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作家溟麓
陶罐2017-03-02 17:233,382

  晚上回家,陶紫菀收到溟麓发来的消息:“紫菀,明天有一单生意,你有空接没?”

  “什么时候?”

  “比较晚,七点中在游乐场分手。”溟麓发过来,然后把策划案一并传给她。

  陶紫菀哑然失笑:“分个手还搞得这么浪漫?”

  “男方说在游乐场对女票一见钟情,在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

  “城会玩。”陶紫菀想了一下,明天没有事情,应该可以接。

  第二天下班,她早早地就回家里换好衣服,提前一刻钟出发往游乐场走去。快要到是等了企鹅号查看客户信息,系统提示:您的账号异地登录,已强迫下线。

  然后她再次登录的时候,密码已经不正确,她忽然发现一个悲催的事情,她被盗号了!

  陶紫菀连忙给溟麓打电话:“麓麓,我账号异常,你能把客户信息再发给我一次吗?”

  “好的,你……等等我,我开电脑。”

  透过听筒,陶紫菀能感觉到溟麓的生意不对劲儿,关心的问:“你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肚子有点不舒服而已。”溟麓因为胃部传来剧烈的疼痛,声音控制不住的颤抖。

  “严不严重?还好吧?”陶紫菀依旧不放心,最近是她的水逆期,虽然和溟麓是利益关系,但好歹也相互陪伴。

  “不严重,老毛病,我躺一会儿就好。”溟麓死死地抵住胃,咬着牙让自己的音色听起来很平静,“电脑在启动,你稍微等一下。”

  陶紫菀听见轱辘声,但是又不确定,只是说:“没事儿,我不着急。”

  忽然,电话那头传来“嘭”的一声,好像有谁摔倒在地,脑袋撞到地面发出清脆的巨响,陶紫菀慌张的大喊,“溟麓,溟麓你还好吗?”

  “我……没事儿。”电话那头传来溟麓断断续续的声音,然后又是一番奇怪的窸窣声,好像有人在地板上死命挣扎,却无论如何又挣扎不起来一般。

  “溟麓,你真的没事吗?要不我来找你?”陶紫菀已经急得冒虚汗。

  “不用,谢谢,我把资料传到手机上,用短信发给你。”溟麓语气倔强,拒绝紫菀的语气快而决绝。

  “好,”陶紫菀再次说,“真的不要我帮忙吗?”

  “不……”“用”字还没说出口,溟麓那边就传来“哇啦”一声,好像是在呕吐。

  “你在哪里,我来找你。”陶紫菀完全是不容置喙的语气。

  “不用。”依旧是冰冷的拒绝。

  “告诉我地址。”陶紫菀继续问。

  溟麓又拒绝了很多次,在紫菀的坚持下,终于还是妥协。

  陶紫菀根据地址打车到溟麓的所在地,是一片古老的城区,周围都是四合院,古朴自然。她匆匆忙忙过去,找到溟麓家的门牌号后敲门:“溟麓,你在吗?”

  “等一下。”房间里传来羸弱的声音。

  陶紫菀四处打量一番,溟麓的家房门紧闭,窗户感觉像是用厚厚的棉被盖住,四合院里的植物也都枯死,路旁杂草丛生,俨然一副荒凉的景象。

  她大概有些明白,为什么溟麓会拒绝这么多次了。

  大约过去五分钟,她听见老房间抽插销的声音,随后檀木门裂开一条缝。

  陶紫菀小心翼翼的推了一下,顿时就撞到障碍物,她一惊,垂下眼帘将目光挪向下,半张面色惨白的脸露在门缝间。因为天色已晚,四合院里有没有路灯,只有苍白的月光照明,显得那张脸白里透青,显出诡异。

  虽然猜到这人多半就是溟麓,陶紫菀还是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一步,吓得嗓子发堵,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下一秒,她看见溟麓苍白的脸上露出受伤的神情,虽然很轻很淡,像是天边的云彩,但是陶紫菀还是捕捉到了。

  那一瞬间,她的心有些痛。小时候老家也有一个疯女人,成天蓬头垢面的找儿子,因为是外乡人,完全不受村上人待见,小孩子朝她吐口水丢石头也没有大人管,她也曾是淘气包里的一个。有一天,在小孩子欺负完疯女人开心的跑开时,她怔怔的站了一会儿,看着蜷缩在角落的女人站起来,颤颤巍巍的前走。

  那一个瘦弱单薄的背影给陶紫菀很大的冲击,那时候她不太明白,张大口开始懂得,那时悲悯。后来,那个疯女人在南方一场罕见的大学中冻死,死的时候神情痛苦,大抵是没有找到自己的儿子。

  村上的人也不知是欺负她太多,所以愧疚;还是相信歪门邪说,担心她死后作恶报复,反正将她恭恭敬敬的埋了。

  从那之后,陶紫菀对这类人总有敬畏之心,同时还有悲悯之心。所以在溟麓脸上露出受伤的神情时,她万分愧疚,连忙弯下腰想要推开门,先自我介绍说:“溟麓你好,我是陶紫菀。你还好吗?”

