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永昌郡主
潮级爬哒2016-11-26 01:534,928

  看着南宫墨低头看单子,站在南宫怀身边的郑氏急得直扯手帕。哪里有做长辈的还没有看,姑娘家就自己拿着单子看的?真是不知羞!南宫墨很快就看完了,整张单子也记了个大概,便递给了南宫怀。抬头对长平公主轻声道:“有劳公主了。”这就是说满意了?长平公主也很高兴,“什么有劳,这不是咱们该做的么?”看着单子,南宫怀也忍不住吸了口气凉气。卫君陌在靖江郡王府根本不受重视,靖江郡王府却给出了如此丰厚的聘礼,足可见诚意。但是这样一来,墨儿和姝儿的嫁妆可就麻烦了。倒不是说南宫怀置办不出一份跟聘礼相当的嫁妆,而是已经定了要嫁入越郡王府的南宫姝是绝对不可能带着这样厚重的嫁妆出嫁的。当初越郡王妃元氏嫁给越郡王也不过才一百零八抬嫁妆,南宫姝进门只能是一个侧妃,根本不可能压过正妃去。想起郑氏和南宫姝的闹腾,南宫怀就觉得一阵阵头疼。“楚国公,可是有什么不妥?”长平公主有些不高兴了,她认认真真地准备了聘礼,若是墨儿觉得少了什么还不要紧,但是南宫怀若是觉得少了就不对了。她可是照着皇家下聘的规格准备的。南宫怀回过神来,连忙道:“没什么不妥,公主看中墨儿是她的福分。”长平公主这才放下心来,满意地笑道:“那就好,既然楚国公府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本宫就放心了。回去以后本宫就请钦天监算出合适的日子,咱们早早的将婚事给办了。楚国公看如何?”虽然表现的太过急切了也不好,但是这也说明了公主重视这个儿媳妇儿,也是给楚国公府面子,南宫怀自然没有不答应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长平公主这才高兴的起身,拉着南宫墨道:“好孩子,君儿那孩子今天没能来,你别放在心上。过两天本宫叫他来给你赔罪。本宫记得你今儿在办赏花宴,就不耽搁你了。有空别忘了来府上玩儿。”南宫墨正心虚着,连忙点点头道:“我送公主出去。”长平公主要走,靖江郡王和萧千夜也跟着站起神来,萧千夜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道:“恭喜姑姑有了如此出众的儿媳妇。”长平公主笑道:“承越郡王吉言。”萧千夜看向南宫墨笑道:“以后都是一家人,南宫小姐若是有空不妨到越郡王府坐坐。王妃对南宫小姐也很是好奇呢,只可惜今儿王妃回鄂国公府去了,不然也当来凑个热闹。”南宫墨垂眸,恭敬地道:“多谢越郡王,王妃若能大驾光临,楚国公府自是蓬荜生辉。”萧千夜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跟在长平公主身后走了出去,从头到尾竟没有多看南宫姝一眼。南宫姝坐在一边,望着萧千夜离去的背影委屈的红了眼睛。将长平公主一行人送出了门,众人这才重新返回了大厅。郑氏有些好奇地问道:“老爷,靖江郡王府的聘礼……”虽然之前在前院便看见了,靖江郡王府送的聘礼不少。但是卫君陌在靖江郡王府是个什么地位整个金陵的人谁不知道,因为郑氏也没怎么在意。刚刚看到南宫怀神色不对,更加确定靖江郡王府送来的聘礼只怕是外面好看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瞟了南宫墨一眼,眼底有些幸灾乐祸之意。却见南宫墨神色平淡从容自若,仿佛丝毫不受影响一般,郑氏不由得气闷。“你看看吧。”南宫怀将聘礼单子递过去。郑氏接在手中一看,顿时变了颜色。不是她不高兴有这么多聘礼,而是…稍微要点脸面的人家都知道,夫家送了多少聘礼,娘家就得陪上相应数目和价值的嫁妆。若是相差的太多,那就不是嫁女儿,而是卖女儿了。郑氏自然是足够了解南宫怀的,南宫怀绝对不会让自己背上这样的名声。靖江郡王府竟然会为这个死丫头准备这么丰厚的聘礼!郑氏垂下的眼眸直打转,开始飞快地思索着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在这些聘礼中取得一些好处。犹豫了一下,郑氏抬起头来问道:“老爷,这…大小姐的嫁妆你是怎么打算的?”经过这几次和南宫墨的交锋,郑氏还是稍微沉稳了一些没有当场将这些事情包揽下来。横竖她是楚国公府的当家主母,这些事情最后还不是要交给她打理。她不急。南宫怀看了看南宫绪两兄弟以及跟在最后面进来的南宫墨道:“看着聘礼单子准备,咱们楚国公府的嫁妆也不会比靖江郡王府的聘礼少!