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他为什么不承认呢?
少林飞猪2016-12-12 20:532,353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冯晓宸和伊可既不热络,也不冷漠,像是邻班同学的点头之交。但是冯晓宸对伊云依然非常排斥,时常让她难堪。伊可有时还是会为母亲抱不平,对冯晓宸恨得咬牙切齿。

  眨眼就到了刘京津七七四十九日,冯伟文这一天都很沉默少语,伊云也很识相的不动声色,眼睛却时刻注意家中的任何动静,像深夜里警醒的一只猫。

  冯叔早就准备好了祭祀的用品,并上楼轻声呼唤少爷。冯晓宸赖在床上不肯下来,“你们去吧,我腿疼就不去了!”

  “不是好很多了吗?怎么又疼了?要不要让医生来看看?”对于上次把冯晓宸锁房里导致他跳楼,冯叔一直心存愧疚。

  “不用,就是不想下了车还走那么远,你们去吧!我想再睡会儿。”冯晓宸拧过头,闭上眼睛,阻断了冯叔接下来的规劝。

  冯叔下楼向冯伟文报告,冯伟文气得火冒三丈,“孽障!”他本来想上楼好好教训这个小子,但想想他这样的态度也好,只要他不再展开那些自以为是的调查,就随他吧,便带上冯叔出发了。

  到达墓地,发现已经有人来过,摆上了一束白菊花,应该是刘京津的父母。孩子无论去了哪里,哪怕阴阳两隔,最挂念的还是父母。冯伟文有点庆幸,自己来的恰是时候,避开了和前岳父岳母的照面,不然又是一顿唾骂。

  他在坟墓前摆上了一束鹅黄色的洋桔梗,回忆起了很多年轻时的往事,刘京津青春美好的脸在阳光下,冲着他笑。他静静地伫立了很久,小山头的风混杂着绿草茵茵的清新,一排排的墓碑庄严而冷漠。

  在家里的冯晓宸也偷偷地开始了祭奠活动,他艰难地把事先藏床底下的三支香拿出来,拔掉阳台一个花盆里的盆栽,插上那三支香,点着,对着草坪里的那棵大榕树。他本想跪下来叩三个响头,又怕自己跪下去就起不来了,就只能简单地杵着拐棍儿鞠了三个躬。

  伊云在楼下门前晒着太阳,伊可则在一旁看书,全然没有察觉楼上的动静。

  春日里的太阳和煦温柔,像在身上撒了一层金粉。远处飘来的柔和的春风,吹得草坪上的小草摇曳生姿,吹得不远处那棵大榕树风情万种。

  “要不说春风醉人,春风醉人呢!”伊云戴着墨镜,眯着眼,惬意地说道。身体慵懒,精明的大脑却时刻算计着婚礼,已经过了七七四十九日祭,冯伟文应该不再好推脱了吧。

  “妈,下午我要去一趟学校,搞数学竞赛。”伊可忽然合起书本说道。

  “不都是上午吗?今天怎么改了?我还以为你们不训练了呢?”伊云回过神来,关心地问道。

  “上午老师家里有事儿,改下午了。”

  “哦,那一会儿让小杨那辆车送你去吧,正好没人用。”

  “不用,不用,我早点儿出发,骑车去就行了。”伊可推脱道,心里想的是训练完和尤皓一起骑车去吃碗小面。

  “那不行,多远啊。妈妈嫁进冯家不就为了让你享福的吗?能用的就用,别傻乎乎的。”伊云教育道。

  想到在这方面,自己永远掰扯不过母亲,伊可自觉地闭了嘴。

  中午吃了饭,伊可就往学校去了。去年他们的战绩不错,在全国范围的比赛中杀进了前五,创造了星光中学历史最好成绩,今年五月就要选拔人选代表国家去参赛了。虽然在冰海市是最棒的,但拉出去和国内顶级队伍一比还是有相当差距的,所以训练老师说能选上一个就不错了,但尤皓和伊可仍想奋力挑战下。

  训练室里就那么几个全校最聪明的脑袋,他们做了一下午的题,头昏脑涨。每一次竞技训练,都要求精神高度集中,做题又快又准,铃声一响,人就瘫软在桌上了。

  中间休息的时候,尤皓去上厕所了,伊可累得趴在桌上,无意中瞥见了他开着口的书包里有一个粉色的信封,和刘京津过世那天自己收到的那个一模一样。

  她的心里咚咚咚地敲鼓似的响,见尤皓回来了,又赶紧趴好,把脸埋臂弯里。

  接下来的训练她有点魂不守舍,李连年两次抽到她回答问题都答不出来。末了,她沮丧地趴在桌上,不肯起来。

  尤皓过去拉她,“起来,回家吧!你今天怎么了?好像心不在焉。”

  伊可软趴趴地爬起来,心虚地说道,“一周只休息半天,真累啊!而且我每天得面对我那新爹和新哥,心好累!”

  “苦一苦就过去了,都已经冲到这一步了,没有退路了。”尤皓安慰她,他有点儿心事重重。

  伊可看着他有点儿心疼,他的压力比自己的更大。尤皓家里不算富裕,他急需参加国际性比赛拿下一个奖,这样才会有国外的好大学提供全额奖学金给他,否则自费出国读书他家是供应不起的。伊可压力小了很多,有全国比赛的好成绩,再加托福考试成绩,已经能有学校要了,只不过没有奖学金。这点儿钱对伊云不是问题,更何况她有了一个那么有钱的新爹。

  “我们一起加油!”伊可看着尤皓,能量满格地握着小拳头,说道。

  收拾好书包,他俩出了教室,“你怎么走?”尤皓问。

  “你忘啦,冯家的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伊可脱口而出,说完又后悔,“这样吧,我不坐车了,你载我到那个路口,我打车回去吧!”

  尤皓知道这是伊可在照顾自己的感受,感激又杂糅着低人一等的窘迫,“不用了,你打车回去不一定安全,还是坐家里的车回去吧!”

  他俩下了教学楼,校园里空荡荡的。尤皓推上自行车,一路往前走,他沉默不语,只字不提那封情书。直到走到停在校门口的一辆崭新黑色大奔前,司机小杨下来给伊可开了车门。

  伊可准备上车,可心有不甘,只好主动开口了,“尤皓,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啊,”尤皓有点惊诧,有点心虚,看着眼前这辆擦得光亮,能照出人影的新车,他更加迟疑,“没,没什么呀!”

  “哦。”伊可有点儿失落,钻进车里,朝尤皓挥了挥手,走了。

  尤皓看着那辆大奔飞扬而去,只留下那四个大尾气管吐出的一串热气,心里空落落的。他摸了摸那已经被自己转移到上衣口袋里的那封信,叹了口气,“还是等比赛完再说吧!”然后,跨上自行车走了。

  伊可坐在车里胡思乱想,不过有一点她非常肯定,那天那封情书是尤皓写的。可是,他为什么不承认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不是伊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不是伊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