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寂寞婚礼
陶罐2016-11-05 22:163,650

  陶紫菀身穿雪白婚纱,化着精致妆容,脸上洋溢着令人羡慕的幸福笑容。她着实没有想到,自己真的能打破“毕业就分手”的魔咒,并且顺利穿上婚纱,要和心爱的人生个崽打酱油,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正在她无限幻想美得冒泡的时候,好友许黎黎踩着高跟鞋磕哒磕哒地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梳妆台上问她:“紫菀,你有没有觉得怪怪的?”

  陶紫菀还盯着镜子里丑小鸭变白天鹅的自己看,连眼珠子都没有转一下:“怎么?羡慕得你肝疼?”

  “去你的肝疼,”许黎黎弯腰凑近好友,一脸高深莫测的说,“我是说,闫瑾怪怪的。”

  “我看是你眼珠子有问题,我家闫瑾怎么就怪怪的了?长得一表人才,性子温润如玉,怎么就怪了?”听好友又开始数落自己的新郎,陶紫菀想不炸毛都不行,“你不拆散我们不甘心是吧?”

  陶紫菀和闫瑾是高中校友,帝都念大学的时候恍然看见一张熟悉的脸,顿时觉得倍感亲切,没过几个月就修成正果,多好的事情。

  可许黎黎就偏偏对闫瑾挑三拣四,横竖都是不顺眼,说两人长不来。然而他们毕业后顺利结婚,把许黎黎的脸打得啪啪啪倍儿响,都在喝她的喜酒了,还从中作梗。

  陶紫菀愤恨,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道理懂不懂啊!

  “凭着我阅男无数的慧眼,怎么可能看错?”许黎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陶紫菀不搭理她,伸出白嫩如葱的手指去捻蕾丝头纱,完全是沉浸在幸福中的小女人模样。

  许黎黎瞅她一眼,再瞅她一眼,最后负气似的从梳妆台上跳下来,踩着细跟鞋又磕哒磕哒地走到婚礼会场去。

  陶紫菀听着她的脚步声越走越远,莫名地心中一跳,有些慌神,见老娘从会场进来,就忙不迭的拽着她问:“妈妈妈,现场的气氛怎么样啊?”

  “自然是好,我的宝贝闺女要结婚了,虽然婚礼小点,但是情谊在,谁还不都笑盈盈的。”陶妈摸了紫菀的头,望着镜子中的孩子,不由得眼眶有些湿润,语重心长的说,“唉,这感觉还真怪,看着你嫁给好人家,我这心里啊,开心得不得了,也放心,可是……你说我怎么眼泪就止不住呢!”话还没说完,陶妈眼眶里涌动的泪水就要夺眶而出。

  都说女儿出嫁的时候,母亲会有种捧在掌心的宝贝被人抢走的别样情愫,陶紫菀自然是知道的,连忙搂着她轻拍后背,“妈,我和闫瑾会好好孝顺您的,我保证,三天一个电话,逢年过节绝对回家!”

  “就你嘴甜。”陶妈咧着嘴笑起来,捏了一下紫菀的腮帮子,随后又不着痕迹的重重舒一口气。

  陶紫菀和闫瑾都是南方人,毕业后满身干劲,决定裸婚后在帝都大展拳脚,搅弄风云,成为一对人人羡慕的英雄侠侣!所以,逢年过节回家这个承诺,十有八九是空头支票,但是陶妈知道女儿孝顺,也不戳破,只要她好,怎样都好。

  陶妈拽起紫菀的手放在掌心,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紫菀,从小你就独立,没让妈操过什么心,就连结婚也不让妈操心……看你大姨三姑硬是拽着你两个姐姐过来,让她们学着你点,别成为大龄剩女就嫁不出去了……”陶妈一歪脖子,瞅得紫菀直发毛,“你说你这太省心了,我怎么觉着不得劲啊!”

  陶紫菀腹诽,那怎么滴,没有您老人家发挥的舞台是吧?

  两人话还没有说完,许黎黎从会场进来,郑巧听见两人的神对话。她跟装了电动小马达似的冲到他们面前,不知是累的还是急的,直咽口水就是说不出话来。

  “黎黎,这是怎么啦?”陶妈狐疑的问,“慢慢儿说,别慌。”

  陶紫菀则有点冷眼旁观的样子,看她能搞出什么幺蛾子。

  过了几秒,许黎黎才喘着粗气说:“阿姨,紫菀,大事不好了,闫瑾那厮不见了!”

  “你说什么?”陶妈紧张地瞪大眼,“闫瑾不见了?会不会在上洗手间?四处找找!”

  “我这不都找过了吗?累得够呛,鬼影子都没瞧见!”许黎黎跟连珠炮似的说个不停,“会场包厢,犄角旮旯,就连男厕所我都喊过了……”

  陶紫菀看着许黎黎确有其事的模样,忽然心生恼恨,不由自主的拔高分贝气愤地说:“我说许黎黎,你是不是有病啊!有病去医院好不好,别在我的婚宴上撒野!”

  陶妈见紫菀说的难听,连忙拉住她,语气责备:“紫菀,怎么说话呢?”

  许黎黎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气得连声音都哆嗦起来:“你……你说我有病?你以为我在搬弄是非?”

  “难道不是?”陶紫菀冷着脸反问。

  许黎黎是多厉害的主,怎么可能受这窝囊气。周围的工作人员都投来看热闹的目光,她也不嫌这样做会更丢人,一把抓住紫菀的手腕往外拽:“你是眼瞎还是脑残,这事还用我捏造?你去外看看不就知道了!”

