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商场偶遇
陶罐2016-11-19 19:203,643

  陶紫菀靠在门背后,内心一片怅惘。只身一人在偌大的帝都,无根漂泊之感愈发的强烈起来。此时无依无靠,甚至连个喜欢的人来支撑自己挺过灾难都没有,不由得悲从中来,小声饮泣。

  她现在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从前的决定是错误的,错误的高估了自己的坚强,错误的猜测自己的执念。这个帝都,真是容不下她。

  有那么一瞬间,她闪过一丝念头,要不,就回老家吧,回去了,至少还有一口热饭吃,不至于在受了委屈,连哭诉的地方都没有。

  正在这时,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起来,她一看,正好是陶妈妈打过来的,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清了清嗓子,觉得还是不好,往窗户边走去才接起来:“妈,这么晚你怎么还不睡觉啊?”说着推开窗户,让冷风进来。

  “快睡了,想起你好久没给家里来电话,打个给你!”陶妈妈语气中隐隐透着担忧。竟是自己的女儿,就算陶紫菀奋力隐藏,依旧能听得出她好似哭过,声音有些沙哑,但是强撑着。

  “我最近忙着呢,给忙忘了。”陶紫菀歉意起来,最近心情没有收拾好,甚至开始躲避和父亲母亲通电话。偶尔也会想起来该打个电话回去问问,但是不知该如何面对,一拖再拖,竟然拖到两三个月没有打电话回去。

  此时陶妈妈也没有戳她的痛楚,避开闫瑾没有再谈,而是拉了下家常:“紫菀,最近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还是和从前一样啊!”陶紫菀模棱两可的回答。

  “多吃点饭,天冷起来了,多加件衣服。”陶妈妈叮嘱一句,陶紫菀不想多说,她也就挂断电话。

  放下手机,陶紫菀无力的坐在床边,脑子里一团乱麻。最近真是祸不单行,和肖筱的关系出现罅隙;好不容易接到一单大生意,最后土豪却不给钱?居然不给钱,陶紫菀还伤了屁股。然后就是大喜大悲,本来约到的陆闲亭,莫名其妙又不愿意再接受采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不是……在宴会上的事情?

  陶紫菀的脑子里莫名其妙就冒出这么一句话,瞬间之后,她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你在想什么?你和他不过一面之缘!”还真是一面之缘,在宴会之前,就只见过一面。

  只见过一面的人,就联想到男女关系上,未免有些过快了。

  “啪!”她狠狠地拍向自己的额头,“还是不要再想了,做事情吧,明天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她看着房东阿姨那个架势,明天不收拾东西滚蛋,真的会被撵出去。她还是一个比较要脸的人,不可能让自己走到那么尴尬的一步,现在自己最主要还是先把采访方案写好,然后和溟麓约好,不然周一去编辑部,就算没有露宿街头饿死,也会被晴姐手撕。

  这么想着,她打起精神打开电脑,开始认真的写起策划案来。

  一直忙乎到凌晨两三点,初稿差不多完成,只待冷却一下,再整理整理就可以给晴姐交差了。

  她想,反正明天是要走的,走前还要再付一千多块钱的房租,她拿笔记本算了算:“这下就尴尬了,只剩下两百块钱,省吃俭用……一个礼拜都撑不下去,我住哪里啊?”

  陶紫菀捂着自己的头,拿出手机翻找还有谁可以求助,翻找半天,完全没有人……忽然,光标落在“许黎黎”几个字上,她苦笑一下:“唉,我和这个人是真的缘分尽了……”她想了想,还是把号码删掉。

  现在如果问,陶紫菀还恨不恨这两个人,当然,说不恨是不肯能的,但是说和最初知道真相时恨不能撕碎他们,挫骨扬灰相比,现在着实淡下来不少,已经淡到觉得还好,没那么恨了,最多也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如此而已。

  反正已经这么晚,破罐子破摔,干脆不睡觉了。陶紫菀将电脑放到床头柜上,放些舒缓的音乐,从床底下拿出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

  和闫瑾住了这么久,家里锅碗瓢盆还是有一些的,拿出去多少有些不方便,但是去哪里住也是个问题,现在她连找一间青年旅馆的钱都拿不出来。

  一边谋划着一边整理,大学毕业时丢掉一堆衣服,工作时间不长,大部分都是适合工作的,所以也不多。等到天鱼肚白时,她已经将衣服收拾好了。

  陶紫菀坐在床头,白天就先去商场里找个能无限续杯的咖啡厅蹭一下,把采访方案写好,再约溟麓,跟她确认一下。

  天亮的差不多了,陶紫菀刚刚准备告诉房东阿姨,谁知道她就自己过来敲门了:“陶小姐,你可以把东西收拾起来了……”话还没说完,就见陶紫菀已经空旷的房间,还有已经打好包的箱子,顿时又觉得而不好意思起来,这么逼迫一个小姑娘,着实有些欺负人,“你如果12点之前走,今天的房费我就不收你的了。”

  见房东阿姨忽然一下子有人情味了,陶紫菀开心的不得了,就算现在让她捡到五毛钱,她都能宝贝死,连连说:“谢谢阿姨,谢谢!”

