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阮杰醉酒
西南花2016-11-13 20:162,959

  10

  也许是有了那颗加了符文的鹅卵石,夏婴这一晚上睡得特别好,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浑身都有劲。

  可惜这天是周末,并不需要她去上班。夏婴觉得这几天自己被折腾的神经兮兮,连饭也没好好吃,索性整理了下冰箱,准备去超市买点食材好好做一顿饭。

  或许……她还能邀请阮杰来共进晚餐?

  摇着头把不该想的晃出脑袋,夏婴哭笑不得。不过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虽然在意外之下牵了手亲了嘴,可……可那也不算什么对吧?

  夏婴叹了口气,感慨自己或许该找个男朋友了。不过说实话,阮杰长得真的好帅啊……

  由于是上午,超市里面的人并不多。夏婴先去蔬菜区买了这周所需要的菜,又选了点水果补充维生素,然后去零食区决战一番。一个人逛超市虽然有点寂寞,但也自得其乐。

  排队付款的时候夏婴看着前面的一对小情侣,不禁有点出神。

  “小姐,该您了。”收银员礼貌地提醒着夏婴,夏婴这才回神,赶紧把东西拿上了货台准备扫价结账。

  正当夏婴抬头时,她突然看到隔着收银台,有人在朝她笑!

  白色连衣裙……是刘佳!

  刘佳站在超市的门口,隔着人群,诡异地看着她。

  “小姐,一共是一百二十三块四。”收银员打好了价格,对着夏婴道。

  夏婴如梦初醒,赶紧拿出钱包付了款。提好东西之后再往门口看去,那里哪还有刘佳的影子?

  一路心神不宁,回到家之后夏婴赶紧给阮杰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很多声也没人接,夏婴抿着唇,坐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大白天的,刘佳就这么出现了?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夏婴一看来电显示阮杰,急忙接了电话。

  “阮杰,我,我刚刚看到刘佳了!”夏婴道。

  阮杰那边很安静,过了几秒,夏婴才听阮杰道:“嗯……”

  那声音里混合着睡意与酒意,让夏婴愣了愣。

  “阮杰?”

  电话被挂断了。

  夏婴拿着手机愣了愣,虽然接触的时间不多,但在印象中阮杰是个十分冷静的人,他似乎对身边所有的事情都是漠然的,这样的一个人……也会喝得酩酊大醉?

  铃声再次响起,夏婴赶紧接了电话。

  “您好?是阮先生的朋友吗?请问您现在有空来接一下阮先生吗?我们的地址是……”

  挂了电话之后夏婴赶紧拿了钱包出门,打车来到了电话中所报的地址。阮杰确实是喝醉了的,并且醉了一晚上。

  酒吧的酒保联系不上任何人,只好让住在店里的服务生多看着客人一些。

  夏婴看着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的阮杰,拿着服务生递给她的手机,叹了口气。

  她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把一个醉得没有意识的健壮男子搬回家!

  最后还是拜托了酒吧的服务生,付了人家一笔辛苦费之后让人家帮忙把阮杰抬回她家。

  等服务生走后,夏婴忍不住站在自己的床边打量着眼前的人。

  阮杰真的很英俊,眉毛似一把利剑,让整个人看起来凛冽了不少。鼻梁挺拔,有几分欧洲人的轮廓。那双唇的唇色很淡,唇形却很好看……

  没想到这么一个好看的男人居然躺在自己床上了?

  夏婴叹了口气,给阮杰开了空调然后盖上了一层被子,轻轻关上门出去做饭了。

  阮杰在睡梦中感到有人轻轻柔柔得给自己盖了被子,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他的意识浑浑噩噩,眼睛怎么也睁不开。

  他不喝酒,所以很少醉。

  “找不到……抱歉……”

  “我说阮哥,你确定那个人还在人世吗?”

