴随着他的这段特殊的旅途!

  “后来,他终于在一个叫做边城的地方找到了那位朋友……”,我叹了一口气,突然发现自己无从说起,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再次相逢的感受。

  燕南飞略微一笑,他接口道:“我一直想不通他为什么会突然离开那位风华绝代的女子,原来他去找他的朋友了!那后来呢,找到他的朋友之后呢?”

  我回想了好久,这才整理出一丝头绪:“他问朋友:‘你觉得自己很洒脱?’

  朋友举起酒杯迷离着双眼反问道:‘你看我像一个洒脱的人吗?’

  他说:“像或不像都不重要,只是这件事你做的很洒脱!”

  朋友有些醉了:‘哦……’

  他红了眼:‘不仅洒脱,还很卑鄙,很无耻!’

  朋友也被烈酒烧红了眼圈;‘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她,可是你说这话又有什么意义?’

  他的脸也红了:‘你在说什么?我从来没想到你如此的虚伪,虚伪到令人厌恶!恶心!’

  朋友冷清的声音从齿缝里崩了出来:‘我是个不幸的人,只会给她带去灾祸!即使再让我选一次,我的选择也不会变!’

  他突然沉默了,一路上想好的万千责怪的话语,瞬间都变得不合时宜!朋友说的没错,他从江南来找他回去,实际上和他的朋友远离她所怀有的心情是一模一样的,都是为了她的幸福!现在看来,即使他的朋友错了,他似乎也找不到指责朋友不是的理由。

  他沉吟了半晌,终究想起了一个人,他这辈子最佩服的一个人,‘我一直以为李寻欢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也只有他才是正真的男子汉!我记得当初李寻欢离开林诗音时是多么的洒脱,他抚了抚衣袖,对着兴云庄遥遥挥手,然后飘然离去。我当时以为他从来不会为自己做出的决定后悔,他牺牲了自己,成全了龙啸云和林诗音,我一直当他是神一般的存在!’

  ‘直到后来林诗音和龙啸云大婚那天,李寻欢去了酒坊酿酒,他在酒坊中关着门窗待了整整三天两夜,而我则蜷缩在窗外听了他三天两夜的咳嗽声!我不知道他那三天喝了多少酒,我只记得他整整咳嗽了三天两夜!’

  他的目光在瞬间又变得嘲讽;‘不管以前如何,她在等你,你还是回去吧!’

  朋友一言不发,他的通红的满脸渐渐变得苍白无力,两人对视了很久,朋友还是闭上了他的眼睛;‘一生孤苦,我已经认命了!你……还是回去吧!她等的是你!’

  他突然笑了,他看着伏在酒桌上的朋友笑了,但转眼间他又开始呕吐,一直吐出了泛着恶心味道的酸水,他眼里的这个人仿佛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臭虫,一条浑身散发着恶臭的臭虫,他的虚伪与自以为是的伟大发酵成了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恶臭!

  他站起身来向外走去,临出门前,他转头对在酒桌上蠕动的虫子说道:‘我不是龙啸云,她也不是林诗音,而你却做了李寻欢后悔了半辈子的事!我本来已经想好,要亲眼看着你们成亲!喝你们的喜酒!祝福你们白头偕老!可你呢?真是可笑,这一切都抵不过你虚伪的慷慨?’

  他转过头的一刻,似乎看到朋友的手颤抖着摸向身边黑色的刀柄。哦!那的确是一柄天下无双的快刀,然而又有什么卵用呢?他的身子已经宛如臭虫一样笨拙,即使这条臭虫的手像往常一样握紧了黑色的刀柄,难道这柄刀会再次赋予他神奇的魔力不成!能让他挺直腰板?或者让他慧刃斩断苦海情丝吗?

  ……”

  我慢慢的说完了这个故事,但它似乎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所以现在我只能坐在山顶,默默的平复我胸膛里那个跳越不安的家伙!

  燕南飞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很显然他对这个结局不太满意,他说道:“那么他走了,他的朋友也没有回去?”

  我觉得这纯粹是一句废话,于是没有搭理他。

  他却饶有兴致的说道:“这个故事其实还没有完结,我不知道中间这一段,但它的后传我却略知一二,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