  “那行,你这些锅碗瓢盆拿不拿?”房东阿姨问。

  陶紫菀想,她都不收自己今天的房租了,怎么也不能耽误其他房客入住,立马就说:“我一并拿走,一并拿走!”

  等到她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真的错了!锅碗瓢盆着实是大东西,不过还好把调味料之类的放到锅里,最后装在一个大塑料袋子里,放在拉杆箱上面拖着走,也还过得去,就是重了些,难堪落魄了些。

  陶紫菀站在居民楼下,四处望了望,一时间不知道去哪里,怎么去……

  ***

  陶紫菀拖着拉杆箱走到小区外的公交车站,眯着眼睛看站牌,准备随意在一个商场下车。

  车子很快就到来,她大包小包的拎上去,公交车上十分拥挤,她将行李箱靠在一边,自己抓着扶手,忽然一个急刹车,人就控制不住的扑向前去。大概因为一夜没睡,早饭也没吃,陶紫菀显得万分憔悴,大眼睛下落上青灰色黑眼圈。

  她的箱子往前跑,被坐在位置上的年轻男子一把抓住,然后从位置上下来,说:“要不你坐吧?”

  陶紫菀笑了笑,道了声谢:“谢谢,不过不用了,我又不是老人孩子或者孕妇。”

  那男子听她这么说,不再开口,坐了回去。他只是见她瘦弱,又拖着大行李箱,一副站不稳的样子,却没想到伤到她的自尊心。

  很快就下了车,陶紫菀拖着拉杆箱进了商场,按照计划,在一家咖啡厅点了最便宜却无线续杯的,打开电脑开始修改方案。

  一直坐到十来点,她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两声,才想起没有吃早饭,真的是饿得不行了。但是离开再进来,怎么都觉得不好意思,她就硬撑着,等熬一会儿再去吃午饭。

  不远处的电梯上,陈典正搂着一个貌美女子的腰从商场下来,两人有说有笑,别提有多亲昵。

  两人真要走,陈典忽然瞄到坐在咖啡厅里的陶紫菀,一挑眉,不由自主的笑起来。他特意没给陶紫菀钱,本以为她会死缠烂打的,但是她没有,就这么认栽的放弃了。虽说他不至于主动去找她然后撩她,但是偶然间遇到就是自己送上门来,他没道理不逗弄几下。

  正好,他最新找的女伴忽然又不出去,指了指不远处说:“Diane,那里新开了一家首饰店,一起去看看。”

  陈典说:“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我在咖啡厅等你。”说着,指了指陶紫菀缩在的咖啡厅。

  “哼。”女伴生气的噘着嘴。

  陈典用手勾了勾她挺巧的鼻尖,说:“回来我报账。”

  女伴一听,这才笑着扭身离开。

  陈典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甩了甩手,说:“拿触感真是不咋滴,硬邦邦的……”到底是膨体,肯定硬啊!

  陶紫菀正打字打得认真,忽然感觉身旁多出一道阴影,一抬头见陈典端端立在自己旁边,倏尔弯腰,盯着她的电脑屏幕看几眼,说:“采访方案?你是做记者的?”然后就跟个大爷似的,四仰八叉的在陶紫菀对面坐下。

  紫菀一挑眉一瘪嘴,悠闲地说:“你猜。”

  “我才不猜呢。”她的反应让陈典觉得有趣,他想,自己怎么的也是坑了她,再次见到应该是仇家相见,分外眼红才对,怎么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连债都不讨要了?其实陈典之所以不愿意给,就是想吊着她,很多事情,就是纠缠着纠缠着,就有了。

  谁知道陶紫菀却完全不上道。

  这是因为陈典不了解陶紫菀,她是一个极其怕给事情善后的人,尤其是感情,就连她和闫瑾之间这么多年,都换不来她一个纠缠不休。

  “哦。”既然陈典不愿意猜,见他也不是真的想知道自己是做什么工作,她也就不再搭理。

  她不说话,陈典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坐着,一个盯着电脑屏幕,一个盯着对方的脸。

  “我说,你找我干嘛?”陶紫菀皱了皱眉,“莫非良心发现,想把钱还给我了?”

  听她的语气,陈典觉得她也不是不想要钱,就说:“给你钱也可以,你再帮我分个手呗,事儿成了,我两倍给你。”

  “真的?”一听有希望拿到钱,陶紫菀抬起头,眼睛里直冒金光。一看到陈典戏谑的脸,眸子里的光亮又暗淡下去,“到时候你不会又耍赖吧?”

  “我还缺那点钱不成?还不是你没做好?最近Amanda缠我缠的跟什么似的,说明你分手不成功!都不成功反而让对方变本加厉,我没让你倒贴就算是仁慈了!”陈典嗤之以鼻,“怎么地我也不算什么好人,对你已经都意思了!”

  陶紫菀瘪瘪嘴,忽然问:“这件事我一定好好善后,就是……你能不能预付一点?”

  陈典却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你屁股还疼不疼?”

  疼不疼又怎么样?难道你还要给我医疗补贴不成?陶紫菀想着,就不再跟他贫嘴。

  不过,到底还是答应帮陈典分手,现在自己穷成狗,有点希望总是好些,兴许真的能拿到两倍的佣金呢。

继续阅读:15与人同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