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夫子”?
碧影紫罗2017-04-13 02:492,751

  狐疑地打量完面前看起来颇为粗糙的巨型灵石,白薇萱不甘地撇了撇嘴,她不觉得自己脑中那少得可怜的阵法知识,能帮助自己推算出些什么。她虽学有搬运奇术,但自忖也没本事搞得定这种看起来就十分麻烦的驳杂灵石。

  那轩颜有口令进入,而她就只能望“石”兴叹了。虽然她打心里对阵法内事物充满好奇,但自家本事摆在那里,又能奈何?无奈之下,只得打道回府。

  本着原路返回无风险的念头往回走,白薇萱默记着时间的同时,却发现半个时辰后,自家还在山腰里晃悠。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这阵法的厉害程度。

  可惜,识地之术她尚未修习,此间被阵法扰乱了视感,她也不可能就地修习。唯今也只能闭了双目,凭着灵识的牵引一直往东行数十里,再往山下去,或许能走出去。

  只是她方才已然走乱了地点,这般行去,也不知会走到哪里。但若终究能离得了麻山便不愁回不去。只怕,这样也不行的话,白薇萱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好奇心害死猫啊!心中一边苦叫,白薇萱一边用灵识摸索着路线,她以上山的步调走,算计着时间。

  半个时辰后,睁开眼,映入白薇萱眼帘的却不是她意料中山底平坦的风光,而是光秃秃的山顶和一间不算太大的木屋。

  一阵凉风卷着树叶从白薇萱面前飘过。

  坑爹啊坑爹,明明往下走的却愣是跑到山顶来了,这叫她情何以堪?

  等等,下变成了上?也就说,那阵法有可能完全将方向颠倒了过来?那么东变成西的话,自己不就离麻山村越来越远了?

  叹了口气,白薇萱也只好接受了现实,远就远点吧,好歹这样一来,就有可能返回了,多少让人安了些心。

  忽然“嘎吱”一声响,白薇萱惊得连忙给自己捏了个隐身诀,拿眼去瞧那声源处,便见一道木门被人从里推开,一个挽着道髻的中年道人从中走了出来。

  这中年道人走出木屋,原地舒展了下筋骨,便对着虚空一招,一个小鼎状的器具就被他拿在了手里。

  听“叱”的一声,在中年道人口中念念有词的同时,那小鼎飞向半空,迎风而涨,倏忽间便有两丈来高。此时又听那中年道人大喝一声,见他双手急速结印,空中大鼎登时嗡嗡作响,似乎其中有股力量迫不及待地想要冲将而出。

  大鼎响声愈发剧烈,而就在某一瞬,震颤的大鼎上,缸口大的顶盖嗡然掀开,空间抖动,一道虹光随之飞射而出。中年道人见机大袖一挥,定住那道虹光,随即手掌一翻,一个白玉瓶凭空出现,快如疾风地将那道虹光收了进去。

  中年道人的这些动作一气呵成,令在一旁偷看的白薇萱都忍不住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作为曾经仙剑派顶级的弟子,卿小碧的见识不可谓不广,虽所学之术未涉及这些领域,但必要的眼光还是有的。这中年道人所做之事,正是炼丹的最后步骤,收丹。

  白薇萱从卿小碧记忆中不止一次得知收丹的难处,特别是对时机的把握以及丹诀的运用上,此番见这道人如此一气呵成的收丹,白薇萱心里油然生出一股敬服。

  不过她还未来得及从心里夸奖这道人,却看到了她意料之外的变故。

  眼见那道人收了丹药,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的同时,他的模样也是忽然就变化了起来。起先是个子变矮,然后是头发变白,最后连身上的衣服都是变了个模样。

  看那熟悉的古怪小辫子,和那懒懒的模样,不正是麻山村登记外来人的“夫子”么?他怎么会在这?

