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古怪老翁
碧影紫罗2017-04-13 02:493,094

  不过,也没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当你这里失落之时另一面却说不定就能春风得意。这不,白薇萱在另外一个柜台前咧开了嘴,笑得春风得意。

  古岩大陆石头多,灵石多,但灵草灵药却少,付完小二哥的账后白薇萱便打听了换钱币的地方,笑话,让她把回气丹那么大把地挥霍出去,她看着心都滴血。所以干脆换成灵丸,眼不见心不烦。

  可妖孽哥哥的一句问,却把她从地狱拉回了天堂。当那店主目光灼灼地开出让五个手指的价位时,她以为是五颗灵丸,却不料竟是五十颗,那可是两万五千颗回气丹啊!再想到自己储物袋里那一堆“名贵”的药材,白薇萱的嘴就特么的再也合不起来。

  别怪她没出息,任谁发现自己拔身上一根汗毛都能卖出几千块,也会和她一样。那个世界没有人讨厌钱,就像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抵挡灵丸的诱惑一样。

  白薇萱显然也不能,但她却很精明,这一个偏僻小村就能开出这样的价格,那么中央城镇又是如何?对于缺乏灵草灵药的古岩大陆来说,她储物袋里的那些可都是价值千金的货物啊!不过,想到进入斗场时还需要不菲的入场费,白薇萱狠了狠心打算换十株,权当贴补家用了。

  不过在她还未出手之际,妖孽哥哥便早已拿出了五十株灵草,与店家交易完毕。看着自家妖孽哥哥脸上淡然的微笑,白薇萱微微抽了下嘴角,将那句“败家子”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好吧,算错了这路神仙了。

  捏了捏自家储物袋,白薇萱无不自我安慰道,幸好本姑娘存货多。

  换了灵丸,按着小二哥所指的道路,二人即刻便上路了。当二人再次来到有人烟的地方时,已经是第二日的下午。

  古岩大陆虽然人多,但陆地面积也着实得广,仅仅两个小乡村间的差距便非一般人能步行得去的,这也无怪乎古岩大陆全民习武了。

  这次来到的村子,叫麻山村,因为依着麻山而建得名。

  此处,也是离南海渔村最近的一处设有斗场的村子,而只要夺得了此处斗场的冠军,二人便可在古岩大陆长期居住,成为这里的一份子。否则,就要交取暂留费。

  这种规矩,也是古岩大陆强者为尊的一番写照。

  一进麻山村,那种根深蒂固的武风更加强烈,南海渔村里不过只有数十个专门修炼的武者,但这麻山村却不同,除了少数的几处大客栈和小馆子外,其余的地方不是简单的房屋就是简单的修炼器具。

  大小石墩摆了好几个长条,粗过人身的树段更是吊得到处都是,经常会有两个壮年吆喝着斗上一场。

  小斗不断,而他们又皆是年轻体壮之辈,分出胜负便又各自修行,或是说上几句心得交流,原地比划上两下。

  放眼望去,炼武人数之众,让人咋舌。

  卿寒轩兄妹的到来,并没有多引起他们的注意,只有两个离得最近的青年,比划完后见二人衣着奇特,微微露出惊讶的神色,不过稍后又露出了莞尔的笑来,好像在说“又来了两个新人”。

  两人见此也是微微一笑,白薇萱则饶有兴趣地看那些人修行,见到好处还叫上声好,不一时就与这些武者们亲近了许多。而对于自己妹子的自来熟,卿寒轩只是静静看着,同时也在静等着这村子的管理人到来。

  “这位姑娘好有豪气,是别处来游玩的小姐吗?”和那些爽直壮士稍微混熟了后,便有一人笑着问道。

  古岩大陆女武者不少,但也不多,一般人家女子只是炼些内里功夫,很少有去参加斗场的,特别是在这种小山村,女武者就更加少见。那壮士见白薇萱指纤腕细,不似自家这般锻炼过,只当她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出来见识世面的。

  反观他们看卿寒轩的目光,则多少带有些轻蔑,这种细胳膊细腿的男人,真的能保护自家小姐?

