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顾北城2016-12-05 15:584,060

  阿峰下班回到员工宿舍的时候其他几个室友还没回来,估计是又跑到哪里去找酒喝了。

  他掏出一根烟来自己点上,宿舍的窗帘是拉上的,阿峰和其他几个室友一样不太喜欢见光,地上堆满了他和几个室友的臭鞋子和脏兮兮的行李袋,角落还有几团邹巴巴的卫生纸,整个屋子显得阴暗而杂乱。

  他从床底下搬出一箱啤酒来自己打开喝掉,此刻他的心情不太好,吃饭的时候看到电视上播着这样一条新闻,标题是“高端私人会所,扫黄现场不堪入目”。最近他对娱乐会所这类字眼异常敏感。

  打开手机通讯录,给女朋友打个电话。

  “喂,秋水,吃饭没?”他的声音立马变得温柔起来。

  “嗯不要,哦,我吃过了……啊,怎么啦?”电话那头声音有些奇怪,秋水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旁边隐约还传来轻微的啪啪声,像某种东西碰撞引起的奇怪声音。

  “没,就是想问一下你最近好么。”他说。

  “啊,别……”电话那边秋水的声音分贝突然增高,“我挺好的……哦,先这样了,我正在上班,嗯回头我再给你打电话。”电话那边秋水慌忙的挂掉电话。阿峰握着手机很久,他的脸在阴暗的房间里看不清表情,只是嘴里的烟雾冒得更加勤快了。

  “啪”的一声,他将手里的酒瓶狠狠摔在地上,溅起的碎玻璃渣子将他的膝盖划破,殷红的血从皮肤底下渗透出来。

  小飞,骚嘴和牛皮回来的时候,阿峰还坐在他的床上抽烟,地板上已经躺了四五个空酒瓶,还有隐约可见的碎玻璃渣子。

  “卧槽,阿峰你脑子哪根筋搭错了,这么颓废!”骚嘴一进门就大呼小叫的指着地板上的酒瓶和玻璃渣嚷嚷。

  阿峰狠狠地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你他娘的还有理……”骚嘴还想说两句,被旁边的牛皮制止下来。他拉住骚嘴的手,示意他别说话。

  “怎么了,阿峰?”牛皮走过去,手随意地搭在阿峰的肩膀上。

  阿峰没说话,他又狠狠地吸了一口手里的已经见底的烟屁股,吐出长长的烟雾,说,“没事,就是有些事想不通,心情不太好。”

  “是家里的事吧。”牛皮自以为是地说道,“多大点事,不是有句话好像是叫什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什么的吗,想那么多顶屁用啊”。他像一个经历丰富的长者正对着自己的晚辈循循善导。阿峰从来没有在几个室友面前提过他女朋友这事,他自然以为是家里的事让阿峰想不通。

  该怎么跟他们解释?说自己的女朋友是个卖肉的女子吗?这多丢脸。阿峰有些自嘲地笑着。

  “走走走,有什么可想不开的,今晚哥高兴,请你们几个去流水街潇洒一下!”牛皮从牛仔裤兜里掏出一小叠红色钞票,他下巴高高抬起,一副“哥哥对你们好吧”的神情,估计又是不知道跑哪里去打牌赢来的,这小子手贼得很。

  小飞和骚嘴顿时高兴的嗷嗷直叫起来。牛皮所说的流水街,其实本名不叫流水街,那是他们厂附近的和谐路,因为路两边开了四五家按摩店和足浴店,一到晚上暧昧的粉红色灯光在小店里微微亮起,与它的名字相比可一点也不和谐。流水街是牛皮他们给这条路取的爱称,他们几个平时没少光顾这边,也算是VIP级别的老客户了。

  夏日的浮光在天黑之后并没有带来多少凉意,道路两边到处都是卖杂货的小贩,偶尔有几个姑娘路过,清凉的装扮和白花花的大腿让牛皮几个人目不转睛。骚嘴裤裆更是已经微微隆起。

