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花信(3)
冬雪晚晴2017-06-17 03:473,280

  徐羿想要把周通放下来,但是,他还没有碰到周通,为首的鬼魅匆忙拉住他,然后一边比划着,一边叫嚷着……

  徐羿实在不懂他说什么,不断的摇头。

  那个鬼魅急了,从一边扯过一根树藤,对着周通就是一鞭子抽了过去。

  周通痛的闷哼了一声,徐羿见状,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忙着挡住鬼魅。

  这个时候,“鬼魅”又比划了一下子,这一次,徐羿也不知道怎么着,居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鬼魅的意思就是,这些怪物凶残得很,都是鬼怪附体,会伤害到他。

  徐羿费了一点功夫,这才说服这些鬼魅,让他单独和周通、以及夏晨曦等人聊聊。

  等着那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怪人都离开之后,徐羿首先走到陆宁身边。

  陆宁比他们都惨,直接被传送到这里之后,然后被抓。

  关在鸟笼子里面已经差不多快要一天一夜,还好,那些“鬼魅”看着凶残,但还是给了他一点清水,另外甩了一个不知道什么黑漆漆、看着像是树根一样的东西给他。

  开始的时候,陆宁是真不想吃,可后来饿得不成,他不得已还是吃了,他必须要说,那是他这辈子吃过最难吃的东西。

  不过,还好,那东西一小段,竟然管饱,只不过,吃完之后,他满口都是苦涩的味道。

  “陆先生,我们先聊聊?”徐羿这个时候,就站在笼子外面,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

  “徐公子,求不要开玩笑,赶紧救救我。”陆宁忙着说道,“那些树人……天啊,你知不知道,他们吃人啊!”

  “树人?”徐羿有些诧异。

  他可不知道那些宛如“鬼魅”一样的怪人,到底隶属于什么,但是,陆宁却是一口就叫出来,他们是树人。

  如果这个名字不是陆宁随口编排的,那么,就证明陆宁多少有些了解他们。

  “陆先生,现在呢,你在笼子里面,我在笼子外面。”徐羿一边比划了一下子。

  “徐公子,我知道你的意思。”陆宁不是笨蛋,忙着说道,“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保证——回去之后,我立刻就把周通的欠条、视频全部给你。”

  “那是回去以后的事情了。”徐羿轻轻的说道,“陆先生,事实上,您有没有想过?”

  “想过什么?”陆宁隐约感觉不妙,忙着说道,“徐公子,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能够做违反乱纪的事情啊,我们……是同类啊。”

  “原来你也知道,我们是同类啊,但是,在金陵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句话?”徐羿冷笑道,“现在,在这个未知的世界,你沦为阶下囚,你说这句话?我这个时候,若要一了百了,杀人灭口不是最好?哼,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陆宁都要哭了,真的,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进入南巢归墟,自己就这么倒霉,落在了树人手中,当然,这还不是最惨的。

  最惨的,这些树人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对徐羿比较礼遇。

  “徐公子,我给你跪下好不好?”陆宁一边说着,一边当真就在笼子里面跪下来,说道,“您大人大量,不计前嫌,救救我吧。”

  “扑哧!”

  徐羿忍不住就笑了出来,说道:“陆老先生,我真的不知道,你的脸皮这么厚?当然,在这样的地方,我如果想要让你老给我跪下,估计也没法子站着。所以,你倒不用来这么一手。”

  “现在,我们好好聊聊?”徐羿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

  “好好好,你说。”陆宁闻言,忙着连连点头,说道,“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感觉,你说这句话,似乎有些歧义。”徐羿轻轻的叹气,说道,“你为什么知道他们是树人?”

  “呃?”陆宁一时语塞。

  他原本以为,徐羿会问另外一些事情,甚至,他都准备好措辞了,可是,徐羿竟然问了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

  “陆先生,是震惊世界的考古发掘、颠覆人类文明史的发现,还是富可敌国的藏宝,都有一个硬性条件。”徐羿冷笑道,“你得活着,你才能够享受,这个地方——不是只有你。”

  说话之间,徐羿头也没有回,直接向着夏晨曦走去。

  夏晨曦现在的模样,也是狼狈不堪,被树人用藤蔓捆得像是一个粽子。

  “夏小姐,来来来,我们聊聊,你可不要学那个老顽固。”徐羿笑道。

  “我呸!”夏晨曦张口就是一口吐沫,对着徐羿吐了过来。

  徐羿一愣,微微侧首,避让开去,心中却是恼恨不已。

  “贼婆娘!”周通见状,却是忍不住骂道,“昨天我舍生忘死救你,你今天居然这么对我兄弟?”

