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月心长夜
余生如昼2017-06-24 21:093,084

  夜幕降临,蝉虫私语,一簇簇篝火被点燃,在燥热的空气中噼啪作响。一众将士都放松下来,三五成群的围成一团闲聊。宋云染也闲来无事,漫无目的穿梭其中,感受着这一个悠然的夏夜。战场,兄弟,热血,这是宋云染向往的人生,可以抛下朝堂上的尔虞我诈,只在乎情谊义气,可惜一直不曾有机会去体验。

  “殿下,晏将军请您去月心亭!”一个晏子卿身边的亲卫不知从什么地方悄然出现在了宋云染的身边。

  “只叫了本宫一人?”宋云染倒是习以为常,晏子卿手底下的人经常这样神出鬼没,确是不知他找她何事。

  那亲卫只负责将主子说的话送到,多了一句也不敢多言,只是低头不语。宋云染看了生气,心想着晏家的规矩的未免太过苛刻,不耐烦的挥挥手,让他退下。那人一转身又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黑暗里,宋云染环顾四周竟只有郁无伤一人还跟在她身边,“无伤,悔儿和绿茹都上哪去了。”

  “绿茹收拾床褥,悔儿陪郑辽。”郁无伤照实答出。自从郑辽被宋云染捡了回来,悔儿就被宋云染调到他身边照顾,结果演变成她每日调戏良家纯情小少年,好不快活。这边宋云染的生活起居都靠绿茹一人搭理,每日忙的也是少见人影。

  “去让悔儿一会到月心亭找我,这小妮子,越来越放肆了!”宋云染欲打发郁无伤走,却没想到他根本不上当。

  “不!”郁无伤斩钉截铁的拒绝了宋云染的命令。

  “快去,这是命令!”宋云染眼睛一瞪,秀眉一竖摆出一副凶狠样。

  可郁无伤一点都不吃这一套,面不改色的目视前方,“晏将军交代,寸步不离!”

  “白眼狼,我到了月心亭你就给我消失。”宋云染气急转身就走,自己手底下的人每个都唯晏子卿是从,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如不说是晏子卿的交代,宋云染也就作罢了,郁无伤这个呆子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耿直的可怕。

  其实宋云染已经猜到,晏子卿不会是单单约她一个人,何信初和赵晋这会都不见了踪影,想是已经过去了,看在他们两个的份上,宋云染虽心里闷着气,倒也还是往月心亭去了。

  月城外的有一座孤山,孤山无名,山中之亭却是有名,因其坐落在月牙状的山涧正中,故名月心亭,每当明月高升,月华洒于亭上便有如光雾所笼罩的仙境,那景象在南宣之中也算一神迹。宋云染来时一路微服,路过此处也曾想一睹月心亭的风光,只是可惜每日来此游览的人甚多,又赶上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小雨,所以都到了眼前也没看出什么名堂,颇有些遗憾。这次有军队驻扎,十里戒严,又是月朗星稀的好天气,宋云染轻车熟路的散步过去,心情也好了起来。

  一路漫步,清风在旁,明月在上,宋云染走到月心亭时已是半个时辰之后了,双腿承受了长时间的压力渐渐开始不堪重负隐隐作痛起来。她停下来打算休息片刻,一抬眼正落在不远处的月心亭中,竟一时移不开目光了。

  那亭中的人穿着月色的长衫,墨发高束,留下一个朦胧而挺拔的背影,笼罩在如梦似幻的光影之中,恍若谪仙。宋云染太清楚站在那里的是谁,她太熟悉眼前的这个人,却好像又不曾了解过,就好像此刻他看起来那么的温暖柔和,可是一旦她走上前去,她靠近他,就会让这一秒的景象顷刻幻灭。

  运起轻功,收敛气息,宋云染从晏子卿的身后无声无息的接近,到了亭边了才发现这亭中竟只有晏子卿一人在,何信初和赵晋竟一个都没有到,一壶清酒四盏浅杯到是已经摆在案上了。

  “坐下吧,别撑着了!”晏子卿身形未动,淡淡开口。

  宋云染被他这样一句话吓了一跳,瞬间破了功,“你怎么知道是我。”

  “毕竟是看着你长大的啊!”人都是容易受环境影响的,晏子卿心里莫名的一直乱着,此情此景不觉就脱口而出了这样的话。他本是不想在今日再见宋云染了,却还是舍不得这样一个机会,终究是忍不住的。