  到流水街的时候,几家按摩店和足浴店已经早早开张营业,更有胆大的老鸨从店里走出来站在街边拉揽顾客。她那不敢恭维的脸上涂着的那一层厚厚的粉看起来真是令人有些反胃。

  “来,老板,还有没有女孩子了?”牛皮一副大老板的样子朝老鸨吆喝着。

  “哟,几位小帅哥挺俊啊,我们这边啊姑娘多着呢,不是我跟你吹牛,我们这儿的姑娘个个年轻靓丽,胸大活儿好着呢,保证你们满意。”老鸨脸上立刻荡起谄媚的笑容,眉眼之间全是夸张的笑意。

  在老鸨的带领下几个人进了小屋,屋里沙发上坐着四五个打扮妖艳的女人,个个穿着紧身的包臀小短裙,白花花的大腿和半个胸部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虽然脸上铺着厚厚一层粉底但从外表看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骚嘴裤裆下面鼓地更厉害了。

  阿峰挑了一个穿着黑色包臀短裙的女人,女人的胸部很大,在暧昧的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女人说话的声音爹声爹气的,像极了平时牛皮几个人躲在宿舍里看的日本片子里的女优。想到女人在床上的样子,阿峰心里顿时涌起一股强烈的畅快感。

  脏兮兮的小房间里,阿峰坐在床边上,他双手使劲地揉着女人的胸部,或许是力气过大的缘故,女人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嗯就是这样,这表情到位极了,阿峰心里想。

  女人站起来,想把裙子脱掉,阿峰制止她,“待会儿再脱,我喜欢你这样。”他的声音里已经带着粗重的喘气声。下意识地,手上的劲儿使的更大,女人的胸部在他的手掌下快速地变着形状。“啊,痛。”女人惊叫出来。

  此刻的阿峰像洪水猛兽一般,恨不得一口将女人整个儿吃掉。女人的表情越痛苦,他心里的那股欲望便更加强烈,他的动作前所未有的粗暴起来。对,表情再丰富一点,呻吟再大声一点,他心里几乎变态地想着。

  女人就像一头小羊羔一样在阿峰身下呻吟,他这时脑海里浮现出女朋友风骚入骨的模样,真是舒畅啊,他想着想着动作越来越剧烈,手掌时不时重重的拍在女人丰满的屁股上,房间里不时传来清脆的声响。真是美妙啊,他闭上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

  工厂,宿舍,每天两点一线,日复一日,有时候,阿峰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像一团卫生纸,皱巴巴的。

  除了斑驳的卫生纸痕迹证明着自己还活着,他找不到丝毫的乐趣,如果硬要说有,那么不知道光顾流水街这点算不算,他每个月的大部分工资都贡献给了那里的那些女人。他想他是同情她们的。

  好在阿峰最近新认识了一个女孩子,生活才开始打破了这种平静。女孩叫小清,和他一个车间,小姑娘长得清纯娇俏,是那种看一眼就想捧到手心里头宠爱的类型。

  小清原本是骚嘴看上眼的对象,阴差阳错之下成了阿峰的第二个女朋友。

  那天回宿舍,骚嘴一脸贼兮兮地说,“哥们,待会儿一起去喝几杯啊,袁记烧烤,老地方,有美女哦,别说哥们没叫你。”他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拍拍阿峰的肩膀,手机里的视频还没有关,时不时传来女人高亢的呻吟。

  小飞躺在自己床上,四人里除了阿峰就属他最沉默,只见他身上盖的被子微微耸动,一会儿一团邹巴巴的卫生纸从床上被他随手丢下来。房间角落里邹巴巴的纸团又多了一坨。

  “卧槽,小飞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恶心!”牛皮捏着鼻子朝睡在上铺的小飞吼道。

  小飞没理他,自顾自地下床从行李袋里掏出一件印满图案的花衬衫穿在身上,对着小镜子梳了梳自己油腻的头发。

  阿峰坐在自己床上抽烟,骚嘴这时候冲阿峰喊道,“怎么样,我这个发型是不是很骚包?”他摆了一个自以为很帅的pose,朝阿峰挤眉弄眼。

  “我跟你们说,今天都打扮帅点,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约到小希她们出来呢。”他继续摆弄自己的衣服,好像即将参加一个异常隆重的宴会一般。

