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归尘
夜明曲2016-12-08 22:185,817

  我咬了咬牙,终于打破了这份平静:“你怎么会来这儿?”

  傅红雪在笑,这让我很自卑,他笑着说道:“十年前有人来找我,但我没有听从他的建议,为此我苦恼了整整七年之久,所以,十年后的今天换做我来找你!”

  我很想笑,但没能笑出来:“往事如烟,过去的事不提也罢,你这样做,又何苦呢?”

  傅红雪低头看了看自己腰间的刀,脸上突然带着一丝忧郁的神情,他轻声说道:“往事如烟?你真的能忘掉一切吗?我想真正能忘记一切的应该就是我手里的这把刀而并非是你!”

  我的心不安的跳跃了一下,但我还是静静地说道:“这是我在这儿的第十一个年头了!我想还会有第十二个,或者第二十个年头也说不定!”

  我很久未见他了,居然忘了他已经和他手里的刀融为一体,两者皆锐利无匹,“那个不要命的丁姑娘呢?”,他淡淡的一句话却让我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丁姑娘!你为什么要提起她,十余年她未在我身边,我也活的好好的,我不在她身边,想必她应该只会比过去活的更好!我紧紧的盯着他的脸,感觉我的眼球差点从眼眶中跳将出来,那是愤怒吗?还是惧怕?我听说一个人除了愤怒之外,惧怕时也是这种表情!

  他静静地看着我,我突然内心极度的不安起来!

  是啊!十年前我在边城找到他时,我悲悯的看着他如一条臭虫时,岂不也用的是这同一种眼神?

  我的心里开始发麻,开始发怵!

  十年前我看着他,我嘲笑了他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他最引以为傲的自信——刀!而十年后的今天,他则用我曾经最擅长的微笑将我仅剩的一丝尊严彻彻底底的击了个粉碎!呵呵,这算什么?十年后的叶开居然变成了自己十年前就最痛恨的那一类人!更可笑的是,十年来他却还尚不自知!

  傅红雪一边微笑一边看着我,我知道,在他眼里我就和一条臭虫没什么两样,我心里深知这一点!我能阻止他对我的嘲笑么?不能,当然不能,从他拖着瘸腿进来的那一刻起,他身上最大的缺陷就已经在嘲笑我了!那条瘸腿能在明月心最危险的时候带着他站在她身旁,可我健全的双腿呢?只是提到“丁姑娘”三个字,它们就已经开始哆嗦了起来,你还能指望它们做些其他什么事呢?

  我看着傅红雪,良久之后终于笑了出了声,“哈哈哈哈……!”傅红雪随后也看着我大声笑了起来,我们俩就像傻子一样的笑,但我察觉到,不管是我,还是傅红雪,眼角都有又苦又涩的液体划过我们沧桑的脸庞……

  当夕阳的最后一道光芒从天边褪去时,我和傅红雪都停下了笑声,四只曾经只会握刀的手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还有那坚定地眼神也融合在了一起。

  秋小桐依旧在逗小马驹,然而这会儿他们终究是熟悉许多,小马驹竟然都开始有点粘他了,很快他们就跑的不见了踪影!

  我、傅红雪、燕南飞坐在山顶,一起看着星辰尚且寥落的夜空!

  “要不是小白生下小马驹,我也不至于等这么多天。这些年,我一直忘不了我们在边城的那次重逢,其实我一直很想早点来找你!”傅红雪笑道。

  说句实话,我真的很感谢他,并不是因为他来找我,而是因为他精神抖擞的站在了我面前,让我看到了一个拥有勇气之后的绝对强大的人!毫无疑问,他让我重新找回了自己!让我离开了那个厌恶的自己!

  我未语,且微笑!

  “我本想在一年前就来这儿,只可惜我不得不答应一个人的另一个请求!所以这才迟了!”傅红雪怔怔的说道。

  他在江湖中几乎没有朋友,甚至他都没有承认过我是他的朋友,因此当他说道“一个人”时,我毫不犹豫的就想到了她——明月心,我想,这个世上除了她再也没有人能羁绊住他的脚步了吧,呃……我能算是另一个吗?