  溟麓也扯出一抹礼貌的笑容,奋力将自己的身体往后挪,这样才好开门:“不好意思,我吓到你了。”

  “没有没有,是我太大惊小怪,你别介意。”陶紫菀挤进去,“灯在哪里?”

  “门左边。”

  “啪嗒”一声,房间里灯火通明,房间内的程设呈现在陶紫菀眼前,十分简单古朴,有一个很大的老式竹编书架,一张床,一个书桌……她没有猜错,窗户是用棉被盖起来。她注意到,书桌边上有一个轮椅,轮椅旁边有一摊血,这让她十分心惊,“有,血?”

  溟麓见她花容失色的模样,连忙说:“急性胃出血,刚刚呕的。”

  “我这就送你去医院。”陶紫菀推来轮椅,将溟麓扶上去,抱怨的说,“你自己如果不方便,可以叫救护车啊,干嘛要硬撑着。”

  溟麓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在将轮椅推过来的时候,陶紫菀无意间扫到桌面上有一本书,《毕业就断奶》,当时在大学时还追更过的,一本励志青春的题材的小说,特别喜欢里面有着打不死螳螂精神的女配角。

  陶紫菀推着溟麓往外走,问她:“你也看《毕业就断奶》啊?”

  “你也看?”溟麓反问。虽然她最狼狈的姿态都呈现在陶紫菀面前,可她依旧冷冷的端着,面上没有丝毫屈辱的神色。

  某些程度上,陶紫菀并不排斥有些高高在上的姿态,因为她知道她小心翼翼维护的自尊,脆弱却坚毅的自尊。她理解,所以愿意尊重。

  陶紫菀热情的回答,一副愿意攀谈的模样:“对呀,我看过。我喜欢小碗,虽然傻傻的没心没肺,但是很坚持很努力。”

  “是吗?”溟麓淡淡的反问。

  忽然一瞬间,陶紫菀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念头,“溟麓”,《毕业就断奶》的作者就是溟麓。她诧异的问:“你不会就是溟麓吧?”在打电话的时候陶紫菀听她自我介绍说叫“溟麓”,以为是“明露”或者“明璐”之类的,从来没有想到会是作家溟麓,顿时眼冒桃心,化成小书迷,“你就是溟麓啊?”

  溟麓对她的反射弧跪了,这是绕了地球一周吧?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反问:“我什么时候不是溟麓了?”

  “哎呀,我以为此溟麓非彼溟麓……”陶紫菀推着她到路口,拦下一辆taxi,将轮椅合上放在后备箱。

  不知道为什么,知道溟麓就是自己喜欢的作家时,陶紫菀觉得和她的距离顿时就拉近了,至少在作品中她们之间是存在共鸣点的。

  从前在追文的时候,陶紫菀还特意去搜过溟麓,但是一点有利用价值的资料都没有,那时候只是觉得,溟麓低调,不爱露面,现在算是知道一些缘由了。

  可自从溟麓知道陶紫菀是自己的读者时,对她疏远的姿态更加明显,对她来说,就像将自己身上一件华丽的外衣扒掉,裸露出丑陋的赤裸的身体。

  陶紫菀也察觉到她的异样,依旧滔滔不绝的讲着小说中的人物,然后说一下自己的看法。

  溟麓则是爱理不理的神情。当然,陶紫菀完全没有生气。

  她比谁都明白,接纳一个陌生人有多困难。

  将溟麓送到医院后,她帮忙挂好号才离开,走之前溟麓对她说:“费用我回去转给你。”

  “好的,我先去游乐场了,不知道别人会不会等急了……”陶紫菀笑了笑,向她挥挥手就往外跑。

  她想,今天是彻底的亏本了,打车去游乐场,收入的一半就去掉了,况且她迟到了,别人给不给钱还不一定呢。

  ***

  半个小时后,陶紫菀下车,她给客户打电话,无人接听。

  她只好按照文案上的记录过去,一边看一边寻找:“男,28岁,180,今天穿民国风情侣装……”如果她在喝水,此时此刻一定喷屏,“分手的时候还穿什么情侣装,还是这么复古的风格……真是城会玩。”

  陶紫菀根据信息开始寻找客户,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人,并且周围的情侣千千万,一个一个浓情蜜意到不行,她平白无故被甩了一脸狗粮。如果有可能,她一定要让客户补偿她精神损失费。

  环境作祟,她脑海里开始浮现闫瑾的脸。对于在一起四年的情侣来说,踏遍帝都角角落落并且留下两人甜蜜的痕迹,就像来帝都一定要爬上长城一样坚定。此时,记忆就开始在她身体里叫嚣,一寸一寸的侵蚀骨髓。

  所以说,分手,离别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淌在身体里的记忆,是不是冒出来捅你一剑,想反抗还一拳头打在棉花上。

继续阅读:09 分手大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