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玉佩初碎
西南花2016-11-06 23:322,777

  1

  哒哒哒,哒哒哒。

  夏婴抬头看了眼天花板,决心明早一定要给物业打电话。

  晚上七点半,办公室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唯独留下了要做报表的夏婴。好在夏天天黑得晚,这会外面依旧是亮的,夏婴一点也不担心一个人回家。

  哒哒哒,哒哒哒。

  夏婴敲下最后一个数字,按了保存文档后又忍不住皱着眉头看了眼天花板。公司的办公大楼隔音效果不错,然而这两天夏婴总能听到这种“哒哒哒”的声音,就像雨水打在了天花板上,无端惹人心烦。

  夏婴边关电脑边收拾东西,解决完这个月报表的她忍不住舒了口长气,一个月里最忙碌的日子总算是过去了,自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夏婴去年刚大学毕业,从家乡来到了江城,说也命好,刚到不久就找到了一份会计的工作,工资合适有保障,公司不大但同事们都很友好,夏婴想也没想便留了下来。

  上个月,公司搬到了市中心的一间写字楼里,老板特意发了红包,大家还一起出去庆祝了一番。

  新办公楼宽敞明亮,上下还有四台电梯,最重要的是交通方便,夏婴对这个地方满意得不得了。她抱着包边哼着小曲边走到电梯旁,按了下键之后便靠在一旁玩手机,刷了遍微博后抬头一看,发现这电梯还在一楼停着,动都没动。

  夏婴为人有点小迷糊,此时也有点犹豫到底是自己忘了按还是怎么的了,索性又按了一遍。

  “嘀——!”

  安静的大楼里突然响起了警报声,夏婴吓了一跳。只见本来还好好的电梯突然显示“停运”,响了两声又安静了下来。

  走廊里没有窗户,几盏灯长年累月不间断地开着,夏婴四处看了看,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她突然觉得有点背后发毛。

  夏婴平日里胆子就小,此时不由的就想起些有的没的来。她抱着自己的双肩包,小碎步地挪到另一边的电梯旁,重新按了一次。

  “嘀——!”

  本来好好的电梯,随着警报声再次停运了!

  夏婴咽了咽口水,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自己不会是……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吧?

  想到此处,夏婴迅速从自己脖颈处拎出一条红绳子,握住了红绳子吊着的玉佩。

  玉佩上面还带着夏婴的体温,这可是她从小的护身符,夏婴想到此处,胆子才渐渐的大了一点,准备走到走廊另一头的两台电梯处。

  不怕不怕不怕不怕……

  做足了思想建设后,夏婴把双肩包背到身后,手机公放了首《最炫民族风》,深吸一口气拿出了百米赛跑的架势,一个箭步上前,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迅速跑到了另一头。

  见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夏婴松了一口气,赶紧拿出手机关了音乐,摇着头自嘲道:“真是神经病犯了……”

  说罢,又回头看了眼空荡荡的走廊,走廊还是走廊,什么都没有。

  刚刚一定是鬼迷心窍了……

  夏婴把玉佩塞回了衣服里,准备下楼回家,可当她的视线转移到电梯上时,整个人都木住了。

  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夏婴公司位于二十四层,这电梯也没人按,怎么就上来了呢?

  电梯上的飞快,夏婴也不敢上去按了,靠着墙一动也不敢动。

  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

  夏婴盯着那个显示板,直到它显示出二十四。

  鬼是不会坐电梯的,对吧?

  “叮……”一声,夏婴不由的尖叫出声,电梯门打开,里面的人好像也吓了一跳。

  “干嘛呢干嘛呢!”

  穿着保安服的人一脸受了惊吓的样子。

  夏婴也缓过神来了,白着脸道:“人啊……”

  保安一下子气笑了,道:“不是人是鬼啊?我说你是什么人啊?刚刚那两部电梯是不是你在乱按啊?”

