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深夜的来客
悲苦自知2017-04-13 13:172,481

  猩猩岛这个远离黑铁大陆的小岛上的居民每一家庭院中都种着一颗桃树,因为在久远的以前岛屿上生活着无数可爱的献宝海猴,这种猴子很是可爱,只有小狗那么大,身上披着粉红色的毛发。

  每次遇到岛上的居民都会从它肚子上的肉兜里取出一些海货送给人们,而岛上的居民就会从自己家的桃树上摘取一些桃子作为回礼送给献宝海猴,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可爱的猴子从岛上消失了。

  而岛上居民家中的桃树也仅剩海德家以及海德家的两位邻居曹家与刘家还种着。

  “老公,你就这样走了,可让我以后怎么过阿!呜!呜!”刚刚在山中锻炼完,走在回家路上的海德突然听到了曹家庭院中传来了哭天喊地的声音。

  只见现在的曹家庭院遍布着白色的灵帆,上面写着期期艾艾的悼念词,本是满布春色的庭院现在被白色弥漫着。屋子的门口摆放着稀稀落落的花圈。一名中年妇女跪坐在灵堂边哀愁的哭泣着。旁边的僧人叮叮当当的敲击着祭祀法器。场面让人很沉重。

  从屋中走出的海德妈妈与奶奶看到海德迎面走了过去,看来是刚去悼念完。“麻烦让一让!”一名中年男人焦急的从海德妈妈她们身边穿过,从那神色匆忙的神情与焦急万分的步伐可以看出中年男人的心情是非常焦虑的。

  “刘先生,您的肩头好像有一滩白色的东西呢。”海德妈妈微微侧了侧身,提起一只手指着身边飞快穿过的刘先生的肩头说道。

  “噢,噢!知道了。”额头不断流下汗水的刘先生用手擦拭着汗水一边没什么兴致的回答道,只是虽然是在和海德妈妈交谈中可是刘先生的眼珠却一直往曹家灵堂中瞟去。“先告辞了。”没多说什么刘先生就急冲冲的向灵堂走去,急切的刘先生连西服肩头那一滩疑似鸟粪的白色液体也顾不得擦拭。

  “哎,真是想不到呢。曹先生竟然就这样早早的离世了,明明上个星期还健健康康呢,真是想不到呢。”回家的路上海德妈妈感慨的说道,微皱的眉头,低沉的语调。可以看出邻居曹先生的过早离世让海德妈妈很是失落,感叹生命的无常。

  “是啊,明明才只有40多岁呢。不过说来也挺巧呢,记的前几天曹先生和刘先生才因为地界的事情争执过,后来曹先生气的把刘家的那颗桃树都给砍掉了。明明和和睦睦当邻居都几十年了,只是因为这点小事就争执起来了。现在的年轻人阿,哎~”奶奶也念叨着。

  “他们两位竟然争执到这种地步么?连象征着友谊的桃树都给砍掉了。我记得曹先生与刘先生不会是这种容易因为些意气之争而气恼的人阿。”搀扶着奶奶的海德向妈妈询问着。

  “还不是因为开发商的缘故,我听港口的渔民说阿,这座猩猩岛因为环境优美,而且没有人为开发所造成的污染所以被一些开发商看重了,准备在这里修建一个度假村。所以看重了曹家和刘家的地准备买下来,前几天还跟我提过了呢。不过因为这里是咱们家的祖宅嘛,而且也不缺那些钱,我就当面回绝了。”海德妈妈烦恼的说道,看的出来平静的生活将要被打断的事情对于海德妈妈很是苦恼。

  “嗯,我也听人提起过呢,说是因为两家只能保留一颗供给游人观赏的桃树,所以只能补贴一颗。哪家的桃树长势好就保留哪颗,可是两家的桃树长势都挺喜人的。所以两家就为了这件事情争执了起来。”奶奶也苦恼的说道,看来海德妈妈和奶奶的性情都比较喜欢平静安稳的生活。

  “是这样阿。不过我觉得开放商弄不起来的,毕竟山中有那么些猛兽,怎么可能搞的了旅游业呢?猛兽伤人怎么办。”看到妈妈和奶奶没什么精神的海德安慰的说道。

  “顺其自然吧,呵呵。海德赶快去洗澡吧,然后吃晚饭,今天做了你爱吃的番茄牛肉噢。话说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明明番茄牛才只是捕获等级3的食兽呢,可是却这么缺货。我和奶奶今天可是大早上就去排了两个小时的队才买到了呢!那场面阿你是没有看到,人山人海的挤都挤不动。”海德妈妈纠结的念叨着。

  “噢呵呵~毕竟也是捕获等级达到3的食兽嘛,捕获起来可是不容易。而且本身猩猩岛就远离大陆,再加上猩猩岛上港口市场的顾客也就我们这三户人家外加周边岛屿的渔民。所以像这种大陆食材的需求量是很低的,毕竟渔民们大多只吃海鲜类食材。”奶奶倒是挺理解的说道。

  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是海德最喜欢的事情,因为不管是家人的温暖还是食物的美味都让海德感到非常的幸福。对于海德来说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就是吃饭了,而如果非要再这句话上加上个修饰的话,那就是吃着妈妈做的料理的时候,是海德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了。

  夜晚的宁静总是能让人感到安详,平静的漆黑世界只有天空洒落的月光与星光若隐若现的点缀着这片祥和安宁的世界。

  嘎!噶!

  忽然这份宁静祥和被这嘎嘎的鸣叫声打破了。从海德的窗外传来了巨大的鸣叫声,那声音是那么的刺耳,让人浑身都汗毛竖起。

  睡梦中的海德也被这巨大的鸣叫声吵醒了,浑身头晕目眩,酸软无力。心口仿佛有块大石头非常的气闷,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呼吸困难。周围的景物也旋转起来,仿佛海德喝醉了酒一样。

  费力的强打起精神,海德揍着眉头用手扶着墙壁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看向了窗外。只见原本应该漆黑无比的窗户玻璃上现在却浮现了一个硕大的奇怪影子,尖尖的鸟嘴,拍打着翅膀,长长的耳朵,却有一副人形的身躯与双腿。

  “奇怪了,这次袭击青岚怎么没有提醒我呢?”海德一边困惑的想着一边抓起了床边的扫帚亦步亦趋的挪向窗口,越接近窗口那高亢的鸣叫声所造成的声波的冲击力度就越大,等海德来到窗户口的时候声波已经能震动起海德的头发了。

  忍受着头痛欲裂的难受感,海德费力的猛然一拉窗户,举起扫帚就猛烈的拍击过去。碰!嘎!扫帚与地面的巨响,鸟状生物的痛呼声接连响起。

  停止的鸣叫声波让海德的身体好受了很多,头也不再剧烈的疼痛了。不过海德并没有放松警惕,毕竟魂兽可是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拍死的。可是等海德戒备深严的抬起扫帚看向窗外的时候,却看到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生物。

  黑黑的狗脑袋,尖尖的鸟嘴,雪白的翅膀,人形的身躯上穿着一件雪白的中国唐朝的书生衫,看着这只长长狗耳朵耷拉着,只有两个成人手掌大小的鸟状魂兽,海德怎么看怎么觉得喜感。

  奇怪的鸟状魂兽再度向海德袭来,这一次青岚却奇怪的没有提醒海德。这只深夜的来客让海德再次卷入了纷争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