  袁记烧烤是他们四个常去的大排档,“阿峰,以前你总带在身边的那个挺漂亮的小丫头呢?”老板是个姓袁的中年大汉,他熟络的走过来跟阿峰他们打招呼。

  “你是说秋水吧,那丫头早回老家了。”骚嘴大咧咧地在一旁插嘴。

  “老袁,你今天弄好吃点,啤酒先给我们来个两箱,待会儿还有几个美女要过来。”牛皮找个位置坐下来朝老袁喊道。

  “好叻,味道保证到位。”老袁暧昧地朝几人眨眨眼,一幅“我懂”的样子。

  小清她们来的时候,老袁正好也刚把烧烤弄好。因为都是年轻人,几杯酒下肚,大家一会儿便打成一片。

  小清话不多,通常都是别人问一句她才答一句。骚嘴频频跟她敬酒,她也是很豪爽的来者不拒,能看出来酒量还是不错的。

  后面又要了两箱酒,所有人都喝的晕乎乎的。那天阿峰也喝了不少酒,中途他去厕所,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女孩蹲在地上吐。他没当回事,正准备走过去,这时女孩突然从后面抱住他,女孩柔软的胸部顶在他后背,湿润的唇朝他嘴巴贴过来。

  阿峰体内的欲望顿时蠢蠢欲动,以至于后面是怎么到宾馆里的他都记不起来了。

  第二天醒来,他才发现身边躺的人正是那个叫小清的女孩。

  “发情的女人真可怕。”他敢保证,昨晚一定是骚嘴那小子在小清的杯子里偷偷下药了,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那小子可没少干。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倒是成全了他。

  小清的反应显得很平静,她说,“阿峰,我现在是你女朋友了对不对?”

  阿峰没说话。

  她拿出手机在阿峰面前晃了晃,“我现在是你女朋友。”她一脸笃定地说,手机屏幕里阿峰看到自己像红了眼的怪物。

  虽然他很想否认,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对,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他伸出手将她抱紧。

  几年前,他也是在这样的宾馆的小床上以这样的一个姿势抱着另一个女孩。真是造化弄人啊,他想。

  阿峰这时突然想起秋水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她说,“阿峰,如果有一天我做错事了你会不会原谅我?”

  他记得那时候自己没有说话,直接吻向她的唇,他想用实际证明自己爱她。阿峰觉得自己是爱她的。

  后来事实证明,小清和秋水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女孩,小清是一个虚荣心很强的女孩。

  慢慢的阿峰发现自己越来越满足不了小清的购物欲望,他每个月的工资都砸在她的身上,她就像一个无底洞,逛街购物看电影,看到光鲜漂亮的东西就想买。

  那天逛街小清看中一款戒指,她挽着阿峰的手臂说,“阿峰,那个戒指好漂亮,你送我一个好不好?”她嘟起小巧的嘴唇,露出一副可爱的模样。真像一个小天使。

  真想将她的脑袋像西瓜一样砸开,看看她身体里住的到底是天使还是恶魔。阿峰恶毒地想着。

  他尴尬地站在原地,手悄悄的摸了摸自己兜里的现金,只有皱巴巴的几张了,他找了个借口说出去取钱。出了门口他掏出手机给秋水打电话,他说,“你现在有没有钱,我外婆病了,需要一笔钱,你先借我缓一阵子。”

  很快秋水转过来一万块钱。

  “我目前只有这么多了,你先用,不够我再想办法。”

  谎言像是水漫过堤卷走了地上的泥土,可是你不知道坝堤哪一天会彻底崩塌,洪水像一头虎视眈眈的怪兽。

  他忘了,一个谎言是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圆的,这是死循环。无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下下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