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人不可貌相
佟心2016-12-06 02:141,507

  唐溪记得,这年轻妇人是前天临近快关门时才来的,当时医馆只有她一人,并没有别的病患能够帮她证明,这妇人只找她诊断病情而没有开药。

  看她娇弱斯文的样子,连说话都轻言细语的,还以为她是个老实人。没想到这妇人要她开一张诊断书,竟然是为了今天来讹诈一万两银子!

  真是人不可貌相!

  “二位,这张诊断书的确是我写的,不过这仅仅是诊断书,不是药方!你们以为凭借一张纸和一个所谓的证人就想从我这里拿走一万两,未免太天真了吧?”

  唐溪终于不耐烦起身,浑身释放着冰冷的气息,走到门口站定:“我这里是医馆,不欢迎有人来闹事,二位最好趁我没生气之前赶紧走!”

  似乎没想到唐溪根本不怕他们宣扬出去,男子阴沉着脸走了过来,低声道:“唐大夫敬酒不吃吃罚酒?告诉你,事情闹大了对你没好处!再问一次,一万两,你给是不给?”

  眼神一凛,唐溪当下便冷冷道:“远山,将这两人请出去!”

  “二位,请!”

  远山早就恨不得冲过来将这对贱人赶走了,当即如门神一般冲了过来,脚步蹬蹬蹬的作响。他一把将那年轻妇人拉起来,推到男子旁,结实如小山般的身躯迎上,硬生生将二人逼出了明溪馆。

  一看有人已经朝这边留意了,远山不想惹事,低声道:“还不快走!否则……”

  “天啊……”年轻妇人像是被他推了一般,站立不稳倒在大街上,捂着脸抽泣起来:“唐大夫,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小妇人!”

  男子眼珠子一转,也跟着大声嚷了起来:“大伙来评评理啊,明溪馆开的药不但治不好病,反而害我妹子腹泻两天,我们找她理论不成,居然将我们赶出来!”

  远山一愣,看着周围立即围过来的路人和街坊,怒道:“你们胡说!”

  苼兰也按耐不住,冲到门口对众人道:“大家不要相信他们,他们根本没找我们小姐看病,他们就是来讹诈的!”

  看着眼前的一幕,越来越多人将明溪馆围了个水泄不通,唐溪俏脸带煞。她想息事宁人,没想到对方反而倒打一耙,若被她知道背后是谁在捣鬼,她绝对不会放过他!

  年轻妇人素白的脸颊沾满泪痕,坐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小妇人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唐大夫,我不是要闹事,你只要给我治好病就行了。我家里还有三岁的孩子,若是我有了什么三长两短,孩子可怎么办啊……”

  男子更是抬高声音,激动的大喊:“妹妹,你别怕,哥哥给你做主!”

  他隔着众人的包围圈朝明溪馆大嚷:“唐大夫,你出来,今天当着这么多相亲街坊的面,你若是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就去告官!”

  “咦,这不是住在城北长乐街的崔娘子吗?听说她男人两年前病死了,丢下他们孤儿寡母的,真可怜!”

  “果真是崔娘子!”有人也认出了那年轻妇人,叹道:“听说她男人死了后,娘家来人让她再嫁,可她当场拒绝了,说要给男人守节,独自一人将孩子带大!真是贞洁女子啊!”

  “崔娘子这么贞洁的人,怎么可能来讹诈呢?可唐大夫的医术不是很好吗,怎么会治坏她呢?”

  “明溪馆才开几天啊!不过是个小姑娘,治好的说不定是碰巧,老马还有失蹄的时候呢,何况她?”

  众人正议论着,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发生什么事了?”

  人群分开,走来两个被随从簇拥着的中年男子。前面那人身穿深色锦袍,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唇上的短须修剪的整整齐齐,带着几分文士的儒雅。

  有人看请他的样子,立即就叫了起来:“哎呀,是杏林协会的副会长苟国源大人!”再一看旁边那人,接着道:“方东家也来了?”

  众人纷纷嚷着:“好了好了,正好杏林协会的苟大人来了,还有惠民堂的方东家,你们有什么事给两位大人说,自会给你们做主的!”

  明溪馆中,唐溪一眼就瞄到了方康泰的身影。

  这个时候,来的这么巧,若说方康泰和这事没关系,她还真不相信了!

继续阅读:第9章 你们是一伙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门医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