  我不自觉的问道:“你答应了她什么?”

  他的嘴角抽动了两下,这才说道:“答应让她死!”

  燕南飞本来在静静的听我们说话,听到这话后,却不禁和我一样,带着一脸的诧异看着一脸平静的傅红雪。

  他看了我们一眼,继续说道:“当我听到她对我说这句话时,我的反应也和你们一样惊讶,我甚至都以为我听错了话,直到她又重复一遍:‘但你得答应我,让我死的其所!’我从未在她眼睛里看到那样令人心碎的神情!”

  她说道:“无论如何,你和小叶都是我这辈子最感激的人,要不是你们陪伴我度过那最艰难的时刻,我一定活不到遇上钰楠的那一天!”

  傅红雪只能微笑,他终于也学会了微笑。

  她咬了咬红唇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我没有其他意思,你知道,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一个女人的心只能属于他的丈夫,而且他确实是个好丈夫!即使他已经离开多年,但我和他之间早就有了永世割舍不了的羁绊——秋小桐,我和他唯一的孩子。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再过三个月零九天就是小桐十一岁的生日了……”

  她当然不会记错,傅红雪咬了咬牙说道:“十年来你也未再见过他?”

  她在笑,她眼角的泪珠却如小溪般跃过了脸颊。是谁说流泪的人是不会笑的?

  “不错,我是多么想再看他一眼啊!我的孩子!可我知道只要青龙会存在一天,那我不能去看他,十年前钰楠为保护他离开了人世,我绝对不能给他带去一丝一毫的危险。孩子!已经十年过去了,你会想起你的父母吗?不,你应该只会记恨我们吧!恨我们不能照顾你,恨我们让你受尽别人的嘲笑!恨我们无法为你遮风挡雨吧……”

  但很快,她又擦干了眼泪,面带着笑容说道:“十年了,我能为你做的也只能这么多了,孩子,希望你不要怪你的父母,因为你永远都是我们最疼爱的小宝贝!”

  “付大哥,我希望你能答应我,这是我能为小桐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我要他安安全全的、无忧无虑的活下去!”她带着乞求的语气说道。

  “……好!我答应你!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只希望你能答应一个人,答应他的请求去杀一个人?”

  “答应谁?去杀谁?”

  “答应屠城,去杀孙玉伯!”

  “为什么?”

  “因为屠城的真实身份是青龙会‘腊月八’的堂主,据我所知他正在费尽心思的找一个能让你帮他杀孙玉伯的理由。”

  “为什么会选我?”

  “本来他选的人不是你,但恰巧你从边城回来了,他也知道一旦有了你的帮助,击杀孙玉伯的几率会成倍的提高!”

  “……那么我想他也应该知道,这世上也没有能要挟到我的理由!”

  “……那么是我呢?当我落在屠城手上时,你会不会为了我而答应他的一切要求?”

  “你……”

  “你能在公子羽手上救下我,那青龙会一定会发现你并非全无弱点,他们一定会用我来要挟你。呵呵,我这算是自作多情么?”

  “……”

  “只要你受了他的要挟去杀孙玉伯,那么一切就算开始了!我想只有你参与其中,青龙会才会更加放松警惕,一旦他们仓促出手,就一定会露出破绽来!”

  “原来如此,你并不会要我去杀孙玉伯,而是为了引蛇出洞!”

  “不错,我已经告知孙玉伯和万鹏王,孙家庄的律香川与十二飞鹏帮的屠城都是青龙会的人,两人分别潜伏在两大势力之中就是要伺机铲除他们,让青龙会重回十年前权利的巅峰。但青龙会万万想不到的是,这场由他们主导的刺杀孙玉伯以挑起两大帮派之间争斗的近乎完美的局,实则是孙家庄和飞鹏帮对青龙会布下的杀局!”