就准备一百三十二抬嫁妆吧。”郑氏脸色变了变,有些为难地道:“老爷…咱们府里大半的产业都已经交接给了大小姐,如今再准备一百三十二抬嫁妆,实在是太为难妾身了。”这事真话,郑氏也知道南宫墨不是个省油的灯,她要是敢敷衍的准备一百三十二抬嫁妆,南宫墨绝对敢闹到南宫怀面前去的。而事关颜面,南宫怀是绝对不会向着她的。南宫怀并不在意,淡淡道:“你看着把该准备的家具,布料衣服准备着就行了,剩下的从我这里出。”南宫怀这话等于变相承认了他还有独立于楚国公府公中的小金库。或者说,南宫怀本人才是真正掌握着楚国公府所有财富的人,郑氏手里的这些,楚国公府维持日常开资的不过是南宫怀愿意给她的罢了。郑氏暗暗咬了咬牙,低头道:“妾身知道了。只是老爷,大小姐手中还有姐姐留下来的嫁妆,若是再加上府里准备的一百三十二抬,只怕是…”如今皇子王爷迎娶王妃也才一百六十抬嫁妆,若是超过了这个数,就不是楚国公府面上不好看了,而是所有的皇子王爷王妃们脸上不好看。南宫怀凝眉,想了想道:“那就将嫁妆兑换成现银,我南宫怀不占靖江郡王府的便宜!”郑氏气得简直想要尖叫,但是看看在场的众人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只得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道:“大小姐寄畅园不是还有事儿么,先去忙吧,这些事情交给妾身处置就是了。”南宫墨淡淡地看了郑氏一眼,朝着南宫怀微微福身转身走了。寄畅园里一处幽静处,朱初喻坐在树荫下美丽的容颜上一片平静。丝毫没有不远处嬉笑玩乐的闺秀们的愉悦和开心。她没想到南宫墨一个在乡野长大女子竟然会如此难以接近,接连两次都碰了个软钉子,让她不得不开始考虑必须改变计划了。抬眼看看幽美雅致如江南山水园林一般的寄畅园,还有远处仿佛无忧无虑的闺秀们,朱初喻缓缓地呼出了一口气。“小姐息怒,那南宫小姐不识抬举,不值得为她动怒。”身边的丫头低声劝道。朱初喻摇摇头道:“我没有生气,只是没想到…这个南宫墨看起来也没有咱们想象中那般上不得台面。至少…警惕心倒是十分的强烈。”那清秀丫头想了想,低声道:“南宫小姐从小被父兄所弃,心中只怕也是有些不平了,对人自然不会如寻常养在深闺娇宠着的姑娘那般信任。”朱初喻点点头,道:“说得也是,之前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小姐。”另一个美貌的丫头端着一盘点心过来,匆匆走到朱初喻身边低头轻声道:“方才靖江郡王府来下聘了。”“什么?!”朱初喻眼眸一沉,握住衣袖的手紧紧地扣住,“怎么会这么快?”南宫墨才回来多少时间?那丫头低声道:“听说长平公主对南宫大小姐十分满意,跟靖江郡王一起亲自来南宫家下聘的。聘礼足足有一百二十八抬呢。公主还说,想要早些将南宫大小姐娶进门。”朱初喻闭了下眼睛定了定神,很快便平静了下来,淡淡道:“如今已经是四月末了,五月成婚肯定来不及,六月和七月都不是成婚的日子,那么…婚期最快也应该是在八月了。无妨,还来得及。”两个丫头对视了一眼,眼中都带了几分忧虑。她们也不明白大小姐为何对靖江郡王世子这般执着,虽然靖江郡王世子娶妻艰难,但是以长平公主的眼光只怕也是看不上他们朱家的。当初长平公主也不是没有替卫世子说过亲,只是都被人以各种理由婉拒了罢。若是长平公主真有心跟朱家结亲,这两年也早就上门提亲了,但是眼看着卫世子年过二十有二,靖江郡王府的人也从来没有上过朱家的门。如今看大小姐的意思,竟是要……“大小姐,这只怕是……”朱初喻眼眸一冷,淡淡地撇了过去,顿时便将那丫头的话堵在了喉咙里。朱初喻坚定地道:“朱家想要往上走,只能靠卫世子。否则无论投靠了哪一家都只能重蹈祖父时候的覆辙罢了。”她决不能嫁入皇家做侧妃,一旦做了妾,就算朱家支持的人将来成功了,最后的胜利果实也绝不会属于朱家。朱家只会成为那个被利用被抛弃的钱袋子罢了。这世道便是如此,士农工商,商人最末。谁都想要钱,但是谁都看不起他们。“是,小姐。”劝不住小姐,两个丫头只得轻声应道。抬起头,看到不远处南宫墨回来走向众闺秀的情景,朱初喻也跟着站起身来淡淡笑道:“走吧,咱们去向南宫小姐贺喜。”园子里消息传得颇快,南宫墨回来的时候园子里的贵女们显然都已经得到了消息,纷纷向南宫墨道贺。虽然卫君陌不是理想的成婚人选,但是靖江郡王府的表现依然让人清楚的感觉到对南宫墨的重视。就是这份重视,也足够让人羡慕的。