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公主
空空2019-09-12 11:442,108

  “夫人!”也不知道是哪个丫鬟突然悲恸的大叫一声,整个府中的丫鬟仆人纷纷开始起身乱跑,场面乱做了一锅粥。

  冯氏看着柳太傅眼角的皱纹,轻声说道:“老爷,妾身先走一步了。”说罢,双眼一闭。

  “婉儿!”

  传言道柳太傅一生只娶了冯氏一人为妻,不管家族反对独宠一人,哪怕婚后冯氏只产下柳婧一女,再无所出,他也一心相对,从未变心。

  那些陪了柳府走过太多岁月的丫鬟婆子们看到此情此景也不由的摸出怀中的锦帕来悄悄的抹泪儿。

  元盛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冯母身上,无暇顾及其他,柳婧看准这个时机,在一个丫鬟的掩护下“咻”地钻进了走廊之中,再不见身影。

  等到府中安静下来之时,元盛清的视线中突然找不到了那抹白色的身影,他一把抓住柳太傅的手臂,将他苍老的身躯高高提起。

  “还请伯父勿要为难于晚辈,快些将柳婧交出来为好,您是明白人,应该知道和皇家人对抗的后果!”他这一番话说得毫不客气,心中也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柳太傅手中抱着爱妻,悲戚一笑,“我柳长生做了一辈子的明白人,如今难得糊涂一次,元公子,老夫听不懂你说的话,我们还是不要误了斩首的时辰为好。”

  “你!”元盛清将他放下,对着府外的护国军下令道:“给我进府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管他说什么,柳太傅却始终一副事不关己之相,好似世上真无柳婧此人。

  元盛清一把将他掀倒,“来人啊,将柳府上下的人押送至刑场行刑!”

  当头的护国军护卫走上前来,拱手问道:“元公子,皇上出来时有特殊交待。”

  “说。”

  元盛清附耳过去,只听到他嘴皮翻飞说出一句话来:“男子午时斩首示众,女子充作官妓。”

  他心中“咯噔”一下,刚要为自己前一刻说出的话而后悔,下一刻却只见一个护国军双手提溜着柳婧,像提着一只幼鸡仔似的拎了出来。

  柳婧的左脸通红,看上去不难看出她方才定是想方设法的反抗了一番,所以才会被这护国军收拾了。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元公子,我们找到人了!”

  元盛清冷冷的扫了双腿跪地被一路拖着过来的柳婧一眼,她的膝盖裤腿早已磨破了洞,此刻她刚走过的鹅卵石小道上铺出了一条血迹。

  他的心中蓦然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抓紧。

  柳婧“呸”的吐出一口血水来,抬起头来看了元盛清一眼,自嘲的笑笑。

  “元公子?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荒芜寂寥的庭院中不断回响着她猖狂而又悲凉的笑声,真真是闻着心碎。

  阴暗潮湿的牢房中,依稀可以听到头顶破锈的窗户被窗外雨水冲刷的滴答声。

  柳婧动了动酸疼无力的身体,睁开了一只眼。

  牢房外隐隐传来几个人的说话声。

  “老二啊,你说这柳太傅一家也真够惨的啊,男的全被皇上下令砍了脑袋,女的又全被锁进牢房等着明日充做官妓,这柳太傅这上辈子是做了多少孽啊。”一个公鸭嗓的男子说道。

  “还真别说,我今天中午听我那个在护国军队伍里监斩的哥们儿说,就那柳太傅上下三族的男子,上至老头儿,下至幼儿,全都被挨个儿砍了脑袋,你是没有看到,刑场当时地上流了多少血。就我那哥们参军这么多年以来,都说是头一次亲眼目睹了这么惨的一次行刑。”

  “哎,我刚才到牢里送午饭的时候还特地看了下,那个柳家小姐还不错啊,可惜了,唉!”

  柳婧目光呆滞的注视着眼前不远处的一碟馒头和发黄发臭的水。

  她的嘴角勾勒出一个奇异的微笑。

  父亲,您一生尊君爱国,可年老却还是换得了这样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这又是何必呢?

  若再有来世!我定要他皇家人血债血偿!

  牢房中响起低吟的啜泣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窗外投进一丝隐隐绰绰的月光,地上被照射出一个淡淡的黑影。

  柳婧也不知道自己就这样默默地哭了多久,她多希望自己能够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没有任何痛苦,也不需要顾及和承受任何人异样的目光,就这样静静的死去该多好啊。

  母亲,我好想你,婧儿好想你们!

  泪水浸透她的面容,身体下的烂草席也湿哒哒的带着一股潮气和霉味,柳婧心里发酸,除了哭,再也找不到任何发泄的出口。

  突然,头顶一黑。

  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在柳婧的耳边响起:“柳府阿婧吗?”

  她抽抽搭搭的抬起头来,眼中模模糊糊的只能在昏黄的牛油灯下看到一个大概的人影。

  来人穿戴着宽带的黑长斗篷,将整个人藏在衣服中,只露出两个眼睛来看着她。

  柳婧的心中闪过一丝奇异的感觉,都已经到这个时候,还有谁会专程到牢中来看望自己?

  来人向后微微一让,恭敬地鞠了一躬说道:“公主,您跟她说着,奴婢去外面守着,免得有人闯进来了。”

  “恩,去吧。”一个陌生而清脆的女声说道。

  等到那人身影消失在转头处,那被人称作公主,同样穿戴着一身黑斗篷的女子才走上前来。

  她先是上下左右环顾了柳婧所在的牢房一圈,然后再目光一盯,死死的看着她的脸庞。

  柳婧眸光一暗,自嘲一笑,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会痴心妄想的以为是元盛清派人来探望她?她是不是太痴心妄想了?从他带着护国军来柳府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就已经彻底没有半分联系了吧。

  “公主有何贵干。”由于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而又一直哭得过于用力,所以她的声音听起来嘶哑干涩,难听至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医女(原著《替嫁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医女(原著《替嫁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