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千年萌物?
碧影紫罗2017-04-13 02:492,926

  邱不凡有那么一瞬的呆愣,但就在这抹绝艳的笑靥展开之时,他就感觉到了一股从脚底蔓延而上的恐惧。

  “喝!”数团火光从四周激射而来,邱不凡巨刀砍散,但却怎么也打不消那股恐惧。雷火、风刃如蝗而来,邱不凡边打边退,却感觉似乎被锁定了般,怎么都离不开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

  嘴角溢出一道长长的血迹,白薇萱的脸色从所未有的苍白,纤白的手指也微微颤抖起来,但她的眼中却是前所未有的凌厉,紧握住手中四方的玉牌,白薇萱的眼中又多了一丝决然。

  这玉牌,四方皆刻画有繁复的符文,整体呈青黑色,乍一看十分不起眼。

  但,让炼气九重天的邱不凡感到恐惧,却也正是这块玉牌。

  这玉牌是仙剑派掌门提前赐予白薇萱的高阶玉符,内含风火雷电四属性,威力无穷。只不过,催动这块玉符的条件却是融合中期。

  如此说来,仅仅炼气八重天的白薇萱,为什么会在此刻拿出这块高阶玉符?按常理来说,她根本无法催动这玉符。难道是因为她被愤怒激昏了头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常言道,玉石俱焚。这高阶玉符虽不是如今的白薇萱所能正常催动的,但却能被强行释放。也就是说,用外界利器弄碎符咒开启点,强行释放符咒。既是强行,那么符咒的力量便对发动者一样有效。也,离之最近的发动者,会首先被符咒强大的力量摧毁。

  这就是玉符的另一奇特之处,玉石俱焚,同归于尽。只要发动玉石俱焚,那么玉石中的符咒力量则会被强行释放而出。

  这是白薇萱此刻所能想到的,最实际的方法。

  所以,她取下了发髻上的钗子,毫不犹豫,狠狠地扎进了玉石之中。

  “喀拉!”

  天地之间似乎只有这一声脆响,让人分不清究竟是玉石裂了还是天裂了。邱不凡急退的身形忽然定住了,瞳孔骤然收缩。他看着那在白色光罩中目光闪耀的女子,看到后者脸上那份决然与冷清,心中忽然便惧了。

  “快住手,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纠缠你了,我向你赔礼道歉!”讨饶的话脱口而出,就连邱不凡自己也没发现,在这一刻,他是如此的惊慌与恐惧,他不想死。

  “晚了!”然而他看到女子眼中的漠然后,他意识到了这个词。他怎么也想不到白薇萱是如何出手的,他的符咒明明已经将她全身封印。

  邱不凡太看低白薇萱了,在他捏出玉符的时候,白薇萱已经将全部真气灌注进了四方玉符,他不知道,在他算计白薇萱的同时,白薇萱也在算计他,更将他的算计包括在内。

  “咔嚓!”“轰隆!”“呜呜!”“呼呼!”

  闪电先至,雷鸣随后,风刃如蝗,火龙呼啸。

  黝黑的琼海忽然就亮了起来,白薇萱的眼睛也微微晃动着火红的亮光。

  邱不凡惊恐的神色好似瞬间定格,随后他整个人就被神雷劈成两半。他的身体还未及倒下,又被风刃全部贯穿,尸体还未爆裂就被随后而到的火龙一口吞噬。

  电光闪烁,狂风呼啸,火龙狂舞,白薇萱微微闭上了双目。

  一切快如闪光。

  当一切散去,火光消失,海面恢复了原有的寂静。

  皎月渐沉,晨曦将至。

  浮浮沉沉的海水荡漾不止,完好的船只微微晃荡,淡淡的光辉将这片区域轻轻笼罩。海风吹拂,幽幽黑发在脸颊边乱舞,清风吹干她眼角尚存的泪水,却未唤醒她呆愣的意识。

  当怀中人轻咳一声,艰难醒来之时,白薇萱才拉回自己那似是消失了的意识。

  “我没有死?”那符咒没有连同自己一起绞杀?这、这是怎么回事?惊醒的白薇萱立刻朝手间看去,顿时瞪大了眼睛。

  她双手间,玉石、钗子、手掌,摆了副串烧的模样,原本青黑的四方玉符不知为何竟变成透明,中央还晕染了些血丝。更不可思议的是,那七宝玲珑钗此刻竟光辉熠熠,还释放出道淡白色的光晕萦绕在她手掌之上,看起来似乎是在修复她的伤口。

