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午夜的呻吟
悲苦自知2018-03-22 11:184,712

  我的祖父他是位小说家,写的尽是些精灵,幽魂,妖怪等非现实的东西,并非这些东西不存在,只是普通人看不见而已。但是我却能看见。由于我从祖父那里得到遗传的缘故,因此也能看得见——《食神》序章引言

  暖暖的阳光照射着庭院,温暖的庭院到处都是绿意盎然散发出勃勃生机的植物,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院子中的一颗桃树,三个成年人合围才能抱住的大树上却光秃秃的,没有叶、没有花、没有果。

  不过,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棵桃树至今还存活着。庭院中耸立着一座双层洋楼,看着瓷砖的色泽应该是有些年头了,不过还是让人感到很温暖的感觉呢。

  “海德那孩子怎么到现在还没来呢?自从他祖父过世后就总是去山上玩耍,那么危险的地方却总是偷偷跑去玩耍。”正在碎碎念的是一位看起来年龄在二十四五岁的大姐姐,休闲的居家服搭配上有着蔬菜图案的围裙让人觉得很温馨很有家的感觉呢。

  此刻这位大姐姐正熟练的切着某些食材,从那她熟练的手法中可以看出这位大姐姐的厨艺绝非一般,那连贯的果皮,不含一丝果肉。仿佛浑然天成一般。

  “毕竟才是个十一岁大的孩子嘛,正是活泼好动的年龄呢。不过阿,真是想不到呢,小时候那么可爱的海德尔竟然会变成现在的海德呢。。哎~果然世界上奇妙的事情很多很多呢。噢呵呵~~”一边露出温馨笑容一边边喝着某种绿色液体的人是位年龄看起来很大的老婆婆。

  此时老婆婆坐在正对着厨房的餐厅中的椅子上安详的注视着碎碎念的大姐姐。穿着暖色调居家服的老婆婆看起来很活泼的样子,嘴角的笑容仿佛一直存在永远不会消去。

  “你快死了噢,小子!!咔咔~~”一个浑身绿油油的像直立起来的青蛙的生物对从山上归来的少年尖叫道,不过奇怪的是这个生物竟然是从一棵树中冒出来的,一半身体还留在树干中透露出淡淡的诡异。

  “好的,知道了啦。你这已经是第一千两百八十七次跟我说同样的话了~~~”少年无可奈何的说道,不过脸上还是挂着灿烂的笑容,那么明媚、那么阳光。仿佛比那灼热的太阳还让人觉得温暖,一米六左右的身高搭配着一百来斤左右的体重给人的感觉略微的浅薄。

  阳光照耀在理成毛寸发型的头发上使少年更加增添了几分活力,浓密的剑眉与无暇的眼睛透露着无尽的求知与硬朗的性格,不过脸上的稚气与非常柔和的脸型始终无法给人威武的感觉……或许说是英气更恰当些?

  “我回来了,妈妈!奶奶!!”欢快的声音打破了屋中的安宁,平静的屋中就只是因为多了一名少年竟然可以这么热闹真是让人觉得诧异。那充满青春气息的活力使得整个安详的屋中都变的越发的活跃起来。

  “海德又去山上玩了么?你看把身上都弄的这么脏了,赶快去洗洗!今天你表姐要过来,让她看到肯定会揍你的!”好厨艺的大姐姐对着名为海德的少年吼叫道,不过那始终流露出笑意的双眼让人半点也没觉得对海德的吼叫是种生气的表现。

  “西露姐姐要来么?真的?哈哈!!!我知道了啦,我马上去洗澡然后换衣服”兴奋起来的海德欢天喜地的拿着换洗的衣服走进了走廊尽头的洗漱间。

  拧了拧沐浴草的叶子,从顶端的淋浴花蕊中流出了温热的水流,水流慢慢的浸湿了海德的全身。每次这样从山上回来然后洗澡是海德最喜欢和最享受的事情了,而且今天还听到了西露表姐要来所以海德就更兴奋了。想起了西露姐姐洗浴中的海德不由的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更加灿烂了。

  第一次遇到西露表姐是在海德六岁的时候,那时候因为从小就灵力惊人为了不被鬼怪伤害与困扰可以健康成长所以海德的祖父就决定让海德穿着女装长大。

  那时候因为祖父的约束所以海德很孤独而且很自卑,明明是个男孩子却要穿女装而且还不能跟别人说自己是男孩子,家里人也都拿自己当女孩子。那时候的海德每天都紧绷着一张脸,明明才只有六岁的小孩子却让人觉得很沉重很哀伤。

