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事情真相
西南花2016-11-13 23:033,290

  11

  夏婴觉得阮杰这个人看似不好接触,可真要接触起来,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虽然阮杰没有说什么保证的话,可是夏婴知道,他一定不会不管自己了。

  打了电话联系了陈国茂之后,阮杰便让夏婴收拾一下,跟他一起去拜访陈国茂,看看这人到底怀的什么心思。

  能请得起阮杰出面的人都非富即贵,陈国茂家业不小,在江城的新区有着好几套房子,这次答应和阮杰见面的地方便是其中的一处。

  夏婴本来以为阮杰自己的房子就够奢华的了,到了陈国茂家里,才知道了什么叫做富丽堂皇。

  开门的是个保姆,听到阮杰的名字,赶紧将人引了过去。陈国茂是个将近五十岁的中年人,身材保持的还不错,戴着一副眼镜,颇有点儒商的感觉。见了阮杰之后,也是满脸堆笑道:“阮先生来了!最近真是麻烦阮先生了!”

  阮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话。

  陈国茂将两人往书房中带,期间看了夏婴好几眼。夏婴正想着该怎么解释,阮杰突然道:“这是我的助手。”

  陈国茂愣了愣,然后笑道:“阮先生的助手,那肯定也不是常人。”

  三人进了书房,陈国茂亲自关了房门,然后露出带着点焦虑又带着点困惑的表情:“阮先生这么急得到来……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阮杰看着陈国茂,道:“陈先生,你是知道我做生意的规矩的。”

  这句话说完,书房里一下子静了。

  夏婴看到陈国茂虽然脸上还是挂着笑,可那笑变得僵硬了不少。他的额头甚至有汗水渗出,还不由自主的往博古架上看了几眼。

  夏婴也朝博古架上看去,那博古架上摆着几个花瓶,除此之外,还有个孩儿枕。

  博古架上放孩儿枕?

  夏婴觉得有几分荒谬。

  这时,陈国茂开口了:“阮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话说得干巴巴的,一点信服力都没有。

  阮杰转头,看向了博古架上的孩儿枕。

  陈国茂瞳孔一缩。

  阮杰收回目光,道:“既然陈先生不想说,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陈国茂的嘴唇动了两下,还是没说出什么话来。

  阮杰也不强求,道:“科创大厦的清洁工作已经完成了,陈先生在科创大厦绝不会受到骚扰,其他的地方……就不好说了。”

  陈国茂听到这话,一下慌了神,道:“阮先生!阮先生你要救人救到底啊!”

  阮杰不为所动,他摇了摇头,道:“陈先生这个样子我们是无法继续合作下去的,这单生意就在这里结束了吧。”

  说罢,阮杰竟然转身就走。

  夏婴赶紧跟上,走到一半还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陈国茂。只见陈国茂瘫坐在地上,头上似乎有一层黑气在萦绕……

  出了陈国茂家里之后,夏婴忍不住问阮杰道:“真的不管他了吗?我觉得……他不是很好。”

  阮杰冷笑了一下,道:“恶鬼绕身,怎么会好?放心,他会来求我的。”

  这话说完,阮杰竟然开着车带着夏婴去吃晚饭,仿佛一点也不把陈国茂的事情放在心上一样。

  等两人的晚饭吃的差不多了,陈国茂果然来了电话。

  阮杰接了,嗯了一声之后,报了个地址。

  挂了电话,阮杰道:“陈总约我们喝茶。”

  夏婴目瞪口呆:“喝茶?”

  阮杰点了点头。

  茶馆是阮杰选的,看上去就一副很贵的样子。两人到的时候陈国茂已经等着了,这才几个小时不见,夏婴觉得陈国茂眼底的黑眼圈又加深了不少,整个脸也是一片青白。

  怎么看都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

  看到阮杰进来,陈国茂像看到了什么救星一样,夏婴觉得他都快哭出来了。

  “阮先生!我说!我都说!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赶走了服务生之后,陈国茂一点也不掩饰他的惊慌失措。

  阮杰没什么表示,陈国茂一咬牙,道:“阮先生,我确实有隐瞒!这件事情……说来也复杂。”

  在陈国茂痛苦的自述中,夏婴目瞪口呆地听了一个故事。

  陈国茂此人男女关系一向很乱,但孩子却只有一个,是死掉的原配留下的儿子,夏婴曾见过的公子哥陈生。陈国茂对这个孩子视若珍宝,一直都是宠着长大的,而这陈生也争气,不仅没有被惯成纨绔,反而还一路顺遂的长大,说是人见人爱也不为过。