  呆愣了下,白薇萱就立马拉回心神,现在还不是她该发呆的时候,妖孽哥哥伤势严重,她必须想办法为其治疗。

  心一狠拔下掌心的钗子,白薇萱痛得低呼一声,却也无暇多顾,手脚麻利地拉过一旁幸存的船,将妖孽哥哥扶上了船。看到萦绕在周围一丈见方的白光,白薇萱抿了抿嘴,也不管其缘由,在储物袋里一阵乱翻。

  “哥哥,你怎么样?”感觉到身旁人微颤的身体,白薇萱焦急询问,眼泪如珍珠般掉落。

  方才生死一线,白薇萱心中悲痛的同时,也做好了和邱不凡同归于尽的准备。虽说不知为何躲过一劫,但好歹还活着。从鬼门关走过一遭后,她心底对自己这唯一的哥哥也更加亲近些。

  “咳,我没事。”卿寒轩受那一记刀光,不光失血过多,还伤及了肺腑。若不是他早先突破到融合期,又有真元力护体,恐怕此刻早已是个死人了。

  但此刻却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身体是伤上加伤,而且最严重的都是内伤,那种疼痛要比外伤来得更加剧烈。

  若不是他原本忍性就好,根本忍不下这份疼痛。他说没事,也只不过是在安抚白薇萱罢了。

  对此白薇萱哪会不知,她仅仅吐了那口鲜血就觉内腑绞痛,恨不得晕过去,卿寒轩多次受创,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

  所以,对于自家妖孽哥哥宽慰的话,她又怎会能不知?心中感动的同时,也是默默地倒出储物袋中的伤药,想要给卿寒轩治疗。

  不料,她还未动手,她手中钗子却先行动了起来。

  那钗子周遭白光浮动,轻易便挣脱了白薇萱的手,轻飘飘地浮起。随即,带着那块变透明的玉石,来到了卿寒轩胸前一尺高的地方。又见它身躯微微抖动,一道道的白光自上而下,发散而出,笼罩而下,将卿寒轩紧密地包裹在内。

  海风微微,在那些白光的包裹下,白薇萱诧异地发现,自家妖孽哥哥身上的伤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同时,那白光流转间竟将一团黑血从卿寒轩胸口处逼了出来。

  这黑血很显然是内伤所致,残留在体内很难消除,却被白光在两个呼吸间就化散了。

  微张着嘴,白薇萱第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在她呆愣的注视下,卿寒轩身上的大小伤口已然全部愈合,就连体内真元力也是凝炼了不少,修为隐隐稳固在了融合初期。

  在完成这一切后,那钗子却未回归白薇萱身边,竟是如人类般在虚空中立了起来,而后更是不知从何处发出了一丝细微的声音。

  这丝声音十分微细,好在白薇萱并非一般凡人,凭着“过人”的听力,也是听清了。

  那声音似乎是说,她家妖孽哥哥被它弄晕了,但它已经治好了他的伤,叫她不要担心。

  而后也不知是否因为白薇萱脸上迷惑的表情太过明显,还是其他,那钗子不耐烦地飞了过来,钻进了她手心。

  白薇萱惊呼一声,还未及搞清是怎么回事,便觉天摇地摆,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来到了个非常……诡异的地方。

  说诡异,那是因为这个地方几乎只有一种光线,一种颜色,那就是红。无尽的红,却也非赤红,而是那种柔和的彤红,看了不会让人感到肃杀和血腥,反倒在柔柔的光线衬托下,有些瑰丽又温馨的味道。

  这些红,白薇萱凑近看就会发现,它们都是一块块晶莹剔透的晶石组成,天上地下,连成一片,宛如一体。不过,这却不是白薇萱感到最诡异的地方,让她感觉最诡异的还是眼前那只拍打着翅膀,疑似千年萌物的小东西。

  先前不是说这里几乎只有一种颜色吗?这个“几乎”就是为这千年萌物存在的。眼前的小东西一身白,水嫩嫩的白,还带着点点透明,像刚剥开的荔枝般,看得白薇萱直吞口水。

  而且它还有着一对宛若火焰,却薄如蝉翼的娇小翅膀,两只绿豆般的眼睛一眨一眨,好似审视般地望着白薇萱。

继续阅读:第7章 七世灵晶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唯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