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仙衣断前尘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2,903

  那么快的速度,仿佛准备了许久。

  冰冷的长剑没入胸口,眨眼间的速度而已,剑身便已染上赤红的血液。红色液体顺着剑锋缓缓淌下,染红了握剑的手。

  身躯不断颤抖,多想抬眼看看他一眼,看他此时究竟以什么样的眼神来看自己,看他是绝情?还是歉疚?

  可她终究没有那勇气,她多怕看到的是一张冰冷无情的脸,会将自己可笑的期望化为灰烬。

  “记得,喝下孟婆汤,忘记今生的一切,来生只做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冷冷清清的语气,冰冷的如同寒冰上的霜,一直低垂的眉眼从未抬起过。

  “忘记?”无力看着眼前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开口,道不出半个字语。似乎心也痛的麻木,竟然觉得血液流淌的感觉是如此快意。

  随着长剑拔出,她只觉得自己身体都空了,脑海一片空白,忘了思想,忘了一切。

  伤口血流不止,仿佛是要将全身血液流尽。那人的一剑命中要害,她没有机会等到血液流尽便已虚软倒地。如同陨落的星辰,随着飘洒下的梨花一同躺在地上,鲜血染红了衣衫,染红了白花。双眸绝望的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甘的闭上了双眼。

  ————

  “不。”

  原本躺在梨花树上小歇的女子从梦中惊醒,若非及时稳住身子,只怕就落下树枝了。

  起身稳好身子端坐着,却不知为何,一时间只觉得胸口极闷,呼吸也难以自制,想到方才那梦,心中只觉又是一阵慌闷。

  至于这女子,名曰沧岚,沧海桑田亦如云岚般易散而迷离,是三十三重天之最高离恨天上的仙姑,师承离恨天尊,亦是他坐下五行仙宫水月宫宫主。

  七百年前在阎罗殿因为不肯喝孟婆汤而被打入忘川河三百年,日日夜夜,虫蚁叮咬,烈火噬心,受尽煎熬,整个魂魄已是烬末之时。

  那是个什么日子已经记不清了,只知昏迷醒来时,人已在了离恨天,而救她的那人,正是离恨天天尊。

  三十三重天,离恨天最高,能坐拥离恨天,他必然不是人。或者说是神也不为过。

  上古时期,盘古开天僻地后因神力耗尽而逝,天尊便是那上古神灵幻化,经过数万年修炼才得以成形,最终位居三十三重天之上。他的神力苍穹之中无人可及,只听说他能造就天地,亦能颠覆三界。

  至于究竟如何,沧岚从不知晓,因为从未见过他。

  从她来至离恨天后,虽然被他收揽为座下弟子,却从未见过他的模样。于是沧岚才想,盘古大神尚能顶天立地开辟穹苍,那天尊定然也是这般的人物,一张脸便是整个离恨天,一眨眼便是一道闪电。

  说这离恨天究竟是何模样兴许这世间无人知晓,在这片天空之中,没有云彩,没有星辰,更没有花草林木,放眼望去是无尽的灰暗。那一座座宫殿悬浮与巨石之上,似幻似真。只是那宫宇楼台千般豪华,却始终掩不住它的寂寞与冷清。

  离恨天是三十三重天最高的一层,出了离恨天便等与离开这穹苍之中。只是数万年来,这三十三重天内,还无人能走出离恨天,更莫说离开。

  不是没有的有花花草草,那梨花何来?

  这个离恨天也是少有人知晓的,只听说这是千年前离恨天某位仙人所栽种,他是离恨天天尊最得意的弟子,也是唯一一位能以神力在离恨天栽种花草的仙人,这片梨园便是他的。

  沧岚甚是喜欢梨花,一千年前便喜欢至及。七百年来,离恨天的日子枯燥无味,幸有这片园子相伴,修炼闲暇之时,便会在这园子里呆着,有时几日,有时几月。而这满园子梨花,也从未枯萎凋谢过。原本灰暗阴沉的离恨天,也唯有这梨园才有了一丝生气。

  梨园共有一千五百七十棵梨树,在沧岚到离恨天第一年便数清了。每棵梨树皆有上千年岁月,树干粗大,枝条繁多,每一棵都能延伸至很宽的范围,想来那种植梨树的定然是聪慧之人,知晓这梨树会无限生长,所以每棵树间的距离隔得也恰好。如此一来,在梨花树上便可看见一望无际的白花,看着它延伸至灰暗的天际里。

  看这梨花幽幽飘落,沧岚竟有些恍惚了,方才那梦其实又怎能算是梦?千年前那人不就是这样离自己而去么?

