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结局
某校学员2017-07-18 10:323,386

  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阳光温暖的洒在写字台上。我全神贯注地盯着股票,牛市是肯定的,关键是回调的力度有多大,什么时候建仓。

  手机不期然的响了。张洛伊。

  “张总,好久不见,有什么指示?”我笑眯眯地调侃。

  “哪里敢啊安总,我现在正在路上,大约十五分钟后能经过你那儿,请你吃饭吧。”电话里同样喜气洋洋。

  “大姐啊,你总是这么突然啊。哎~呀~,”我愁眉苦脸的说,“我在等董事会散会呢。”

  “我们中午就去上次说的那个庄子,里面可好了,老板的兔子已经炖上了,咕嘟咕嘟冒热气呢。”

  “大姐啊,”我顿了一下,以便让电话那头能感受到我的为难和真诚,“我正在等董事会散会,有一个很重要的决定,我必须等啊。”

  “这半年,我可请你三回了,你都一点不给面子。上回我和他们去了,一排排新建的山间小木屋,风景真好。菜也好,全是野味。我现在正往你这儿走,去吧?”

  我踌躇了一下。

  “我是真想去,可今天这个会我非等不可,很重要,牵涉到投资的问题。”

  “要么我们等等你,想一想,热乎乎的小木屋,香喷喷的兔子,他们自己养的。可香了。”

  “别别别,这样吧,你们先去,如果12点以前董事会散了,我会给你电话,自己赶过去。”

  “那么说定了,我等你电话。”

  去不去呢?我纠结的起了身,转了几圈,然后又坐下来。

  去不去呢?

  股市休盘了。

  去不去呢?

  石英钟滴滴的走着。

  去不去呢?

  不去!下去吃个工作餐,然后回家睡一觉,4点钟接孩子去。

  已经12点半了,索性电话也不打了,编辑一条短信:对不起,董事会现在还没散,你们先吃吧,甭等我了。抱歉。

  发出去以后心就安定了。一边玩着手机一边走进电梯。

  刚进餐厅门口,手机晃出两个字:楼下。

  什么意思?

  发错了?不对!

  我匆匆回拨过去:“你在楼下一直等着?”

  “是啊,”电话那头还是喜气洋洋,“我们等了一个小时了,够诚心吧。”

  “好好好,我马上就到。”

  于情于理来说,这事实在太羞愧了。一分钟后我就到了楼下,车马上开过来,张洛伊摘下墨镜,在后座向我笑吟吟的摆手。

  “这是王经理,这是刘总,和我们公司都有业务。”前排的一男一女笑着跟我点头。“这就是我请了多次都请不动的安总,今天可是第三次了。”

  “我实在太羞愧了,对不起对不起,没想到你们等了这么长时间。”

  “哪里啊,安总这么慢,我们很荣幸才对。”

  阳光明媚,汽车一路飞驰,张洛伊的话始终没有停过,显然兴致很高。老板不通人情、下属呆头呆脑、政策太过苛刻、市场需求不旺、最近感冒的挺多、有家新开的烤羊不错、山东驻京办的炖鱼挺有特点、今天中午的兔子是百分百的野味……

  “你对吃很有研究啊,我真佩服。”

  “当然,管不住嘴,所以我怎么减体型都不行。”

  “你挺会总结的。”我原想恭维两句,可找不出合适的话。

  前排两位都笑了起来,坐在副驾驶的刘总笑着回头说:“安总你真行,第一次听这么和张总说话的。”

  “对啊,太伤心了。就这么样,我还是从春天请到了冬天,可怜啊。”

  说说笑笑间车就进了盘山道。吃野味的时尚兴起过两年,然后转到了胡同里的隐秘会所,然后伴随着有机潮再度兴起,大家已经对这种吃饭方式麻木掉了。车里几个人的手机响个不停,窗外景色不断变幻,积雪开始多了起来。远远望去,山谷里出现一个小小的度假村。

  主人请了好多人。大大的圆桌转动起来,酒成箱的搬出来。男士是白兰地,女士是干红。

  “满上,都满上。”主人热情的招呼。

  “我得开车啊,”年轻的王经理捂着酒杯解释说。

  “叫个司机来吧,你看我都满上了。”张洛伊坐到我身边,豪气干云。

  我愁眉苦脸的看着满满的酒杯。

  “怎么,不能喝?”

