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蔷薇
夜明曲2016-11-30 14:383,643

  不知何时,燕南飞手中的血色长剑静静的依偎在了他身旁,就犹如一朵盛开在时光里的蔷薇,又像一个顶着红盖头的娇滴滴的新娘。我惊叹不已!以前居然没有发现这柄剑居然如此的美!

  燕南飞的思绪似乎被我带到了十一年前的这儿,他出神的望着虚空,那迷离又神伤的眼神仿佛在努力的捕捉着什么?又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叶叔叔,你说的那位老婆婆我好像见过!”,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稚嫩又犹豫的声音,不是秋小桐还有谁?

  我以为他会睡很长时间,没想到他居然把我讲的故事听了个一清二楚。秋小桐坐直了身子,嘴里还叼着那根猫尾巴草,他显得很犹豫,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燕南飞,带着询问的口吻说道:“燕叔叔,你觉得叶叔叔嘴里说的老婆婆像不像双婆婆?”

  我很想问清楚他们究竟有没有见过高立的妻子,于是我在等燕南飞的回应。

  燕南飞猛的回过神来,他眼角还泛着些许的闪亮的光泽,可秋小桐为什么一定要燕南飞来确认呢?燕南飞又为什么会显得颇为伤感呢?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燕南飞很快恢复了昔日帅气潇洒的摸样,他笑了笑,摸着秋小桐的头轻声说道:“我也觉得很像!可能是……双婆婆吧!”

  他回过头来冲我神秘的一笑:“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当初他们借给你一床被褥,现在去哪儿呢?我来过很多次,但都没见过?”他顿了顿语气,眉毛一挑道:“你不会弄丢了吧?”

  我当然记得,那是一床大红色的龙凤被褥,我一直在想那肯定是两位老人大婚时的婚房之物。我脸皮也没那么厚,于是在他们走后,我就叠好被褥,找了块厚布包裹了起来,然后放在里屋最高处的箱子里。

  我是说过被子的事,但燕南飞对被子的态度让我大惑不解,我不禁回问道:“被子自然让我收了起来!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说了这么多有关他们的事,你怎么偏偏对被子这么好奇?”

  燕南飞听到被子还在,他似乎松了一口气,但转眼他的微笑就变成了苦笑,他轻声说道:“你要是知道那被子的主人是谁的话,我相信你也会大吃一惊!”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燕南飞就转头对秋小桐说道:“小桐,你不是一直说你烧菜的手艺尽得双婆婆真传么,今天的午饭要不就由你给我们露一手怎么样?”

  秋小桐大大的眼睛闪了两下,伸手将猫尾巴草从嘴角拿下来,极不情愿的说道:“做饭倒是可以,只不过你们要讲故事的时候可一定要记得叫我啊!”他站起身拍了拍屁股,耷拉着脑袋往回走了一半,又回头喊道:“要讲故事一定要叫我啊!”

  我和燕南飞相视一笑,同时朝着他点了点了头,他这才心满意足的当大厨去了。

  “那被子难道不是他们结婚时的盖过的被褥?”我看着秋小桐进了木门,急不可耐的问道。

  燕南飞的神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悲伤中带着遗憾,遗憾中又透露出深深的思念,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这才红着眼睛说道:“当然不是,那是老夫人花了二十年时间给他们唯一的孩子一针一线做出来的结婚之物。”

  我不由的直起了身子,燕南飞能说出这样的话,无疑就承认了双婆婆和高立的妻子双双是就是同一个人!

  燕南飞静静的说道:“不错,双婆婆就是十一年前茶馆里的老夫人,老夫人离开了茶馆后,她就变成了双婆婆!”

  我不由的问道:“那高前辈呢?他们没在一起?”我问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因为我立马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们的孩子是谁?难道……

  燕南飞眼角不自觉的滚下了晶莹的泪珠:“十一年前,他们并不是同时来到江南的,我首先碰见的是双婆婆,她说她是受人所托前来照顾小桐,当时她拿着秋老庄主的信物前来,我虽不放心,但在我观察数日之后,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孔雀山庄的安危,快马回去了一趟……”

  他已经把孔雀山庄之战的惨烈说了一遍,自然没有说第二遍的必要。

  我问道:“那你是什么见到高前辈的?”

  他擦干了眼角的泪珠,回头对着我苦笑道:“我是在孔雀山庄摆放的灵位牌上看到他的名字的!”

  我一直在想他可能真的死了,如今燕南飞亲口告诉了我答案,我心里没有悲伤,反而替他感到高兴,自从我听过他们的故事后就一直在想,要是他们中间没有那个天大的秘密,三十年前或许他们会毗邻而居,乐的逍遥自在,得一红粉,得一知己,夫复何求!

  但秋凤梧最终为了朋友之谊而甘心冒险,选择信任,高立则为了这份重若泰山的信任,远赴他乡,隐姓埋名三十载。这是一份多么深厚的情谊,即使多年后孔雀山庄面临灭顶之灾,他高立依旧选择站在秋凤梧身边。我想在他们相视一笑的这一刻,他们的心里应该都无比的轻松自在吧,他们终于能够无拘无束的痛饮一番了,就像当年的高立和小武一样!

