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重重谋略
余生如昼2017-04-18 08:292,212

  “师兄,为什么刚才要在那个孩子面前把公主抱起来,我们还不能确定他是谁的人,这样要是传出去,不仅对我们无利,对公主更是……”刚一回到别院,何信初就支走了赵晋,急切的向晏子卿发问,个中后果他甚至没法再多说下去。

  小一些的时候大家同在纪府修习,那时晏子卿最大,他加冠的时候,宋云染不过是十三岁的小女孩,她受了伤,他抱她走动,何信初他们都是看惯了的,并未觉得有何不妥,可是如今宋云染也已经将满二十岁,是在朝堂上有一定竞争力的公主,晏子卿依旧在外人面前对她如此,倒是让何信初看不懂了。

  “所以如果你再不查明那孩子到底是谁派来的,还是干净的,我和宋云染可就有大麻烦了。”晏子卿勾勾唇角,笑的云淡风轻,好像全然无所谓一样。

  “师兄!这么严重的事,你就别再玩笑了!”何信初看晏子卿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是另有所图,现在倒是卖起关子来,取笑他的能力。

  晏子卿走到窗前,看着窗纸上自己的影子在忽明忽暗的灯火中摇摇晃晃,收起了那一副不正经的样子,恢复了冰冷,淡淡的回答何信初,“我试过了,他要么是一点武功不会,要么就是能在我面前隐藏住的高手。”

  “应该不会是高手,十三四岁的孩子,如果有那么好的天赋,也不会被当作这样一颗小棋子。”何信初现在知道自己本就不该担心,晏子卿不是这样不谨慎的人,“那么说来,一切都是巧合,这个孩子是干净的,还是……”

  何信初不确定的看向晏子卿,晏子卿点点头,冷静的分析道:“他应该是一枚弃子,可能只是被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教唆,等到把临江旧坝的实情尽数透漏给宋云染,他的任务也就结束了,而宋云染自会把贪污案一查到底,甚至不用他们再推波助澜,就会有人坐不住来对她下手。”

  “到底是什么人做的,这一手借刀杀人倒用的真是不错。”其实相比于感叹这件事的幕后推手的手段,何信初更叹服晏子卿的洞察力之强,他竟早就猜到了一切的可能性,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想通了一切。

  “阿初,北桓那边多派些信得过的人去打探,我还是很在意那个九皇子,不查清他的底细我不放心。”晏子卿背对着何信初,目光放在眼前的紧闭窗户上,仿佛能看穿一样。

  “师兄会不会是多虑了,这九皇子能在一年间重回北桓京都,得到今天的地位,应该是太子相助没错,这一点不是也得到证实了吗?”何信初知道晏子卿的担心确有道理,但他依旧觉得师兄想的未免多了一些。

  北桓与南宣不同,北桓的明帝子嗣众多,并且大多都不是省油的灯,夺位之争无可避免,明面上私下里的争斗都从未停止过。但是九皇子苏少绝与其他皇子不同,身世特殊,据何信初现在所查实的情报,苏少绝的母妃曾荣宠一时,只是刚生下苏少绝没多久就因触怒龙颜,和自己的儿子一起被流放,甚至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究竟被流放何处,就这样销声匿迹了二十几年,直至去年苏少绝才抓住时机重回权力中心。

  “太子手下已经有古粱那个妖孽,朝中支持他的重臣也不少,又有他的母家做后盾,他在北桓诸皇子之中的优势也是最明显的,为何要劳心费力扶持一个远离政治中心二十几年的皇子。”晏子卿面色愈发凝重,他一天想不明白这其中关联,就一天无法安心下来。

  何信初思考片刻,答道:“也许只是为了多一份保障呢,苏少绝的才能不凡,太子惜才,把他收入麾下并没有什么不妥。”

  “苏少绝重被明帝重视是因为太子不假,那他被太子看重又是因为什么?”晏子卿再次问住了何信初。

  这苏少绝来历成谜,谁也不清楚他这么多年以来都经历了些什么,起初晏子卿和何信初都没有注意到他,只是晏子卿此次被北桓军队所困,身陷险境,苏少绝竟故意放他一马,也不知是太子授意,想卖他个人情,还是他自作主张别有他意。

  “其实大可不必太过操心,北桓中事我们也不急着全面了解,眼下国中局面才是我们最该担心的。如今北桓,西凉都是自顾不暇,不会有心思谋我南宣,苏少绝确非常人,我会继续追查他这些年的行踪,师兄莫要太过忧虑了。”何信初实在不忍心看晏子卿再这样想下去,他样样都是最优秀的,只是操心的事太多,一刻都不肯让自己放松下来。

  “阿初,”晏子卿推了开窗,突然闯进的风把蜡烛熄灭,清冷的月光洒在了晏子卿的脸上,“你知道我所谋之事凶险万分,哪怕有一步行差踏错,都是万劫不复的下场。你既执意要帮我,就该明白你我都没有退路了。这业障本该我一个人来背负,如今却把你也卷进来,我……”

  “何信初从未后悔和师兄站在一起,只是小晋和阿染要怎么办。”何信初从来都坚信自己没有跟错人,但他和晏子卿已经走到这一步,便不想赵晋和宋云染也卷入这乱世纷争之中。

  “能瞒一时是一时吧!”晏子卿叹了口气,也是无可奈何。

  何信初赞同的点点头,现如今却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赵晋还好说,他对于这些政事向来不感兴趣,可是公主兴致如此高,决计不会从朝局抽身,而且我也不明白师兄为何要我把她查贪污案的事夸大其词的说出去,师兄不是不希望她去争夺这个皇位的吗?”

  “功高会震主,一旦坊间呼声过大上达天听,敬帝一定会心里不痛快,这样比我们直接阻挠宋云染做事效果要好得多。”晏子卿又露出那一副邪恶的笑容,看得何信初头皮发麻,暗自庆幸自己不是晏子卿的对手,不然一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月亮的光辉愈发的淡了,黑暗消散开来,晏子卿倚在窗边,竟也心生感慨。这步步算计,重重谋划都隐藏在黑暗之中,他早已置身其中,只是他还事希望着,希望赵晋和宋云染永远活在光明之下,可是生在这风云迭起的时代里,又有谁能独善其身。

继续阅读:第八章:善后事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中不见雁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