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夺 命 观 音
轩雨居士2017-01-20 09:172,368

  林锦云长这么大,还没碰过这种情况,就是她的胆子再大,在这阴森森的山洞之中,遇见这样一个怪里怪气的妇人,也会禁不住吓得半死。她战战兢兢地问道:“请问前辈,这是什么地方,我怎的会在这里?”

  这妇人听了锦云之言,答非所问地说:“你这小妮子忒地命大,从这百丈崖上掉下,竞然被崖下千年虬松托住,要不是被我的‘红儿’发现,恐怕也一命呜乎了。看来你这妮子后福不浅啊。”

  “请问前辈是谁?‘红儿’又是谁呀?”媚娘不由得轻轻问道。

  “我是谁,我是谁!问得真好啊。哈哈哈……。”这妇人一阵大笑之后,自言自语幽幽地说道:“这世上可能再也无人知道我老婆子了。四十多年了,四十多年了啊……。今日里总算是有人问我是谁了。哈哈哈……。”这妇人笑着笑着,竞流下两行热泪来。

  听了这妇人一番言语,锦云心中不由得惊异万分,暗想:听她言语,好像是与世隔绝地在此住了四十多年。若真是如此,她是怎样渡过这漫漫岁月的?真是苦了她了,难道她也和自己一样,是个苦命之人吗。

  就在锦云胡思乱想之际,又听这妇人说道:“妮子,你心里一定在说,这疯婆子定是个苦命之人,要不怎的一人在此住了四十多年。我说的是也不是?”

  锦云吃了一惊,忙道:“前辈真如神人一般,连小女子心中所想之事也知道的一清二楚。小女子蒙前辈救得性命,请就此受小女子一拜。”说着,便跪了下去。

  锦云正要磕头相谢,突然眼前人影一晃,“啪”的一声,脸上已经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直打得她眼前金花乱冒。待她再看时,那妇人好端端的坐在原地没动。真不知这一掌从何打来,这山洞中除去这妇人之外,再没有第二人。想这妇人喜怒无常,行动犹如鬼魅一般,真个令人心惊肉跳。她出则便动手伤人,看起人眼光犀利阴冷,说起话来更是出人意外。想想,着实叫人害怕。

  只听这妇人冷冷地说:“你且记住了,我平生最恨人家说我是苦命之人。今天给你一个耳括子,就是要让你知道,苦命又怎的,整日价说自己命苦。难道还会有谁帮你不成。像你这等只知自怨自艾之人,端的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锦云脸上挨的这记耳光着实不轻,火辣辣地现在还在作痛。但这妇人的一番话,更让她从心底里感到震撼。她感到周身热血沸腾,一种渴望自由、渴望与这肮脏世界一搏的愿望油然而生。她昂首对妇人言道:“前辈教训得是,小女子当永远铭记在心。”

  妇人闻言点了点头道:“若想人家看得起你,你首先要看得起自己。你记住了,从今以后,人家若是打你一个耳光,你就打他三个耳光。若是有人对你不敬,你便砍了他的脑壳,若是有人伤害了你,你便杀了他的全家。”

  老妇人的这番话,虽然说的轻描淡写,实则听了叫人毛骨耸然。但却正好迎合了锦云压抑了多年的心理,使她听了甚觉提气,陡然间觉得以前那种曲意逢迎,逢场作戏的生活。是多么的不着边际、是多么的令人可笑、是多么的不受人敬重。我就是对人笑上一千回,笑上一万回。又能怎的!难道还会有谁去为自己去鸣冤叫屈!为自己去打抱不平不成!所以不由得对妇人说道:“前辈说的正是小女子想的,只恨我是个弱女子,怎的去和人动手。”

  妇人哈哈一笑道:“你既无意掉进我这‘无念谷来’,就说明你我有缘。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会教你一些手段。让世人从此不敢小瞧于你。我先且问你,你怎的会从百丈崖上掉下来?”

  锦云闻言,便从自己懂事时说起,如何从栖霞岭到汴梁,如何从汴梁到金陵,又如何从金陵到这里,仔仔细细地讲述了一遍。只是把与陈墨雨的一段恋情省略了去。

  锦云从小便在苦难中长大成人,从没找到渲泄自己情感的地方,那怕是与陈墨雨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提及过这些令她刻骨铭心的往事。今天与这妇人在一起,仿佛就找到了一种依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感情的闸门一旦提起,内心那些难以言状的感情,就如洪水般汹涌而出。说到最后竞呜鸣地哭了起来。

  这妇人听得不住地点头,有几次还不住地咬牙切齿地说“你怎地不杀了他”。未了,妇人言道:“看来你的确是吃了不少苦头,也罢,妮子不用难过了,你且过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这块料。”

  锦云依言上前走了几步,便被石崖挡住,攀爬了几次也法上去,正没奈何处,老妇人一看哈哈大笑,纵身一跃,轻飘飘地便到了锦云跟前。她仔细地把锦云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地看了一片,再用手把锦云把全身摸了个遍。笑嘻嘻地说:“唔,身子骨倒是不错,只可惜年纪大了些,你既还是处女之身,正适合练我门中武功。”

  锦云闻言大喜,一颗心儿“砰砰”直跳,她犹犹豫豫地说:“前辈,我,我能行么。”

  “哈哈哈……”,妇人闻言大笑道:“说的什么屁话,我‘夺命观音’既然收你为徒,就没有什么不行的。就不能让世人小觑了你。怎么,你还叫我前辈么?”

  至此,林锦云方才知道眼前这老妇人,叫做“夺命观音”,真是名如其人,外表端庄秀丽,说话行事却是这般的怪异狠辣。

  再说锦云闻听“夺命观音”之言,自是喜出望外,也是合当这世界之上,又要出一位令人闻之色变的女魔头,合当武林之中掀起新的一轮血雨腥风。锦云根本没有多想,当即双膝跪下。恭恭敬敬地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锦云一拜。”说着连磕了几个头。

  “罢了,罢了。”“夺命观音”忙将锦云扶起道:“起来吧,我门中没有这么多繁文缛节。四十多年前,为师我曾发下毒誓,终身不再踏出这谷外半步。想不到我行将就木之时,却收得徒弟传我衣钵,使我一身傲视武林的本事,终于有了传人。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哈哈哈……。”

  林锦云此刻的心情更是万分激动,能拜得这等高人为师,我一身血海深仇终有一天得报了。

  这时只听“夺命观音”又言道:“妮子,你且跪下,听我将门规告诉与你。”

  林锦云依言跪下。

  各位朋友:因与凤凰网正式签约,所以明起不能在此继续上传章节了,在此谨向支持我,关心我的广大读者表示感谢,我和《呼啸江湖》在凤凰网等候您的光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呼啸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