  陈生有个女朋友,叫做刘佳。他对这个女朋友是掏心掏肺,从一开始谈恋爱就是奔着结婚去的。

  可刘佳不这样想。

  陈国茂识人无数,一眼就看清了这个刘佳不是什么好东西。

  糊涂事就是这么干下来的,比起还在念书的陈生,能带给她更大好处的陈国茂显然更入刘佳的眼。一来二去,刘佳就和陈国茂走得近了。

  陈国茂不缺女人,也不会和儿子抢女人。可这刘佳却是脑袋不清,觉得自己要是嫁给了陈国茂,这一生就完美了。

  为此,她甚至打掉了肚中的一个孩子。

  谁也不知道刘佳是怎么想的,打掉孩子后她变得疯疯癫癫,几次找到了陈国茂那里。而真正对刘佳下杀手的,则是陈国茂身边的秘书。

  秘书跟在陈国茂身边好几年,眼见就要熬上位了,突然多出了个刘佳,自然是怀恨在心。

  出了事情之后,秘书虽然把刘佳伪装成了自杀,但还是被陈国茂察觉到了。

  陈国茂本来想让秘书去自首,可谁知秘书却怀了他的孩子。陈国茂对于自己的子嗣无法视若无睹,只好把秘书藏了起来。

  可这个秘书却死了,死的时候表情惊恐,肚子里的胚胎也被掏了出来。

  “那伤口是由内而外的……那……那是活生生从内部掏出来的啊!”陈国茂脸色惨白,仿佛在讲述这辈子最大的恐慌一样。

  陈国茂被死了的刘佳缠上了。

  “小菲死了的第二天,我就收到了一份快递。快递是一件孩儿枕,无论我怎么扔,它都会在第二天出现在我的床头。”陈国茂瞪着一双眼睛,就像死鱼一般道。

  “刘佳带着她的孩子回来了……”

  “刘佳的孩子是怎么回事?”阮杰问道。

  陈国茂这会却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孩子甚至不是阿生的。”

  “啊!”夏婴发出了极小的惊呼声,那孩子不是陈生的?

  阮杰替夏婴问出了这个问题,陈国茂深色复杂道:“不是阿生的,如果孩子是阿生的,阿生一定会娶她进门。”

  这就能解释清为什么刘佳会打掉那个孩子了,只要孩子姓陈,刘佳进陈家的几率就大上那么一分。可如果孩子不姓陈……自然是要打掉的。

  可怜那陈生还傻兮兮的以为孩子是自己的。

  事情的脉络逐渐清晰,夏婴唏嘘不已。

  “阮先生!这次我全都交代了,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陈国茂翻来覆去就是这么一句话,阮杰眉目清冷。陈国茂一见,立刻咬牙道:“多少钱我都愿意!”

  阮杰反问:“倾家荡产也可以吗?”

  陈国茂脸上一白,然后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喃喃道:“只要我家宅安宁,子嗣无事。”

  看来,这家伙确实被吓得不轻。

  阮杰没说什么,只是抽出了一张单子,对着陈国茂道:“按照单子上的准备好,鬼在你家里,明晚我会去你家。”

  陈国茂一听鬼在自己家里,几近昏厥。

  约定好了时间之后,陈国茂失魂落魄地走掉了。夏婴小声道:“鬼真的在他家里吗?”

  今天她去陈国茂家里时可没感觉到什么。

  阮杰点了点头,道:“我原以为是陈国茂将刘佳藏了起来,现在看来,是刘佳的那个孩子将它们藏到了孩儿枕中。”

  夏婴赶紧道:“那把孩儿枕砸了不就行了?”

  阮杰摇头,耐心地解释道:“孩儿枕只是它们的容器,没了孩儿枕,他们还会寄生在别的东西上。只有把它们引出来真正打散,才能安宁。”

  夏婴似懂非懂。

  阮杰继续道:“今晚回去好好休息,明晚和我一起。”

  夏婴睁大眼睛,阮杰要带着自己一起抓鬼?

  看着夏婴吃惊的表情,阮杰补充道:“有你在刘佳比较容易出来。”

  夏婴:“……”

  好嘛,是把自己当成一个诱饵。

  回到家之后夏婴一时睡不着,想了一会最近发生的事情,然后找出了自己佩戴很久的玉佩。

  玉佩被装到了首饰盒里面,碎成了五六块,成色也不复之前莹润。夏婴还记得打小,奶奶就千叮咛万嘱咐,这玉佩万万不可取下来。

  没想到摔了个稀巴烂,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修复的可能了。

  夏婴将玉佩拼好,依稀有着往日的形态,可怎么也重合不了了。

  她拿手机查了一下,发现纷纷建议去大的玉器店试试,不过摔成稀巴烂的估计不好修复了。

  夏婴叹了口气,将玉佩放好,拿着睡衣进了浴室准备洗澡。

  而这块已经摔碎的玉佩,第二次在黑暗中发出了莹绿色的光。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瓮中捉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带我去捉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