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萌基D撸飞2017-04-12 23:562,512

  Ps:不好意思,把轮回卡的设定等级也改成星级了,上章结束的时候忘了说了,在这里说一下,包涵包涵。

  不过,白起段誉二人,一个一袭玄色儒衫风神绝世,一个一身青衫磊落阳光。俱都是当世一等一的风采人物。站在一处更是交相辉映,惹得一行人中几个粗豪汉子个个心中腹诽,这俩个小白脸果然有当小相公的潜质。小白脸都是蜡头银枪,中看不中用,唯有大爷这样的才是硬桥硬马的真汉子云云。

  “白兄的佛学造诣当真精深,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弟今日受益匪浅。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诚不欺我。”

  段誉书呆气发作,感叹起来,拉着白起不停的鞠躬感谢。

  “段兄说的哪里话,你我一见如故,此番不过是彼此交流,当不得如此。”

  白起笑着扶起了段誉,不受此礼。

  “而且,段兄家学渊源,对于佛法的理解另辟蹊径,令在下也深有进益。有道是学佛十载,不及一朝顿悟。说起来,在下还要感谢段兄弟的启发呢!”

  段誉连连摇手,一个劲的说当不起当不起。

  “那段兄也不要老是对我拜个不停了,我又不是佛像,大家都有所收获扯平了。”白起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马五德好歹也算是个富商,武功虽然不行,为人还算豪爽,肚子里面也算有点墨水,和那些粗豪武夫不同。和白起段誉他们也能搭上俩句话,一行人就这么说说笑笑的来到了无量剑派驻地所在。

  无量剑派原分东、北、西三宗,北宗近数十年来已趋式微,东西二宗却均人才鼎盛。

  无量剑派于五代后唐年间在南诏无量山创派,掌门人居住无量山剑湖宫。

  自于大宋仁过年间分为三宗之后,每隔五年,三宗门下弟子便在剑湖宫中比武斗剑,获胜的一宗得在剑湖宫居住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试。

  五场斗剑,赢得三场者为胜。这五年之中,败者固然极力钻研,以图在下届剑会中洗雪前耻,胜者也是丝毫不敢松懈。

  北宗于四十年前获胜而入住剑湖宫,五年后败阵出宫,掌门人一怒而率领门人迁往山西,此后即不再参预比剑,与东西两宗也不通音问。三十五年来,东西二宗互有胜负。东宗胜过四次,西宗胜过两次。

  东宗当今掌门是左子穆,西宗掌门辛双清。目前东宗是剑湖宫主人。

  无量剑派在天龙世界里可以说连个二流门派都算不上,也就比什么海沙帮,恶虎门之类的自娱自乐帮会好点。

  就算如此,左子穆这个武功不行,人品更不怎么地的家伙也没给马五德什么面子,见到一行人到来,连客气话都没说拱了拱手,就让弟子领着肃入宾座了。

  这就是职业人士和半职业人士的区别,马五德顶多也就算一半的武林中人,功夫更是平平,在这个年代的职业社团面前自然就矮人一头。

  不过,白起这厮实在扎眼,虽然混在马五德一行人中,左子穆还是注意了一下点头示意。

  就在此时,门口突然传出一阵呵斥之声,众人回首看去,就见宫门口有几个奇装异服之人,正自搅扰,口中污言秽语叫骂不休,听的殿中众人暗笑不已,左子穆的脸一下就黑的和锅底仿佛。

  白起开了眼识,看的自然无比清晰,来者非是旁人,正是白起名义上的5个队友,白起疑惑这些脑残货是怎么通过试炼任务的。难道轮回空间的试炼任务是因人而异的,如果不是如此的话能过试炼任务的家伙,绝对不会是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啊。

  白起所料不错,每个人进入轮回空间后,试炼任务随机出现,有的是如同白起一样的单人任务,有的则和这5人一样直接就进入轮回世界。

  其实,就算是单人任务也没有白起那样的,人品渣渣男之所以会有那样的遭遇,完全是因为他自己变态的计算力正好碰到了内心幻境的单人任务,产生了质变。

  还是那句话,轮回空间这种存在不会特别关注单一的哪个轮回士,人品渣渣男完全是咎由自取。

  左子穆很快就表现了他沙发果断,哦是杀伐果断的一面。冷笑一声,道:“这几人穿着古怪,口出秽言侮辱本派,定是别派奸细。正好用这贼人之血,开我长剑之锋,为论剑大典祭旗。”

  言罢,冷眼望向辛双清,在他看来这几人肯定是辛双清找来捣乱,企图打击东宗气势,让西宗可以有机可乘。

  辛双清见左子穆如此作态,老江湖的她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换了是她也会做如此想,当即表明态度。

  “不错,这几人竟然胆敢上门辱骂本门先人,正当杀了祭旗,以全我无量剑派威名。”

  左子穆:老毒妇,心够狠的啊,自己人说杀就杀,要小心,可不能阴沟里翻船。

  西宗弟子:师傅果然杀伐果断!这回论剑可能有戏啊。

  东宗弟子:西宗弟子真可怜,天下最毒妇人心。

  这边段誉听得左子穆要杀人祭旗,他最是心善,虽然心中不满那些人满嘴的的污言秽语,但认为他们也罪不至死,当即起身喝道:

  “且慢,左掌门,正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几人虽然言辞粗鲁,但也罪不至死,将他们驱赶离去也就罢了,何必害了他们性命呢!”

  白起就坐在段誉身旁,本可以拦住段誉。不过,段誉可是天龙世界三个主角之一,左子穆是谁?可以吃吗?何必为了左子穆而伤了和段誉之间的关系呢。

  更何况,按着剧情的发展也是要与左子穆敌对的,何必枉做小人。而且,白起的大斧早就饥渴了。

  果然,段誉话声一落,左子穆的脸色更黑,一部胡须都吹了起来,想不到竟然有人在剑湖宫敢如此的不给自己面子。在自己主持的东西宗论剑大典上,接二连三的被人打脸,不由循声看去,想知道是谁如此好胆。

  白起他们坐于西首,西首锦凳上所坐的则是别派人士,其中有的是东西二宗掌门人共同出面邀请的公证人,其余则是前来观礼的嘉宾。这些人都是云南武林中的知名之士。

  左子穆目光一扫,出声喝止的正是坐在最下首的那个青衣少年,是个无名之辈。这少年乃随滇南普洱老武师马五德而来。马五德是大茶商,豪富好客,颇有孟尝之风,江湖上落魄的武师前去投奔,他必竭诚相待,因此人缘甚佳,武功却是平平。

  左子穆听马五德引见之时说这少年姓段,段姓是大理国的国姓,大理境内姓段的成千成万,左子穆当时听了也不以为意,心想分多半是马五德的弟子,这马老儿自身的功夫稀松平常,调教出来的弟子还高得到那里去,是以连“久仰”两字也懒得说,只拱了拱手,便肃入宾座。不料这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在如此当口替那几个西宗奸细求情,明目张胆的扫他堂堂东宗掌门左子穆的面子,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hello-kitty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限之我问长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限之我问长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