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仙二代
碧影紫罗2018-04-03 16:313,670

  傍晚时分,夕阳散照,彤红的夕照从云层中透射出来,映得天边一片璀璨。

  离了溯溪村,白薇萱才发现,自己那妖孽哥哥竟不知在什么时候冲破了玄关,一举突破炼气九重天,步入了融合之境。

  到了融合期,修士便能凝炼出真元力,对御剑的掌控程度自是今非昔比,携带一个小小的白薇萱当然不在话下。于是乎,第一次乘坐飞剑的白薇萱,便一路忐忐忑忑地紧拽着卿寒轩的衣角,惊心动魄地回到了宗门。

  飞剑落地之时,白薇萱只觉双腿发软,差点没一个趔趄投送给大地一个热烈的怀抱。

  “我去向邱长老交付这次的任务,你先回去休息吧!”瞥了眼忽然间变得有些古怪的自家妹子,卿寒轩抿了抿嘴,终究没有说什么,转身而去。

  “噢……”白薇萱心虚地点头,安抚下乱窜的心神,暗想,自己需要尽快掌握卿小碧原本的实力才好,不然漏子出多了,难免会惹来麻烦。

  待自家妖孽哥哥走后,白薇萱随意打量了下此处颇为不错的风景,一时也懒得回屋,干脆坐到屋旁的草地上,闭目运转起体内的真气来。

  有了白日的经验,白薇萱很快便进入了修炼状态。

  黄昏逝去,夜晚来临。夜间空气宁静,蟋蛐对鸣,淡淡灯光下,只见着丝丝乳白气流在白薇萱周围缓缓流动,一捧璀璨光辉于她小腹之上轻快流转,奇光映照间,将她本就清丽的容颜衬得愈发脱俗。

  而与此同时,她头顶发髻上的七宝玲珑钗竟也随之散发出莹莹白光,若隐若现,宛如萤火。

  奇光晕染,闭目沉浸于修行的白薇萱却是没有发现,随着她修炼的深入,她头顶钗子上的光辉愈发浓郁,最终竟灌顶而下,将她全身包裹,又从她身体各处细胞钻进了她的体内。

  夜沉如水,当将体内的真气运转了几个周天后,白薇萱缓慢睁开了眼,而就在她睁眼的同时,她头顶钗子上的光辉一闪而逝,又恢复到了原本普通的模样。

  “奇怪,以前修炼没这么快进展吧……”白薇萱自言自语道,刚刚的修行太过畅通,仅几个周天的运转她体内的真气就凝实了几分,这种情况,是原来的卿小碧所没有的。

  “谁?”就在白薇萱沉思之际,她忽觉竹林方向来了个令她从心底厌恶的气息,当下反射性地从原地站起,双目凌厉地看了过去。

  “小师妹果然不同凡响,为兄佩服。”人未至声先至,带着一抹轻佻,一个青衫男子从林外踱步走了进来,面含薄笑地望向白薇萱。

  “你来做什么?”白薇萱没好气地道,这男子名为邱不凡,是卿小碧最厌恶之人,不仅为人浪荡,还仗着邱长老的权利,处处与卿寒轩作对,今日他来,准又没什么好事。

  “诶?小师妹哪里的话,师兄关心是师妹是人之常情,为兄纵是无事,难道就不能来看看你么?”邱不凡对白薇萱的口气似是习以为常,也不恼,反而又走近了几步,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

  “既然无事,那就请回吧!”白薇萱忍住想一脚踹飞他的冲动,转过身去,冷冷道。她平生最恨这种人面兽心绵里藏针的小人,即使没有卿小碧意识的影响,她也不会对这种人有多少好脸色。

  “卿师妹还真是冷淡啊,枉为兄还给你带来了个好消息……”邱不凡佯装惋惜地叹了口气说道,又偏偏在咬重着“好消息”这意味不明的三个字。

  “……”白薇萱本不欲理会,正要转身走开,不料思及某处心中一震,猛地转过身来,怒道,“邱不凡,你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白薇萱越是想心中越是不安,此时月渐偏中,显已快到午夜,而她那妖孽哥哥去交任务却至今未归。再联想到这邱不凡与卿家兄妹的恩怨,以及如今邱不凡肆无忌惮的模样,饶是白薇萱再是外人,也能预测得到,妖孽哥哥定然是出了事了,而且,不是小事。

  “诶?师妹急什么?为兄带来的,可是个好消息啊!”邱不凡轻佻一笑,目光灼灼地望着白薇萱,伸手欲要去挑她的下巴。却被白薇萱冷着脸躲了过去。

  “师妹,何必这样呢?跟了为兄,保准让你吃香喝辣快活赛神仙,何必跟着你那只知道修炼的哥哥,吃苦受累就罢,还要面临各种危险?”邱不凡对白薇萱快速的反应有些惊讶,但却并不以为意,眼中寒光一闪,又走近了几步。在他看来,如今的卿小碧早已是他的囊中之物。说起话来,便更加的肆无忌惮。

  “蠢材和天才,往往只是一线之差,可这‘一线’,便足以决定所有。”白薇萱冷笑道,姣好的面容上带着丝丝嘲弄。这种脑子被门缝夹了的“仙二代”,想法和常人就是“不一般”。

