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绽放的蔷薇
悲苦自知2019-12-03 15:055,704

  五年前在海德六岁时候袭击过他的红斑蟾蜍魂兽再一次的出现在了海德的面前,并且消失的这些年一直都寄生在西露的身体上,海德的舅舅与舅母都已经被它杀害了。

  海德会是下一个么?少年的一生注定了伴随着无数的艰难困苦,而只有顽强的拼搏过去才能踏上那五彩缤纷、热血激情的未来!

  清晨阳光才刚刚从窗外照射进来,海德就已经开始穿戴衣物了。他准备今天白天好好的跟西露表姐谈谈,这样晚上行动的时候就可以更方便了。

  “青岚,白天不可以么?早点解决这件事情,西露姐姐就可以早点解脱了!”弯着腰穿鞋子的时候海德向青岚询问着。

  “白天的话,我的灵力会受到压制,所以不行的。对了,小子!你最好准备一下,昨天那只袭击你的魂兽只是红斑蟾蜍的分身,今天晚上因为是月圆的日子,所以魂兽的能量会大增,红斑蟾蜍的真身可以出现来袭击你了!”青岚对海德回应道。

  “是这样么,那看来今天要更加努力的锻炼了呢,争取能用出劈掌!”海德精神百倍的说道,看的出来昨晚发生的袭击事件并没有让海德失落,反而更加的让海德劲头十足起来,那闪烁着点点光亮的双眼光彩四射。

  “嗯,昨天吃了那只独臂猩猩后你的身体能量已经又进步了,这次应该可以使出来了。”青岚思考了一会对海德回答道。

  穿戴整齐的海德从房间走出来向门口走去,自从开始被青岚锻炼后海德就很少在家里吃饭了,一般都是在山上捕获一些猎物。

  滴!滴!汽车发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这是?!”海德一听立刻向门外跑去。“西露阿,真是抱歉呢,没有能够好好的招待你”门外海德妈妈愧疚的对车中的西露说道。

  “没有,在这里我过的很愉快呢,只是家中奶奶一个人在家里,我有点不放心,担心奶奶孤单。所以……”西露解释道,只是看她眼中焦急的神色,却让人觉得她离开这里的心情很急切。

  “别走!西露姐姐,至少再呆一晚上。你一定也知道的吧!你身上的斑纹,那个东西!错的并不是你阿,你并没有什么不对的。相信我,我一定会守护你帮助你的!”趴在车窗口的海德激动的对西露说道,紧紧皱着的眉头透露出万分的着急。

  想起了父母残酷的死状,以及自己一直以来所受的委屈与压力。西露悲痛的双手捂住脸哭泣道“我。真的!受够了!”

  安抚着西露表姐回到屋里后,海德让妈妈陪着表姐而自己就前往山上锻炼实力了,毕竟今天晚上来袭击的可是达到黑铁级的红斑蟾蜍的真身,最好还是做到万全的准备。

  本想多安慰一会西露表姐的,不过妈妈很快就让海德无所事事了。毕竟说到口才海德是完全比不过妈妈的,不过如果说到吃才的话,海德可是非常有自信的,毕竟单单只是从可以一个人就消灭掉高达四百多斤的独臂猩猩的肉就可以看出,在吃饭这件事情上海德的战斗力是绝对不可小看的。

  “劈掌与寸击的原理、能量的运用以及所造成的结果都是不同的。从根本上讲寸击是通过攻击生物的穴位与能量的储存点,生物本身的能量都是有它自己的轨迹与运行路径的,当你使用寸击把自己的异种能量轰入生物的穴位与能量储存点后,就会引起被攻击生物体内能量的错乱,从而引起该生物的能量内燃。但是寸击的力度运使太过刚猛从而缺乏后续力与连贯性,这点从独臂猩猩与昨天晚上红斑蟾蜍的分身的这两次战斗中就可以体现出来。”在前往山上的途中青岚详细的向海德讲解着招式的运用,看的出青岚对于招式的运用与原理理解的很透彻,他的来历应该非常的不一般呢。

