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晓玖小夭2016-12-16 17:583,329

  看着欧阳珂忆和那人之间无比和谐的氛围,被忽略在一旁的温知霖越发焦躁,忍不住冲上来,想要抓着欧阳珂忆的手。

  却没想到还没等他靠近,那人便站到了欧阳珂忆的身前,挡住了他。

  “这是我和珂忆的事,你在这儿充什么大尾巴狼!给我闪开!”

  温知霖大声冲他叫嚷着,其实他心里清楚,即便看眼前这人再不爽,刚才那一下也足够让他认清,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他还真的不是他的对手,他可没有没事找揍的爱好。

  呵,还挺有自知之明。

  像是猜到了面前那人的想法,傅微澜嘴角的弧度越发张扬。

  只不过……

  傅微澜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动声色地瞥了他一眼,便转过身微微垂眸,屈起手指,替欧阳珂忆拂去了脸上的泪痕。

  此刻,欧阳珂忆的情绪早已平复,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想起刚才的情景,不禁为自己的失态感到窘迫,毕竟是她和细雨微澜的第一次见面,正想着用什么方式弥补,微微发烫的脸颊上突然有了一种特别的触感,像是羽毛轻抚,又像是微风拂过。

  欧阳珂忆猛地回过神,看着眼前这个满眼温柔,替她擦拭泪痕的男子,心中微微一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睁得大大的,原本就有些发烫的脸颊越发热了。

  那样的温度,傅微澜当然能够感觉到,余光淡淡地落在面前那人的脸上,见到她一系列的反应,傅微澜的心里不觉有些好笑。那副样子,怎么说呢,活像一个突然受到主人爱抚,受宠若惊的兔子!

  对了,正是受宠若惊!

  只是,她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唔……如果是因为他的宠爱不够,他倒是不介意再多宠她一些!

  毕竟看她这一系列的反应也是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这么想着,傅微澜的眼底明显多了一丝温和的笑意。

  “珂忆,我们走吧!阿森在外面等我们,他是我的发小,相信你见到他会很惊讶的。”

  欧阳珂忆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还是点头答应了。

  温知霖看着面前两人旁若无人的模样,被欧阳珂忆拒绝的恼怒,被傅微澜一拳打到的屈辱,还有之前的醉意一下子全涌了上来,看着面前两人的眼神充满了恨意。

  他突然向前走了两步,借着之前的酒劲儿,伸出了拳头,用力朝傅微澜挥去。

  尽管面对着欧阳珂忆,傅微澜还是没有放松警惕,察觉到背后的情况,身体微微一动,轻而易举地躲过了温知霖的拳头,随后飞快地侧身,抬腿就朝对面那人踹去,没有一丝犹豫。

  温知霖一下子被踹到了地上,或许是酒气上头,或许是被踹懵了,半天没有回过劲儿来。

  傅微澜看也没有再看他一眼,牵起欧阳珂忆的手就往外走。

  经过温知霖身旁的时候,微微顿了顿步子,淡漠地看了他一眼,薄唇轻启,语气平淡得好似没有一点起伏:“你该庆幸你没有真正伤害到珂忆,不然我不会那么简单地放过你,喜欢一个人不是占为己有,你好自为之。”

  欧阳珂忆惊讶地抬头看了傅微澜一眼,像是好奇他为什么会说这样一番话,而傅微澜看出了身边人的疑惑却也没有回答,只是亲昵地捏了捏她的脸颊,眼底是说不出的高深莫测。

  “走吧。”

  “嗯。”

  看着两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包厢门口,温知霖像是一时间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瘫坐在地上,头顶的光似乎格外刺眼,他缓缓抬起右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无力叹息,尽管心里不愿承认,在珂忆的心里,那男子其实是与众不同的。

  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开学典礼上,她代表新生发表讲话。

  看着讲台上的她,举手投足,不卑不亢,优雅大方。

  她其实很美,但她美得灵动,美得低调,丝毫没有侵略性,让人越看越舒服。

  之后,她成了他的同班同学。

  虽然她看上去很温和,和每一个人都能够很好地相处,但其实她只是披着温柔的外衣,始终和身边的人保持着既定的距离,不亲近,不疏离。

  他多少次尝试靠近,却始终被她隔离在外。

  他进一步,她就退一步。这场追逐的游戏她始终不曾参与,只是作为一个局外人静静地看着。

  这样的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原想着她这样也好,他走不进她心里,别人也走不进,而他却可以在离她最近的地方陪伴她,等待她。可没想到,最后一丝渴求也被毫无征兆地打破,如果他没有看错,刚才那个人对她的意义应该是不一样的,她在他的面前就像一个孩子,将她心底最真最深的喜怒哀乐全部摊在他的面前。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当那人替她擦拭泪痕的时候,她眼中的神情有多迷人。

  该死心了……也该放弃了吧……

  温知霖无力地扯了扯嘴角,顺势躺在了地上。

  尽管包厢的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他还是感觉无比寒冷。

  这一切早已走出包厢的傅微澜和欧阳珂忆浑然不知。

  此刻的欧阳珂忆正被车上坐在驾驶座上的某人怔得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她怎么也没想到傅微澜的发小竟然会是他!

