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镜子里的人
林中山人2018-09-17 12:162,680

  当他卖完鸡蛋后他发现周围其实有很多人卖的也是鸡蛋,偏偏只有他的鸡蛋是一次卖完的。<p>  也许是人们都还有同情心吧。<p>  他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为了遮挡破烂的自己。<p>  多年以后他才知道,往往人在最无助和最悲伤的时候会不自觉的蹲下,因为这是一个人出生以前在母亲肚子里原始的形态。<p>  “你的鸡蛋卖完了?”肖福健惊讶的放大了她的声音。<p>  “恩,被个大爷全买走了。”李钦杨心里很奇怪,抬头看着高高在上仿佛检阅部队的首长一样的肖福健。<p>  然而奇怪的是他这分钟如此渴望看到他们,这分钟有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p>  也许在这陌生的地方他们是唯一和李钦杨有关系的人了。<p>  “卖了多少钱?”李钦杨呆呆的看着她手里的包子,没有作声。<p>  “诺,给你吃,我们刚刚也吃了包子。”肖福健耸耸肩递过手里的包子。<p>  “二十二块钱。”接过过热乎的包子,递上撰满汗水的钱。<p>  肖福健接过钱兴奋地数了起来,她手里的钱还没数完她给李钦杨的包子就被消灭了。<p>  “你自己去街上走走逛逛去,差不多半小时就回来。”肖福健看着吃完包子傻站着打嗝的李钦杨。<p>  “那边厕所里有水,饿死鬼投胎啊你!”肖福健指着人群的那边。<p>  “半小时是多久?”李钦杨努力咽着口水不让自己打嗝,噎的发红的脸看上去十分痛苦。<p>  “就是三十分钟!”肖福健不耐烦的敷衍。<p>  “可是我没有手表,也不会看时间!”噎住的包子已经下咽,他的脸色缓和了许多。<p>  “你是不是不敢一个人走逛啊!”赵荣双手抱在胸前发出了鄙视的鼻音。<p>  肖福健和赵荣说完哈哈的笑着,笑他是如此胆小,龇牙咧嘴漏出一排沾着韭菜和辣椒皮的大黄牙!<p>  李钦杨转身走进人群中没有多说一句话,自尊心总想让他证明点什么。<p>  此刻走入人群他想到的不是证明自己的勇气,而是想猛烈的喝上一顿水。饥饿再次强烈的袭来,似乎在瞬间消化了肚子里的一个包子。<p>  破烂的他走在人群中,只想变成透明的,没有嘲笑,没有讽刺,没有人能看得到他。<p>  破烂的他和周围拥挤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山村的人每次上街总是喜欢梳洗打扮一番。而强烈的自尊心使这个七岁的小男孩抬不起头来直立行走。<p>  跌跌撞撞的走到了肖福健说的厕所前面。<p>  “又丑又脏,还好意思收钱!”妇女骂骂咧咧的走出来双手在围腰里面摸索着拉上拉链。<p>  “嫌臭就憋着!小伙子,上厕所一毛钱一次!”守厕所的是个穿着红色短袖的中年妇女,看上去很光鲜。<p>  李钦杨不知道上厕所还要给钱,两手揉捏着大腿两侧的裤子。<p>  “我、我不上,我想喝水!”<p>  “喝水也得给钱!”<p>  李钦杨不敢相信人群聚集的集市,人们梳洗打扮每个山村人民每年都渴望来的几次的地方连村子里最不宝贵的水也要收钱。<p>  还好厕所周围没有几个人,上完厕所的每个人都慌忙着逃离这个地方,过来上厕所的人也是匆忙的跑进去,没人会注意他涨红的脸颊。<p>  “哎,回来!喝水那边!”守厕所的人指着墙的另一侧。<p>  “我没有钱!”李钦杨抬头看着她。<p>  “可怜人,不要你钱!”女人说完一屁股就坐在了一个靠椅上。<p>  李钦杨跑过去很大口的喝进去几口水以后舔着嘴唇看见了墙上只剩下三分之一斜挂着的镜子。