  “我我我是天晟的员工!”夏婴一紧张就开始结巴,赶紧从口袋里拿出工作证递给了保安。

  保安接过查看了一番还给了夏婴,道:“恩,没看见今天楼下贴着公告说那两部电梯六点后禁止使用吗?”

  “啊……?”夏婴眼里闪过迷茫,今天自己上班快迟到了,一路飞奔上来啥也没看。

  “算了算了,你们这些小姑娘啊!下班了赶紧回家吧。”保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哦……”见到同类了夏婴的恐惧一扫而光,就开始泛起了二:“你不一起吗?”

  保安:“……”

  夏婴眨了眨眼。

  保安一脸嫌弃道:“我这还有事呢,今天八点整个楼就封楼了,你赶紧走吧。”

  夏婴急忙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七点四十五。

  “谢谢谢谢!那我先走了啊!”夏婴道。

  保安一脸麻木地挥了挥手,然后对着身后恭敬道:“阮先生,我们这层看看?”

  夏婴这才发现电梯里还站着个人。

  那人二十五六的样子,个子挺高,少说也有一米八。额头上盖着刘海,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恩……鼻子也挺好看,高鼻梁,人还挺白,就是白的有点怪,像那种常年不见阳光的白。他站在那这么久一句话也没说,要不是保安先出声,夏婴恐怕要进了电梯才能看见有个人。

  男人听了保安的话,看也不看夏婴一眼,径直出了电梯,夏婴摸了摸鼻子,走进了电梯按了一楼。

  “叮”的一声,电梯门关闭开始往下走,一路正常的到了一楼。

  出了电梯后夏婴专门去看了眼贴在外面的告示,感慨了一下自己这疑神疑鬼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然后不知怎么的又想起了电梯里遇到的那个人。

  恩,怪是怪了点,不过真的好帅啊!

  夏婴在离公司不远处租了个一室一厅的房,五脏虽小麻雀俱全,每天地铁十分钟就能往返。

  今天受了惊吓,夏婴索性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在楼下饭馆小吃一顿,准备回家洗个澡安心坐下来看电视剧。

  家里夏天用的是太阳能,舒服的热水冲走了一天的疲惫,夏婴洗完后又忍不住淋了会水,这才慢吞吞地关了水,用浴巾擦了个干净。

  浴室里雾气太大,夏婴裹着浴巾走到卧室对着穿衣镜梳头发,镜子里的女孩留着当下最常见的棕色中分大卷,大眼睛浓眉毛小嘴唇,脸颊上有着几点雀斑。

  夏婴看着镜子里的人,一会觉得自己怎么长得这么丑呢,一会又觉得其实自己也还算不错吧?看了半天后叹了口气,转身从床上拎起了自己的睡衣准备换上。

  而就在夏婴穿好了睡衣的时候,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红绳突然断掉,夏婴还来不及反应,玉佩便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夏婴一时没反应过来。

  玉佩是夏婴自小带着的,据说是夏婴奶奶在夏婴出生时亲手戴在她脖子上的,而夏婴的奶奶年初的时候刚刚去世,这枚玉佩对夏婴来说是最特殊的存在了。

  夏婴以前也有不小心将玉佩掉到地上过,可玉佩从来没有被磕出半点痕迹。

  如今,四分五裂的玉佩躺在夏婴脚边,夏婴脑里一阵空白,仿佛一直庇佑着她的东西突然飞走了一样。

  这天晚上夏婴也没心情去看什么电视剧了,她找到一个放首饰的盒子细心的将玉佩一块块拼好放了进去,上网刷了刷天涯看了两三个情感帖子便关电脑准备睡觉。

  夏日闷热,空调在房间里发出了低低的声音,夏婴没过多久便陷入了梦乡,而就在此时,被她放在桌子上的首饰盒里突然传出了一阵绿色的光芒。

  这光芒持续了三两分钟便暗了下去,安安静静地躺在桌子上,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继续阅读:第二章 楼道惊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带我去捉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