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腰斩
愤怒的萨尔2017-04-12 23:403,184

  嗤嗤……

  一种奇怪的切割金属的声音,带着一种磨牙般的感觉,让人听了极其的不舒服,但是这声音却又是很快的过去,形成一种刺啦刺啦的快速的割开一块布帛的声音。

  总之,这是一种很复杂的声音。

  但是,当这声音完毕的时候,原本正在前进的重装步兵阵停了下来,前面一排的士兵的眼神忽然变得极其的恐惧,好像是大白天见到了鬼一般,眼珠子都要凸了出来,而且,他们的眼珠当中还布满了血丝。

  他们直觉中,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是哪里不一样了,好像是丢了一些什么东西,但是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是什么东西丢了。

  紧接着,他们都忽然感觉身子一轻,向着前面摔倒了下去,只不过,他们摔倒下去的时候,腰部以下还都留在原地。

  他们摔出去的,只是上半截。

  啊……啊……

  尖锐的惨叫响彻整个城门洞,如同是厉鬼一般,竭斯底里的嚎叫,要把所有的生命气息都释放出去一般。

  两道月刃出去,第一排的十个并排的士兵有八个都被直接斩成了两截,另外两个正好处于月刃漏掉的区域,所以幸免。

  但是,一排士兵十个只剩下两个,这个重装步兵阵也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

  尤其是那些被腰斩了的士兵在地上的那种撕心裂肺的惨嚎,让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作战的动力,有几个士兵直接都大小便失禁了。

  绝大多数士兵去战场作战,都是想着如何收割敌人的性命,成就自己的荣耀,很少想自己也会被杀死。

  但是当那种极其惨烈的死亡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们的神经往往会崩溃。

  腰斩,被称为是古代最残酷的刑罚之一,被腰斩的人,因为人的重要器官都是在上半身,虽然没有了下半身,但是依然会神志清醒,要过好一段时间才断气。

  那种斩断了腰的罪犯在刑场上惨嚎的声音,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心中留下永远的阴影,而如果知道下一个腰斩的是自己,那么很多会直接吓晕或者精神崩溃。

  一般在战场上,虽然战斗惨烈,但是这样腰斩的情况,也不是非常多,顶多脑袋没了,直接挂掉了。

  身为重装步兵,被腰斩的可能性就更低了,因为他们有厚重的铠甲,还有厚重的盾牌,就算是一个强大的斗者,想要拦腰砍断一个重装步兵,都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虽然斗者做到这一点很困难,但是精灵族的刃车却可以做到。

  重装步兵的铠甲是很厚,但是也只是相对于轻装步兵而言,如果要是真的身上披挂全部是铁块,那么上了战场能够动弹的就没有几个了。

  他们的盾牌很坚固,但是其实并不是完全铁质的盾牌,那么大那么厚的盾牌如果全是铁质的话,那么得多少斤,甚至可能达到三四百斤,就算有大力士可以扛起这样的盾牌,但是还怎么作战?动一下都十分困难了。

  重装步兵的盾牌,其实也是木制,只不过表面镶嵌了足够的铁皮以及铜钉,常规的武器根本难以破开。

  但是,精灵族的刃车,不是常规武器。

  两道月刃,完全破开了第一列重装步兵,余势不衰,直接都镶嵌进了第二排士兵的腰间,这些士兵虽然没有被完全腰斩,但是也是半腰斩了,更加痛苦的倒地嚎叫。

  而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兽人步兵已经快速的把两台刃车从两侧抗走,后面两台上好了月刃的刃车被扛了出来。

  嗤嗤……

  两道月刃再次激射而出,于是,再次有两排重装步兵被腰斩。

  这两道月刃之后,不足三秒钟,第三排两架刃车又被扛了出来,再次进行打击。

  萧雨一共是派了六台刃车在城门口这里,两架为一排,三排轮流上弦,发射,一排发射完了之后立刻由兽人步兵抗走,给后面的腾出位置,后面的紧跟而上继续打击,这样的话,就形成快速密集的重火力打击。

  重装步兵只感觉无数的银盘飞过来,把他们削成各种形状的两半,各种内脏流了出来,撒了一地。

  打到这里,重装备步兵已经完全没有了斗志,这种密集重火力打击,他们除了受死之外,似乎没有任何其他出路。

  月刃的横切面太大了,本来城门洞就小,他们躲也没地方躲,铠甲和盾牌又防不住,于是,他们只能惊恐的喊叫着,快速的后撤。

  本来,他们的魔法师,是可以对刃车造成威胁的,但是魔法师也需要前面的步兵抵挡一下,他才能够释放魔法。

  但是现在前面的步兵一排排割麦子一般的倒下,眼看就要轮到他这里了,他哪里还有心思吟唱魔法啊。

  现在,这些重装步兵都只有一个心思,快速的撤退,远离这里,远离这种恐怖的武器,这种武器,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应该属于地狱。

