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正中怀中
西南花2016-11-08 22:363,320

  5

  夏婴有些记不清梦境中的门内是什么样子了,可无论如何,绝不是她现在所看到的这样。

  天似乎一瞬间就黑了下来,窗户上的扇叶遮住了外面大部分的光线。这间足有百坪的办公室里什么也没有,角落里唯一的办公桌还被白色的防尘布遮了起来。

  刚刚的血迹仿佛是错觉一般,这间屋子里什么都没有。

  夏婴看着阮杰进了办公室,想也没想就跟着上去了。

  比起自己一个人待在外面,还是跟着这个男人比较安全。

  随着她的进入,身后的门“碰”的一声被关上了,夏婴吓了一跳,又开始有点神经兮兮。

  而阮杰却是连头也没有扭一下,他巡视着整间办公室,然后目光落在了正中间的一处地毯上。

  地毯本身就是红色的,阮杰视线所到之处竟然是深深的暗红,如果不仔细去看,根本不可能看见。

  那昭示着不祥的颜色映入了夏婴的眼中,她突然觉得脖子上开始火辣辣的疼。

  狰狞的笑声在身边响起,那声音又尖又细,刺得人耳膜发痛。

  阮杰突然转过身来,冷冰冰地看向夏婴。

  “出来。”

  夏婴不明白阮杰是什么意思,她难受得险些要哭出来。她忍不住摸向自己的脖子,却在下一秒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狠狠地掐着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自己……

  为什么要惹上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

  夏婴看向阮杰的目光里充满了哀求,她想求助却没有办法。在意识的最后,她似乎看到阮杰叹了口气,双手飞快的做了一个什么手势……

  再次苏醒已经是一个小时后,夏婴发现自己正躺在地毯上。阳光从窗户中照射进来,打在她的身上,暖洋洋的。

  有那么两三秒,夏婴觉得自己是睡在乡下奶奶家的那张小床上,抬起头来就能看见屋外的参天大树。

  然而等夏婴清醒过来后,她脑里顿时满是惊恐,赶紧坐起了身子。

  屋子还是那间屋子,窗户上的扇叶却被全部打开了,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少了好几分阴森的气息。

  阮杰正蹲在屋子的正中央,宽阔的背影映入了夏婴的眼。

  许是有察觉,阮杰转过头。见夏婴苏醒,于是便站起身来。

  “走吧。”阮杰说完,头也不回的便准备离去。

  夏婴愣了愣,赶忙起身跟着阮杰。

  “我……刚刚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婴在阮杰身后追问着,阮杰却没有回答的意思。

  那扇门又“碰”的一声在身后关上,夏婴没回头,身子却是抖了抖。

  “还有我昨晚……都是真的吗?”夏婴喋喋不休,阮杰却快步走向电梯。

  夏婴没忍住,一把拉住了阮杰的胳膊。

  阮杰停下了脚步,回头皱眉看着夏婴。

  夏婴突然有点尴尬,她进行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刚准备说话,便听到身后王舜的声音传了过来。

  “……夏婴?”

  夏婴如触电一般松开了阮杰的胳膊,慌张的向身后看去,王舜刚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正皱着眉头不解地看着她。

  “你脸色怎么这么差?这位是……”

  阮杰趁着这个空隙,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夏婴勉强笑了笑,对着王舜道:“老板,我想请半天假。”

  说完,追着阮杰进了电梯。

  留在原地的王舜狐疑地看着两人的背影,一阵阴风吹过,他猛地觉得有点冷。

  “真是的……搞什么……”

  说罢,王舜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没注意到走廊另一头本来紧闭着的门缓缓开了一条缝……

  阮杰直接到了地下停车场,夏婴紧紧跟在他的身后。阮杰终于忍不住转过身来看着夏婴,眉目间依旧冷清,甚至没有一点不耐烦。

  夏婴被阮杰的目光盯得有点胆怯,但她还是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阮先生,我知道这样很无理……但是我,但是我真的无法面对自己身上的事情了……”

  说罢,夏婴扯开了自己的高领衬衣,露出了脖子上面已经发黑的掐痕。

  阮杰愣了一下。

  夏婴红着眼睛,道:“阮先生,我真的很怕……”

  阮杰抿着唇,没有说什么,转身向前走去。

  夏婴站在原地,止不住的颤抖,简直要哭出来。

  而阮杰却突然停住了脚步,他似乎在等待夏婴一样,没什么感情道:“跟上。”

  夏婴一愣,眼里顿时闪过希望的光,快步跟上了阮杰。

  直到坐在阮杰车里的时候,夏婴还是觉得不真实。

  没想到看起来就一副不好接近的阮杰居然让她上了自己的车!