  “海德尔,这是你表姐西露。要好好相处噢”祖父带着一名活泼可爱的女孩子来到了海德面前,海德只是沉默的抬头看了那名女孩一眼然后就没有任何表示的低垂下了脑袋。印入海德眼中的西路表姐那圆圆的大眼睛水灵灵的,长长的头发乌黑发亮,被梳成了马尾挺翘在肩头。满脸的笑容透露出西露的纯真乐观。

  低垂着脑袋的海德没有表示什么就沉默的走了出去来到了庭院中的桃树下,海德最喜欢呆的地方就是这里,因为只要呆在桃树的下面海德就觉得自己周围暖洋洋的很舒服很放松,可以让自己忘却很多的烦恼与忧愁。

  不过今天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同,因为当海德刚来到桃树下面的时候就觉得平时暖洋洋的感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阵阵的阴冷感觉。

  突然从桃树旁的草丛中窜出了一条丑陋的怪东西,浑身都是暗红色斑纹像只小狗那么大的蝌蚪却又长着一口尖利牙齿的怪物,那猩红的大眼睛狰狞万分的怒视着海德,嘴中锋利的牙齿摩擦着发出阵阵刺耳的声音。它飞快的像蛇一样蠕动着向海德冲去。

  这时候的海德已经被吓的坐倒在地上了想跑却发现双腿已经吓的发颤发软无力站起来了。眼看着怪物就要咬到海德的时候就听嗖的一声,一道白光从海德身后飞出撞向了那只怪物。

  吱!

  一声尖叫从怪物身上传来,原来那道白光把那只怪物撞的飞了出去,怪物恶狠狠的看了海德一眼飞快的窜入了草丛消失不见了。

  “没事吧,海德尔!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外面呆着的,为什么总是不听呢!”祖父焦急的怒斥着海德,被呵斥的海德眼中流出了委屈的泪水,毕竟自己年龄还小被吓住也是很正常的嘛。而且以前来这里都没事的。哪知道今天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阿。

  “海德尔!”伴随着焦急的声音而来的是那位名叫西露的表姐,一双透露着担忧神情的眼睛注视着海德。“没事吧,海德尔?”西露不放心的询问道。那因为极度担心而蜷缩起来的双手不住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仿佛马上就要喘不过来气一样。可以看出西露表姐是用尽全力飞奔过来的。

  看着西露表姐担忧的神情与关怀的话语。海德觉得自己终于拥有了同龄人的陪伴。我可以相信她么?因为祖父的严格管教所以导致海德以前好几个朋友都因为祖父的原因而远离了海德,海德觉得他被那些人深深的背叛了。西露表姐可以相信么?海德皱着眉头思考着。

  看到海德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西露更加的焦急了,她拉起了思考中的海德然后仔细的检查着。“还好你没事阿,我刚在那边看到你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的脸色难看起来,以为你发生什么事情了呢。”西露庆幸的说道,那拍打自己胸口的双手也停了下来,嘴中呼出了一口大气仿佛一块压在心口的大石头落了下来一样。

  她也看不见么,因为妈妈与奶奶都看不到所以海德知道并不是任何人都能看到那些生物的。而在自己知道的人里面只有自己与祖父可以看到。从这以后海德与西露玩到了一起,乐观阳光的西露感染着海德那颗封闭的心。而这也是对于海德来说最珍贵的回忆。

  滴!滴!汽车的轰鸣声从门外响起,海德知道应该是西露表姐到了,海德套好一件休闲服欢快的跑到了门口。“阿,西露。你来了阿!海德那孩子一听到你要来,就很兴奋呢”刚刚来到门口海德就听到了妈妈的笑声。

  “这不是我认识的西露姐姐”来到门口的海德看到的是一名忧郁的少女,漆黑的长发纯挚的披散在肩头加上黑色长领上衣让少女显的格外的悲伤。这与他记忆中的西露姐姐是不一样的,记忆中的西露姐姐是名活泼乐观的少女,怎么可能会出现忧郁的表情呢。

  “阿,海德也来了,看到好久不见的西露姐姐很开心吧!你看看这孩子都开心的说不出话来了。呵呵。快进来吧,客厅已经准备好茶点了呢,可是用很好吃的泡芙果做的噢,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做好的,泡芙果要是不能连贯的把果皮削下可是会萎缩坏死的”妈妈引着西露姐姐来到客厅。

  经过海德身边的时候西露姐姐也没有和海德打招呼,这让海德越发的觉得诧异起来。毕竟小时候西露姐姐跟海德可是很要好的呢。来到客厅后妈妈与奶奶和西露姐姐坐在桌子边的椅子上聊了起来,海德也跟着坐了下来。他想弄清楚为什么西露姐姐会变成现在这样,这让他很困惑。

