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一炉丹
碧影紫罗2017-04-13 02:492,819

  黑夜降临,夜色笼罩。树影婆娑,淡淡的星光,给小小的麻山村平添了一份神秘。

  油灯未灭的客栈里,白薇萱盘膝而坐,将真元力再一次缓缓地运行了一周后,方才轻吐出一口气。她蓦然睁开双眼,些微华光从中一闪而逝。

  感受到体内恢复到最佳的磅礴真元力,白薇萱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炼丹果真复杂,需要的精神力也挺吓人的。”白薇萱颇有些无奈地自语道,她之前已经将全本炼丹基础介绍细细阅读了一遍,终于对炼丹也有了个基本上的了解。

  “从最简单的三等凡品开始吧!”白薇萱略略平息了下心情,将书页上记载的丹方又细细阅读了一边,确认无误后,方才捏了个决,将那五虎丹炉招出。

  丹书中所记丹药有三大类,分别是凡品、仙品和神品。其中,每个品级又分为三等,最低级的便是三等凡品,最高为一等神品。白薇萱此次尝试的便是三等凡品丹药中,最为简单的一种,汇灵丸。

  汇灵丸所需药材较少,有不少都是在青莲大陆随处可见的低等草药,白薇萱用起来也不心疼,在将五虎丹炉预热的同时,也是随手准备了十多份。

  而在她准备完这一切后,丹炉已经预热完毕。

  “喝!”白薇萱低喝一声,精神力如潮水般涌出,急速地卷着一份药材,冲进五虎嘴中的通道。

  “呲~”一阵轻响从丹炉的某处传出,白薇萱皱了皱眉,不想这么快就有药材报废,看来想象和实际操作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掌控着其余的药材,白薇萱将丹炉中火焰的温度降了下去。随手又招过一份药材,白薇萱小心翼翼地将其带入炉中,稳固好后,才又将火焰的温度缓慢升高。

  五虎丹炉中的火焰静静地跳动着,在白薇萱的精心控制下,一点点接触到药材,缓慢地将药材中的杂质剔除。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约莫两个时辰后,白薇萱的额上已然见汗,而五虎丹炉中的药材也终于全部被提取完毕。

  顾不得去擦额上的汗水,白薇萱依旧小心控制,试着将那一团团或粉末或液体的药材精华,集聚到一起。绿色的药液和黑色的粉末相容了,另外的一团红和青也贴到了一起,慢慢慢慢地一分分融合。

  直到最后全部混溶成一团不规则的半液半固的稠密物质,白薇萱终于稍稍松了口气,同时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个青玉小瓶,招出一滴醴香泉送入五虎丹炉中。

  淡淡的香气,在五虎丹炉中荡漾开来,虽然有着白薇萱精神力的保护,醴香泉还是普一接触高温便迅速地雾化了,根本不需要白薇萱去小心翼翼调节。

  而随后,这股醴香泉化作的雪白雾气,便很快地渗透进了那团微微泛着些紫色的稠密物质里。

  就在这时,白薇萱神色猛然一凝,眼睛倏然闭起,不见她有任何动作,就见丹炉中静滞的空气突然暴*动起来,一个奇异的能量线条,在丹炉中间缓慢形成。而随着这能量线条的形成,那火焰中原本静静温养的稠密物质,也忽然不安地翻腾起来。

  不一时,五虎丹炉中就发出阵阵空气震荡般的低鸣,与此同时,白薇萱双手忽然翻动,一道白光从她指尖激射而出,堪堪透射进丹炉中间的那能量线条之中。

  “呜呜!”五虎丹炉低鸣一声,随后安静了下来。而白薇萱在做完这一切后,几乎脱力地一歪身子,倒在了一边。

  “亲妈啊!炼个丹是该要多苦逼啊?”白薇萱欲哭无泪,首次的尝试,几乎是个惨痛的结局。透支的精神力让她的脑子现在都空泛泛的,钝钝的疼痛从中散布而出,令她从头到脚说不出的虚弱和难受。

  “睡一觉再起来收丹吧……”好在辛苦也没有白费,白薇萱望了眼身旁的丹炉,虽然很想看看自己费尽心力炼出来的成果,但终究抵不过困意,在炕上随意拱了个舒服的位置,便沉沉睡去了。