都是待字闺中的姑娘家,心中或多或少对未来的夫家有些忐忑不安的猜测和幻想。夫家和娘家却是大大不同,能够得到夫家的重视和喜爱对姑娘们来说却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南宫墨含笑应下,谢过了贵女们的贺喜。一众少女见她虽然面颊微红却并不故作羞涩的模样,也纷纷笑了起来,心中对她更高看了两分。等到下午送走了一众贵客,南宫墨也已经在金陵城中的贵女和少夫人们心中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告辞的时候宾客们也都是面带笑容显然对今天的赏花会颇为满意。这种宴会,其实看什么赏什么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给众人一个交流游玩的平台,也让客人们感到舒心宾至如归。这一点上寄畅园显然是做得很不错。“今天真是辛苦谢伯母和苏姐姐了。”送走了客人,南宫墨含笑谢过谢夫人和谢少夫人。谢佩环站在一边心情也不错,她今天没能帮上什么忙,倒是跟孙妍一起聊了一下午颇为投缘,也算是交了一个不错的朋友。原本她小时候也是有不少朋友的,可惜自从几年前十九皇子夭折了之后这些朋友也渐渐地不再来往了。如今又有了新朋友心里也很是高兴。谢夫人笑道:“哪里就辛苦了,你做得很好。老夫人知道了也该放心了。”这绝不是她在安慰南宫墨,今天的宴会确实是安排的很周到,她们也只是帮着介绍了一下宾客和接待宾客罢了。相比之下,南宫家那位大少夫人就差远了。想到此处,谢夫人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南宫墨见状连忙问道:“谢伯母可是还有什么指教?”谢夫人摇摇头,轻叹了口气道:“我倒是不担心你,只是你…你那位大嫂,你若是有心便寻个时间跟大公子提一提,大少夫人也该好好学学中馈之事了。”“可是…出了什么事?”南宫墨问道。谢夫人和谢少夫人对视了一眼,谢少夫人浅笑道:“倒是没出什么事,只是…大少夫人未免太寡言了一些。”何止是寡言?这位南宫家的大少夫人在人前简直就像个木头。坐在那里无论是招呼客人还是跟人说话都是一脸僵硬敷衍的表情,偶尔说几句话还让人觉得尴尬冷场。今天若不是谢少夫人在场帮着周旋,只怕那些少夫人们都会感觉到被南宫家冷落了。林氏坐在那里简直比客人还像客人,一下午下来倒是将谢少夫人累得不轻。想起林氏平日的模样,南宫墨也能够想象得出下午的情形。歉然地望着谢少夫人道:“苏姐姐,劳烦你了。”谢少夫人摆摆手笑道:“傻姑娘,你叫我一声姐姐,有什么劳烦不劳烦的。不过母亲说的是,你这位嫂子若是不好好学学,以后只怕撑不起南宫家的门户。”南宫墨微微苦笑,道:“如今南宫家倒也不需要她支撑门户。”如今对外应酬全是由郑氏把持着,即使她因为身份原因不被许多人接受也依然不肯放手。林氏这个南宫家大少夫人除了管管自己院里的事情,大多数时候倒真是像个摆设。想起南宫家的事情,谢夫人和谢少夫人也只能跟着叹了口气。她们到底是外人,就算是担心也只能点到为止的提两句了。何况,连南宫绪这个楚国公府的大公子都不管的事情,哪里能奢求南宫墨这个刚回家的大姑娘管?谢夫人一笑道:“罢了,懒得理会这些事儿,听说今天长平公主和靖江郡王亲自上门下聘了?”南宫墨美丽的容颜上染上一抹红霞,微微低下了头。谢夫人笑道:“害什么羞呢?这是好事儿,说明长平公主喜欢你啊。这姑娘家啊,在娘家尚且还好说,一旦出阁了,一辈子最要紧的事情便是要有一个好婆婆。”她这辈子便是遇到了一个明理的好婆婆,就算谢府的权势不及什么国公王爷,但是日子过得却比那些尊贵的王妃们舒服百倍不止。因此她自己也不愿做一个刁难儿媳的恶婆婆,对晚辈们也颇为宽容。南宫墨浅笑道:“伯母说的是。”谢夫人拍拍她的手道:“以后好好地,你母亲泉下有知也能放心。”亲自送了谢夫人一行人出门,再到将寄畅园重新收拾好就已经到了深夜了。一天下来累得不轻,南宫墨也没来得及去管聘礼的事情,直接休息了。挥退了知书等人,南宫墨披散着秀发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儿书就准备就寝。刚刚起身,只觉门外一道暗影掠过,“什么人?!”毫不留情的,烛光下银光湛湛,几枚银针朝着门口的方向射了过去。同时,察觉到身后一道微风拂过,南宫墨飞快地转身出掌,同时一柄短剑飞快地从袖间滑落手中,朝着来人一剑刺了过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