  “那劈掌呢?从你的言论中可以看出劈掌可以解决寸击的后续力与连贯性喽?”海德一边向山上行去一边询问道。

  “劈掌的原理是用能量包裹着手掌后向生物身体中能量的运行通道使以斩击,而因为不用放出的关系,所以后续力方面就比寸击强很多,而且因为不需要去瞄准那些穴位与能量储存点所以相对来说攻击的机会也会增加很大一部分,再加上劈掌不同于寸击发动的时候只能凝聚一只手臂攻击,可以两只手同时攻击所以连续性就会好很多,虽然单独算的话劈掌比寸击的攻击力会小一些,但是因为可以同时两只手臂一起攻击的,所以总的来考虑的话,劈掌比寸击的攻击更加的高,不然也不会比寸击要求的身体能量等级更高了,好了今天的目标就是能自如的使出劈掌。”青岚总结道。

  “好,那么我要上了!”走入山中的海德瞄向了一只正在游荡着的独臂猩猩,从它的体形看来应该比昨天所猎取的那只小一些。

  “青岚,等这只独臂猩猩快不行的时候就消耗我身上的能量来治疗它。”摆好架势的海德向青岚交代道。

  “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心阿,小子!除非要吃的话,否则绝对不会杀害,真是愚蠢的信条呢!小子!”虽然话语很不客气,不过从青岚那略显愉悦的语气看来,它还是有点高兴的。

  “劈掌!”海德双腿使劲一蹬地面,飞速的向独臂猩猩冲去。来到跟前试着用青岚曾经指导过的劈掌向独臂猩猩斩去,不过迥然变的锋利的手掌在斩到独臂猩猩身上时却突然松软下来。

  而这变的无力的一击没有对独臂猩猩造成一点伤害,反而激起了独臂猩猩的怒火。迎着这只胆敢挑衅自己的人类少年就是凶猛的一拳。

  碰!被一拳轰飞的海德一点事情没有的腰部一使劲弹了起来。“呼,果然不是这么简单的。不过我一定会学会的!”海德振奋精神又一次冲向了独臂猩猩。

  “劈掌!”碰!

  “劈掌!”碰!

  就这样海德与独臂猩猩战斗了起来,一次次被轰飞又一次次的振奋精神冲上去。伴随着时间的流失,海德的劈掌慢慢运用的熟练起来。而青岚治疗独臂猩猩的频率也慢慢的增大了,从最开始的四十分钟治疗一次,然后变成了三十分钟、二十分钟、十分钟、五分钟、一分钟、30秒。

  看着轰向自己的拳头,海德抬起左掌迎面就是一击劈掌,那宛若刀锋的手掌凌厉的冲着独臂猩猩的拳头劈砍过去。

  “劈掌!”扑哧!海德的手掌仿佛钢刀般在独臂猩猩的拳头上斩出了长长的一道伤痕,无数的鲜血从伤痕处喷洒而出。不顾独臂猩猩的痛吼,海德紧接着就右手捏拳冲着独臂猩猩柔软的腹部轰去。

  “寸击!”果然如青岚所说,习得劈掌后海德的攻击套路丰富了很多,变的更有威胁性了。像之前干掉那只独臂猩猩的时候还需要找准时机,而且还要拼命的极限躲闪才可以创造出机会。

  但是现在的海德只需要直接冲过去就可以解决掉它了。吃掉这只“才”只有二三百斤的独臂猩猩补充了锻炼消耗的能量后,海德的食材也又多了一对极品的赤红猩耳。心满意足的海德充满信心的向家中跑去。

  回到家中的海德看到西露表姐一个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眼睛呆滞的望向前方,一看就知道是在发呆。海德走向西露表姐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也望向了远方将要消逝的夕阳。

  “小时候那个斑纹只是小小的一点,可是随着年龄那个斑纹慢慢的变大了。同学和朋友们也开始嘲笑起我了,刚开始还可以忍受住的,毕竟海德小时候不也被同学欺负过,也经历过么。所以我就觉得自己也不可以输给海德的,只是渐渐的他们越来越过分了。拿走我的书包,扔掉我的舞鞋。最过分的是竟然在爸爸妈妈被那只怪物杀死后,说一切的都是我的过错,说我克死了爸爸妈妈。我……海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竟然心里面也觉得是因为我的原因所以爸爸妈妈才会……,我想过跳河,也想过自杀。可是我却舍不得奶奶,奶奶一直那么温暖的照顾着我。就算她自己也很难过却仍然强打起精神来安慰我。海德,你真的!真的……可以帮助我么?真的!可以把那只怪物消灭掉了?”

