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比斗
碧影紫罗2018-04-03 16:312,785

  “不知道斗场的报名是不是已经开始了。”白薇萱嘀咕了句,拍拍衣服跳下床,走出房门。耳旁传来阵阵风鸣,白薇萱一抬头就看到了于屋顶上炼剑的妖孽哥哥。

  卿寒轩今日着了件利落的青衣,持剑而舞,呼呼剑风清脆而流畅,见到白薇萱望来,便收了剑,一跃而下。

  “斗场的报名已经开始了,你准备下我们就过去。”依旧是风轻云淡的口气,但其眼中那一闪而逝的宠溺,却没有逃过白薇萱的眼睛。嘴角勾起一抹轻微的笑,白薇萱吩咐小二哥打来热水后,便退回了房间。

  随意整理完毕,白薇萱再出来时也换上了束身便服,长发也是随意地扎在了脑后,露出清爽白皙的脸庞,自有一番英姿飒爽。

  小小麻山村,斗场报名处,此时竟已是人声鼎沸。白薇萱随意打量了下发现,麻山村最中央的那些修行道具,不知何时被清理一空,摆上了大小相仿的木制台场。

  这台场约莫三丈长一丈宽,半人高,空间不小,但迂回之地却不是很大,显然符合壮士们最直接的力量碰撞。

  到艳阳高照之时,报名逐渐接近尾声,卿家兄妹才总算是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报名牌,一块黝黑的玉片,只是随意刻上了各人的名字以及分组。

  白薇萱第九组,卿寒轩第十一组。场地中一共二十三组台场,他们被分在靠近中央区域的台场。

  麻山村,人不算多但也不少,报名参加斗场的便有三百余人,因而每个台场上,都有十来人参加比斗。

  只不过,当第二日,斗场开始后,白薇萱没想到的是,这共一个台场的一组十来人,竟是同台比斗。也就是说,那不过三十几平米的地方,成为了十多人混战之地。

  如此一来,每个人所能移动的空间便会相对减少,比斗起来就要更加小心。在激战对手的同时,也要防备从其余各处发来的攻击。

  不过对此,白薇萱倒没什么意见,人多好啊,又都是“巨型”目标,她可以把在海上玩了两个月鱼虾的手段直接挪过来用。

  《地煞七十二奇术》,白薇萱所习,不过其中十之一二,但胜在精通,她只琢磨着从何下手。

  第九组的比斗即将开始,对于第一个跳上台场上的那抹娇小身影,参加比斗的麻山村众人颇有些无奈。他们都是身强体壮的男人,却偏偏中间夹了个娇滴滴的娘们,显得很是怪异。

  不过大家虽然不太适应,但大多有着良好的比斗意识,当开始的信号发出时,台上的十多位武者几乎全体出动,朝着认定的对手扑去,方式直接而强烈,几个呼吸间就有数人被直接打落看台。

  白薇萱没有动,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右手却不露痕迹地捏了个诀,不一时,场中的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原本要出拳的一个人,忽然被搬到伺机而动的人面前,直接将那人打落下去。而将其打落的人正愣神的那会他身后一人来偷袭,一掌那是狠狠地拍在了他身上,然而他身形却是丝毫未动,甚至连对方的手掌都感觉不到。这时台场另一边正在防御的某个人却忽然抛飞了出去。

  白薇萱嘿嘿一笑,还未待那些人回过神来,便见她手指轻轻一点,七八个大男人竟好似被定住般,保持着奇怪的姿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眼珠子中透出丝丝惊骇和茫然。

  “不好意思啦,这场是我胜啦!”白薇萱说道,笑得人畜无害。可当这几个武者回过神来时,他们却已经来到了台场下。身体恢复自由,不伤分毫,但却实实在在是败了。

  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众人心中共同的疑问。没有武力的碰撞,也未见能量的迸发,这女子,究竟用了何种手段,将他们全数放下看台场?

