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惊魂
碧影紫罗2017-04-13 02:492,797

  悬崖陡峭,水汽氤氲。深不见底的断崖某处崖壁上,一小团紫色的身影蜷缩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上,微眯着眼,似乎是在假寐。寒风呼呼地吹着,这紫色身影不由缩了缩四肢,好似想要把自己整个埋进衣服里。

  看起面目,这狼狈的紫色身影,正是在石中莲旁诡异消失掉的白薇萱。事情,要从她接近石中莲的那一刻说起。

  所有人都错把灰岩蛇当成了护宝妖兽,却不知石中莲对一般妖兽根本毫无吸引力,只有一些极为厉害的妖兽才懂得其好处,从而盘踞周围。

  灰岩蛇显然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它连魔皇毒蛛都比不上,更别说要去守护石中莲了。它不过是从洞中跑出来晒晒太阳,却不料半途与白薇萱几人遭遇,更直接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斗。

  那灰岩蛇本也是暴虐的性子,被对方一阵痛击心中憋了好大的火,正要发作之时,却猛然察觉到一股让其打心底畏惧的气息,正在缓缓苏醒。所以,它才舍了这边的对手,灰溜溜地钻进洞穴。

  这是灰岩蛇的本能反应,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白薇萱刚收起一捧石中莲,随即猛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她下意识地退开几步,却见一团青黑色火焰从她原先所在之处,忽地燃起。那火焰无声无息,甚至连形态都十分模糊,但却在瞬息间将那处坚硬的岩石烧了个干干净净,直烧出个十步见方的大坑,火焰才慢慢散去。

  若说此处有惊无险,那么后面发生的事,却是令白薇萱如今想来,都有些胆寒。她分明是隐了身的,而且离崖壁还有些距离,可就算是如此,一只不知从何处而来的触手还是准确而轻易地将她捆了个结实。

  那触手困住她后便急速缩了回去,那速度竟毫不比青雷弱。它急速后退间,时而还堪堪贴着坚硬的岩石擦过,将前者身体之上划出了许许多多道伤痕。

  然而这些还并不算什么,当那古怪的触手终于在某一刻停下来的时候,白薇萱才看到了她至今为止从未见到过的恐怖画面。

  什么叫群魔乱舞?或许眼前的,便可算得上。

  当白薇萱终于被那触手松开,迎来第一口呼吸时,她哇地一口便吐了出来。刺鼻的腥臭,将这一片空间填得严严实实,到处都是干或未干的血迹,一根根粗过人身的触手,如魔光飞影般,在空间里晃荡着,昭示着它们强大的生命力。

  无数的触手,黑压压一片,而当白薇萱进入这片空间之时,那所有的触手都猛地停住了所有动作,一个个如同着了魔般地死死盯住了白薇萱。

  是的,盯住。

  这种感觉让白薇萱不寒而栗,那一瞬,她几乎以为自己成了妖怪口下的唐僧肉,只有乖乖等着被吃的份。

  所有的触手都安静了下来,诡异又小心翼翼地聚集到白薇萱面前。白薇萱想逃,可四肢根本不听使唤,而当她看到那些如树根般的触手上忽然分出数个细长的吸管,扎进她的小腿时,她想都没想就拔出了插在发上的钗子。

  钗子还是那只钗子,古朴而精美,简单而大气,与其他装饰品并无多大区别。但不知为何,将钗子抓在手中后,白薇萱的心立马就定了下来。面对那几乎无敌的诡异触手,她心中隐隐约约对手里的钗子有了些别样的期待。

  曾经将她从三眼青蟒口下拉回,又在琼海逃亡的最后关头助她开启玉符的力量,一举击杀邱不凡,更制造出那般逆天的透明玉石,不仅将垂死的卿寒轩救活,还令得二人修为大进,同时钗子内部竟还拥有那样奇特又宽广的空间,将一整池的醴香泉储存了进去。

  这种种迹象,都表明了她手中钗子的不凡。七世灵晶钗,其内蕴含七方世界,七方世界各不相同。那么如今白薇萱所开启的红尘之境,究竟有什么作用?又有什么奇特之处呢?

