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逃亡
碧影紫罗2018-04-03 16:392,869

  夜中了,幽竹林的房屋内,灯光依旧在闪烁,明昧不定的灯光下,白薇萱紧锁双眉,凝望着榻上盘腿而坐的男子,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掐着自己的裙角,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忽然榻上的男子长呼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哥哥,好些了吗?”白薇萱见自家妖孽哥哥醒了连忙问道。

  “嗯!”卿寒轩点头,眼中还有扫不去的阴霾,看了担忧的妹妹一眼,似乎在斟酌着如何开口。

  “是任务出了问题?”白薇萱见他有所犹豫,干脆自己来问。

  “嗯!”卿寒轩向白薇萱投去个赞赏的眼神,点了点头,接着道,“三眼青蟒到了百年的修为,便能结出内丹,而我们此次带回的三眼青蟒却失去了那最珍贵的内丹。”

  “那又如何?难不成它不结内丹还要怪到我们头上?”白薇萱皱眉不解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三眼青蟒结不结内丹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邱长老这一次是逮了这个空子想对付我们。”卿寒轩摇了摇头,有些沉重地说道。

  “你是说,他给我们加了个监守自盗的罪名?”白薇萱闻言顿时明白了,可是她又有些想不通,就算自己兄妹二人拿了内丹又怎样?那三眼青蟒原本就是自己二人杀死的。

  “那还不算,他把我们如今的所有修为,都归结在了内丹上。”卿寒轩摇了摇头,双目微眯,寒声道,“他是想把我们归向妖魔邪道,废我们修为,扫我们下仙剑山。”

  “什么?”白薇萱大惊,她知道仙剑派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门下弟子在达到金丹期前,不准吸收妖兽内丹,一经发现便要废除修为赶下山去。

  这一规定原本是为了让门下弟子坚定道心,勤奋苦修,也同时避免妖兽内丹过于驳杂,污染低阶修士们的道心和真气。如今,却是被邱长老用作了陷害本门弟子的绝佳凶器。

  “眼下仙剑掌门闭关,其余长老又不怎么管事,邱长老一手遮天,定要除我而后快,方才我便是被他暗伤。”

  卿寒轩面色微寒凝重地说道,“小碧,现在情势危急,我猜测他们不日便要直接对我们动手,到时候生死不论,只要给我们安上个违背门规的罪名,我们二人若修为被废,就再无回天之力。不若现在稍作收拾,后半夜我们离开仙剑派。他日修得大道,再来讨回说法。”

  “好!”白薇萱讶异于邱长老的势大,同时对自家妖孽哥哥的果断行径也是吃了一惊。她总觉修真者大多固执,而且骄傲,容不得自己身上多一丝污点,遇到这种情形大多会死争到底,证明自己的清白。

  而卿寒轩却并没有那么做,他小小年纪却已知以退为进的道理,而且深谙这修真世界的规则。强者为尊,弱者根本没有资格为自己辩驳什么。他宁愿背负着不好的名声,也不愿枯等别人对自己的不公宣判。

  果然不愧为我白薇萱的哥哥!白薇萱心中竖起了大拇指,同时手脚麻利地收拾着并不算多的行当,随便丢进了储物袋里。心中暗动她又去屋外用真气刃砍了几根粗竹,丢进了储物袋。

  一切准备停当,卿寒轩也从屋内走了出来,二人并排站着,留恋地望着身边熟悉的事物,心中油然生出一股不舍,但这股不舍很快又被二人压了下去,如今命运凶吉只悬一线,离开这里,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狠了狠心,卿寒轩拉住白薇萱,跃上飞剑冲天而起。

  然而,当他们前脚踏出仙剑派,一队仙剑派弟子便匆匆赶到幽竹林。领头人赫然便是邱不凡,邱不凡去而复返,眼见竹屋中已然人去楼空,怒火中烧,一掌拍碎了竹屋之门。

  “追!分头追!卿寒轩受了内伤,他们跑不远!”眼睛眯起一个危险的弧度,邱不凡阴冷滴喝了声,提刀冲出门外。

  只说白薇萱随着自家妖孽哥哥一路飞去了北面,天还未亮便已然到达了渡口。这渡口又名琼海大渡口,渡口所在便是琼海的边缘。这琼海,是古岩大陆与青莲大陆之间横隔一片宽大的海域,十分宽广。平常修士御剑飞行需要一月之久才能通过,想要直接飞过去,显然不够实际,所以卿寒轩便选择了从渡口搭船过去。

