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灭国之灾
悠月雾竹2016-12-05 10:372,348

  一把冲天的大火,笼罩了这座已经被废弃的新城。满天火光中,岌岌可危的城墙上伫立着两道分的很远的身影。

  “我没想到,你可以把事情做得这么决绝。”

  “你和我的命运,只会是兵戎相见。我们,做不成恋人。”清冷的女声穿过熊熊燃烧的火焰,像一把刀子,同时割痛了两个人,“出招吧。”

  项宇烈看着着远处的迟迟不愿动的人,缓缓举起了长剑。景健,也许,一开始的时候,你就不该留着我的命。

  ············

  这儿,是龙都的最后一道防线,项国皇城,就在身后。“烈儿,你怕吗?”年过半百的将军拔出腰间御赐的宝剑,凝望着依旧锋利的刀口,突然回过身子看着自己的女儿。

  稚气未脱的脸庞微微抬起,眼中却是同成年人一样的沧桑与坚毅。“不怕。爹说过,我们项家的人,宁可战死,也不苟活!烈儿虽是女儿身,但仍然可以为我项国出一份力。”

  “好,不愧为我项家儿女。想不到我项虎能有这样的好女儿。烈儿,如果能活着,记得一定要重建烈家,你说的对,依附项氏皇族是错的!”望着溃败如潮水的守城军,项虎眼中充满了决然和不舍。女儿,项家以后,都靠你了!

  “项家军听令,杀,杀,杀!”

  血,血,眼前除了血,还剩下什么?三千对五万的正面遭遇战,就是呆子都能猜得到结果,不需要一丝的犹豫。区区三千的项家军像发了疯似的一个劲的冲,迎着敌人进攻的精锐,拼掉一个是一个。卷刃的刀口,残缺的战甲,血肉模糊的拳头,横七竖八,甚至都不完整的尸体。这三千人硬是干掉了一万五千余名号称战无不胜的羽国铁骑。

  “父亲!”一刀割破敌人的喉管,项宇烈回头的一刹那,生生目睹了利箭插入项虎身体的一幕,“父亲!”

  仅存的二十项家军团团围住两人。“将军,你带元帅先撤吧!我们快撑不下去了!”

  “撤?”项宇烈慢慢放下父亲的遗体,提起染血的帅刀,“项家军只有战死的兵,没有投降的将!不怕死的跟我上,怕死的就放下你们的刀!”项宇烈起身环视四周,仅仅二十余人的项家军已被团团围住,“看来我们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羽国的兵士缓缓举起满弦的弓箭,项宇烈知道,只要自己稍有异动,千万支箭立刻就会贯穿自己的身体。在触碰到死亡边缘的那一刻,项宇烈一点儿都感觉不到害怕。毕竟,与家国相比,自己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

  项宇烈的决心不容置疑,只是,突然间,从废墟里传来的哭声,使项宇烈的心被某些东西拨动,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身边的项严等人:“项严,如若可以,活下去。不要让孩子没有父亲。”听到宇烈的话,项严身躯明显一震。“宇烈,不用说下去了。我们是不会抛下你们走的······”

  “你们要还当我是你们的副帅,就不用再说下去了!”项宇烈此刻完全就是在赌,她在赌老天不会这么快的收了自己的命。她的命,是要用来重建烈家的!“我希望你们记住,我们生是烈家的人,死是烈家的鬼。我项宇烈这一生,只为烈家而活!”

  此刻的项严等人压根没把宇烈的话放在心上,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当一切都无法挽回的时候,他们才明白项宇烈到底想要干什么。

  “王爷,项国皇城的其他三处大门也已经被我军攻破,不用一个时辰,项国就是我们的了!”

  “好!不愧是我羽国的将士!”胜券在握的羽国主帅凌景健此刻已经完全不担心项家军对自己带来的威胁,他甚至已经看到了羽国的紫色战旗在项国皇城上随风舞动的一幕,“对了,项家军现在何处?”

  “禀王爷,项家军已经被我们包围。只要王爷一声令下,项家军将不复存在。”终于能扬眉吐气的羽国士兵昂起头颅高声禀报。

  “副帅,我们拼了吧,横竖也是一死,与其自尽还不如多拉几个垫背的!”不知是谁的声音,在十来人的项家军里立刻引起了骚动。宇烈知道,自己不能在拖延下去了。现如今唯一的方法只有和羽国的人拼上一拼。想到这儿,宇烈缓缓举起了属于父亲的帅刀。“项家军全体听令!杀!”

  “杀!”激昂的声音在这座血流成河的“死城”里显得那么的壮烈。撕裂长空的利箭破开染血的银盔,刺穿血肉。羽国兵士耳边刷刷的箭矢在项家人耳边却是血肉被穿破、鲜血飞洒的声音。没有一声声的惨叫,有的只是铠甲落地的声音。不多时,在羽国士兵的包围圈里,有的只是一具具的尸体。

  “报!王爷,项家军已经被我军歼灭,项国的皇城已经成为我羽国版图的一部分!”

  “好!”沉浸在喜悦中的羽国主帅一掌拍碎了面前的木桌,“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我们就将项国吞并。我倒要看看,现在那些小国还向不向我羽国俯首称臣!诸位将士,随我一同逛逛那项国的皇城!”

  皇城的硝烟还没有散尽,羽国的兵士已经冲进了皇城四处掠夺。珠宝、金银、美酒、粮食、漂亮的女人,只要是你想到的,它们现在统统都属于了羽国的兵士。原先城外纵横交错的田地现在已经沦为了羽国兵士抛尸的场地。鲜血将这些的土地孕育的更将肥沃,以至于一年后的秋天,这儿的粮食迎来了数年未有的大丰收。

  在堆积如山的尸体里,一具尸体,突然动了!“副帅,副帅。”被自己的呼声从昏迷中惊醒的项严惊讶的发现自己真的还活着,他不可思议的举起自己的双手,鲜血淋漓的手掌间,一支断裂的箭头还残留在手心里。不断流出的鲜血和各处传来的阵阵伤痛让他确信,自己真的活着。来不及为自己的生存高兴,项严强行拔出自己身上的五只箭,在这茫茫的“死海”里摇摇晃晃的寻找自己的同伴。他甚至不敢大声呼喊,只能借助羽国士兵留下的一只小小的火把,慢无目的的寻找着。

  不远处的皇城,依旧灯火通明,没有人会注意到这样一个地方。一样的灯火,不一样的的统治者。因为项国军队的溃败,项国的百姓们经历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粮食,家畜,美酒,女人,只要你能想到的东西,都不再属于他们自己,项国的皇城成为了胜利者的舞台。城外饥肠辘辘的百姓们只能闻着从皇城里飘出的美酒烤肉的芳香,蜷缩在破败的墙角里静静地等待着明天。

继续阅读:第二集·族谱暴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