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抵达昌邑国
空空2019-09-12 11:442,395

  天蒙蒙亮,昌邑国特有的号角声在耳边萦绕。

  终于到昌邑了,柳婧揉了揉眼,掀开一旁的车帘。

  红裳凑上头来问:“公主,你醒了啊,我们到昌邑了,你看这里的女子长得都好丑啊,哈哈。”

  柳婧随着她的手指方向看去,确实隐约可见几个身披薄纱的女子在城外跳着舞迎接他们。

  她是极其不喜欢以貌取人的人的,可这红裳丫鬟却又是深得皇甫静真传,一言一语中无一不透着一股大俗之气,每次与她说话都要气得柳婧的脑袋疼上好一会儿才能恢复。

  此刻她也捂着头缩回了花轿之中。

  昨夜竟是就这么挨过来了。

  想起昨夜火翊与一干土匪死斗的情景,柳婧只觉得太阳穴上一突一突的跳得厉害。

  那些个身形猥琐的土匪一个个手脚分离,被火翊等人用长枪在身体上捅出无数个血窟窿来,她现在一想起当时的画面就觉得腹中难受想吐。

  不管火翊此人看上去多么的谈吐有礼,却仍旧掩盖不了他骨子里昌邑国土生土长的那份嗜血和猖狂之气。

  柳婧突然有些担心日后若是被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又会面临怎样一个下场和境地呢?

  不过,现下还不是她想这些的时候。

  昌邑派人来将她迎进了城,不过片刻,便已经不见了火翊的身影。

  她的心中没由来的一慌,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眼皮也跳得厉害。

  火翊也顺道回了自己的府邸,他赶了几天几夜的路,就算是钢铁之躯也会有受不了的时候。

  “将军,您回来了。”王管家迎了上去,看着自家将军面上露出的疲倦之色,“将军,热水已经备好了,您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不用了。”火翊捏了捏鼻梁,将铠甲一脱递给身后之人便走进了房中。

  他将身上的衣袍一脱,甩在衣架上,修长有力的长腿迈进浴池之中,这可是昌邑国君王对火翊的特赏。

  整个昌邑国依山少水,外径左侧为大草原,右侧则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水这样宝贵的资源对于昌邑人民来说,实在是再珍贵无比了。

  而火翊现下,居然在用昌邑国珍贵无比的水烧热了放在水池中泡澡,失去疲劳,这足以可见昌邑国君对他的特殊和宠爱是无人能敌的了。

  火翊微微闭上眼,背靠在水池墙壁上假寐起来。

  一张女人的脸渐渐浮现在他的眼前,她有着白皙而红润的脸蛋,炯炯有神大眼盯着你看时,仿佛要把你整个人的灵魂都吸引进去,高耸的鼻子下镶嵌着一张樱桃小口,一闭一合煞是可爱迷人。

  当然,最让火翊不能忘怀的,是昨夜匪寇来袭时,她远远冲他看来的那份自信与镇静之色,难怪说异国的男子们都喜欢对着大魏国上供,以求娶大魏国的美女,这么一看来,她倒是不愧为大魏公主。

  就凭她那一身华贵之服包裹下的优雅和智谋,他敢妄言,绝非他们昌邑国的任何一个女子能够与之匹敌。

  是的,他已经对她着了迷一般的不可自拔。

  每每闭上眼睛,那纤长的脖颈就会情不自禁的印入眼帘,她曼妙的身段,谈吐的姿态,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令人沉迷的气息,这样的她,来到昌邑之后,真的还能够出淤泥而不染吗?

  火翊此时此刻居然开始有些担心起大魏公主的安危来。

  红日下沉,夜色降临。

  火翊换好了衣袍被人带往了今夜最盛大的迎接大魏公主到来的晚会。

  “火翊将军,你来了。”一个身批狼皮的巨汉走上前来,他每行进一步地上都会随之发出“咚”地一声,可见此人力大无穷。

  他就是昌邑国的第二大将军,仅次于火翊之后的阿蒙达。

  他的手下递上来一杯新鲜的马奶酒,火翊接过来便昂头喝下,喝完了照样将杯子向后一摔,然后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说了几句贴心的话。

  晚会今夜闻风赶来的人实在多不胜数,不仅有昌邑周边小国的男女,还有更多昌邑从来都足不出户的闺中女子也被特例放宽了政策,今夜允许到场。

  昌邑国国君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为了表示对大魏国公主到来的欢迎,二来自然是为了替刚打赢了胜仗便一道顺路去替君王迎亲了的大将军火翊接风洗尘,三来呢,自然就没有几个人知道国君今夜的真正用意了。

  眼看着地上的篝火越来越亮,今夜的主角终于在昌邑国国君的扶持下慢慢的走了进来。

  柳婧此刻头上还盖着红色的头纱,今夜的她穿着一身火红色的嫁衣出席,在黑夜与火光的倒映下,整个人美艳不可方物。

  她低着头,挽着身边的男人的手臂,小心翼翼的被红裳搀扶着向正中央的位置走去。

  走到一半,身边的男人突然停下,他长臂一挥,指着主座下的一个看上去有些破败陈旧的椅子说,“大魏公主就暂时委屈一下,坐在那里吧。”

  说话的人正是昌邑国国君,拓跋正。

  “是。”柳婧用大魏的礼仪冲他福了福身,然后便裙摆摇曳生辉的向着那椅子走去,身姿挪动间,众人看到的仿佛她不是向着一把破烂的椅子走去,而是皇后的宝座之位。

  台下的交头接耳声更甚之前。

  就连坐在火翊身旁的阿蒙达也忍不住插了一句嘴,“这大魏公主看起来确实是个小妖精。”

  要不是火翊知道他是个不喜女色的脾性,此刻恐怕早要冲他动手了。

  他弯了弯嘴角问:“怎么?阿蒙达也对她感了兴趣?”

  阿蒙达摆了摆手,“大哥,你还不知道我的脾气吗?尽管这小妖精看上去确实身姿曼妙,撩人心弦,不过要是到了我这,恐怕还活不过三天就要夭折了。”

  这话倒是说的没错,以往火翊战胜之后从他国给他陆陆续续的也带回来过一些俘虏的女眷,一个个美色虽比不上这皇甫静,但也胜在柔弱动人,可他却是带回去不到三天就纷纷传出了死讯。

  火翊找人一问,才知道阿蒙达将这些女眷收下后带回去,原来全是用作练习鞭术了,自此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送过他女人,这不是摆明了暴殄天物吗?

  拓跋正落了座,最后一个迟迟上座的人是昌邑的摄政王,拓跋正的皇叔拓跋长。

  只见来人在万众的瞩目中瞥了一眼柳婧,然后才由两个丫鬟扶着落了座。

  “好了,既然今夜人已到齐,那咱们的晚会就正式开始吧。”拓跋正拔高了声音说道。

  一个士兵模样的人提了刀站在他的身后,他一坐下,士兵便高声通报:“今夜晚会正式开始,第一个节目,九天玄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医女(原著《替嫁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医女(原著《替嫁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