  西露呢喃的讲述着自己的经历,泪水不断的从她那双低落的大眼睛中流出。让人心疼不已。

  “嗯!我一定可以帮你把那只怪物消灭掉的,只要那只怪物被消灭了,你身上的红斑也会跟着消失的。这样你以后就不会再被这只怪物纠缠下去了。好了,安心的去睡吧。明天早上你醒来,一切就会都结束了。我保证!”

  不管是出于因为自己而让西露表姐被红斑蟾蜍纠缠上的内疚感,还是对于西露表姐的在乎。都让海德决心一定要帮助西露表姐,一定要让她从这痛苦悲伤的命运中解脱出来。

  漆黑的夜晚再度袭来,今天海德时刻保持着警惕,他准备等红斑蟾蜍一过来就给它致命的一击!所以海德只是用被子盖住了身体,但是衣服并没有脱去。

  “嗯,阿,唔!”痛苦的呻吟声再度从西露的房间传出,一只硕大的蟾蜍从西露的后背浮现出来,看那粗壮的四肢与肥大的身躯可以推测这只蟾蜍的重量一定很大。

  鼻中喷着泛出硫磺气味的气体,嘴中低沉的嘶吼着,大如一匹小马一样的红斑蟾蜍出现在了西露的房间。眼中闪着红光的红斑蟾蜍飞速的爬出了西露的房间,冲着海德所在的房间爬去。

  咚!咚!沉闷的声音慢慢的由远及近。而奇怪的是妈妈她们却仿佛没有听到一样,睡的很是安稳。海德全身蹦的紧紧的,时刻准备出击。

  吼!

  爬到海德床边的红斑蟾蜍怒吼着张开血盆大口向帕鲁咬去。早就时刻准备着的海德手一翻用被子盖住了红斑蟾蜍,然后双手猛然使力!“阿!”大吼一声,两腿拼命的向下蹬去。只听碰!的一声,红斑蟾蜍就被海德一个顺势投技给丢出了窗外,摔到了地上,而海德也紧随其后翻出窗外。

  不等红斑蟾蜍缓过神来,海德就冲向它,扬起手掌就向红斑蟾蜍那粗壮的四肢斩去,看来海德的策略是先伤其四肢让红斑蟾蜍的行动力受到影响,这样海德就可以更容易找到机会用威力更大的寸击来攻击红斑蟾蜍了。

  “二连劈掌!”呱!两下凶狠的斩击把红斑蟾蜍的一只后腿硬生生的砍落了下来,一片一片的发光气流从伤口上流出。

  可是就在这时青岚的吼叫却响了起来“赶快远离红斑蟾蜍!它刚刚把四肢的能量都集中在了嘴中,不然你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斩断它的一条后腿。快点!它准备凝聚致命一击一下结果了你。魂兽的生命力特别顽强,只要还能控制住能量,就算被剁成肉酱也可以存活下来!”

  海德一听青岚的警告,迅速的用腿蹬地躲闪开来。飞速向后退着的海德身在空中时红斑蟾蜍的致命一击也袭击而来。只见从红斑蟾蜍的嘴中飞快的窜出一条红彤彤燃烧着火焰的舌头飞速的向海德射来。那冒着火焰的舌头颜色红中透着黑紫色看起来极度的危险。

  “唔!”速度飞快的火舌冲着海德的头部飞来,身在空中的海德无法借力只好拼命的扭动腰肢连带着努力的偏着头。可是那飞速的火舌还是擦着帕鲁的左脸划了过去。火辣辣的刺痛感疼的海德闷哼一声。

  本以为躲过一劫的海德,谁知道刚落到地面就觉得浑身酸软,全身的能量完全无法控制,全部都僵持在原地不能流动一下。“可恶!我的身体是怎么了!”海德急躁的询问道。

  “那是红斑蟾蜍的毒素,红斑蟾蜍通过吸宿主的阴暗面情绪所提炼出来的毒素,这也是为什么那个叫西露的丫头会被同学和朋友讨厌,父母会被杀掉的原因了。红斑蟾蜍可以向宿主身体释放一种让人排斥宿主的激素,从而让宿主为它提供更多的阴暗面情绪供它提炼毒素!”青岚解释道。