  “我们是来参加斗场的!”白薇萱毫不避讳,直接笑着说出了自己二人的目的。在她看来,这里武风盛行,肯定会欢迎外来修士。却不料那壮士听完这话,先是一愣,紧接着却摇头笑了。

  “斗场是需要实力的,你们这样上去,恐怕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住。这里的小孩都比你们强,我看你们还是早早打消这个念头吧!”先前的壮士摇头不语,他身边的一人却是淡淡地瞥了眼卿寒轩,冷笑一声道。

  他这话也算是个提醒,并无恶意。

  毕竟青莲大陆上的人很少来古岩大陆,就连通商也是极少,只限于沿海。因而古岩大陆的人并不了解青莲大陆的修炼方法。这其中缘由,不言而喻。

  青莲大陆上的灵草灵药皆由众多门派掌控,青莲大陆地大物博,那些修士也并不缺少灵石,只不过,大多数灵石都掌握在修为高的人手中,所以才显得有些珍贵。而且,在青莲大陆灵石对一般修士也非常用物品,平常的争斗中,回气丹才是最主要的。

  同样,对于古岩大陆的人来说,回气丹作用都不大,灵石还能滋润本身,而又因灵丸比回气丹好制作,这才以灵丸为货币。

  青莲大陆主内修,古岩大陆主外修,两块大陆上的人修行方式截然不同,自然便有了形体上的差距。因而在古岩大陆上,像卿寒轩这样的体格,看起来就显得很是弱小,自然也会被这以“强者为尊”为信念的众人看不起。

  不过对此,卿寒轩并不想多废口舌,白薇萱也只是俏皮地吐吐舌头。这其中的地域差距,她也很明白。所以当一个疑似管理人派来的小男孩走向他们的时候,白薇萱二人便很自然地走了过去。

  “你们跟我来。”那小男孩眼见两位来客身形瘦小,又没什么武者气势,便懒得用敬语,直接丢下句话又径自往回走。

  白薇萱虽明白其中道理,但还是不由得有些不爽,朝天翻了个大白眼,心中早已把这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死小鬼抓来狠狠地蹂躏了一番。

  心中这般险恶地想着,白薇萱却不敢去照实做的,毕竟他们想在这里长期逗留,到了人家的地盘,开罪人可是非常不智的。

  对此卿寒轩则依旧如个闷葫芦般,死死地沉默,好似什么都与他无关。

  三人一前两后,来到一处矮个儿的木屋前,停了下来。

  “夫子,新来的客旅,给登记下。”那小孩儿朝里面喊了声,便见一个扎着奇怪小辫的白头发老翁从里面伸出了头,随意扫了眼卿家兄妹二人,便又缩了回去。再见他的时候,他手里已经拿了一本厚厚的树皮本和一只不知道能不能写下字的草杆笔。

  “姓名。”白头老翁靠在窗边一角,看也不看二人,只是执着笔,懒懒地说道。

  “卿寒轩。”

  “卿小碧。”兄妹二人先后说道。

  “姓名。”但那老翁似是没听见一般,打了个哈欠,仍是这般说道。

  “……”白薇萱与卿寒轩相视一眼,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

  见那老头昏沉欲谁的模样,白薇萱心中一动,走过去一脸谄媚地笑着说道:“老伯伯,您辛苦了!我看您也累了,这种小事还是小辈来为您代劳吧?”

  “嗯,有道理。那就交给你了。”那老翁闻言也不抬头,径直将树皮本塞到白薇萱手里,便又靠在窗角,假寐。不一会又道,“姓名。”白薇萱刷刷写下自家二人姓名,感觉那草杆笔似乎还颇为好用。

  紧接着又写了年龄、性别和来此的目的,以及是否要参加斗场。完成这一切都,那老翁便夺过白薇萱手中纸笔,凑眼看了起来,在看到最后一栏时,却莫名其妙地瞪了二人一眼,转身便钻进了他的小屋中去。

  “明日去斗场报名处交十个灵丸。”不一时从小屋中冒出这样一句让白薇萱恨不得吐血的话。

  对于这性格古怪的老翁,二人颇感无奈,做完这古里古怪的登记后,便寻了一处客栈,住了下来。

  一日的奔波对于像二人这样的修真者来说,算不得什么,不过为了今后的斗场生涯,二人还是决定趁此好好地养金蓄锐。所以进了客栈后二人便各自回房,寻了个自己中意的地方,打起了坐。

  夕阳飞逝,夜幕降临。百虫低鸣声渐渐沉寂后,新的一天即将来临。

  时如水逝,当白薇萱从修炼中回过神的时候,朝阳已然红透半边天。

  吐出口浊气,白薇萱感觉着体内精进了少许的真气,嘴角露出一抹满意的笑。见了那些每日锻炼的壮士,以及他们修行的各种方法,对于即将到来的斗场,她不知不觉也有些期待起来。

继续阅读:第10章 比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唯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