  这一句话一出,宋云染笔直的僵在了原地,不知该不该接下去,也不知能说些什么。他看着她长大啊,看着她从一个不满十岁小女孩长成了近二十岁的老姑娘,可是这漫长的岁月里啊,一切都是会改变的。

  “诶,人都到齐了?我们来晚了。”晏子卿和宋云染正僵着,赵晋就蹿了出来,旁边还跟着一脸疲惫的何信初。

  “干什么去了,不是早就让你们过来了吗?”晏子卿恢复了冷静,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转眼一瞬就像不曾发生过。

  “还不是何信初看见上好的草药就走不动道,哼,最后还是要依仗小爷我吧!”正说着,赵晋得意的看了一眼被被他遛得半死的何信初。

  早些时候晏子卿派人去赵晋和何信初的营帐请过,他们本打算找到宋云染再一同前去,谁想道哪都寻不到她,就只好两人一起先走了。

  孤山上杂草丛生,但也不乏珍奇草药,只是多生于悬崖峭壁,寻常人根本难以采到。何信初对医术甚是痴迷,看见那些草药自然不肯放过,可是自己的武功实在不足以攀上那些陡峭的山岩,不得已只好求了轻功了得的赵晋。

  赵晋平日里总是被何信初耍的团团转,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得,今日里好不容易逮到这等好机会,怎么肯轻易放过。硬生生带着何信初一边采药,一边在各种崎岖难行的山涧里穿行。依照赵晋的身手,这点路途对他来说不过是如履平地,但对于何信初来说简直犹如登天,这一番折腾下来耽误了不知道多少时间,因此到这才晚了这么久。

  “赵小晋,你就在那得寸进尺吧。”何信初气的直翻白眼,却又奈何不了他。

  赵晋得瑟的从怀中掏出一把草药,跳到栏上借着月光一株株看过来,“何信初你说什么?你可要想好了,我看看这都是什么稀奇玩意。”

  “我的小祖宗,你可轻着点,你干嘛呀,那个冰凌果不是吃的,你快给我拿来。”那些个草药都是何信初的心头肉,看着赵晋这么糟蹋自己的宝贝,纵使已经累得直不起腰,还是忍不住去抢,赵晋一发力起身就躲,两人很快闹作一团,月心亭之中顿时热闹了起来。

  “阿初,小晋不懂事你还真跟他计较,别闹了,都回来。”晏子卿其实也是很宠着赵晋这个活宝的,他知道赵晋的感知其实很敏锐,他应该是看出了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尴尬的事所以才演了这么一出,何信初也不傻,自然很配合。

  “师姐,都送给你了,不许还给何信初。”赵晋落到宋云染的背后,一股脑的把所有草药都塞给宋云染,又得意的向何信初吐吐舌头。

  宋云染刚才一直都是处在游离的状态,被赵晋的一闹才彻底回过神来,收起了木然的表情,像往常一样和他们玩笑起来,“谁要这些东西啊,去去去,阿初你快拿走。”

  “师姐!你怎么能这样呢。”赵晋委屈又气愤地看着宋云染,不等宋云染说话就自顾自的转身坐到亭中,偏过头去趴在案上佯装生气。

  众人都知道赵晋的性子,谁也没出生,各自落座,静静沏上一杯清酒。赵晋见了许久没有动静,自知没趣,也就坐了起来,正看见何信初宝贝的把那些草药一株株装进锦盒之中,不高兴的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小晋晋,别生气嘛,师兄错了,小孩子少喝点酒,乖!”何信初说着拿走了赵晋的酒杯。

  宋云染和晏子卿乐的看热闹,何信初总是爱逗赵晋,每次自称师兄都换来赵晋的白眼和嫌弃,却还是乐此不疲。

  “何信初,你是不是有龙阳之好,多大岁数了,天天调戏赵小晋。”气氛一活络起来,宋云染也开始不正经,这一说何信初还没反击,赵晋先炸了毛。

  “师姐你好恶心。”赵晋觉得鸡皮疙瘩已经起到了脑袋顶,就差从椅子上弹起来。

  “殿下,我是一个正直的人,很‘正直’”何信初听了宋云染这话,心想你和师兄哪个是我能调戏的,虽然自己孤身一人,但是这种事情强求不得。

  宋云染开怀大笑,转移了话题,众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夜时光就在这吵吵闹闹中过去,宋云染,赵晋和何信初聊得畅快,晏子卿偶尔也插几句嘴,一切都很平和,一切都很美好,可是在这的所有人都不能预见,与此同时不远处的营帐里已经发生了怎样的不幸。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惨忍降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中不见雁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