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紫竹院
李斐2016-11-30 21:552,844

  论坛上的帖子被疯狂转载,成为了街头巷尾,饭后茶余的谈资。

  有些帖子标题是这样:我们怒了,富二代如此嚣张跋扈殴打吃烤串平民百姓。

  大致内容是这样:宝马富二代与他人争夺烤串,殴打受害者倒地不起并血流烧烤摊,期间面对受害者的求饶和他人指责,富二代不屑一顾,并扬言谁拦尿谁。

  评论内容也丰富多彩:

  有种你去把日本平了。

  这个2B阜阳奶粉喝多了。

  压榨我们的劳动力、抢我们的女人、抢我们的烤串。

  我们该如何安心的吃烧烤。

  必须严肃处理,还受害者公正。

  等等。

  有些热心网友对我进行了人肉搜索,包括我的姓名、就读过的学校都成了公众信息。然后就是关于我的人和事:

  此人高中作恶多端,霸占女生,至其怀孕,连性侵细节和强制打胎细节都描述的一清二楚。

  有人以我高中同学的名义说:此人之所以能够飞扬跋扈,因其父为商,其女友父亲为警方高官,并在网上贴出别人老爸、越南警察、日本女优图片以证明真实性。

  在此之后就是各种社评:

  《一个烤串引发的思考》,作者对富二代的教育方式和社会生活进行了深刻的剖析,并总结。

  《珍爱生命,远离烤串、远离富二代》,最能体现这个社评效果的就是部分烧烤摊立着牌子,上面写着:此处无李斐,可放心就餐。

  《面对李斐的暴力,群众为何保持沉默》,对围观群众的不制止现象做出了评价。

  还有一个比较轰动的富二代座谈会,会上大家一致赞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以李斐为榜样。

  当我在看守所里的时候,电视台记者也来采访:

  “请问你在此次事件后,有何感想?”

  “不敢想!”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事实不是传播的那样。”

  “事情真相是什么?”

  “我不想说。”我不想把这件事讲述给记者听,受伤害的是张静。

  “有人说你高中的时候霸占少女,导致人家怀孕,有这种事吗?”

  “啊?谁啊?”

  “你霸占了几个?是谁你都不知道了?”

  。。

  然后生活节目对此做出了专题节目,节目里的社会学嘉宾点评:被抓后还如此冥顽不灵,不知反悔,只能说家庭教育存在问题,侧面也反映出我们的社会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法庭上最终的判决:因暴力殴打,受害者左眼失明,鼻梁骨粉碎,肋骨断裂三根并伤及肺部,下身受到严重创伤,无法恢复,符合重伤标准,根据事实真相和良好的认罪态度,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赔偿2万元。

  同时对那个畜生做出了判决:有期徒刑10年。

  随后学校对外宣布:李斐因触犯法律、校规,做开除处理。

  判刑、被学校开除,这两件事会把一个年轻人踩的永无翻身之日,我在看守所里的日子会不会是我悲催人生的开始呢?想着家人和张静在庭审时候的眼泪,心里无比的愧疚,将来何去何从?

  张静来探视我了。

  “让你失望了,我再不是以前的我了,现在成了囚犯。这段时间你们没少被骚扰吧?”

  “都是因我而起的。”

  “是我造成的。”

  “我确实很失望,你的不冷静会让我失去你好久好久。”

  “对不起。”

  “对不起能换来你9个月的自由吗?我为你流尽了眼泪。”

  “我忍受不了你受欺负。”

  “亲爱的,不要这样,过去的不幸就像小狗的臭臭一样,如果你一直拿着放不下,那么就会一直臭着你。”

  “我懂了。你有没有想过离开我,我已经这样子了,我不恨你。”

  “你不是小狗的臭臭,嘿嘿。”

  “我被判了刑,被学校开除了,以后我怎么保证你的幸福呢?”

