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桃树的守护者(中)
悲苦自知2017-04-13 13:172,502

  滴答!滴答!滴答答!豆大的雨滴从空中滑落,不断的洗刷着这片生机盎然的山林。湿润的水汽与泥土的芬芳飘散开来,不断被移动的脚步所带起的泥水让海德的身上斑斑点点,就在这时空中响起了呼叫海德的声音。

  “公子!小的给您送雨伞来了!”只见空中一只娇小的只有手掌大的黑头白身乌鸦用爪子抓着一把雨伞摇摇晃晃的飞向了海德的所在,看的出这只乌鸦飞的很是吃力。

  “白鸦?你怎么过来了。话说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而且还这么小?”开心接过雨伞的海德疑惑的对白鸦说道。

  “小的看到天上要下雨而公子还在山上没有下来所以就给公子送雨伞来了。至于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是因为小的在白天法力衰弱后就会变成这样了。”白鸦一边扑扇着翅膀一边禀告道,看得出对于自己能帮上公子的忙,白鸦很开心。

  回到家美美的洗了个澡,吃了点饭的帕鲁疲惫的躺在了床上舒舒服服的睡觉了。可是就在刚睡下没多久窗口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鸣叫声,与上次白鸦所相同的身影投射在了窗户上。

  “白鸦!”忍受着头痛欲裂、四肢酸软的海德抄起扫帚就冲向了窗口。看来受过上次以后海德对于这种鸣叫已经适应一些了,海德一打开窗户就用扫帚狠狠的横扫过去,从那被挥舞的虎虎生风的扫帚可以看出海德这含怒一击有多么的给力。

  碰!嘎!鸣叫声停止后海德追了出来。不过并没有看到白鸦,只是看到在墙的转角的地方有一只白鸦的影子映射在墙壁上。

  “公子。并不是小的干的!但是小的知道是谁,请公子下令让小的去把那个家伙抓过来,以洗刷掉小的的冤屈。”被怒气冲冲的海德斥责背叛的白鸦向海德禀告道。

  感到自己被背叛的海德怒气冲冲的瞪着白鸦,突然看到那把自己白天用过的雨伞上面有一滩白色的鸟粪。“白鸦!你还说不是你!这是什么!”拿起雨伞的海德愤怒的丢向了白鸦,那雨伞凶猛的力道把白鸦小小的身体撞飞了十多米。

  “公子,那并不是小的的粪便,请公子下令!小的一定会把袭击公子的真凶抓捕来的!”白鸦爬起身来再次恭敬的行礼禀告到。那双小小的眼珠中透露着坚决。

  “你就让它去吧,不然它会燃烧自己的能量,自爆自己来证明自己的清白的”懒散的盘绕在海德肩头的青岚向海德说道。

  “那你就去吧”听到青岚说白鸦竟然会这么激烈的以表示自己清白的海德选择了再相信白鸦一次,对白鸦吩咐道。

  “是,公子!”白鸦恭敬的向海德行礼后,就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小的圆月形兵刃浑身燃烧着赤红的火焰,化作一颗小小的红色光球飞向了庭院外的桃树上空。而桃树的上空一颗蓝色的火球撞向了飞来的白鸦。

  “果然是你!黑鸦。你竟然敢袭击我家公子!”挥舞着圆月兵刃的白鸦向与它打斗中的名为黑鸦的生物怒吼道。

  “滚开!白鸦。以后这颗桃树就是我的了!我要杀光这家人类,然后安稳的住在这里!”黑鸦手持一把半月形兵刃向白鸦斩去!

