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五虎丹炉
碧影紫罗2017-04-13 02:493,157

  晨昏将定,夕阳低挂,金色的光线,将小小的麻山村映照得不似人间。

  麻山村中段,一间低矮的木屋大窗旁,扎着奇怪小辫的白发老翁倚墙半坐,双目微阖,似是睡去。

  耳边忽然传来阵阵“沙沙”声,白发老翁拧了拧眉,不耐地翻了个身,不予理会。

  此时,一袭紫衣的女子出现在木屋前,见状红唇微抿,也不说话,只在墙边寻个宽敞的位置,径自坐下。

  晚风吹拂,阵阵薄沙漫过,一片不知从何处掉落的黄叶蹭蹭卷来,翻了几个跟头,竟直接扑到了那白发老翁头上。

  那白发老翁猝不及防,只觉耳边忽地炸开一声脆响,惊得一跃而起,倏尔见一大片黄叶从身旁飘落,不由气得吹胡子瞪眼,啪啦一掌将其拍碎。

  “你这女娃好奇怪,跑我屋旁坐着干什么?挤得老头子都没地方睡觉。”见紫衣女子似笑非笑地望来,白发老翁似是迁怒于她,等着眼斥道。

  “自然是等你睡醒。”紫衣女子俏皮地眨了眨眼,说道。瞧这模样,正是白薇萱。她离了客栈便是直接来到了这位“夫子”这。

  “老头子睡不睡醒,管你什么事?”白发老翁胡乱地晃了晃手,就要赶人,“你快走开,莫要扰老头子清净。”

  “夫子,我是来求学的,我想和你学炼丹。”白薇萱见状苦了苦脸,连忙道。

  “嘿,当初也不知是谁逃得比兔子还快,老头子是洪水猛兽,教不得你。”闻言白发老翁冷哼一声,就要往木屋里钻。

  白薇萱立马拉住他,讨好道:“夫子大人,你大人有大量,当初是我唐突了,您也知道,麻山上危机四伏,我要是不小心点,恐怕就不能回来见您了。您就原谅一下吧?”

  “你这女娃说得奇怪,当初怕我,如今就不怕我了?”白发老翁却不吃这一套,转头冷哼道。

  “嘿嘿,我知道学炼丹是要天赋的,您看我可成?”白薇萱嘿嘿一笑,却不接老翁的话,反而将话题扯到了炼丹上。

  “你有无天赋和老头子有什么关系?”白发老翁又转过头去,衣角微微一荡便震开了白薇萱的手,钻进木屋去了。

  “喂,道长前辈,不然我们打个商量吧?”白薇萱鼓了鼓嘴,见白发老翁就要关窗,连忙道。

  “去去,别扰老头子清净。”白发老翁懒得理会,关窗户的手又使了使劲。

  “道长,我有醴香泉一瓶做拜师礼。”白薇萱死死挡住,憋着口气叫道。

  “你莫欺老头子无知,那醴香泉也是你能得的?”白发老翁闻言一愣,随即摇了摇头,几乎就要将窗户完全关闭。

  “道长,这有样品五滴,你可查看。”白薇萱见再难抵挡,连忙从狭缝丢进一小瓶醴香泉,同时补了句,“这是弟子费尽千辛万苦所得,还望道长珍惜。”

  做完这一切,白薇萱拂了拂衣袖,微微气喘着在原地坐下。

  给出五滴醴香泉,倒是不因为她小气,而是醴香泉实在太为难得,少量还可以说是偶然,若是量多了,那就说不清了。

  更何况,物以稀为贵,这量越是少,越能显得这份礼的贵重。

  那老翁作为炼丹道士,定是有着鉴别真伪的眼光,同时,白薇萱也相信,以醴香泉的珍贵,后者不可能不动心。

  果然,仿佛在验证白薇萱所想,她身后的窗门此时缓慢地打开了,白发老翁露出头来,面上有些难看。

  “小丫头,正所谓财帛动人心,你就不怕老头子强抢了你的醴香泉?”白发老翁沉着脸道。

  “道长此言差矣,我既然来了,就没有怕的道理。何况我也只剩一瓶醴香泉,完全是抱着倾家荡产的心理来拜师的,道长要是不收我,可就真让人伤心了。”白薇萱眨了眨眼,一脸的无辜。

  “哼,油嘴滑舌的小丫头。”白发老翁见装恼恨地瞪了眼白薇萱,踌躇了下又道,“老头子不能教你炼丹,但可以……”

  “别的就免谈了,我诚心来拜师,夫子你太伤我心了,那一瓶醴香泉,我看还是等回青莲大陆时,给陆长老吧!好歹还能学习个符咒之术。”还未等白发老翁说完,白薇萱就摆手打断,说完叹息一声,起身就要离去,言语中的失望不言而喻。