  看到海德无力的躺在地上,红斑蟾蜍得意起来。剩余的三条腿一蹬地面向海德冲去,那布满锋利牙齿的血盆大嘴向帕鲁吞噬而来。

  “阿!”无力躺在地上的海德惊恐的闭上了眼睛,毕竟不论如何海德也只是一名仅仅只有十一岁的孩子而已。眼看着红斑蟾蜍就要咬到海德的时候,突然从海德身体中窜出了一条蓝白色的光芒,仔细一看竟是一条蓝色泛着白光的蛟龙,只见这条蛟龙迎着红斑蟾蜍就是一嘴,而诡异是红斑蟾蜍竟然慢慢的缩小了,而且仿佛自愿一样的飞入了蛟龙的嘴中。

  “喀嚓!喀嚓!”一阵牙齿摩擦的声音传来可以看出蛟龙吃的很是过瘾。“嗯,并没有多好吃嘛。小子!别误会噢。我只是在保护自己的食物而已!”原来这只蛟龙竟然就是青岚。

  “知道了,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了啦。好了赶快回来吧,不然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能量都要被你用光了。毕竟虽说人泉乌龙弄到很多,但是没有另外两种泉水的话我还是配制不出灵魂料理的。”海德对蛟龙青岚说道。

  “也是呢。哎,真麻烦啊!人类的身体中很不自由呢。我回去了,小子!”碎碎念后的青岚化作一道蓝白光芒流入了海德的体内。

  当红斑蟾蜍被青岚吞噬后,西露就突然醒了过来。可能身体对于清除了寄生物起了反映吧,拿起一面镜子看到自己的脖子终于变的光滑雪白的西露眼中流出了莫名情绪的泪水。

  “海德……”西露呢喃了一声后,实在无法克制住自己,于是飞奔出了门外,冲向了屋外海德的所在。从以前就是这样的,说不清楚为什么反正不管海德躲在哪里,西露都可以本能的找到他。所以海德才慢慢的接受了西露表姐这个闯入自己世界的人,看着倒在地上的海德,西露飞快的跑了过去,伸出了白嫩的右手。

  看着西露伸向自己的右手,海德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候每次自己被同学欺负,西露表姐都会冲出来揍他们一顿,然后伸出右手把海德拉到自己怀里,摸着海德的头说“别害怕,海德尔。西露姐姐会保护你的!”

  看着那只曾经伸向自己的手,海德开心的笑了。因为他知道那个有暴力倾向的西露姐姐,那个永远会保护他的西露姐姐回来了!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庭院中,海德和妈妈以及奶奶坐在屋子门口的石阶上喝着茶,而西露沐浴在晨光下,快乐的眺望着远方。

  “真神奇呢,竟然住了两个晚上就好了。”海德妈妈双手扶着茶杯笑着说道。

  “对阿,对阿!我们说不定可以用这个来赚钱呢,记的以前的时候就有很多人来找海德他爷爷治病呢,奥呵呵~~”奶奶边喝茶边说道。

  “那,那!西露阿。干脆你就做我的儿媳妇吧。”看着恢复活力的西露,海德妈妈打趣道。

  “海德在我眼里一直是海德尔呢,还是个女孩。”西露收回眺望的目光,回头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对着海德妈妈说道。

  听到这个回答的海德尴尬的只好沉默的喝起了茶,而海德妈妈和奶奶以及看着海德窘迫模样的西露都快乐的笑了起来。暖暖的阳光,欢快的笑声,魂兽红斑蟾蜍所带来的阴影远离了海德。

  “这才是我认识的西露表姐,乐观开朗。美的宛如般若。”海德注视着欢快的沐浴在晨光下说笑的西露表姐呢喃道。

  庭院的那颗光秃秃的桃树上出现了一只乌鸦,仿佛是被这家人快乐的气氛所引来的。嘎!嘎!的叫着。而享受欢乐的海德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肩膀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滩白色的东西。

  摆脱魂兽纠缠的西露回复了原来的乐观开朗,带刺的蔷薇被海德拯救了。只是才刚刚短暂的宁静就又被破坏了开来。诡异的无花无果桃树,神秘的乌鸦。海德肩头上那一滩白色的物体。影响海德一生的存在,将要出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