  “什么!你这个混蛋!这可颗桃树可是公子赏赐给我的!怎么可能让你夺走!”白鸦听到黑鸦的话后整个身体的羽毛都竖了起来。“黑鸦!接我这招!火焰羽!”只见无数的燃烧着赤红火焰的羽毛如天女散花一般飞速的向黑鸦射击而去。

  “哼!你也就只有这点本事而已。白鸦!寒炎雨!”迎着白鸦发出的火焰羽黑鸦也发射出了自己的羽毛,只是不同的是白鸦的羽毛燃烧着赤红的火焰,而黑鸦发射出的羽毛燃烧着的是苍蓝色的寒焰。一热一冷,一黑一白。就这样在天空中你来我往的战斗开来。

  “可恶!黑鸦!”白鸦猛力的用圆月兵刃横扫过去,企图把黑鸦一斩为二。

  “该死!白鸦!”黑鸦握紧半月兵刃也猛烈的斩向白鸦的兵刃!

  碰!碰!碰!

  天空中不断撞击的两颗火球摩擦出剧烈的火花,看似弱小的白鸦竟然这么的强力,而袭击海德的黑鸦看来与白鸦彼此之间很熟悉。一个小时、二个小时。伴随着白鸦与黑鸦在天空中的争斗时间也在悄然的流逝着。

  “真慢阿,这俩家伙……哼!我去结束这场无趣的打闹”烦躁的青岚在海德的肩头不断的摇动,看来非常的不耐烦了。恼怒的低吼一声就飞出了海德的身体。

  正在打斗中的白鸦与黑鸦突然全身颤抖起来,周身的羽毛片片颤栗,仿佛被锯齿摩擦着。只见一只长有十米左右,宽有一米左右的蓝白蛟龙闪现在了黑鸦背后,张开密布刀锋牙齿的大嘴无视黑鸦周身那苍蓝色的寒焰咬了下去。

  “阿!”看着那恐怖的蛟龙,从周身不断传来的灵压以及亲眼所见的恐怖场景黑鸦鸣叫一声,就吓晕了过去。

  青岚咬住黑鸦头一甩把黑鸦甩到了门口的石阶上。然后缩小尾部钻入了海德肩头,而上半身盘绕在海德脑袋上,注视着黑鸦。黑鸦与白鸦的大致都相同,只是狗脑袋是白色的,翅膀与身上的书生衫都是黑色。

  “我投降,以后我将追随公子”刚刚落到石阶上的黑鸦就急忙跪坐起来,向海德求饶效忠到。

  “可恶的黑鸦!你不是在曹家院子中的桃树居住么。为什么还要来袭击我家公子!”从空中落下来的白鸦愤怒的用脚踹着黑鸦怒斥道。

  “因为我被赶出来了,曹家的夫人请了僧人在庭院中开设了道场举行超度仪式,而这种仪式布置后就会形成一个结界。所以我就没办法进入那里,在那里居住了。所以想在住下来之前先把这里的人都杀了。”黑鸦跪坐在石阶上,低着头说道。虽然理由是一样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黑鸦并没有白鸦那么真诚,它并没有诚实的说出它全部的理由。

  “面对着公子居然还敢如此的出言不逊!你这个混蛋!”白鸦并没有因为黑鸦说出的理由而平静下来,反而更加的怒气冲冲踹着黑鸦怒斥道。

  “那你想怎么办?”听到黑鸦说的与白鸦大致相同的话语,海德习惯性的选择了接受黑鸦所说的理由。

  “如果可以的话,小的想安静地住在公子的桃树上,而且还有一件事情想请公子帮忙……”黑鸦听出海德的语气转软后就大胆的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我?”海德疑惑的看向黑鸦。

  “是的,公子。因为小的在曹家住了三四十年的缘故,所以想去祭拜一下曹先生。”黑鸦低着头,转动着眼珠子,嘴角诡异的笑了笑禀告道。

  没怎么多想的海德答应了下来,然后打着哈欠向屋中走去,盘绕在海德肩头的青岚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黑鸦一眼,而这时候的黑鸦依旧保持着跪坐低头的拜服状并没有看见。

  低垂着头的黑鸦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嘴角莫名的笑意让人觉得阴险万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