  “阿,这是海德和西露小时候的照片呢,要是海德还是海德尔的话现在应该也会像西露这样可爱漂亮吧。噢呵呵~~一想起来就觉得很神奇呢。”奶奶拿着海德与西露小时候的照片笑容满面的回忆道。那感叹的话语仿佛觉得海德恢复现在这种男儿身是件很惋惜的事情一样。

  “嗯,嗯!对阿,没想到西露长大以后这么漂亮呢。”海德妈妈也兴奋的讨论着。接过奶奶话头的海德妈妈也同样露出所见略同的神情,看来海德妈妈非常同意奶奶的这种观点呢。

  “你做变性手术了么?”这是海德再次见到西露姐姐后听到她说的第一句话,不过非常的让海德尴尬呢。看着纠结的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海德,妈妈和奶奶都笑了起来。

  就这样四人坐在客厅聊了一大会天,不过大多是妈妈和奶奶在说,而西露只是在沉默的听着,海德则被安排去给西露姐姐铺床收拾房间了。

  “路途这么遥远看来西露你也累了,这样吧你先去洗澡放松放松。我已经让海德去收拾你的房间了,洗完澡美美的睡上一觉就精神了。”看出西露没什么性质的妈妈对西露说道。

  起身点了点头,西露从海德妈妈手里面拿过准备的浴袍与洗漱用品走向了洗漱间。褪下黑色的长领上衣,盘起乌黑浓密的长发,西露未曾被看到的白嫩细脖显露了出来,可是在那脖子的背面却有一片大大的红紫色泛着黑青的斑纹。看着诡异又阴森。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打扫完房间的海德准备来洗洗脸。可是推开门却发现西露姐姐在里面背对着他。而那诡异的斑纹就这样呈现在了海德的面前。

  “阿!!”看到突然有人闯入,想起了自己隐藏的秘密。西露尖声叫了起来。

  “阿!海德!你。。真是的。快出去!”听到西露尖叫的海德妈妈飞快的跑了过来,看到这种情况后把海德推了出去,然后砰的一声把海德关在了浴室门外。

  过了一会儿,安抚好西露的海德妈妈来到了客厅批评起海德来。

  “西露那孩子自从小时候从我们家回去后脖子上就长了一块斑纹,而那些她的同学就开始嘲笑她,有一次西露被惹的生气了就跟同学打了一架,后来就不上学了性格也越来越孤僻。她最讨厌别人看到那块斑了所以留了长长的头发遮掩。你怎么这么鲁莽呢!这不完全是伤口上撒盐呢!毕竟是女孩子阿。这方面肯定在乎的阿!”母亲越说越生气的对海德吼道。

  那瞪大的眼睛与一些直立的毛发充分的说明了海德妈妈的愤怒,仿佛炸了毛的猫一样挥舞着锋利的爪子。

  海德还在被刚刚自己所看到的情景震惊着,没有迷糊过来所以场面就变成了妈妈生气的对海德怒吼着,而海德默默听着的情景。

  “姑姑,别说海德了,他也是无心的。好了我去睡了”洗漱后来到客厅外的西露站在门口偷听姑姑训斥海德的话语后,西露平静的走进客厅说道。那没有丝毫表情的脸庞让人觉得分外的空洞,像一具木偶一样。

  “对不起,海德。刚刚不该那么大声对你吼的”说完西露就上楼去给自己准备的屋子休息了,而海德也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休息了,不知不觉间时间就流逝到了晚上。

  原来她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忧郁的。海德觉得自己应该想想办法让西露姐姐开心起来。毕竟小时候让自己快乐起来的是西露姐姐,所以自己也要帮她快乐起来。

  “最好别接近那个女孩噢,小子!不然你会有麻烦的。”青岚沙哑的声音从帕鲁身上传出。

  “那是西露姐姐!对我很重要的一个人。”海德第一次露出了倔强的表情。说完也不等青岚下面的话语就蒙头睡了起来。

  “嗯。。阿……嗯!!”午夜的一点左右,痛苦的呻吟声从西露的房间穿出,只见西露脖子上那块斑纹竟然动了起来,变成了一只生物从西露的脖子上慢慢的浮出。生物的嘴中发出恐怖的嘶吼声,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西露脖子上诡异的斑纹,青岚奇怪的危险预警,午夜从西露脖子上浮出的生物。种种的诡异慢慢的向海德袭来。而这些经历对于海德的旅途来说只是很小很小的一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