<p>  杂乱发黄的头发软绵绵的贴在头顶,红红的脸颊上不知什么时候抹上了一块黄色的泥巴。军绿色的衬衫已领磨破了几个洞翻在外面,低头看看他肥大的裤脚已经拖地,顺便动了动漏在外面的脚趾头。<p>  是的,可怜人,你好!<p>  洗了一把脸,借着残缺的镜子整理整理衣领,强烈的自尊心驱使他赶紧离开镜子里可怜的自己。<p>  “谢谢你。”走出几步以后李钦杨有返回和靠椅上微闭着眼睛的女人说。<p>  说完他匆忙的逃离,犹如忍受不了厕所臭味的人们一样。<p>  女人抬头刚要说话却发现李钦杨已经走远,女人的视线在李钦杨的背影里停留了三秒。<p>  拥挤的人群啊,请给可怜的人让一让路好不好!<p>  “哎哎哎,看着路!”李钦杨低着头看见一双不穿鞋,脚上沾满泥巴的大脚而脚主人的身体被他挡住了前进的方向。<p>  “抬着头走,小心点,不要撞到人了。”戴草帽穿着和他一样破烂的男子叼着烟卷朝李钦杨点点头笑了笑,充满善意的。<p>  李钦杨看着他挑着担子一摇一摇的走着,嘴里喊着“来来来,刚挖出来的土豆啊,来来来!”<p>  李钦杨微笑着向他点点头。此刻心像疏通的下水管道一样舒畅。<p>  “他连鞋都穿不上,我好歹还有双破鞋穿。”李钦杨在心里笑了笑,此刻他满脑子都是残缺镜子里的自己。是啊,镜子里的自己此刻是多么的可爱。<p>  接下来他昂着头四处张望着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是想看看,拥挤的人群中没人会注意他的,人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忙不得关心别人,抛开那该死的自尊心就像那厚厚的云层被风吹散一样,什么都是明亮的。<p>  一个包子对于李钦杨这么个无底洞的肚子来说起不了什么作用,闻着香味他走到了大红伞下的桌子面前。<p>  “吃几块钱的?”老板用左手把漏勺从深深的锅里提起来,倒进碗里,碗里面躺着白乎乎的一条一条的米线不多不少刚好装满,右手熟练的倒进一勺油乎乎的肉,左手放好漏勺的瞬间顺便就抓了一把韭菜撒在上面,右手从旁边的锅里倒了一勺肉汤。老板在做这些的同时侧着身子客气的问李钦杨。<p>  “哦,韭菜,是的韭菜!”李钦杨心里想到了肖福健和赵荣的大黄牙上沾的韭菜。<p>  “哎,你不吃啦!”老板很惊讶的看着跑开的李钦杨。<p>  “你跑什么跑,大白天见鬼啦?”肖福健抱着赵荣坐在地上打瞌睡,李钦杨突然站到她面前吓了她一跳。<p>  “没见鬼没见鬼”李钦杨舒心的笑着,提提裤脚蹲了下去。<p>  那一刻李钦杨真的害怕了,他怕肖福健趁他离开的时候带着赵荣走了,不要他了,那他就真的没有家了。<p>  于是他就开始跑,想要跑赢心里的恐惧。<p>  后来不管是买衣服还是买书包他都紧紧的跟在肖福健母女身后,生怕肖福健丢下他自己回去。<p>  用脚走的路自己记得,可是坐拖拉机的时候他只顾着保护鸡蛋,记不得回去的路了。<p>  肖福健买了一双黑色的鞋底带丁丁的鞋,一个军绿色的挎包,一灰色的灯草荣的外衣,一条牛仔布一样的裤子。她说这些李钦杨要穿很久。<p>  李钦杨从来不知道很久是多久,他现在身上的衣服裤子都是奶奶用小叔穿剩大叔给的衣物缝改的。<p>  后来他们又买了好几件衣服,大人的,小孩的,男人的,女人的。<p>  有新衣服穿的小孩是最幸福的,此刻如果腹中没有饥饿那就更完美了,李钦杨心里乐滋滋的想着。<p>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和早上走的时候一样黑,李钦杨胡乱的吃了几碗开水泡冷饭后,满意的打着饱嗝,洗完脚就去睡觉。<p>  他从来没有这么困过,也没有这样开心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