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不好糊弄
悠月雾竹2016-12-05 17:452,338

  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走在项国的街道上,凌景健算是领教了:亡国之际,项国该吃吃该喝喝的地方照旧人满为患,大把大把的银两流入酒馆、青楼。按理说,项国的人民还应沉浸在悲伤之中,可是象征亡国之音的靡靡之声在这座城池里久久不息。

  “戴叔,麻烦快一点,有人过来了!”项宇烈合上虚掩的窗户,“有一个人,没有随从,有可能是来打头阵的。”

  “怎么办?一旦被发现,就算杀了他,我们也躲不过后面的援军。”没有任何经验的戴月不由自主地咬着自己的手绢,眼神不停在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身上扫荡。“老婆子,你先去楼下;将军,你们就留在这里吧,我会和他们说你们在养伤;月儿,你也留在这儿,照顾将军。”

  戴舒的指令一条一条有理有序。其实,人们只知道戴舒是个江湖郎中,其实他曾经是驻守北境的骠骑将军,战功赫赫只因酗酒斗殴被开除军籍。因为回来的不光彩,戴氏一家也就没有人再提及此事。

  “行。戴叔,又要麻烦你了。千万小心!”小的时候,每次闯祸,项宇烈都会偷偷地来到戴舒这儿擦药,除了项家,这儿就是她最亲近的地方。“还劳烦将军照看着月儿了,这个孩子从来不让人省心。”要说唯一担心的,恐怕就是自己这个宝贝女儿。戴月从小就是在“温室”里长大,只要有点事情,就会害怕得不得了。“没事,戴叔放心吧。”宇烈看着戴月,朝着戴舒眨了眨眼睛。

  “将军,我······”宇烈赶紧捂住戴月的嘴巴,制止了她的解释。“戴月,记住,总有一天,你要自己面对着这些。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会尊重你。现在,你只需要坐在桌边就行了。”项宇烈不容置疑的声音使得戴月只有服从的份。

  这儿就是那家医馆?凌景健打着火折子站在街边左右端详着这家店面:一楼二楼都有灯光,光从外面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密室之类的东西。店前的路面也只有些零碎的药材残渣,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守在一楼的戴氏夫妇点着蜡烛翻看着近期的账簿,而眼角的余光一直盯着外面的一点光亮。

  突然,凌景健蹲下了身,捻起地面上的残渣,放在鼻下。这个味道貌似是,止血和愈合伤口的药物!一般的人就算用得起止血的药物,这种促进伤口愈合的药材市价可是一两药材二十两!凌景健抬头打量着这间其貌不扬的医馆,一下子碾碎手上的残渣。危险的目光简直和一匹发现猎物的饿狼没有二样。待在二楼的项宇烈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只手却已经伸入被套里,那里有一把以备不时之需的匕首。

  凌景健收起火折子,从袖口里摸出一把短剑,敲响了医馆的大门。来了!屋内的所有人都是一颤。一旦出现失误,今晚将是他们过的最后一个夜晚!“来了!”戴舒大声的回应着敲门的人,安慰似的拍了拍戴氏的手,凑到她的耳边,“别怕,一定会没事的。”

  门外再次响起了敲门声。“来了,来了!”戴舒一路小跑到门前,打开了门,“这位军爷,天色已晚,请问有什么事吗?”凌景健瞅了瞅开门的中年人,朴素的长袍散发着一股药材的味道;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又瘦又长,应该是经常夹药材的缘故;这个时间,还在医馆的应该就是这家医馆的主人了吧。

  “你是这家医馆的主人吧。我是飞羽骑的将军,奉王爷之命前来检查各个医馆的情况。”凌景健走进医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隐藏在浓重的药香里。要不是凌景健心有怀疑,特意分辨了空气中的味道,恐怕就要被他们蒙混过关了!

  “军爷请进,小店正在盘账,未曾及时开门,还望军爷不要怪罪。”戴舒大开店门,把凌景健迎里进来,“军爷,这位是我家婆娘。看什么账簿?还不过来给军爷行礼!”站在柜台后面的戴氏听到丈夫的话顺从地来到凌景健面前行礼。

  并不理会这一套的凌景健四下走了一圈,还是来到楼梯前。“除了你们两个,楼上有人吗?”来了!听到凌景健的声音,楼上的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紧张起来,尤其是项宇烈。身为项家这一代里最年轻有为的将军,她还没有在不知敌军底细的情况下作战过。平生第一次,她由衷的向亡灵祈祷。

  “楼上是我的女儿和受伤的亲戚。”戴舒不由得捏了一把汗,自己的女儿,应该准备好了吧。“哦?亲戚?”背对着戴舒的凌景健微微转身,刷一声抽出了短剑抵在戴舒的脖子上,吓得戴氏尖叫起来,“再说一遍,亲戚?”凌景健眯起的双眼折射出火把的余光,咧开的嘴角露出一口发着白光的牙齿,扭曲的面部要多可怕有多可怕,连见惯死人的戴舒都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医馆,已经被包围了!“特意用药材来盖住血的味道,足以证明这个人受的伤是多么严重。本王倒是好奇,什么样的亲戚能受这么严重的伤!来人!”守在门口的飞羽骑一下子冲了进来控制住了一楼。

  “不,军爷,我说的都是真的!军爷!我家亲戚遇到了土匪!”当听到来人自称本王的时候,戴舒就知道,今天没有那么好糊弄了。“是吗?还是本王亲自去看看吧,没准你家亲戚需要的可不仅仅是你这个郎中!”

  在二楼的项宇烈在听到本王这个自称的时候,一下子知道了自己的对手是谁——那个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羽国王爷凌景健,难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掌握项家的秘密。来不及多加思考,项宇烈毫不犹豫的将藏在被褥里的匕首丢在床头的梳妆台里。和高手对决,最忌讳自作聪明的举动。

  刚刚躺下的项宇烈还没有闭上眼睛,门已经被撞开,蜂拥进来的飞羽骑已经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听说有人遇到了土匪伤的不轻,怎么上午本王的人来检查的时候没有发现呢?”

  不只是因为被粗鲁的士兵拉起来牵动了伤口,还是因为凌景健的话,项宇烈的脸色明显苍白了几分。“我和我哥在来的路上不幸遇上了土匪,受了重伤,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官老爷,还望官老爷恕罪!”

  许是被女人的声音吸引,许是因为联想到项家有女将,凌景健走到床边。两个人看着对方深不可测的眼神,第一次产生了彼此间的敌意。只是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彼此的羁绊,竟然会羁绊彼此一生。

  【悠竹: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

继续阅读:第八集·相互猜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