  第二日,当卿寒轩来叫门的时候,白薇萱才悠然转醒。经过一夜的充足睡眠,白薇萱的精神很快恢复了过来。同时她还发现,那原本捉摸不定的精神力,经过此次,竟似乎凝炼了不少,运用起来也更为得心应手,颇为让人惊奇。

  瞥了眼不远处的五虎丹炉,感受到那其中温养的首次成果,白薇萱强忍住收丹的欲望,走出了房间。

  今天是她和卿寒轩定居麻山的日子,人员杂乱,可不是什么收丹的好时机。这一日,他们还会在村里人的带领下,选择一快地皮,自己搭房子。

  这种事情,是各个小村落的规矩,也是就此扎了根的意思。也就是说,将来不管你有怎样的成就,你都是从这个村里走出去的,你的第一站,是在麻山。这房子,便是个烙印。

  对此,白薇萱不置可否,她也不介意从这里开始,不管怎么说,麻山村给她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而在选地方的时候,白薇萱和卿寒轩都是看中了东面的一块空地,那里正好有一条宽敞的河流走过,周围景色怡人,还有一小片竹林,正适合居住。

  最关键的是,这里和他们二人曾经生活了多年的幽竹林很是相似。而那幽竹林里的木屋竹舍,也是卿寒轩一手搭建起来的。如今做起来,自然是水到渠成。

  至于白薇萱,则插不上什么手,只是偶尔递递东西,献个殷勤罢了。

  于是,整整一天,在卿寒轩这个能工巧匠的精心制作下,一栋雅致、清心的木屋竹舍便做好了。

  看着那些厚实的木头上,最后被那位不苟言笑的少年刻画上种种奇妙的纹痕后,白薇萱再次倾倒在前者的魅力之下。

  好吧,这人闷得像葫芦,其实他妈的就是个妖孽啊!白薇萱心中呐喊,她忽然又想,这样好的男子,该由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呢?

  “想什么呢?”完成最后一道工序的卿寒轩放下手中的工具,见白薇萱盯着自己发呆,不由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道。

  “没什么,呵呵!哥哥,你做的房子真好看!”被那个笑容闪得有些慌神,白薇萱赶忙压制住这一瞬有些不寻常的情绪,笑呵呵地说道。

  而卿寒轩似乎心情也不错,听到白薇萱的夸赞,轻笑了下,转身拿着东西往屋内走。

  白薇萱看着眼前那个似乎能顶天立地的背影,心中不禁有些恍惚。

  如果,她不是卿小碧,她只是白薇萱,这个人会不会还能对她露出这样的笑脸?

  如果,她不是卿小碧,她只是白薇萱,这个人会不会还能对她如此温柔?

  如果,她不是卿小碧,她只是白薇萱,这个人还会不会,为她做那许多许多?为她挡刀,为她担忧,为她高兴,为她做这么美的木屋竹舍……

  “我不是卿小碧,不是你妹妹,我只是不小心从另外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白薇萱……”白薇萱喃喃低语,她忽然觉得口中无比苦涩,让她忍不住有想哭的冲动。

  她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可耻,就这般窃取了原本属于卿小碧的幸福。同时她又恍然觉得有些恐惧,顶着卿小碧的名号,有着卿小碧的记忆和身体,那么白薇萱又在哪里?

  她如失魂魄,胡乱地踱着步子来到了河边,扶着河边的大树,她静静向下望去。

  那水中,倒映的是一个人的影子,乌黑的长发,淡紫的长裙,头顶还有个松松的发髻。这人的眉间分明有她原本的影子,但却是个陌生的模样,美得让人发指的陌生模样。

  “呵!”白薇萱看着水中的人影,忽然就笑了,她狠狠揉了揉自己的脸,低骂道,“没出息的家伙!我当然是我咯!姓白,名薇萱。总有一天要回去的!”

  说完她又使劲甩了甩自己的头,扫除心中的阴霾,一转身溜进了新屋里,她还惦记着那炉丹呢!是该收的时候了。

继续阅读:第20章 神奇丹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唯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