  我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那么……那位温柔善良的老夫人呢?她是为了照顾小桐才没有回来吧?”

  燕南飞用眼泪回答了我的问题,看着他白皙的面孔上滚滚落下的泪珠,却让我愈发的肯定了一个假设!

  我看着他的脸庞轻声问道:“大雁什么时候南飞?”

  他默默的盯着虚空说道:“秋天!”

  我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去南方?”

  他挂满泪花的脸笑了笑,说道:“梧桐叶子就要掉了,所以大雁必须得回去!”

  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盯着他被泪水冲洗的愈发清澈的眼睛。

  秋小桐的手艺真的很不错,因为我已经闻到了久违的香味!

  燕南飞重新擦干了眼泪,他冲我笑了笑,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真的很感谢!”

  我也对他笑了笑,这句感谢本来是不必要的,但既然他已经说出了口,那一定是他必须要说的话,我也很欣慰!

  燕南飞的心情随即也舒畅了起来,好像心底的千斤巨石被抛入九霄云外一般。他的脸上显得轻松愉快,他说道:“双婆婆说她从三十年前离开江南,每年都会做一件衣服,第一年做的很小,第二年稍微大一点,长一点,第三年再大点,再长一点……就这样一直做到十年前——就是你来茶馆的那一年。有一天晚上,她在摸索着做第二十套衣服,他们突然就提起了你。她说她虽然双眼看不见你,但感觉你是一个好孩子,不像是坏人。要是搁在平时他绝对不会留陌生人寄宿茶馆,可是那晚他显得很奇怪,他居然一声不吭的发起了呆,她问他,他在做什么?他含糊的说道:‘屋顶破了个洞,明天要补补!’过了半晌他又说外面天冷,要不要送你一些被褥?他们都知道除了自己盖的这一套被褥,另外一套则是给他们只见过一面的孩子结婚时用的,那时他们都以为此生再无机会与孩子相见,于是就把它送给了你!”

  我听完他的话,不由得唏嘘不已。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得熬多少个日日夜夜才能做出那一套精致的龙凤被褥啊。那哪儿是什么被褥?那是鲜红的父母心啊!

  “他们三十多年前为什要离开孩子?十一年前又为什么突然要赶回去?”我在问燕南飞,也同样在问我自己。

  “双婆婆告诉我,三十多年前,那时她正挺着大肚子,眼看就要临盆,突然有一个怪人不知道怎么找到了他们的住处,前来寻仇,后来丈夫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杀了那个怪人,而自己由于受了惊吓,孩子于是提前就出生了。第二天他们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朋友前来看望他们和孩子,最终在他们夫妇的恳求下,朋友答应了他们的请求,那就是替他们将孩子抚养成人。他们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留给孩子的除了一个名字,再无他物。就在孩子被朋友带走后的那天夜里,他们就离开了自己居住的地方,在一个月后才找到了立足之地,就是这个茶馆!”燕南飞说这话时,显得无比的轻松自在。

  燕南飞或许到现在才理解了他们不得不那样做的原因,毕竟在三十年前,孔雀山庄要比这江湖中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安全。他们把安全留给了最爱的孩子和最尊敬的朋友,自己则带着危险悄然离开!

  “上天似乎待他们不薄,就在他们一直安安静静的生活了二十多年后,以为一切可能就此揭过时,孔雀山庄面临浩劫的消息传来,他们不得不重回江南,因为他们所顾忌的不仅仅是那个唯一的好朋友,而且还有他们唯一的孩子!我想这是他们必须要回去的原因吧!”

  燕南飞微笑着回答了我的疑问,他的语气坚定而充满了力量,我想他一定对高立夫妇的勇气感到无比的崇敬吧。我突然想起高立离开前在她妻子耳边的耳语,“就要见到他们了,你开心吗?”我一直想不明白“他们”究竟除了秋凤梧还有谁?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他们”还有二十余年来素未谋面的亲生孩子。

  我默默的看着燕南飞,或许他曾经以为自己是这世界上最不幸的一个孩子。异乡长大的他每每问起自己亲身父母时,秋庄主只会告诉他,他们是这个世上最爱他的人,除此之外便不再多言。不错!孔雀山庄的人是待他极好,秋庄主待他视如己出,秋钰楠是他最好的兄弟,可每当夜幕降临,如水的月色从斑驳的树影中透射到他床上时,心底莫名的怨恨却每每会滕然升起……

  他无疑又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他拥有这世上最有勇气的父亲;也有这世上最爱他的母亲,二十套衣服,从小到大,还有一套龙凤被褥,精致细腻;还有对他关怀备至的孔雀山庄,在面临灭顶之灾时,他们选择让他远离。

  这一切和三十年前的情景是多么的相似!只要自己最爱的人健康平安,那么所有的危险就由我来和它同归于尽吧!

  我记得有人曾经说过一句话,恨一个人有千千万万个理由,但爱一个人却只有一个,那就是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