  回想起当初,在溯溪村令三眼青蟒暴走时候的场景,白薇萱灵机一动,眼见有更多的吸管飘飘而来,她也顾不得后果,将钗子猛挥,欲要斩断那些攀附在小腿之上的吸管。

  可这次,这钗子似乎偏偏与白薇萱作对,她连挥了好几下,都未见那些吸管被斩断,反倒是她这几息间又被吸去了许多鲜血,两番使劲下,竟是力气渐渐不支,意识也有些模糊起来。

  “我不会就这么挂了吧?”天旋地转,白薇萱闷闷地想着,她的身体也虚弱地倒向地面,这一回,只怕没人再能救她了。

  她想着,只觉身体越来越冷,心也越来越沉,迷迷蒙蒙间,她似乎看到那无数触手里幻化出了个苍老可怖的脸孔,那脸孔极尽丑陋,龇牙咧嘴的,好似从地狱爬出的恶鬼,只让人见了,就不寒而栗。

  白薇萱心中大骇,却也无能为力,只是在昏睡过去的前一秒,她看见眼前那张可怖的鬼脸,竟突然诡异地扭曲起来,随后她便再也不知道了。

  直到不久前苏醒,她就发现自己躺在身下这块孤零零的岩石上,过去的一切似乎都如梦魇虚影,一睁眼就会消失无踪。

  可是身体的虚弱,与小腿上留下的道道血痕却在一遍遍提醒着白薇萱,那一切,都不是梦,都是真实的。

  只是不知道她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那张鬼脸又是怎么回事。白薇萱将头深深地埋进双臂间,劫后余生令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回想起之前那些恐怖的画面,她不自觉地攥紧了手中的钗子。

  七世灵晶钗,三眼火晶,红尘之境……这些难道都是她一厢情愿的幻觉么?为什么到了这里,三眼火晶不再出现,七世灵晶钗也好似失去了所有的灵性?

  是上天和她开的一场玩笑么?

  白薇萱迷茫地抬头望去,却只见着一片白雾蒙蒙,哪里见得到天空的影子。眼角不自知留下两道弯弯曲曲的清泉,有那么一瞬,白薇萱的心中充斥着恐惧与绝望。

  “不对!不可能是假的。”感觉到从眼角滑落的温润变成了丝丝的寒意,白薇萱猛地打了个颤,赶忙擦去脸上的泪水,好似突然间抓住什么重点般,喃喃自语。但却又无力去思索太多。

  被那诡异触手吸取鲜血后,白薇萱就失去了一身的法力,现在和个普通的凡人没什么两样,甚至从如今的身体状况来说,她还不如一些身强体健的凡人,此时脑中已然有些晕眩。

  平定下思绪,白薇萱伸头打量着四周,这才发觉,眼前除了云雾和身后的岩壁外,她竟看不到一点其余的东西。而身后的岩壁,也是光滑透亮,白茫茫一片,好似云雾,让人的视线模糊不清。

  而且,岩壁上竟连一丝生物的痕迹都找不到。

  “好奇怪的地方……”白薇萱缓缓站起,眼中的茫然与疑惑更甚,此处雾气浓厚,岩石陡峭,若说没有动物还算正常,但若连植物都没有,那就多少有些蹊跷了。不管怎么说,苔藓类的植物,就算是在这种地方,也还是能够生长的。

  然而,此处的岩石上却并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反而光滑如镜,且无丝毫泥土混杂,就像是被刻意打磨出的上好玉石一般,隐约散发出无可挑剔的光华。

  白薇萱的脑门上忽然刮下了几条黑线,因为在这一刻,她脑海里竟然诡异地冒出了四个大字来——无字玉璧。

  天知道她下一秒又想到了什么无字天书,连她自己都被雷到了。

  “唉……”无奈地叹了口气,白薇萱颓然地瘫坐在地,这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在这么个尴尬的悬空岩石上,连走动都是问题,更别说逃生了。

  “这块岩石?”白薇萱的思维猛然一顿,似乎又抓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她嘴里喃喃念叨了几遍,整个人更是猛地趴了下来,双手颤颤地摩挲着脚下的岩石。

继续阅读:第25章 麻山之密(求收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唯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