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走婚,云清老人
厉瑾言2019-06-13 11:142,194

  木煜睿却也不恼,即使被俘,也掩盖不住身上的那份贵气。坦然自若向老人问安:“久闻百花谷谷主云清老人智慧过人,才貌双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公子说笑了,老身多年不曾出百花谷一步。外边的事,早已忘得差不多啦!”云清也不被迷惑,什么才貌双全,如今她老成这副样子,这小儿油嘴滑舌的,说来也不怕被世人笑话!一双眼睛,闪烁着睿智的光芒,轻声问道:“你是?”

  “在下木煜睿,今日有事求见老祖宗。”说着,木煜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清风见主子跪下,他也跟着跪了下去。虽然不知道主子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但跟着主子走,总是没错的。

  “木国来的?”云清闻言,眉头微皱。木国的人倒是有些年头没见了:“老身跟木国的人素来没什么交情,睿王还是请回吧。”

  木煜睿心念微动,云清老人多年未出百花谷一步,却知道自己这个小辈的封号。果然不容小觑!若说刚才说话是奉承,那么现下却是有几分钦佩之意在里面了。见她不愿搭理自己,只能再次重申自己的目的:“睿儿斗胆,此次前来,想求老祖宗将灵女许我为妻!”

  云清老人却已经起身,不愿再听他多说一句,招呼着绮瑶:“绮瑶,陪祖母进去。”

  “是!”绮瑶不敢大意,连一个眼神都没敢给他,生怕哪里不对,露了马脚。

  木煜睿眉头紧皱,好男儿上跪天地,下跪吾皇父母。这辈子除了父皇母后他们,他还没跪过别人,可这云清老人却丝毫不给面子,果然如传言般古怪的紧。

  瞅见云清老人和灵女进了内室,清风赶紧凑挪过去,劝主子起身。木煜睿却是拒绝,既然没有让两侧的红衣女子赶自己出去,想必就还有回旋的余地。清风无法,只得跟着在地上跪着。

  室内,一进去云清便如入定老僧般寻了蒲垫坐下,手里握着一串佛珠,来回捻着。嘴里嘀嘀咕咕的念着些绮瑶听不懂的词汇。

  绮瑶不敢做声,连周围的环境也不敢四处张望,只低头想着自己的事情。她需要时间,来把这些事情想清楚。

  时间慢悠悠的过去了半个时辰,云清老人才开口:“瑶儿,你过来。”

  “是,祖母!”绮瑶抬步,走到她身边坐下。

  “咱们百花谷这些年没进外人了。”她的声音极其缓慢,一字一句的说着,生怕绮瑶听不清,或者记不住:“当年,我一怒入谷,发下毒誓,此生再不管世间事。这些年呐,我做的很好!”

  “是。”绮瑶轻轻应了声,多年的风月生活,让她清楚的知道客户在讲话的时候,应该如何去恰如其分的充当一个倾听者的角色。

  “也不知是不是这些年来年纪大了,我呀,总想着当初立下的规矩对你们是不是太苛刻了。这些年呐,凡是入我谷中之人,便不得再出谷。而且每年,都会选一个固定的日子开谷,放那些男人进来。女子们可以任意挑选,等到一月之后关闭谷门,若是女子有怀孕的,那便生下来。若生女子,放在谷中将养;若生男子,待他们弱冠之时,便赶出谷去。这也是为什么,你是我外孙女,自小却要叫我祖母的原因。”云清老人慢悠悠的说道:“也便是因此,外面那些人便给我们起了个名——百花谷!”

  绮瑶暗想,原来百花谷是指人,而不是指外面那些花呀!当年,一个女人,得受多么大的伤害才能做出这么狠心的决定来!不过这个规矩也是够奇葩的,就是她这个从现代来的,都接受性无能。

  “这百花谷呐,听着虽然好听,但说着却不好听!”云清有些感叹:“这外面的人呐,好点的称呼我们为走婚;稍微差点的,便说我们是妓子。现在这世道,哪个不是男人三妻四妾,我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单单是这一点,便有很多人将我不容于世咯!”

  “祖母不过是想为这天下可怜的女子立一个容身之所罢了,哪里错了!”绮瑶不以为然,这算什么?男女平等,何况这些女子是自愿的,碍着谁的事了!

  云清笑了笑,风华依旧。历经岁月,容颜虽然老去,但却别具韵味:“我的好孙女!话不能这么说,这世界终究是人言可畏!那些人固然影响不了咱们,但却影响着世间人的嘴。”

  绮瑶不说话,心里别有一番计较。

  云清老人也不去管她,自顾自的说道:“所以,祖母便想着让你出谷去,不能再走祖母的老路啦!”

  “祖母……”

  “你听我说,这百花谷终究不是长治久安之地,外面多少人虎视眈眈。百花谷虽然能人异世不少,但终究是些女子,起不了什么大风浪。”云清拍着她的手,“你且记着,出去后切莫对任何人提起你是百花谷的灵女身份。否则,定要招致横祸!灵女固然是个身份,但却只在百花谷中管用,出去了那便什么都不是了。”

  “不去。”绮瑶是真不想出去,外面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哪里比得上百花谷,只有女子,没有男子,至少清静。

  “就当是祖母求你啊!”云清眼巴巴的看着她,希望她能够给自己一个保证:“外面木家那小子,虽然油嘴滑舌的,倒也是个可托付的人。祖母也只能瞧得见他一时,若是以后他负了你,你便不必客气,尽管离开他便是。”

  “祖母,你的意思是?”

  云清看着绮瑶,慎重的点点头:“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今日他既来求婚,必然有所图谋。这小子自恃清高,日后必然不一心对你。只要出去了,摆脱了这灵女的身份,你尽管去走自己想走的路便是!”

  绮瑶还是不想出去,就算出去,她不明白为什么要依赖男人的力量。

  “他是木国王爷,护你一时周全还是可以的。只是,若他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到那时便未必了。”云清看懂她的疑惑,为她解释:“相互利用,本是世间常事。若你能够安好,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的人,便好生待他。千万记着,切莫跟祖母一般!”

继续阅读:第006章 许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绮瑶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