  “想跑,没有那么容易吧。”萧雨在城头看着几个照面下来就完全崩溃的重装步兵阵,脸上泛起了满意的笑容。

  月刃这种武器,真是太妈的太棒了。

  “投石车,准备,集火射击。”萧雨一挥手,城头上的十台投石车在调整了发射距离之后,对着城门前的那些重装步兵漫天砸了过去。

  重装步兵可以防御刀剑攻击,但是从十几米落下来的几十斤的石头,就算是带着钢盔,也可以把钢盔砸扁吧,就算是举着盾牌抵挡,恐怕也可以直接砸断胳膊。

  嘭嘭嘭……

  无数的石块狠狠的砸下来,后面的那些还没有进入城门洞的重装步兵一下子就成为了活靶子,密集的阵型让他们更加难以躲闪和抵挡,被砸的东倒西歪,无数的人直接倒下,再也起不来。

  十几米的地方一块石头自由落体落下,就算他们很强悍,也绝对挡不住。

  后无去路,前有追兵,这些本以为可以一举消灭兽人步兵的重装步兵阵,此时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如果他们的阵型真的正面对上兽人步兵,还真的可能给兽人士兵造成巨大的杀伤。但是,萧雨也不是傻子,重装步兵阵这种特性,他怎么不了解。

  虽然兽人步兵现在都达到了3级,许多达到了4级,但是想要破掉这种重装步兵阵,还是十分困难,他们的大斧子再厉害,也难以把一排铁墙给完全砸穿。

  因为十个人一体,形成的防御力,绝对不是十个一那么简单,就好像一根筷子很容易被折断,但是十根筷子就很难折断。

  重装步兵阵,正是这个道理。

  所以,如果还像上次那样用斯巴达式的方法对付这些重装步兵阵,兽人步兵必然损失惨重。

  只不过,深深明白兵种相克道理的萧雨,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兽人步兵去对抗他们的重装步兵阵。明明知道要吃亏,谁跟你正面打啊?

  如果对付单个的重装步兵,倒是没什么问题,就算装甲再厚,兽人步兵也可以凭借绝对的力量优势把对方干掉。但是,重装步兵阵就不行了。兽人在阵法配合这一块,确实是绝对的弱项。

  所以,萧雨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兽人步兵去硬撼对方的重装步兵阵。在以前的魔兽争霸游戏中,打的就是兵种的互相克制,用对方没有办法克制的兵种打击对方。

  本来,对付重装步兵,确实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因为这种铁墙一般的推进攻击,只有魔法师的魔法那种重火力攻击才能够炸开。

  但是现在萧雨只有大魔法师这么一个法师系英雄,而且还是冰法,修习的是冰锥术,不是火系那种擅长爆炸攻破的法术。

  而这个时候,刃车和投石车的出现,正好解决了萧雨重火力不足的问题。只要兵种相克,就算是兵力相差几倍,也照样可以打胜,这可是以前萧雨最擅长的竞技方式。

  “第一组,预备,射击,第二组,预备,射击……”投石车把重装步兵阵打的七零八落之后,萧雨立刻命令集中在城门附近的火枪手开始了集火射击。

  萧雨把火枪手分成了四组,二十五人为一组,四组轮流射击,几乎没有时间间隔,虽然没有前世的机枪那种火力,但是也达到了同样的效果。

  重装步兵的铠甲很厚,有的地方可以防住火枪的射击,但是有的地方薄弱的,也防不住火枪的射击。

  这种火枪密集的乱射,经常会命中这些重装步兵的薄弱处,造成杀伤。

  刃车、投石车,外加矮人火枪手,三种远程重火力,直接把卡鲁的重装步兵阵给打的溃不成军。

  “切,太没意思了,就这么点能耐还敢来惹我。”

  萧雨坐到摇椅上,继续端起了红酒,眯缝着眼睛,露出一贯让人看起来奸诈卑鄙的笑容。

  …………

  第二章来了,努力码第三章,依旧求票票,感谢DA丶Michael打赏,感谢冥者雨再次打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兽争霸异界纵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兽争霸异界纵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