  白薇萱认出这熟悉的模样,下意识地惊呼出声。而这声惊呼,也自然暴露了她的藏身之处。

  “谁?”原本在麻山村里看起来懒洋洋的“夫子”此时却是目光矍铄,听得声响,凌厉的目光便立时射了过来。白薇萱心中叫苦,只盼着这道人识不得隐身术,看不到她,还可躲过一劫。

  但随后听到一声“咦”,白薇萱暗道不妙,正要逃离,却被闪身而来的“夫子”制住了手脚。

  “嘿嘿,夫子前辈,你好!”撤了隐身术,被制住的白薇萱无计可施,只得面上装傻,心里则思忖着自己所学奇术,推想着逃命之法。

  她误打误撞窥探到了别人的秘密,不用想也知道会大祸临头,不逃才是猪头。只是这位“夫子”道行颇高,白薇萱不知道自己有几成的胜算。

  不试焉能知道?白薇萱话才说完就给自己加持了个假形术,随即又捏了个搬运诀,硬生生将自己搬离了“夫子”的钳制。

  同时御风诀捏起,白薇萱顿觉脚下生风,胡乱择了个方向便逃窜而去。孰不料,身后忽然破风之声大作,还未等她缓过神来,就已然被一条粗布条包了个严严实实。

  “你这小丫头,倒是滑溜。”那“夫子”见白薇萱被困住,走到近来,嗤笑了声道。

  白薇萱全身被封,口不能言,只是瞪着“夫子”,心中后悔到了姥姥家,若是勤奋点学了杖解术,或将假形术学得更高深些,此番她早就逃了出去。

  不过这布帛也很是奇怪,她自觉修为不低,挣扎的力气更是不小,却怎么也无法挣脱,反而被其包裹得越来越近,隐隐有呼气容易吸气难的趋势。

  眼见那“夫子”已在一步之外,白薇萱一咬牙还是决定拼上一拼。

  闭目,凝神,聚气。白薇萱一仰头,一股天地灵气灌顶而入,随即她手指一动,一层白光自她手心散出,疏忽间凝气成兵,刀刃如残月,划过虚空。

  只听“嗤啦”一声脆响,禁锢身躯的布帛崩然碎裂,白薇萱一击得手毫不迟疑,一个驴打滚滚出对方钳制范围,立时脚底生风,逃了出去。

  她一路狂奔,慌不择路,几乎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奔出半个时辰后,不见那个“夫子”追来,才停止了脚步,虚脱地趴在了大树之上。

  亲妈啊,天知道她第一次用出这么多的奇术有多累人,再加上捏着御风诀狂奔了半个时辰,此时白薇萱的体内,真气早已见底,就连呼吸也都上气不接下气。

  好在以炼气九重天的修为,拼着那半生不熟的凝气成兵的招式,她终于是险而又险地逃脱了出来。

  一想到自己随便跟踪个人就能陷入迷失阵法,随便走个路都能碰到那奇怪的老头,还一个不慎就撞见别人的秘密,白薇萱就只想大骂坑爹,她一点不愿意的有木有?

  好在她并不缺回气丹,面对这未知的麻山,多少有了点底气。一想到自己在那木屋前的发现,白薇萱顿时精神一振,不管怎么说,对于这庞大的困山大阵她还是有些头绪的。

  调整好紊乱的气息,又朝嘴里扔了几颗回气丹,白薇萱这才站起,仍旧是闭了双目,开始朝反方向走去。

  她不知自己现今在山的哪一处,直觉应该在山顶与山腰间,便只往上走,根据这阵法的作用现实会对应反向,这样走就应该是下山。

  行去约莫一刻钟多,白薇萱双耳呼动,一声低鸣从远处传了过来。她立马顿止了脚步,睁开眼,便看到了一片半方半圆形的树阵。这树阵足有方圆一里之广,树木丰茂,密密麻麻地围绕在一起,而方才的那声低鸣,便是从树阵后传过来的。

  第一次听到山中有其余动物的声音,白薇萱不由有些好奇,不过有前车之鉴在,她也不敢过于接近,只是轻手轻脚地绕着树阵往前走去。

  耳边的低鸣一阵高过一阵,那低沉的声音,令得白薇萱也微微有些心慌,不知道这里存在的,究竟是何物。

继续阅读:第13章 醴香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唯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