  台下黑发的壮硕少年怔怔呆愣,就在方才那几个呼吸间,恍然未觉自己的拳头竟打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而打在自己身上的那一掌却丝毫没有感觉,好似是别人受了那一掌般。

  而且,方才在台上他分明丝毫动弹不了,而后一眨眼更是莫名其妙地来到了台下。八个大男人,竟在同一时间被放到了台下?“嘶!”少年倒吸了口冷气,蓦然发现,这种事情,若不是亲身经历,任谁,都不会相信吧!

  相比于这些人的错愕,看台上那女子,却只是俏皮地笑笑,领取过胜利的腰牌后便朝着另外的台场走去,留下呆了一片的男人们。

  这场比斗,就这么简单地结束了,速度之快,让人咂舌。不过,在这一共二十三组的比斗中,第九组并不是第一个结束的,这里的武者,也是有着十分厉害的强者。

  但这第九组,却绝对是结束得最诡异的一组,没有人再敢小看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虽说如此,但在这力量为尊的村落,在你还没有打倒所有强者前,却也绝对没有人会认同你的强大。

  他们不追求强,只追求最强和更强。

  不论是谁,是强是弱,正正当当的比过了才知道。这是麻山村的名言,也是用来折服这里所有人的方式,对于武者来讲,没有什么比比斗更直接,更有效。

  所以在一片怀疑的目光中,白薇萱所要做的不过是用自己的实力,来击败对手罢了。她的胜,胜在出其不意,与手段新颖,是为诡道,而卿寒轩则是实打实的比斗。

  《天罡三十六剑法》这本连白薇萱这不懂剑道的人,看了都要赞一声的绝世剑法,在这有着妖孽天赋的剑痴的施展下,更加让人目眩神迷。

  当白薇萱来到十一组的时候,台上已经没剩下几人了。台上,卿寒轩一袭青衣凌然独立,长剑轻挽,自有种遗世独立的出尘味道。

  这是白薇萱第一次见自家妖孽哥哥施展这新得的剑法与人比斗,不像悟剑时的缓慢拆解,实战中的卿寒轩用剑极快,往往剑风未至剑已到,剑道凌厉。若非他不想伤人,每每在最后关头收手逼退对手,台上的几位早就挂彩了。

  饶是如此,台上苦撑的几人也并不好受,那剑气带来的心里威压以及剑风的压迫感,都令他们疲于应对,败北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白薇萱看得出来,妖孽哥哥此时用的不过是最入门的剑招,虽然一样“仪表不凡”却不含一丝杀意,在应战中力求多变罢了。

  想想她所习奇术中也有剑术,但她似乎对这方面没什么天赋,愣是一点没看懂,倒是其中略提的御剑诀记得清楚。兴许那是未来逃命一大利器,最是让她上心罢了。

  思想间白薇萱注意力有些分散,眼角瞥见隔壁的隔壁,比斗似乎非常精彩,便从人群中挤了过去。

  那是十三组的台场,周围人满为患,但仗着习得的奇术白薇萱还是很轻易地挤到了台场旁边。

  只不过,当白薇萱朝其上望去时,却微微挑起了眉。这台上的人似乎多了点,细数起来倒像是没有一个跌落下台的,令白薇萱颇为惊奇。

  但听一阵齐声大喝,十多人退而前冲时,白薇萱才从台场上人群中看到一个身着粗布短衣的少年。十四个肌肉虬结的青年,带着一身劲气大喝着,从四面八方冲向中心,却在对方一丈开外时猛然顿止,连那少年的衣袖都没碰着就被一股更强大的劲气弹了回来。

  十四人连连后退,脸上或惊或奇,却唯独没有白薇萱下意识认为会出现的不甘和愤怒,甚至连畏惧都没有,更有几人人,脸上反而有着丝丝喜意。

  “这是什么情况?”白薇萱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大脑有点脱线,那中·央的少年分明能胜所有人,却为何不发出必杀一击呢?凭他弹走别人的一身雄厚劲气,肯定能做到让所有人下台吧!

  可是,他为什么没有那么做?

继续阅读:第11章 巨型灵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唯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