  只是那过去种种,无论梦里还是回忆,她都不知是该哭亦或是笑。

  兀自叹了声,理了理心思,轻轻跃下了树,脚下不知究竟踩的是何东西。看不见,却能承载着来往而过的神仙,只好姑且像凡间一样,将它作为地了。

  只是沧岚刚落至地上,耳边蓦然响起一声轻唤,“沧岚。”声音淡然而冷清,但却极其中听。

  回过身来,却见那梨花丛中翩翩而来一抹白影,素白衣衫,竟也随着他身形前移而飞舞,脚踏清风,缓缓落在自己跟前。这样的画面,多似一千年前的那男子,也是这样的梨花丛林,也是那不染纤尘的白衣。然而,物是人非,眼前飞来之人,早已换了模样。

  来人云邪,天尊坐下弟子,第二宫天木宫宫主,据说是神族后裔,资质其高,修为已有数千年之久。沧岚曾领教过,那神力确实非千百年岁月就能抵御的。但不知他究竟修了什么功法,竟然还能生得跟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般俊俏,如白玉雕琢的五官更是轮廓分明,举手投足间高贵优雅,许是相处太久,给人之感便是清冷而幽雅。青丝一直垂到腰下,与那白衣是如此鲜明。初次见他若从背后看去,倒像个女子。

  云邪看着沧岚“啪”的一声收起了手中折扇,神情瞬间由冷清变得有些许笑意,凤目微敛,“你果真在此。”

  “诚然。”沧岚看了他一眼回敬两字,随后侧过身子便要走。

  云邪知她要走也没拦着。此人一向如此,从不会去反对别人什么,更不会暂同什么,除了三百年前天尊封沧岚为水月宫宫主时,他是五宫内唯一那个认同她的人。

  初到离恨天时,也是有云邪的百般照顾才得以摆脱那些往事,虽然沧岚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云邪会对自己这么好,但她也没有刻意去怀疑拒绝过。她什么都没有,失去了一切,在这世间却还有一个人会对自己好,她不会拒绝。

  沧岚行了数步,却似觉得有些不对劲。云邪今日来寻自己,仅只是为了来看一眼么?依他的性子,断不会如此无聊,莫不成是有什么事?沉思着顿下脚步,疑惑回首看向云邪。

  果然,云邪此时正摇着手中扇子笑望着沧岚,许是早已料到。

  二人感情一向极好,也无什么尴尬的,于是沧岚直接开口问:“你今日寻我,是有什么事罢。”

  云邪淡淡勾起嘴角,仅是这一笑也能使他身旁梨花黯然失色。上前几步行到沧岚身前,那双漆黑的眸子如同深潭般迷离:“我以为你早应该想到,怎奈你竟这么久才反应过来,这个水月宫宫主沧岚尊上怎生的如此糊涂。”

  言辞中说是调笑,却更多宠溺,沧岚也不笑,只淡然望向他,“沧岚糊涂?那那位赞成沧岚担任水月宫宫主之人,岂非比沧岚还糊涂?”

  “哦?”云邪深知她所说之人正是自己,却也不气,转而深意一笑,凑近沧岚耳边轻声道,“沧岚说的这人可是天尊?你胆子可不小,敢骂天尊糊涂,当真是年龄大了胆子也大了?”

  “比起云邪尊上的年龄,沧岚自认差了不止千百年,比起胆子,倒是不及尊上你偷下离恨天的胆子大。”

  云邪讶然,“听你这话,倒是嫌弃我年龄大了?”

  “你若如此觉得,我自是不敢否认。”

  云邪扶额:“怎的说话越来越像星昴了。句句如刃,字字刺中要害。”一摇手中折扇,云邪也不再与沧岚拌嘴,只端好身子正色道:“我寻你是要告诉你,待会儿天尊召集五宫前往神殿,说有事商议,此刻其他三人应当也到了。”

  说罢,云邪看了沧岚一眼,随后便起身飞往神殿。天尊召集,沧岚自不敢耽搁,急忙随上。

继续阅读:第2章 尊令不可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