  “扔下你心里的那个小狗臭臭,幸福就是我爱你,你爱我。”

  “宝贝,我欠你们太多了。”

  “我们没人说过你欠我们太多太多啊,从现在倒计时,你很快就出来了。这是给你带的烟,但是我希望你戒掉,我不想你出来的时候口气臭臭的亲我。”

  “臭丫头!”

  “我会常去你家里的,你妈现在叫我儿媳妇。”

  “你妈呢?怎么说我的?”

  “说你出来后,卖烤串去。哈哈。”

  “你爸呢?”

  “他啊?他说虽然你不冷静,但是放心把我交给你,将来的日子还长,让你别自暴自弃。他和你爸是棋友了,俩臭棋篓子。”

  2005年7月2日早晨7点,我走出了看守所,完全失去自由的9个月结束了,我知道父母和张静会来接我,当我迈出大门后却看见对面站着曹阳和旭光,曹阳的宝马跑车和一辆丰田商务车前后停着。

  “哇哇哇,规格隆重啊!”

  “恭喜你,出狱啦,监狱风云最有一季最后一集。”曹阳扯着嗓门对我喊着。

  “你丫声音再大点,你再把记者招来。明儿论坛和电视又热闹了。富二代看守所开Party,车还是那个车,女人不是那个女人。”

  “李斐,去年你可火大了,旭光给她讲讲我怎么把吴诺骂休学的。”

  “赶紧着,换衣服去。”旭光拉着我就奔向曹阳的车子。

  “张静怎么没来啊?把手机拿来,我给她打个电话。”

  “你丫赶紧着吧。”

  是一套白色的王子装,我明白了,他们是想给我惊喜,今天是我和张静约定结婚的日子,张静肯定就在后面的商务车里,我迅速的穿上王子装。

  “把车子敞篷打开!”我对着曹阳喊着,直奔后面的商务车走去,当电动车门缓缓打开的时候,穿着婚纱的张静在里面。

  “急死我了,他们不让我下车。”张静激动地对我说着。

  “没急哭了啊?”

  “你讨厌死了。”

  “亲爱的,过来。”我伸出双臂。

  张静激动地向我这边移动过来,等我的拥抱。我抱起张静把她放在那辆宝马跑车里,狠踩着油门。我总算离开了这个鬼地方,结束了惩罚。

  “老公,去紫竹院公园。”

  “老婆,遵命。”

  “我报考了你之前的那所大学。我答应过你的。”

  “啊?”

  “逗你玩的,当初我那么说都是想和你一起,现在不用去啦,你会一直在我身边。”

  在紫竹院公园里,我们的父母早已等在那里。简单的拱门,几束鲜花。这都是张静的意思,她告诉我不需要太多人参加,也不需要繁琐的步骤和装扮,因为历经这么多事,她觉得爱是越简单越好。

  “在我15岁的时候,我在高中的食堂里遇到了李斐,那是久违的感觉,注定的爱恋。在我16岁的时候,我在紫竹院公园第牵手李斐,那是幸福的感觉,注定的缘。在我17岁的时候,李斐为了我进入看守所,失去了他9个月的自由和大学生活,那是一种心痛,注定的考验。在我18岁的时候,我们回到紫竹院公园,我穿上了婚纱,这是一辈子的誓言,注定的另一半。”

  在张静讲完之后,现场人不多,却掌声热烈。

  “我们分离9个月了,请大家给我们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说完这句话我拉着张静的手,坐着300路公交车,在三环路上走了一圈又一圈。蜜月在北戴河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现在公司的内审工作太重了,明天还要和董事长做内审报告,董事长是曹阳的老爸。后天还要参加曹阳的婚礼,新郎是旭光,一点也不例外吧。

  张静在卫生间喊我呢,她刚给波妞洗完澡,要我去抱出来,张静还是那么瘦,抱个两岁宝宝有点吃力了。

  好了,只能写成这样了,因为时间有限,文采有限,感谢大家用坚强的毅力看完我的故事。

  完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1987不及格的1984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