  之所以离开青莲大陆,选择去古岩大陆,卿寒轩也是有自己的打算的。青莲大陆多修真者,修的是以自身为引,凭借外力的法术,修的是心与神。

  而古岩大陆则不同,古岩大陆少有这样的修真者,他早听闻古岩大陆全民崇武,修的是身与形,有极为强大的爆发力与持续力。卿寒轩便是看中了古岩大陆的武修之道,所以,没有选择继续留在青莲大陆,而是远走他乡,去往那武风盛行的古岩大陆。

  至于另外一个麒麟大陆,卿寒轩则是想都没想过,据说那里的人极度排外,所有人都自称为麒麟的后裔,整个大陆神秘莫测,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究竟在做什么,也很少见到那块大陆上的人出来走动。

  此时,天还未亮,渡口的人很少,只有一两个早起的渔民,正背负着渔网,打算开船出海打鱼。见到两个仙气飘飘的人走来,不由愣住。

  青莲大陆的修士向来心高气傲,自诩高洁,少有去往另外两块大陆的,即使去也都是顶级高手,并不需船渡。所以这渡口向来见不到修士的身影,如今一来便是两个,那位渔民一时反应不过来,也属正常。

  “这位大哥,可否借只船出海?”卿寒轩在仙剑派五年,没少到凡人世界执行任务,自然懂得人情世故,话说是借,却第一时间递出了一粒金子,看得白薇萱直咂嘴。

  没想到在自己心中如天神般的妖孽哥哥,竟也有如此世故的一面,不过,即使是这一面,也让白薇萱笑不拢嘴,自家哥哥那是必须的看啥啥好。不知不觉间,她竟厚脸皮地忘了自己曾是一二十五出头的“老人”。

  “仙人,不敢当,小民这只渔船赠与仙人便是。”那位渔民很是淳朴,见卿寒轩和煦有礼,并不倨傲,反而很谦逊,哪愿收那金子,推拒了卿寒轩,指着自己的渔船笑道。

  卿寒轩也不多说,笑着点了点头,翻手间拿出一颗丹药塞到了渔民手中,便走上了渔船。白薇萱见此微微一笑,跟了上去。冲那位好心的渔民挥挥手,渔船便在卿寒轩的催动下,如离弦之箭般离开了海边。

  琼海深邃如渊,卿家兄妹刚离开海岸没过多久,黑夜的天空中便降下一行五人。这五人一身素雅青衣,皆是仙剑派弟子打扮。五人落到海岸,直奔浅滩上的渔船。

  “快!都跟上,他们”随意丢下些钱币,五人抢过岸边的渔船,便头也不回地冲上了琼海之中。风声爆破,这五人的速度竟要比卿寒轩快上不少。

  “他们怎么这么快就追上来了?!现在怎么办?”白薇萱一眼看到从岸边追过来的五人,瞧出了他们的装束,心中顿时紧张了起来。

  “躲不过就战吧!”

  卿寒轩负手立在船边,面沉如水。一眼望去,那五人中有两人,气息深厚,真元力绵绵不歇,显然已是融合期的高手,其余三人也是有着炼气九重天的修为。

  而卿寒轩不过刚刚突破炼气九重天,还未经过洗化池洗炼真气,如今真元力不仅量少,而且极不稳定,从修为来说,双方高下立判。但若硬要说卿寒轩还有一丝胜算,那也只有他一身出神入化的剑法。

  卿家在凡人界便是武学世家,家传《流光剑法》,闻名凡世,而卿寒轩则是历年来第一个将此剑法修炼到最高境界的卿家子弟。

  流光剑法,原本加持着真气就已威力非凡,如今换成了真元力,那等威力也只有实战过才知晓。这是卿寒轩最后的凭仗,也是二人最后的生机。

  “小碧,待会我若是不敌,也会尽可能拖住他们,你趁机催船先往西,再往东去。”卿寒轩低低嘱咐白薇萱一声,银白光辉附体,不容分说,挡在了白薇萱跟前。

继续阅读:第5章 苦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唯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