  陶紫菀被许黎黎从椅子上拽起来,她手上力气用得猛,紫菀又踩到拖长的裙摆,一个酿跄险些摔倒。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陶妈见事有变故,慌慌张张地追上去。

  “许黎黎,你别无理取闹!”陶紫菀火气更胜,奋力甩着自己的手腕。

  谁知道许黎黎手劲儿很大,语气愈发冲:“谁有工夫跟你无理取闹,我只是让你看清事实!”说着,两人也正好走到会场门口,她大喊,“你给我好好看清楚,闫瑾在哪里?!”

  先前许黎黎虽然找得着急,但是怕引起在场宾客的惶恐,也担心是场误会让陶紫菀难堪,所以没有声张。此时婚礼就要开始,闫瑾的电话又怎么都打不通,是误会才有鬼嘞!

  在场的宾客本来其乐融融,见新娘子被狼狈地拽到门口,顿时都安静下来望过去,所以许黎黎的话在会场中格外响,像是箭一样刺破进众人的耳膜。

  众人将目光齐刷刷的投在陶紫菀身上,她艰难地扯出笑容,被许黎黎气得险些肺气肿,安抚众亲:“没事儿,没事儿……”渐渐地,她连强颜欢笑都做不到,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惶恐。

  因为,真的找不到闫瑾的人影。

  陶紫菀也顾不得前一秒还和许黎黎生气,下一秒就伸手问她要手机:“快,给闫瑾打电话!”

  “我都打八百回了,他要是想接,老早就接了,你现在还在做什么梦?”

  “再打!”紫菀不死心的说。

  “拿去拿去,自己打!”许黎黎嫌弃的将手机丢给她。

  陶妈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母亲慌得面色青紫,紫菀连忙稳住情绪安慰她:“妈,你别着急,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许黎黎一听,直接跳脚:“我说陶紫菀,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这还能有什么误会?明摆着闫瑾逃婚了!”

  紫菀听到“逃婚”两个字,脑子里像是“嗖”的一声飞进一窝大黄蜂,嗡嗡嗡直作响。

  这时,工作人员也过来询问:“陶小姐,请问联系上闫先生了吗?婚礼是否能如期进行?”

  闫瑾的父母也涌过来,七嘴八舌的问:“紫菀,这是怎么回事啊?”

  “亲家母,闫瑾去哪儿了?”

  “紫菀,你和闫瑾是不是闹什么矛盾了?”

  “……”

  紫菀只觉得周围一片安静,自己好像和世界隔绝一般,所有的人和物都变成慢动作,她的脑子也被冰冻住,怎么也转不过来。

  许黎黎见陶紫菀被问得一脸懵逼,慌忙过去将她护在身后:“不是,叔叔阿姨,现在是您儿子不见了,怎么回事您问他去啊!”

  老两口也看得出许黎黎不喜欢闫瑾,当下语气也冲:“这事儿一定是你在背后捣鬼,挑拨离间!”

  “不是,您这么说可就是不讲理……”许黎黎的火爆脾气上来,谁都拦不住,当下就和老两口吵起来。

  陶妈上去劝和,紫菀杵在一旁目光呆滞。

  她和闫瑾在一起这四年,虽然不至于像老舍和胡絜青那样,搭伙过日子一辈子没吵过架,但也很少闹矛盾。再加上紫菀心大不作,两人一路走来是坦途通畅,浓情蜜意。

  今天演的这一出,着实出乎她的意料,虽然许黎黎在她耳边说了四年闫瑾的坏话,可是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真的,一句都没有。

  陶紫菀懵懵地望着乱糟糟的会场,耳边还有许黎黎和闫瑾父母吵嘴的声音,周围是工作人员或冷漠麻木或冷眼旁观再或怜悯同情的眼神,还有些许作壁上观看好戏的姿态……

  陶紫菀犹坠冰窖,遍体通寒。

  “我去找他!”忽然,她面无表情的冒出这么一声,提起蓬开的大裙摆就要往前冲。许黎黎一把揪住她问,“你要去哪儿找呀?再说了你穿成这样存心让人看笑话是吧?”

  陶紫菀像是误入陷阱的兔子,死命挣扎着。她晃动着双肩,双腿用力,可是依旧没有逃出许黎黎力大无穷的魔爪,嘴里不断吐出琐碎的话语:“我要去找他,去找他……”

  “紫菀,你冷静一点好不好?”许黎黎揪着她,语气透出心疼和无奈。

  恍然之间,陶紫菀“哇”的一声就哭出来,眼泪比决了堤的河水还要凶猛,糊了满脸,看起来十分吓人。

  “紫菀……”许黎黎刚刚想上前去安慰她,身后却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喊,“亲家母!亲家母你怎么啦?”

  两人连忙转过身,只见陶妈直挺挺的靠在别人怀里,双睫颤动,喘着粗气。陶紫菀带着泪水扑过去:“妈,妈你怎么样?”

  “快,叫救护车!”随后她大喊一声。

  许黎黎连忙拨电话,然后到陶紫菀身边:“别抱着阿姨,把她放平!”说着,帮着紫菀将陶妈慢慢放到在地面上。她将陶妈的头仰起来,抬起下巴,嘴里说着,“这样能保持呼吸通畅……”

  陶妈性子温柔,陶爸则是一个火爆脾气,蹲下来喊了老伴儿几声,然后站起身,走到餐桌前抄起一把椅子就要往前冲。顿时,陶紫菀就清醒过来一把抱住陶爸:“爸,你不要添乱……”

继续阅读:02 只如初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