  傅红雪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么,你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她幽幽的笑了笑说道:“孔雀山庄虽在十年前毁了,可四百年的情报间谍组织却依然存在!而且这一次,我只能赢,不能输!你问我扮演了什么角色?呵呵,角色?以母亲的角色,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傅红雪良久未语,他发现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早已不是过去羸弱爱哭的女孩了,她为了这一天,足足等了十年光景,不为江湖大义,不为杀夫之仇,也不为毁家之恨,只为了她那十年来素未谋面的幼子!

  傅红雪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他抬头仰望着布满繁星的夜空说道:“在她说完那一切之后,我突然发现我居然没有了能够拒绝她的理由……”

  傅红雪说的不错,若是换做任何一个人,也决计不会拒绝这样一个母亲的请求!

  明月心,这个我曾经实实在在亲眼见过的女子,如今却以最虚无飘渺的姿态飘走了,临走时,她留下的除了微笑还有众人的眼泪!

  燕南飞突然感慨道:“人生本就无常,也正因为无常,所以每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不是吗?”

  我除了点头认可,还能做些什么?

  就在这一刻,一个我从来想都不敢想的念头突然在我脑中浮现:不管怎样,我应该是时候去看看她了吧!想到这就不由得令我一阵心酸。

  月已当空,皎洁无暇,虽凄冷,但也绝美!

  傅红雪躺在地上,仿佛已经睡着了,燕南飞则看着面他面前的蔷薇剑发呆。小白也已经不再是小白了,它已经成了“老白”。它时而俯首,时而摇晃着脖子上的铜铃,发出清脆的响声,现在听到这“叮铃铃叮铃铃”的响声,仿佛就是在提醒我一样,叫我莫忘了她!叫我回去找她!

  就在这时,秋小桐突然带着惊喜在不远处喊叫了起来:“你们快看!明月心!”不知何时他已经牵着小马驹站在了我们面前。

  我们顺着他的手看去,然而这情景却立马让我们三个大男人震惊的站起身来!

  只见圆圆的满月挂在碧绿的夜幕中,明月的中间赫然出现了一颗心,我们三人顿时变得目瞪口呆,只有秋小桐却喜滋滋的看着那轮圆月,还有那颗心!

  正在我、燕南飞还有傅红雪不知所措时,只听得一个甜美可爱的声音从半山腰传来,那声音唱道:“……十年明月一横笛,楼高空惹影独立。好梦难重眠,三更时,月挂当头杨柳疏! 遥知别后云楼上,应凭栏杆愁断肠。佳期与芳岁,胜昨日,小舟江海归不归?……”

  那曲子婉转悠扬,却充满了一股悲伤别离之情,但这声音听来却是十七、八岁少女一般天真无邪。此刻那月还在,然而那心却慢慢的离开了圆月的怀抱,暗自隐入了朦胧的夜空!

  片刻之后,歌声的主人就笑吟吟的站在我们面前:她手里捏着一根丝线,那丝线却一直通到了天上,仿佛天上那轮洁白的圆月就被她牵在手中一样,她似乎很爱笑,也笑的很大方。

  “姐姐,你的风筝可以借给我玩么?”少女还未来得及说话,秋小桐已经睁着大大的眼睛盯上了她的风筝。

  少女却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那可不行,爷爷去年来信说这条路上无缘无故突然出现了很多马贼,叫我千万别回长安来看他和奶奶。但春节刚过,我就越来越放心不下他们,于是只好从家里偷偷溜了出来。顺便带上了我的护身符——我十岁那年母亲从大相国寺求来的平安符!”

  秋小桐眨着眼睛说道:“你的护身符和风筝有什么关系?”

  少女指了指隐在夜空的心形风筝说道:“你看到了么?护身符被我父亲粘在了风筝上面,只要有风筝在,我的护身符就在!而且它真的很灵验,自我随身带着它的那一年起,我就再也没有遇到能令我烦恼的事了!”

  秋小桐惊喜的眼神慢慢黯淡了下去,令我惊异的是少女似也有所察觉,她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把手里的线递给了他。秋小桐的眼神立马充满了感激,很快他又一手拉着小马驹,一手牵着风筝跑开了!