  “等等!你这女娃,是在逼老头子么?”见白薇萱竟真的起身要走,白发老翁顿时有些气恼,这女娃的手段他几天前在麻山山顶就见识过了,如今看她修为似乎又有长进,若真要去抢还真未必能得逞。

  “小碧岂敢,是道长嫌小碧没那天分罢了。”白薇萱扁了扁嘴,大大的眼睛俨然有了些湿气。

  “好了好了,你可以跟老头子学炼丹,不过却不能当老头子徒弟,也不能叫老头子为师父。也同村里人一样,喊我夫子吧!”看到女子泫饮欲泣的模样,又想到那醴香泉的妙用,白发老翁烦躁地抓了抓头,不耐地说道。

  “真的?小碧见过夫子!”白薇萱听得此话,一抹眼泪,立马破涕为笑,惊喜地朝前者施了个礼。让前者颇为傻眼的同时,也是让人怀疑,方才她的那一番委屈模样,究竟是真还是假。

  “这是小碧的一点心意,望夫子笑纳。”随即白薇萱从袖中取出一个青色小玉瓶,递上前去。那瓶中装有约莫一小杯醴香泉,对于别人,特别是对炼丹修士来说,也是相当可观的一笔财富的。

  夫子看到那比之前大了好几号的玉瓶,紧绷的脸上终于禁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对于白薇萱的识相非常满意。

  “这丹书所记乃是炼丹基础,你先拿去读,有不懂的,可以来问我。”夫子朝木屋内随手一招,招出本泛黄的书,丢给了白薇萱。

  见后者如获奇珍般小心翼翼地收起丹书,不由微挑嘴角,随后又从袖中掏出个巴掌大的炉鼎状物,接着说道:“这是五虎丹炉,算是老头子对你那些醴香泉的感谢,至于灵草灵药,你出生青莲大陆,老头子就不多此一举了。”

  “谢谢夫子!”白薇萱忙接过那模样颇为气派的丹炉,宝贝似的摸了摸。

  这五虎丹炉,成方圆之体,炉身上粗下细,四方和顶盖皆是虎头之形。四方虎口大张,虎面狰狞,颇有一股凶悍之气。那四方虎口皆含一道奇特符障,疑似出口。不过那符文颇为复杂、玄奥,让人一时难以参透。

  “天色不早了,速回吧!”赠出丹炉,夫子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虽说他不承认这个徒弟,但怎么说现在也算人家的老师,比之方才,也是亲近了不少。

  “是!”白薇萱欢欢喜喜地道了谢,便飞也似地奔向她居住的客栈。丹炉、丹书到手,白薇萱按捺不住那份好奇与兴奋,迫不及待地想要开炉炼丹了。

  夕阳西沉,天边的颜色愈发黯淡下去,麻山村里的那间木屋内,光线昏暗,夫子盘坐于蒲团之上,手里把玩这那个青玉小瓶,嘴边露出若有若无的笑。

  忽然,木屋外传来一声闷响,夫子收起玉瓶,走过去打窗门,却见一个面目沧桑的中年男子持枪而立,淡淡地站在门外。斜睨的凌厉双目,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抬眼来望的夫子。

  “嘿!这都能被你找上。”夫子看到来者,先是一呆,随即苦笑一声,白发苍苍的模样也是逐渐隐去,恢复了他原先的容貌。

  “你该知道,这一天总会到的。”持枪而立的中年男子冷漠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口中吐出的话语也不带一丝情感。

  “嘿嘿!”恢复原本模样的夫子低笑一声,大袖忽然一挥,一抹奇光闪过,瞬间将那中年男子罩住,而他本人则急速退入木屋,一瞬间消失了踪迹。

  “休要再垂死挣扎,这一次,你跑不掉的。”中年男子冷漠开口,手中长枪同时如闪电般刺出,禁锢他周身那看似坚固的光罩此时却如同纸糊般,瞬间破碎。

  不光是光罩无用,就是那颇为坚固的木屋,也似根本不存在般,根本拦不住长枪的攻势,轻易的就被洞穿。

  与此同时,木屋后也是响起一声闷哼,一个身影抛飞而出,狼狈地在地上滚了几滚才停下。看那模样,正是方才消失在木屋内的夫子。

  被长枪击落,夫子当即便喷出一口鲜血,平淡的眼中登时充满了惊骇。不过却并未坐以待毙,袖袍之中一抹黝黑的大刀立时便被他握在了手里。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夫子被逼到这个地步,也是拿出拼命的打算。

  “嘭!”然而就在那中年男子收回长枪的瞬间,手持大刀的夫子周身忽然爆出一阵血雾,只见空间一阵扭曲,刹那间便将夫子吞噬而进。

  中年男子微微皱眉,走到此处,伸手捻起空气中飘散的一丝血雾,眼中露出丝丝鄙夷。为了活命,这种人,倒是连自己的身份也忘了。

继续阅读:第19章 第一炉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唯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