  夏晨曦心中也是恼恨不已,莫名其妙的进入这个世界,她还和殷教授等人失散了,现在,何玲华生死下落不明,好不容易遇到李贺。

  不料,李贺先是被狼群所伤,随即就被这些树人一箭穿心,连着脑袋都被那些树人砍了下来,挂在了青铜金字塔门口,成了炫耀之物。

  夏晨曦今日清晨,真是肝肠寸断。

  接着,那些树人把她捆得像是粽子一样,随即,她和周通都挨了一顿打。

  徐羿被单独带走,那个时候,夏晨曦以为,徐羿一定在劫难逃——毕竟,他是第一个起来反抗那些树人。

  甚至,她今天一天,脑袋都昏沉沉,她都已经为徐羿哭过几次了。

  这个时候,突然见到徐羿竟然安然无恙,她还是蛮开心,可是,紧跟着,徐羿竟然敢审问她。

  一瞬间,夏晨曦从原本的担心,伤心,甚至悲痛中,转为愤怒。

  对,她现在满腔的怒火,恨不得扑上来,狠狠的咬上徐羿几口才解恨。

  “夏小姐,我们是一伙的啊,我又不是树人。”徐羿苦笑道,“我只是想要问问你,这地方——南巢归墟?这个青铜金字塔,是什么来头?既然你们考古研究院对此进行考古研究发掘,想来有完善的资料?”

  “我一个字都不会告诉你。”夏晨曦咬牙说道,“去死吧,徐羿,我真是瞎了眼,以为你是好人,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我难道不是好人?”徐羿被骂得有些莫名其妙,夏晨曦等人被狼群围攻,他也奋起救援。

  至于遇到这些树人之后,他打不过树人啊,他也被擒了好不好?

  只不过,他人品好,树人没有虐待他而已。

  不能够就因为这个缘故,就仇视他吧?

  “夏小姐,你能不能讲一点道理?”徐羿问道,“我也被树人所擒,不是我把你捆绑在这里好不好?”

  “你……你去死吧!”夏晨曦闻言,也是满腔委屈,忍不住就哭了起来。

  “喂……”徐羿顿时就有些傻眼了,哭了?

  怎么好端端的,就哭了啊?

  徐羿一边说着,一边就伸手去摸她脸上的泪水。

  “徐羿……徐老大,徐公子,徐……哥……你先放我下来好不好?”周通那叫一个凄惨,那些树人一准就是看胖子不顺眼啊。

  他们只是把夏晨曦捆绑起来,把陆宁关在笼子里面,他可倒霉了,直接被吊了起来,挨了一顿鞭笞不算,还一直都把他吊着不放下来。

  他们知不知道,他都快要被吊死了。

  “你别管那个贼婆娘,我们先想法子逃跑啊。”周通忍不住大声说道。

  “我……他妈的也想要跑啊,但是,你来告诉我,我们往什么地方跑?”提到这个,徐羿狠狠的瞪了周通一眼。

  想想,这个破事都是周通招惹出来的。

  要不是他,他这个时候,他好端端的呆在金陵呢。

  “夏小姐,请你不要这么仇视我,我们现在的出境,非常堪忧。”徐羿说道,“我们不知道那些树人,准备做什么,关着你们,只是关着,还是另有所图?”

  “徐公子……”陆宁也不敢碰着樊笼,只能够大声叫道,“我知道树人为什么关着我们。”

  “哦!”徐羿点点头,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夏晨曦,当即向着陆宁走去,走到笼子边,站住脚步,说道,“来来来,陆老头,你说说?”

  “徐公子,我也不敢不说,我刚才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陆宁叹气道。

  “什么重要问题啊?”徐羿诧异的问道。

  “这里是南巢归墟,我们都落在了树人手中,但是,徐公子,不知道什么缘故,导致那些树人认你是同类,而我们这些人,乃是入侵的异族,甚至,他们认为,我们被鬼怪附体。”陆宁轻声说道。

  “什么鸟意思?”徐羿问道。

  “意思很简单,树人的智力并非很高,但是,他们既然是人,也懂得使用工具,懂得筑巢居住,有严谨的管理体系,自然——他们的智商,肯定高于野兽,对吧?”陆宁问道。

  “你不用问我对不对,你只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这样,我才能够想法子营救你们,然后逃走。”徐羿皱眉说道。

  “我是第一个被他们抓住的,听他们的意思,似乎——他们不杀我们,乃是想要把我献祭给他们的树神。”陆宁忙着说道。

继续阅读:第16章 花信(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墟三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