  “对不起,我哥他真的什么也算不出来……要不是魂飞魄散,就是用特殊的方法隐蔽了气息……”

  阮杰猛然睁开眼。

  入眼的是一处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房间。房间明显属于小女生,粉嫩嫩的床单被罩,桌上堆着几本悲春伤秋的小说,外加瓶瓶罐罐的化妆品。

  阮杰头痛欲裂,只好给自己默念了一段清心符。

  念完了清心符之后,头痛略有缓解,阮杰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却看到了枕头边摆放着的鹅卵石。

  鹅卵石本来是块普通的鹅卵石,他随手拿给小女人的。小女人被画皮鬼附身之后他才一笔一划刻上了符文,重新放到了她的包里。

  阮杰大概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走出了卧室,阮杰果然看到了一个系着围裙的身影。

  夏婴比阮杰低了一个头,看上去就显得娇小了不少。随着将蔬菜扔进锅里“刺啦”的一声,饭香味也随之传来。

  客厅的茶几上摆着洗好的水果,厨房里的夏婴正在为午饭而忙碌,阮杰一时之间有点恍惚。

  他按了按眉心,脸上依旧是沉着与冷静。

  夏婴端着盘子转身看到阮杰吓了一跳,道:“你醒了?怎么都没声呢!”

  阮杰“嗯”了一声,夏婴不知想到了什么,笑道:“卫生间里面准备了洗漱用品。”

  阮杰愣了愣,又揉了揉眉心,转身去向卫生间。

  等阮杰洗漱完出来的时候,桌上已经摆好了三菜一汤,夏婴脱了围裙挂在厨房里,招呼着阮杰道:“来吃饭,不要不好意思呀,我们一人一次。”

  阮杰当然知道夏婴在说什么,他把夏婴捡回家了一次,夏婴也把他捡回家了一次。

  夏婴笑道:“我的手艺应该还是不错的!”

  阮杰沉默地举起了筷子。

  夏婴觉得遇到阮杰之后,自己的整个人生都与“奇妙”二字脱不开干系。明明早上还在妄想晚上能不能和阮杰吃个晚饭,中午的时候就和这人在一张桌子上了。

  喜悦之情甚至盖过了遇见刘佳的恐惧,夏婴花心思做了三道拿手的菜,一边吃一边观察着阮杰的表情。

  没想到阮杰突然抬头看向了自己。

  四目相对,夏婴耳朵发烧,赶紧低下头去。

  吃完了午饭,阮杰主动对夏婴道:“你说你看到了刘佳?”

  夏婴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她点了点头,道:“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次,阮杰将知道的信息如实地告诉了夏婴:“那天在写字楼里缠上你的不是刘佳,而是刘佳的一个傀儡。我怀疑……死者不是刘佳一人。”

  夏婴瞪大了眼睛。

  阮杰的侧脸十分好看,他道:“至于刘佳本人……她死前是坠过胎的,那个孩子应该一直跟着她,才让她有了这么强大的力量。”

  什么叫那个孩子一直跟着她?夏婴忍不住一阵恶寒。

  阮杰拿出了手机,调出了一张图片,道:“刘佳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是一处废弃的办公室,办公室的原主人叫做陈国茂,是刘佳男朋友的父亲。这是刘佳和陈国茂。”

  夏婴朝阮杰的手机里的照片看去,那照片不知道是从什么渠道得来的,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能看得出刘佳依偎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身上。

  从衣着来看,两人穿着的还是长袖长裤,而现在则是夏天……

  夏婴只觉得荒谬,她想起了昨晚那位痴情的公子哥,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自己女朋友和自己爹的事情?

  “那现在……能找到刘佳吗?”夏婴小声问道。

  阮杰摇了摇头,突然说了个不相干的事情:“找我来做清理的人,是陈国茂。”

  夏婴脑子飞快的旋转的,难道是陈国茂杀死了刘佳,刘佳做鬼报复他。陈国茂不堪其扰,找到阮杰来驱鬼?但是那个傀儡是怎么回事?

  “我怀疑……陈国茂把刘佳藏起来了。”

  夏婴更加迷茫了……

  “至于刘佳缠上你的原因,应该是看你八字轻容易收服,想把你做成另一个傀儡。”阮杰没什么感情道。

  夏婴:“……”

  自己是倒了什么八辈子血霉才会被女鬼看中哟!

  “你脖子上的东西是记号,我本来以为抹掉记号就行了,现在看来不是那么简单了。”

  “啊?”夏婴惊慌道:“它不打算放过我了吗?”

  “我毁了它的一具傀儡,它正怀恨在心,怎么会轻易放过你?”

  夏婴欲哭无泪,毁了人家傀儡的是你不是我啊!为什么缠着我不放!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事情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带我去捉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