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风暴袭来(上)
悲苦自知2017-04-13 13:172,555

  乘坐着驶向青铜大陆的船只的海德遇到了从未经历过的场景,那海天相接的向上流动的海柱震撼着海德那颗幼小的心灵。

  “扬起帆!”

  酒红鼻子的船长老爷爷那响亮的指挥声从船长室中传来,若干的赤膊水手费力的拉扯着帆绳,光光的脚丫踩着甲板溅起无数甲板上的海水。

  “一!二!用力拉!”

  赤膊水手们喊着响亮的号子热火朝天的努力着,而那位名叫音律的瘦弱水手也在其中。

  “呕……头好晕!”站在船尾的海德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捂着嘴干呕着。由于从小就没有坐过船、车等运输工具所以海德一直都对这种运输工具没有任何办法,刚开始很平稳的时候还好,可是现在这种剧烈晃动的情况下海德马上就被打败了。

  海德脸色苍白,捂着嘴的手指间不断的往外渗透出点点滴滴的酸水。本来炯炯有神的双眼也变的迷茫混沌,那缠烂夺目的眼神也涣散了。

  全身无力、眼冒金星的海德身体随着颠簸的船只不断摇晃着,就在这种情况下船只突然从向上倾斜飞行的姿势回复成了正常行驶,而海德就这样被直接从船尾甩了出去。

  “快看!有人从船上掉下去了!”

  “怎么办!快去找人救援阿!”

  慌乱与吵杂的水手们却没有一个亲自去营救海德的,只见被突然高高甩起的海德朝着下方落去,而远处就是船只行驶而来的海柱,如果海德掉下去的后果将不可设想。

  嗖!

  就在这紧急万分的时刻,一道人影从水手群中窜出。

  人影在这密布着十多名水手的甲板中飞快的奔驰着,那梦幻般的脚步如光似电。

  “快看!阿!是音律那小子!“

  “你不要命了阿!小子!那下面可是万丈高空!”

  “没错!而且还有恐怖的水龙卷!被扯进去的话就算是青铜级的强者也会完蛋的!”

  周围的水手们不断劝说着音律,只是这名瘦弱的家伙却没有停止那奔驰的脚步。那奔跑中的脚步在水手群中穿梭,躲闪阻拦的人群的那种飘逸的步伐如幻似雾。

  “这是……怎么可能!“

  “穿梭中竟然可以轻易的看清移动的阻拦人群!只是音律这种弱小的家伙?”

  无数名被音律绕过或者被音律晃倒的水手目瞪口呆的注视着奔离自己的音律,嘴巴张的大大的一个个宛如看到了滔天巨兽!

  “哼!音律那小鬼不错嘛……额”透过船长室的窗户眺望着这里的红鼻子老船长笑意满满,灌满酒水的嘴中打了一个酒嗝。

  连接船帆的一根绳子被音律拽在左手中,身体炮弹般从甲板弹射而出,粗糙的右手尽最大的努力伸展开来抓向了海德。

  “抓到了!嘶……怎么可能这么重!”

  音律那稚嫩的小脸刚刚洋溢出缠烂的笑容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自己,那与麻绳纠缠在一起的左手猛然的勒紧。

  人们都说十指连心,其实手掌也能连,在古代时候亚洲的华夏民族的医书中也有好几个穴位是在手掌上的。

  阵阵刺骨的疼痛火辣辣的,不断从手掌传来。那潮水般袭来的疼痛感把音律那稚嫩的小脸整个纠结在了一起,如同包子的褶皱一样。

  “不能放弃!不然我们俩个会没命的。我答应过林雨,这次回去后给她带礼物的!”

  强忍着钻心疼痛的音律手臂一用劲利用绳子的回旋力与海德一起向船上冲去。

  “嘶……坚持不住了……阿!”

  碰!

  坚持不住的音律松开了紧紧拽住绳子的左手,两个人翻滚着掉在了甲板上响起一声闷响。

  “接着!音律小子,这是水手草。可以治疗好那小子的晕船毛病“拿着酒瓶的红鼻子船长扔给了音律一颗名为水手草的植物。

  “唔……好痛。”坐起身子的音律捂着脑袋使劲的揉着。“阿……谢谢船长爷爷了!可是这样没关系吗?毕竟虽然不是太珍贵可是也是捕获等级一的水手草阿。”

  音律手忙搅乱的接住红鼻子船长扔来的水手草,仿佛这颗植物是陶瓷做的生怕它掉到地上摔碎了。

  “快看!那是水手草呢!”

  “嗯!嗯!我当然知道阿,那可是捕获等级达到一级的水手草呢!”

  “是啊!是啊!需要整整十名成年职业武装军人的力量才可以捕获的难度才能被国际食联评为一级。”

  “船长他竟然就这样轻易的给了音律那小子!”

  “那可是真正的捕获等级达到一级评价的水手草阿!要是放到市面上最少也要八九百块黑铁币吧!”

  “何止阿!如果放到沿海的城镇黑市里交易的话,随随便便就能卖到一千二三百块黑铁币呢!“

  甲板上周围的那些年纪大、见识广的水手们看到红鼻子船长竟然扔给音律一颗水手草后,叽叽喳喳的议论纷纷起来,那本来因为音律惊人行动后变得有些寂静的甲板又回复到了闹哄哄的情景。

  本就有点不知所措的音律听到周围水手们的议论后更加的不安起来,因为音律只是名普普通通的黑铁大陆的孤儿,为了生存所以才到这艘猎人学院的船只上当水手的,而他一个月的报酬仅仅只有五六百块黑铁币与管吃管住而已。这颗水手草的价值对于音律来说实在是太庞大了,那是需要他至少一个多月的劳动才可以买到的珍贵物品。

  音律那手足无措的样子使旁边刚刚从眩晕中回复过来的海德看的笑意连连,只是海德脸色依旧有些许苍白,看来晕船对于他的影响很大。

  “船长爷爷,我这里正好有对以前狩猎到的捕获等级也达到一级的猩红赤耳可以用来和您交换水手草。”海德从腰间掏出在猩猩岛狩猎到的仅剩下的一对猩红赤耳,吃力的抬起左手递向了站在音律前方的红鼻子船长。

  “噢,看不出来嘛,黑铁大陆来的小鬼!住在黑铁大陆边缘小岛上的你竟然可以狩猎到这种食材,不过阿小鬼!你可要想清楚噢,与那株仅能当作药品的水手草不同,这对猩红赤耳虽然同样是捕获等级一级不过却是能够当作食材的噢,价值可是要高出最少七八百左右黑铁币噢!”看着海德递来的猩红赤耳,红鼻子船长并没有收取反而边喝酒边玩味的笑道。

  “快看!那竟然是从食兽身上猎取到的食材呢!”

  “没错!真惊人阿!竟然还是从恐怖的独臂猩猩这种狩猎等级达到一级的食兽身上猎取的!”

  “那个小鬼……不就只是来自黑铁大陆的小鬼吗?而且还是来自远离黑铁大陆边缘的小岛上!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就算是来自黑铁大陆中央的名门大族里的少年也需要十数名才能战胜的黑铁阶一级的食兽!你竟然……你到底是什么人阿……”

  周围的水手与音律都吃惊的看着海德,那膛目结舌的表情比刚刚看到瘦弱的音律冲出来救海德还要惊讶。

  而微笑的站在甲板上受到众人注视的海德依旧是那么坦然,因为早从小时候海德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带着异样的眼神注视着自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食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