  “喝,喝。”我笑着叹口气。

  主人豪爽,客人知礼。谈天谈地谈空气,热菜一盘盘端上来。

  不过兔子只有一小盘。

  “对不起啊,我也被骗了,兔子就这些了,快吃啊,咱们喝完酒上山打兔子去。”张洛伊笑嘻嘻的说。

  白兰地六口一杯,抵干红三杯。陆陆续续开始有人不胜酒力,我满脸通红,好在能控制住自己。

  张洛伊狠狠的踢了我一脚。“你还能喝啊?”我点点头,起来敬酒。

  “再干一杯!” 主人已经控制不住局面了。

  “轮到我敬了。静一静。”张洛伊又满上一杯干红,推我一把:“替我说祝酒词。”

  “初冬时节,天高气爽。……”

  “继续。”张洛伊又推一把。

  “我们的热情融化了山上的积雪。”

  “继续。”张洛伊把酒杯举起来。

  “我在此祝愿大家万事如意,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都幸福美满。”本意是想表示家庭和美,但出口以后隐隐感觉有些不妥。

  “干——”

  冬天总是比较短,等到张洛伊领完三杯干红,外面已经华灯初上。

  主人领了最后一杯。大家高兴的握手告别。

  “怎么来的怎么走,别乱了,”张洛伊大声和大家打招呼,率先上了车。

  毕竟是第一次见面,我又单独和主人客气了两句,然后上车。

  司机已经来了,王经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刘总也挤到了后排,张洛伊坚持要坐在中间。摇下车窗,我们对主人摆摆手,做了最后一次告别。

  “今天喝的真不少。”刘总说。

  “我喝多了。”张洛伊说。

  我一脸的苦笑,这顿酒连明天的早饭都省了。

  “怎么走?”王经理回头问。

  “先送安总,再送我。”张洛伊仰着头说。

  “安总去哪里?”

  “回龙观。”我竭力保持着清醒。

  车轻快的驶入盘山路,树林遮住了原本就不多的亮光。

  我靠着左边的车门,望着窗外沉思。右手突然被紧紧的抓住了,张洛伊用两只手使劲的攥着我。

  波涛铺天盖地而来,汹涌澎湃,让我无法呼吸。

  车子转了个弯,张洛伊顺势紧紧的俯在我怀里,左手挽住我的胳膊,右手和我左手五指交叉,紧紧的攥着。

  我低下头,闻着她头发传来的幽幽香气。还和年轻时一样,不是浓烈的、腻人的甜香,而是淡淡的、若有若无,一种很清爽的温暖。

  张洛伊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我慢慢伸出左手,轻轻的抚摸她的手,一点一点,从手背到手指,再到她无名指上的婚戒,然后再来一次。

  一次又一次。

  刘总脸冲着另一面的车窗,像是睡着了。司机和王经理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偶尔就前面的路况轻声说一两个字。

  我轻轻的吻着张洛伊的头发。

  车进入了繁华地段,灯光逐渐多了起来。但车窗上满是水汽。

  王经理接了一个电话:“对对,晚上定在鸿福楼,306房间。对,张总就在车上,一共9个人。好,就这样。”

  我慢慢俯下身,张洛伊配合的微微抬起头。我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眼睛,然后是嘴唇。

  相识22年,这是我们第一次接吻,轻轻的。

  张洛伊又俯下头去,靠在我怀里,手指用力,紧紧的攥着我。

  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来,打破了漫长的宁静。我拿出一看,屏幕上显示一个字:“家”。

  “爸爸你在哪儿?”安静甜甜的问。

  “我过半个小时就回家。”我平静的说。

  “爸爸再见。”

  张洛伊一动不动,紧紧攥着我的手。

  车无声的驶入回龙观。

  “安总,怎么走?”王经理问,没有回头。刘总还是像睡着了一样。

  “前面左转,500米后路口右转。”

  车子缓缓停下。

  张洛伊慢慢松开手,正过身靠在后座上,头发遮住了她的表情。

  “安总再见。”王经理侧身向我挥挥手。

  干冷的空气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保持正常的向车里挥挥手,车子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迷迷登登。雪在脚下咯吱咯吱的响,巨浪滔天,一波又一波,有甜蜜,有酸楚,有惶惑。

  我大口的喘着气。

  面前变幻的画面突然消失,我的头碰在冰冷的门上。我揉了揉眼睛,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家门口。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我总是想得太多,浪漫的人总是喜欢想多。在一次又一次的痛苦与彷徨中,我总结了一个道理,像我这样的人,不能多想,不能犹豫。

  既然门在眼前,那就打开它。

  “爸爸,你又喝酒了。”安静高兴的跑过来,抱着我的腿。顾佩瑶坐在安静的小书桌旁,拿着小学课本,微笑的看着我们。

  我百感交集,蹲下来抱住了安静。

  “小美女,爸爸爱你。”

  “爸爸你说什么?”

  “爸爸希望你一生幸福如意。”

  “嗯!”安静甜甜的笑着,亲了我一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纯真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纯真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