  黑色的卡宴平稳的驶在街道上,车上开着的冷气让夏婴有点瑟瑟发抖。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她的不适,阮杰突然关了冷气打开了天窗。

  热空气蜂拥而至,夏婴感到一阵安心。

  车开了大概二十分钟,停在了江城老城区的一处旧宅前。

  夏婴不是江城人,却在找房子的时候粗略的了解过这座城市。老城区并不是指的脏乱差,而是具有年代感的一处建筑群。这座建筑群大多都是西式小洋房,承载着这座城市的回忆。

  阮杰将车子开进了一处法式建筑的小别墅前,然后对着夏婴道:“下车。”

  夏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开始习惯阮杰的言简意赅,乖乖的听话下了车。

  阮杰将车开进了车库,没一会便自己走了出来,往别墅里走去。

  夏婴赶紧跟上阮杰的步伐。

  这座别墅外面看着富丽堂皇,进去才发现是极简的风格。阮杰自顾自换了拖鞋走了进去,夏婴站在门口犹豫了两秒,脱了鞋子赤脚进去。

  进去之后也不知道干什么,只好站在客厅里面发呆。阮杰似乎是进了厨房,夏婴觉得自己都跟到别人家里了,怎么也不能跟进厨房了……

  没过一会阮杰出来,就看见夏婴呆呆傻傻站在自家地板上发呆,沙发就在一边也不知道坐。

  他突然有点怀疑这家伙会不会真的被吓傻了?

  阮杰拿着一杯水递给了夏婴,道:“喝掉。”

  夏婴这才如梦初醒,紧张地接过了玻璃杯,看着里面状似白开水的东西,又看了看阮杰,然后小心翼翼地喝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信任眼前的人。

  喝完了之后,夏婴几乎立刻就感觉到了自己脖子周围一阵清凉。那滋味太舒服了,她顾不得一旁的阮杰还在场,赶紧从包包里拿出随身的小镜子,扒开自己的领子看。只见她脖子上面那圈黑色的掐痕逐渐开始淡去,连一分钟都不到,就恢复了白皙。

  还顾不上惊喜,夏婴的腹部突然传来一阵绞痛。

  阮杰挑眉,仿佛早已料到般的指了个方向道:“卫生间在那边。”

  夏婴没空说感谢的话,赶紧把玻璃杯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小跑了过去。

  在陌生男性的家里解决一番简直羞愧的要死,更别提那玩意还伴随着一阵恶臭。夏婴都忍不住开始怀疑起了自己,明明是个健康的女性,怎么……怎么会这样嘛!

  哭丧着脸洗了手,又打开了卫生间里面的通风,足足待了差不多五分钟,夏婴才鼓起勇气出去了。

  阮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玻璃杯还被摆在茶几上,夏婴脸上有点发红。

  太羞耻了,嘤。

  阮杰见夏婴出来,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不过可能是夏婴的表情太精彩,他道:“你脖子上面的是秽气,刚刚排出的也是,不需要不好意思。”

  夏婴的脸更红了,尴尬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谢谢你……”过了半天,夏婴终于小声道。

  阮杰估计经常听到“谢谢”,对此没什么反应,坐在那里也不看电视,反而是低着头玩手机。

  夏婴看着阮杰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看了一会,又被电视上的声音所吸引。

  “日前,失踪多日的女大学生刘某已确认死亡,初步排除他杀。据悉,刘某今年二十一岁……”电视里的播音员以平淡无奇的声音陈述着一桩新闻,夏婴的目光却停留在了电视中打了马赛克的一张照片上面。照片上是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年轻女性,依稀能看出姣好的身材。夏婴的眼睛瞪得滚圆,就算是打了马赛克,她也能认出这是谁!

  不!事实上她根本不知道这是谁!

  “这个人……”夏婴的声音又开始不镇定了:“我见过这个人!”

  阮杰懒洋洋地抬头看了一眼新闻,又低下头去玩手机。

  夏婴三两步上前,俯下身双手握住了阮杰的胳膊,焦急道:“我真的见过!你相信我!我在电梯里见过她,然后半夜梦到……”

  梦到什么?夏婴没了声音,她回想起梦境中被人勒住脖子的感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阮杰放下了手机,看着夏婴。

  夏婴的弓着身子,比坐着的阮杰略高一些。阮杰微微仰头看着夏婴,夏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松开了手。

  她往后退了两步,没想到一个不注意便磕住了腰,身子一软便栽倒了下来。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就连坐着的阮杰都没反应过来。

  夏婴就那么直直的砸到了阮杰怀中,一张小脸正好埋在了阮杰的大腿中央。

继续阅读:第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带我去捉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