  正当我认为此事就此了结之时,少女圆圆的大眼睛却向我们看了过来,她依旧在笑,笑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她说道:“你就是老板么?”

  我左右看了燕、付二人一眼,只见两人一把刀一把剑就站在我跟前,我只好对她笑了笑,说道:“不错!”

  她看上去对我的回答非常满意,于是又接口说道:“那么这两位就是我能雇佣的护卫啦?”

  我笑了笑道:“姑娘你误会了,这条路上的马贼已经都走了,你不必担心!”

  她立马带着怀疑的语气说道:“你净胡说,我今早刚入了峡谷,就有人要……要非礼我,不是爷爷信里提到的马贼还是谁?”

  我只能苦笑,我很想告诉她,像她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是会有人想非礼她的。但当我看着她那圆圆的脸蛋时,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只好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似乎她一直在等着我说出这句话,少女立马又带着她甜蜜的笑容说道:“这好办,我的护身符送给那小子了,你们可得还我一个来!”

  听到这话,我们三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她用白皙的手指在我们三人面前点来点去,继续笑道:“让我从你们三个里挑一个做我的护卫,只要能安安全全护送我到长安,那么这事就算了了,怎么样?”

  我们三人还来不及做出任何表态,只见她已经开始点兵点将了:“老板长的还算是好看,只可惜一身臭烘烘的,想必至少有十年未洗澡了,要是他跟着我去了长安,那我一定在半路上就被他熏晕了,一定不能选他;这个拿剑的长的英俊潇洒,器宇不凡,只是太过显眼,若是他跟着我去了长安,指不定他会被哪个半路上的狐狸精给勾搭了去,他也不可靠!”

  很快她就笑吟吟的将目光投在站在一旁微笑的傅红雪身上:“这个带刀的长的虽不好看,但也不算难看,他的腿脚虽不方便,但应该能跟得上我的脚步,而且他若是想要在半路上逃跑,我也能轻而易举的捉他回来!”

  她没有问我们是否会答应她,但她自己却已经决定了!

  她笑嘻嘻的伸出纤细的右手,对傅红雪说道:“你好,我叫周婷,那我们走吧!”

  傅红雪带着微笑看着她,但并没有伸出手牵起那只白皙的小手。周婷于是假装生气的冲他拌了个鬼脸,然后蹦蹦跳跳的向前走去,嘴里又哼起了那只莫名的小曲……

  傅红雪看着她的离去的身影突然笑出了声,他看了看一脸茫然的我和燕南飞,冲我们点了点头,以示珍重,然后抬起左脚先迈出一步,右腿才慢慢地从地上跟着拖了过去。

  他看似走的很慢,但不知为何,却转眼间就已追上了十丈外的周婷。两人一人极静,一人极动,不消片刻他们的身影就消失在白茫茫的月色下!

  我回过头看着燕南飞,燕南飞也看着我,我没有说话,他却说道:“这次换你走了!”

  我心里一阵激动,我的心似乎迫不及待的已经飞往了江南,“是!我要走了,还有我的小白!”我终于说出了这句憋在我心底十年之久的话,现在我只觉得全身舒畅无比,轻松惬意!

  我牵起了小白的缰绳,就要离去,燕南飞突然对我说道:“等一下,你忘了一件东西!”说完话就大步走回了茶馆,正在我迟疑时,他抱着一个大大的包袱又走了出来。他将大包袱放在小白的背上,然后用又绳子固定妥当,他做这一切时就像他十年来每次精心修葺茶馆一样的小心翼翼。

  燕南飞满意的看了看小白背上的包袱,他转过头一脸正色的说道:“你要是到了江南,请将这个包袱代我交给一个人!”

  我问道:“交给谁?”

  燕南飞却并没有说话,他已经在朝我挥手告别。

  就在我想进一步问清楚时,他已经抱着怀里的蔷薇剑返回茶馆了。

  我只好摇摇头,牵着小白,借着皎洁的月色向南而去。

  就在我踏出下山的这一步时,我的心应该已经到了江南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