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所谓吃饭
悠月雾竹2016-12-09 23:072,433

  伶牙俐齿的女人,飞鹰自诩说不过床上的人儿,干脆不再理睬。“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不要过火。王爷只是怕再用刑你就挂了而已。等你伤好了······”

  “那本帅倒想试试,飞鹰将军,不送了!”没有兴趣听飞鹰说下去,项宇烈毫不犹豫地下了逐客令。

  “哼。你们两个人,给我老实点。”说不动项宇烈,飞鹰对着两个婢女撂下一句狠话,怏怏的回去擦药了。

  飞鹰一走,两个婢女赶紧向项宇烈求饶。“小的有眼无珠,冲撞了副帅,副帅饶命!”

  “好了。”最听不得别人磕头的声音,项宇烈示意两人起来,“怪不得你们。项国都已经没了,我又有什么资格让你们遵守项国的规矩呢?起来吧,以后,也不要叫我副帅了。”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管这并不成功,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这话里的悲哀。“你们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是。我两就在门口,小姐有什么吩咐,直接吩咐就行。”瘦瘦高高的婢女明显比身边的婢女神气的多,拉着后者就往外走。

  本来以为项宇烈被自己抓住后,自己就不用处理那么多的事,没想到这事务是不减反增。凌景健头疼地看着面前厚厚的一摞折子。“没想到项宇烈被抓住后,这项国反倒内斗起来。你吩咐下去,我们的人不要馋和,随他们去斗。把飞羽骑都派出去,给我把消失的禁军找出来。”

  看到凌景健揉擦着太阳穴,飞鹰立刻端上一杯微热的茶水放在他的手边。顺手拿起冒着热气的茶杯,凌景健突然想起了那个人儿。“项宇烈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已经按王爷的吩咐调了两个项国的婢女过去。王爷,恕属下直言,王爷对她,感觉不太一样。”也不怪凌景健忍不住罚他,这般的口无遮拦,要是让别有用心之人听到,怕又是一顿麻烦。

  “你以为本王对她用刑是为了什么?要让项国成为我国版图的一部分,只要把项宇烈攥在手里,事情就好办得多。这几日让她好好休养,本王要用她安定民心。”一个庶子,能在羽国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凌景健的手段也是不俗。

  猜不透凌景健的目的,项宇烈也不敢轻举妄动。既然有人伺候,那干嘛还苦了自己?这些日子,项宇烈该吃吃该喝喝,除了手脚间的束缚,小日子过得要多滋润有多滋润。

  “小姐,小姐!”

  “怎么了?今天又有什么好吃的?”有这两个小丫头,项宇烈倒一点儿也不觉得寂寞,一整天叽叽喳喳的,反倒让自己多了些笑容。看了看外面的时辰,也差不多倒饭点了,项宇烈也是睡饱了,干脆起身在屋内走走。

  “小姐,小姐!”两个小丫头端着饭菜走进来,四下找着项宇烈,“小姐,你昨天不是说想吃肉吗?你看看。”还用这两个家伙讲?项宇烈老远就闻到了肉的香气。“让我看看。呦,今天伙食不错啊。你们两个,坐下来陪我吃。”

  两个婢女全然没有几天前的拘谨,对着项宇烈傻乐,就一左一右坐下来。三个人围着不大的木桌,吃的是津津有味。

  跟在两个婢女身后的凌景健站在门口,听到屋内的欢声笑语,没有进去。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项宇烈的半边脸。虽然有半边,可明显是透着笑意的。凌景健知道,只要自己进去,看到的只会是她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喜欢她笑的样子。

  “王爷!”一眼看到站在门口的凌景健,吓得韵儿连筷子都没握住。两个人赶紧走到门口,给凌景健请安。果不其然,一听到韵儿的称呼,项宇烈的笑容荡然无存,夹着红烧肉的筷子在空中一顿,等再放入口中,红烧肉都是没了滋味。

  “出去。”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恼了凌景健,两个婢女瞥了一眼还在吃饭的项宇烈,匆匆跑了出去。凌景健关上门,坐在项宇烈对面,看着她和红烧肉大战。仿佛是将红烧肉想象成了凌景健,项宇烈咀嚼的动作一下一下,又狠又准。一桌子的饭菜很快便是扫荡一空。

  项宇烈优雅地拿起桌角的毛巾,擦去嘴角的肉沫,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这才看向凌景健。“羽国六王爷看来挺闲啊,不去管理政务,却来看我吃饭。怎么,是又想到什么新的法子了吗?”

  凌景健目瞪口呆地看着桌上光光的盘子。“项副帅吃饱了?要不再来一桌?”

  “怎么?六王爷没吃饭?那可真不好意思了,本帅应该留点饭菜给六王爷的。不过六王爷应该也看不上我这个‘囚犯’的伙食,如果没有事,请回吧。”项宇烈嘴上可一点儿都不客气,一副有事就说,没事滚蛋的样子。

  凌景健装作没听见项宇烈的话,命人打开镣铐。“来人,上菜!”

  项宇烈挑起眉毛,打量着握起筷子的凌景健。“六王爷这是想让本帅陪你吃饭?”看着凌景健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项宇烈冷笑数声。“不好意思了。本帅可没有和敌人一起吃饭的习惯!六王爷自便。”

  说着,项宇烈就打算起身离开。“给我站住!”原本好好的心情又被破坏,凌景健整个人怒火中烧,只恨不能用眼神射穿项宇烈,“项宇烈!你别给脸不要脸!本王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坐下陪本王吃饭,本王就杀了关在地牢里的战俘!”将筷子狠狠地拍在桌子上,门口的侍卫应声而进,齐刷刷的刀锋用对着项宇烈。

  又来这一招!项宇烈的牙齿不自觉的咬合上口腔内壁,虽然愤怒,却又不得不转身坐了回去。满意地看着项宇烈服了软,凌景健不由上扬了嘴角。“退下吧,不要打扰我和项副帅吃饭。”

  刚刚吃了一顿,现在又哪里吃得下去?“我要喝酒。”我不吃饭,喝酒总行了吧?项宇烈看着一桌的大鱼大肉,吃吃,噎不死你!

  “中午不宜饮酒,而且你还有伤。”凌景健夹起一块鱼肉,心细地剔去骨头,丢进项宇烈的碗里,“吃饭!我不说第二次!”

  眨巴眨巴双眼,项宇烈被凌景健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哼,吃就吃!项宇烈提起筷子,看着一桌的菜,眼睛就盯着凌景健的筷子,看他想夹哪个菜,筷子就伸过去。凌景健夹了两次就发现了项宇烈的小心思,也不恼,故意把筷子伸向蔬菜的盘子里,陪着她玩。

  好好的一顿午饭,愣是被这两个人吃成了你抢我枪的“饭局”。凌景健自然还是没有吃饱饭,不过,仅仅是看着项宇烈噘着嘴,鼓着脸和他“斗”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自己那些年的艰难,痛苦,或许就是为了这一刻······

  【悠竹:气死了,今天回家被出租车坑了,心情不好,送上一章,明天会有两更送上哦!】

继续阅读:第四集·我不能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