  “师妹,真要如此顽固吗?也罢,等你吃到了苦头,便会知为兄的好了,那时候,为兄还是会好好疼你的,”邱不凡闻言哪不知白薇萱骂得是自己,但却不恼,反而低笑一声,言行之中又添了几分轻佻。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邱不凡做事向来有始有终,既然做了,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万一有一天,你的天才哥哥成了陨落的天才,你可要早早做好心理准备啊!”邱不凡接着道,在黑暗的衬托下,他的眼里已然有了某种凌厉的东西在闪耀。

  “你在威胁我吗?”白薇萱闻言心头噌地冲上一股邪火,眼神冰冷,有股急不可耐的力量在她体内冲荡,似要冲将出来将眼前这人撕扯得干干净净。白薇萱平常是个还算温和的人,但她却有个轻触不得的逆鳞,那便是威胁。

  她曾为此失去过一个生命里最重要的人,而邱不凡如今也是拿了她在这个世界最看重的人来威胁她。

  所以,白薇萱怒了,她的血液里烧满了怒火,可是她却笑了,她笑得极美,让邱不凡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呆滞,血液变得火热,轻佻的眼中也是浮出丝丝情*欲般的迷蒙。

  然而,下一秒,邱不凡的视野里却失去了这样一个绝美容颜,再下一秒,他感觉小腹一痛整个人便如被踢飞的皮球般抛上了半空。

  待他稍微回神,迎面一巴掌又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脸上,这还不算完,紧接着他的下巴又传来一阵剧痛,嘴里顿时多出了股陌生的腥甜。

  “贱人!”回过神知道自己竟被白薇萱偷袭,邱不凡啐出一口鲜血,恼恨地低骂一声,全身真气鼓荡,将对他当头又是一个大劈叉的白薇萱弹了出去。

  “给脸不要脸!”邱不凡双目寒光直射,周身气息鼓荡,显然动了真火。他本就要年长卿小碧五岁,又是邱长老的亲侄子,自然得到了极好的栽培,如今的修为,虽比不得卿寒轩,却要比卿小碧强上许多,已然是炼气九重天的高手。

  虽然只是二重天的差距,但这两重天却足以让邱不凡获得压倒性的优势。只见他双臂一震,一抹银光顿时布满全身,连绵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逼得白薇萱只有靠住一根粗竹才能稳住身形。

  白薇萱毕竟在修真一道上还是新手,见邱不凡气势滔天,哪知如何反击?满心讶异的同时也是懊恼自己的冲动。但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也断然不会退缩。

  见邱不凡银光附体,手中一柄大刀已慢慢凝结而出,气势更甚,白薇萱一咬牙,拼命催动体内真气,在体表形成一层淡淡的乳白色防护,同时手指快速在腰间一探,拿出了柄青绿色的玄铁宝剑,挡在了身前。

  “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不知道我邱不凡的手段。”邱不凡怒目而视,手中虚握银白大刀,毫不留情地对着白薇萱挥去。只见苍芒闪现,一记刀光银弧破空而至,直冲白薇萱门面而去。

  这一记刀光隐含威压,又隐隐将白薇萱身形锁定,白薇萱思忖自己在原来的世界虽习得了些简单的防身术,但火候却是未到,身形也不够灵敏,肯定躲不过这刀光。既是躲不过,她便不去躲,只拿着手中的宝剑去挡。

  同时她暗暗运力,将身后粗竹压弯,以待借那刀光冲劲向上滑起,再借身后粗竹的反弹近到邱不凡身前,近身搏斗。

  白薇萱继承了卿小碧的全部记忆,自然也算得上半个修真者,起初不防才被邱不凡真气罩弹了出去,如今她却也已知破除那真气罩的方法,对于学习过搏击术的她来说,近身搏击才是如今最好的手段。

  可当她咬牙准备承受那刀光一击时,一袭白衣却是如同清风般忽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望见来人白薇萱心中一喜,这股出尘的气质,却不是她的妖孽哥哥又是谁?

  眼见那刀光银狐破风而来,白薇萱刚欲出声提醒,却见他那妖孽哥哥并无多余动作,只是轻轻一抓,便将那对白薇萱来说凶险万分的刀光银狐抓散了。

  轻而易举?白薇萱觉得用“轻而易举”这个词,来形容妖孽哥哥这一刻的风骚都是侮辱,那真是上天摘星、入海寻针都不费吹灰之力呀!

  “幽竹林也是你撒野的地方?”这一边白薇萱眼冒红心地夸赞着,妖孽哥哥冷冷的声音便传了开来。

  邱不凡不防卿寒轩这么快就转回,又见他如此轻易破除自己的攻击,心中又是惊讶又是怨愤,却也只得怏怏地收回真气,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看到邱不凡吃瘪的模样,白薇萱心里那个乐啊,直从脚底跟舒服到了头顶,全身上下说不出的畅快。

  “咳,咳咳……”不料她刚想拍拍自家妖孽哥哥的马屁,就听面前的人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身形也有些摇晃。

  “哥哥,你怎么了?”白薇萱大惊,立马搀扶了过去,心脏揪紧,莫不是刚才为了救自己才受得伤吧?可是邱不凡才炼气九重天,而妖孽哥哥已经突破到了融合期,理论上,是不可能的吧?

  “没事,小碧,随我回屋。”卿寒轩强自压下胸口上涌的血气,安抚地揉了揉白薇萱的头发,温柔地说道。

  但他却不知道此时的卿小碧并非往日的卿小碧,而是有了白薇萱灵魂的卿小碧,所以他眼中那隐含的一丝忧虑也是未能逃过白薇萱的眼睛。

  看来,这一次任务,出了件自己不知道的大事啊!白薇萱心中低喃。

继续阅读:第4章 逃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唯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