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一诺,一许此生
何磊2016-11-28 22:092,431

  只因一诺,一许此生。

  今夜,我惧死,十分惧死。谁能想到,那个曾被官家诬陷,险落头颅,豪言而语:“我一身清清白白,虽为戏子,却也有骨气,死又何惧?”的我,如今竟会如此怕,怕他今夜不会来接我,要与我阴阳相隔。爱上一个人便就是如此吧,患得患失。

  媚眼粉黛,此时的我身着戏服红裳。不管结局如何,今夜的戏将是我这一生最后的演出。

  我拿出他临行前留下的一封信,素纸黑字,寥寥一句:万事俱备,一切安好,静候夫归,勿念。我将信反复读之,最后捧于心怀,仿佛透过纸也能感觉到他的温暖气息。

  “阿梦,开戏了。”戏班班主叫我了。

  我收拾好心情,整顿了一下妆容。这些年,戏班班主待我一如亲女。纵是最后一场戏,也当好好去演,万不可损了我们戏班的声誉。

  今夜戏演《白头呤》,我饰卓文君,那个我所崇拜的传奇女子。我很是羡慕她可以为爱不顾一切,甚至抛却了富贵荣华,甘与司马相如厮守一方酒铺,同甘共苦。哪像我,明知此时的他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却又无可奈何,只能默默祈祷。此刻我是如此的恨自己,恨不能与他共抗仇敌,血撒战场。

  月色当下,娇人痴醉。琴声扬起,撩动心弦。《白头呤》开始了。卓文君十七而寡,受命回娘家。司马相如应友之邀赴宴,友之妹得司马相如《子虚赋》,并与卓文君赏之。卓文君看后甚是赞赏,作《读子虚赋》,司马相如大加赞赏。后司马相如奏《凤求凰》打动卓文君。

  至此,《凤求凰》曲起。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 ”

  琴曲热烈而执着,满是爱意的述说。看着饰司马相如的那人,我不禁感叹,这曲还是他弹的最好听。

  那年官家出事,又因着我本就与他们有些过节,便把黑锅硬塞给了我。断头台上,我闭上双眼,竟是全然的轻松。再无生计之累,再无辱骂之污。然而一阵马蹄声打乱了我的思绪,他一袭白衣金边,清素却不失高雅。跳下马,他指挥身边的侍卫拿下那些个贪官,并直径走到我身边,解开我的枷锁,柔声而道:“姑娘,可还好?”

  后来他把我接到他府上养伤,于是便同我所演过的爱情戏那样,渐生情愫,坠入情网。尤记得那日,星空湖面交相辉映,水中亭里,他抚琴轻弹我听过不知多少遍的《凤求凰》。

  然而那日的曲,却不同于以前我戏演时所听过的。明明是一样的曲调,为何给我的感觉会不一样呢?我那时便是这样想的。

  一曲毕,我拍掌称绝。他却就势握住我的手,将我拉进他的怀里。还是那样温柔到叫人沉溺的声音:“阿梦,与我在一起吧。虽然以我目前的身份我们势必会有所阻挠,但请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铺十里红妆,让你身披绯红霞帔,迎你进门。”

  没有丝毫的犹豫,我便点头同意。我赌,我拿上我最美好的年华去赌那个他口头上的承诺。我赌我的眼光,我赌我没信错人,我赌那份爱。

  皇子殿下又如何?地位悬殊又如何?爱便是爱了。饰演过那么多次卓文君了,那今日起也便像她那样轰轰烈烈,不顾一切的去爱吧。

  那天的月,湖,亭,那人的曲,话,时至今日我仍记忆犹新。

  《凤求凰》曲毕,接着便是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私定终生。卓文君父母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于是他们便私奔。由于生活过得实在艰难,卓文君父母于心不忍,便同意了他们在一起。司马相如也因此仕途高升。

  哪知鸳鸯共苦不同富?由于卓文君一直未生育子嗣,司马相如又仕途得意,那些年的海誓山盟早已不知所踪!司马相如竟想纳小妾。于是卓文君作《诀别书》,那句“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真是绝唱。司马相如看后,回想起曾共患难的岁月,终回心转意。

  可是镜子碎过,再黏回去,那些碎痕却还在啊!

  曾经我对他说,我饰演过多次卓文君,没想到如今也能如她那般遇到自己的司马相如,实在幸运。他却摇摇头说,即使我是卓文君,他也不是司马相如。我不解。他说他不会像司马相如那样,锦衣玉食之时抛却糟糠之妻。

  我想我没赌错。

  戏已至尾。琴瑟鼓笙奏起,我用戏曲的嗓音轻唱起《白头呤》。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日沟头水。躞蹀御沟上,河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簁簁。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唱过不知多少遍的《白头呤》,可每到“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还是忍不住想起他。他允我继续演戏,他说他更喜欢看到我每天开心的样子。

  得此良人,一许此生又如何?

  只可惜,他明明有治世之才,非但不能龙袍加身,还得招来皇帝的嫉妒。若非那狗皇帝的一再打压,挑战他的底线,他又怎会被逼得想去谋反。思及至此,我便愤懑不已。

  这一生我即已许给他,便要与他荣辱与共。今夜他要策反便策吧,若是失败了,大不了与他相约下一世。

  一曲《白头呤》唱毕,掌声四起。这该是最后的掌声了吧,无论他最后成功与否。

  回到后台,我正卸下戏装时,听到有人大喊了一声:“皇宫发生叛变了!”我的心陡然一紧。

  “听说是靳皇子殿下呢!”

  “那样有才的人,真是可惜了。”

  ……

  弦断了,心弦断了。

  我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匕首,那是他赠与我防身的。没想到有一天我会用它来自刎。

  然而此时我分明听到那声熟悉的呼唤。

  “阿梦”

  我转身,看到他身披铠甲,满脸的血渍。难以想象他到底经历过多么惨烈的厮杀。

  他向我走来,一步一瘸。我终忍不住,飞奔而去他的身前,抱住他。

  “阿梦,对不起。我的那些兄弟都战死了,我失败了。”他低声抽泣着。“我给不了你万人敬仰的生活了。”

  “我要的本就不是这些。你在,就好。”

  “今后我们可是要开始逃亡生涯了。”

  我不知我是否还会有容颜迟暮的那天。但我知道等到容颜迟暮的那天,什么花容月貌,富甲天下都是空谈了,能陪你一起走的就只有那人的真心了。我想所谓时间的考量大抵便是如此了吧。

  一生一世一双人,一心一意共白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子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