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重生
清处自净2016-12-29 13:272,390

  山贼头目救下了了笑意。

  林总管:白鲨,只要你不管今天的事,我给你好处就是了,

  白鲨:林总管,你倒是很会开玩笑,我其实恰好埋伏在这里,看了一场戏,你这栽赃陷害好高明,既除了铁娘子,又借商会的力量除掉了我白鲨。

  林总管:既然如此,你想怎么样?

  白鲨:我只不过看不惯你们人多欺负人少罢了。

  林总管:白鲨,你别太过分。

  白鲨:我白鲨与你无冤无仇,可你却害死了我爹娘,侮辱我姐姐。你竟然还说我过分!

  林总管:那只是意外罢了。

  白鲨:姓林的,我今天就取你狗命。

  白鲨一声令下,呼呼声不断,山贼们冲了出来,现在其中还有2个三阶高手,冲上去与鱿鱼厮杀,白鲨也没闲着,一刀就对着林总管砍过去,林总管马上拔剑去挡。

  白鲨连砍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反而被林总管踢了一脚。

  白鲨使出鲨鱼剑法的鲨鱼突刺,虽然是大刀,可是刺的速度绝对不慢,林总管仿佛看见了一头鲨鱼对自己撞了过来。

  林总管借内力想用剑挡白鲨的刀。

  周围感觉到强烈的曲扭,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林总管虽然避开了要害,可还是废了一条手臂。

  鱿鱼看见大哥手臂飞了过来,本来就处于下风。自己手下也没剩几个了,在山贼们的围攻下死了,头都被割了下了。

  林总管跪下来求白鲨,样子哭哭啼啼。

  林总管:白鲨,饶命啊!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

  白鲨:弟兄们!都看见了吗?这种窝囊废该不该杀?

  白鲨手下的人都在议论如何杀了林总管。

  有的说把他血放完,也有的说放进油锅里。

  最后绝定把林总管烧死,解大家心头的恨。

  白鲨看见在火里惨叫挣扎的林总管,心里有一丝失落感。

  自己的仇报了,可是自己现在该去何处呢?

  为了报仇自己当了山贼,名誉、前途都赔了上去。

  白鲨鼻子涨酸的眼都红了。

  白鲨一个手下问笑意一群人怎么处理。

  白鲨想放过他们,因为都是条汉子,白鲨也不是什么凶残的人。

  最后白鲨吩咐下去,只截货,不伤人。

  把他们运的货都拿走了。

  山贼走了,山谷从新安静了起来。

  一条小狗瘸了腿的狗从尸体里爬了出来,在笑意声上闻了一下,然后一边走一边溴。小狗正是笑意的血眼犬,血眼犬不停的在尸体里溴。

  在鱿鱼身上停住了,小狗扒开他的衣服,在里面找到了一只瓶子,叼到了笑意面前,

  那条狗就是笑意的血眼犬,血眼犬舔笑意的脸,留下了一大堆口水,笑意如果醒着,会觉得自己脸上黏糊糊的。

  汪!汪!

  血眼犬又去舔小花的脸,舔了很久,最后又做了下了,等笑意醒过来,血眼犬也想舔梅姐的,可是血眼犬一看就梅姐的脸就不敢舔,血眼犬就一直看着梅姐,把这条狗迷住了。

  笑意醒来以后,周围迷糊糊的,他先是想运功救小花,没有成功,后来再去救梅姐,也不行。

  血眼犬再一次叼着瓶子撞了笑意,笑意对血眼犬说:“这是你找来的解药?”

  血眼犬乱叫了起来,意思是赞同。

  笑意拿出一颗吞了下去,一股药味。笑意感觉没什么毒,给小花他们一起解了毒。

  笑意全身的筋脉都都在吸收药力,调息了一会儿,笑意的毒恢复了。

  几日后,笑意来到了梅姐的住处,管家笑盈盈的让他进来了,刚要接过笑意的武器,梅姐惊出一语:“以后笑大侠进来不用上交武器了,都是自己人。”

  管家:小姐吩咐的是,

  笑意:你的伤好点了吗?小越让我送药过来。

  管家叫下人接药,交给了梅姐。

  梅姐打开一看,皱着眉头,吩咐厨房熬去了。

  “看见梅姐皱着眉头,是不是有什么事吗?”

  梅姐:没什么,就是这药太苦了。

  笑意:“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告辞了!”

  梅姐:“你的伤好了没有!”

  笑意:“差不多了。”

  笑意和梅姐告辞以后,直接奔向酒店,那里是打探消息的好地方,

  笑意找了一个空桌子,独自一个人喝酒,一坛二十年的兽酒一口灌了下去,喉咙有刺痛。

  笑意觉得一个人喝酒没意思,想找个人陪自己喝。

  笑意看见还有一个人也单坐在那里喝酒,身披白色兽皮,看打扮肯定是个非富即贵之人。

  笑意重新跟小二要了一坛酒,又添了一盘花生,一碗兽腿。

  小二动作也是很快,笑意刚喝了一口酒,菜就上来了。

  笑意把酒和菜端到了另一张桌子上,那桌子上还有一个人,正是笑意注意的那披着白色兽皮,独自喝酒的人。

  兽皮人不解的看着笑意,四阶内力温和散发,“不知这位老弟有什么事吗?”

  笑意急忙说道:“我看大侠你你个人在这里喝酒,好像有些不愉快?这样,小弟我陪你喝几杯,酒钱我付,怎么样啊?”

  笑意见兽皮人没说话,但是收回了内力,就在让小二添上几坛酒。

  笑意:“大侠我怎么称呼你?”

  兽皮人:喝完就走,不必称呼。

  笑意给兽皮人倒上一碗,在给自己一碗。

  完了之后,笑意端起酒要敬兽皮人:“这碗算我们有缘见面,干了!”

  笑意和兽皮人一起喝了几碗后,兽皮人就没喝了。

  兽皮人:这样喝不好,我们直接抱着酒坛喝算了。

  笑意:好!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兽皮人先抱着坛子一口饮光,砸在了地上,笑意也学着兽皮人喝了下去。

  不过笑意酒量不行,头有些晕了。笑意一边和兽皮人喝酒,一边用内力把酒逼出去。

  不知道喝了多久,笑意摸自己的腰带,不好意思了起来。

  笑意:“大侠,不能在喝下去了,在喝下去我就没有金币了。”

  兽皮人:“好!不过今天酒喝的很高兴,我有事就先走了,”

  笑意:“小弟有件事想问大哥,”

  兽皮人:“嗯,什么事”

  笑意:“你知道白鲨在什么地方吗?”

  这句话让兽皮人生疑了,兽皮人怀疑笑意是裁决的奸细,想对笑意动手了,但是表面装作思考,不能打草惊蛇。

  兽皮人故做不知道:你找那个土匪干什么?

  笑意:一点小事。

  第十回

  兽皮人手指向地下,

  “他们在哪里如果人人都知道,那早就被剿灭了。”

  笑意沉思了一下,想开口说什么,又闭上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会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会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