  “我说欧阳同学, 这才多久没见啊,连自己老师都不认识了?怎么能用见鬼的表情看我呢!要不是我,你的傅师兄可没办法这么快把你从这里面带出来呢!说起来我也算是你半个救命恩人吧!”

  听着油腔滑调的语气,欧阳珂忆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但也不得不承认在某个意义上来说,他说的也算是事实。

  她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代替教授给他们上了节中国美术史的严森严师兄竟然会是傅微澜的发小!那么,上课的时候,他的眼神总是时不时看向自己是因为认识她咯?

  这么想着,欧阳珂忆不禁脱口问了出来。

  “哈,想不到欧阳学妹警惕性还挺高的,我就随意看了两眼你竟然都能发现!”

  严森大声笑着,却也没有反驳欧阳珂忆的话,随后侧过身看向坐在欧阳珂忆身边的好友,眼底划过一丝别有深意的笑意。

  这位小师妹洞察力这么强,防备心这么重,看来要将她拐来做女友的难度可不小呢,但看自家好友这意思,似乎认定她了!这下有意思了,果然回国是个明智的选择,说不定还能看到自家这刀枪不入的好友吃瘪的模样!以后的日子还真是让人期待啊!

  严森越想心里越发得意,像是亲眼见到了好友的窘态,忍不住笑出了声。

  欧阳珂忆看了眼坐在前面兀自开心的严森,然后转头看向傅微澜,眼神充满了疑惑。

  察觉到欧阳珂忆的视线,傅微澜安抚地冲她笑了笑,而后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早已习惯前面那人的间断性抽风。

  似乎看懂了傅微澜眼中的意思,欧阳珂忆不禁有些想笑。

  很难想象这样两个性格迥然的人会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一个如风一个似火,倒是不知道究竟是火燃烧了风,还是风吹灭了火。

  “咳,今天时间不早了,珂忆,你住哪儿?我们先送你回家。”

  正当欧阳珂忆想得出神,耳边忽然传来了傅微澜的询问声,她转过头,对上他漆黑如墨的双眸,想到之前包厢发生的事,身子轻轻一颤,下一刻,就听她清脆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傅师兄,今晚谢谢你!当然,也要谢谢严师兄。”

  她的声音很轻,但车内的两个人都听出了她语气中的慎重和认真。

  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傅微澜微微扬了扬嘴角。

  “不用谢,回到家你也别再多想了,洗个澡早点休息,至于明天碰见你那个同学,你尽量避开就是了。我的手机一直开机,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今天的见面实在太仓促了,有时间我们再一起喝咖啡,小师妹,很高兴能够见到你!”

  “嗯,谢谢师兄。”欧阳珂忆轻轻附和道。

  “欧阳同学啊,说了半天你还没告诉我们你住哪儿呢。交流感情也不急于一时嘛!是吧,阿澜?”

  严森的话让欧阳珂忆不禁有些窘迫,她不自觉地将视线转向了傅微澜。

  看着傅微澜温柔的神情,欧阳珂忆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御景湾,我住御景湾。”

  她回答。

  “好咧!走了,送你回家!”

  严森大喊了一声,发动了车子。

  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欧阳珂忆缓缓将视线落在了车窗玻璃的倒影上,看着那人俊美无比的侧颜,想着今夜的慌乱无措绝望以及最后一刻的尘埃落定,她的心里只有说不出来的放松和安定,这种感觉竟是身边那人带给她的,即便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她疑惑,一时间无法看清自己的心。

  或许是今天发生的事太多,扰乱了她的思维。

  千万种思绪最终化为嘴角的无奈轻笑。

  “怎么了?”

  听到欧阳珂忆毫无征兆地笑声,傅微澜疑惑地看向她。

  见她摇头,傅微澜也没有追问,只是看着她的眼神越发柔和温暖。

  严森打开了车上的音乐电台,舒缓悠扬的曲调让这个夜晚越发缱绻,空气中似乎透着淡淡的温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嘘,别听那琴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