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尊令不可违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3,175

  离了梨园飞了半晌功夫,沧岚这才远远望见神殿,云邪功力比之深厚,早已先步到了神殿。

  神殿位居五宫最中,除了水月宫及云邪天木宫以外,其他三宫便是金阳宫与星火宫、土云宫。此五宫其实各自镇守着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五宫虽然相隔甚远,但彼此之间相生相息,同时维持这天地秩序。神殿看着也是若有若无的,但却是天地之间最为神圣的一处宫殿。

  待沧岚进入大殿时,除了云邪其他三人早已到了,天尊此时正坐在殿前金椅上。因为殿内光线甚暗,故也难看清天尊此时模样,但凭那洒落自己身上的凌厉目光便知,他定然生气。

  迈向天尊,沧岚欠身拜了一礼,心想自己本是五宫之中资历辈分最小的一位,今日却好歹不歹的来迟了,心下既是担忧又是尴尬。然天尊也未说什么,只示意沧岚退在一侧。沧岚那悬着的心才渐渐放下。

  一瞬间,整个大殿安静的连呼吸声皆可听见。沧岚觑了一眼坐上天尊,他亦在此时开了口,浑厚低沉的声音让这原本空寂的大殿更多了分肃然。

  只闻天尊缓缓开口说道,“想必除了沧岚,其他四人应当已经知晓我是为何事召你们前来了。”

  沧岚心下生疑,天尊此言之意倒是言之甚明,五人除自己之外其他四人皆已知晓是为何,就自己不知,莫不成此事与自己有关?又见其他三人皆是恭谨回应。倒是云邪依然淡淡摇着折扇,一幅事不关己的模样。察觉到投射在自己身上疑惑的目光,云邪回以淡笑,似在安抚沧岚的不安。

  座上天尊又开口了,“沧岚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

  天尊两句话离不开自己,似乎没什么好事,这是沧岚此刻猜想的。但天尊既然问了,她也只好细细想来,但始终记不起今日究竟有何特殊,随即回到,“回天尊,沧岚不知。”

  “沧岚宫主莫非忘了,七百年前,也就是今日,天尊将宫主从地狱带回离恨天。”这说话的便是金阳宫宫主南玄,此时的他正一身蓝衣长衫。南玄已有五千多年岁,道行在离恨天与云邪不相上下。此人性情温和沉稳内敛,也是个让人过目不忘的男子。听他之言,沧岚才想起,七百年前,便是今日被天尊在忘川河所救,并且带回了离恨天。

  天尊显然有些失望,“沧岚啊,时光流逝,转眼已过了七百年。方才本尊说除你之外其他人皆知之事,你为何不问是何事?”

  沧岚转身面向天尊,眉目低垂,“沧岚不敢。”

  沧岚亦确实不敢,离恨天有太多事情不能问,她除了掌管好水月宫专心修炼之外,其他事从不敢参涉,这也是云邪数次提醒沧岚的。在离恨天,永远不能知道太多事情,就连水月宫前任宫主是谁沧岚也不曾知道,宫里的丫头们更是人人不知。后来土云宫宫主玉穹告诉沧岚才知晓,那是被天尊消除了记忆,亦成了离恨天永恒的秘密。这七百年来,沧岚在离恨天所见的除了冷冷清清的环境,更有的是神秘难测的人。沧岚时常独自想着,离恨天究竟是什么,这三十三重天最高的一重天,当真掩藏了多少秘密。

  天尊听沧岚了说不敢,显得有些意外,在他心里一个能在忘川河经历三百年生死之人,还会有什么是不敢的?初来离恨天时,也从未见她害怕过,离恨天的人对沧岚百般冷淡,她也只是一笑置之,天尊将其丢入冰冷天池重新筑骨再次成人,她也忍了那痛苦。亦或者那时只是因为在忘川河的心早已麻木,死都不怕,还会有什么不敢。

  至重新拥有人身体那之后几百年里,沧岚不断修炼,强迫自己提升修为。经过天池重新筑骨,加上天尊相助,修为提升的速度在所有人想像之外。仅仅四百年便与玉穹修为相当,至她登上水月宫宫主那时,离恨天所有人对她已不再如往日那般敢随意欺凌,孤傲冷漠,拒人千里之外,这也是她最终所要的。

  沧岚从不知晓天尊为何要救自己,亦问过云邪,他那时只是轻轻的说了句命中注定。所谓命中注定,又注定的是什么?

  “十日后之后便是天帝两万岁大寿,本尊决定派星昴与沧岚一同下天界为天帝祝寿,其他三人可有异议?”天尊的话瞬间将沧岚从思绪中拉回,凝神静听着天尊的话。

  此言一出,殿内其他四人的目光皆落在沧岚身上,云邪身旁的星昴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沧岚并未回答,南玄本为几人中最年长的一位,沉默片刻,倒是回了句:“弟子遵从师尊命令。”而后玉穹仙姑道了句,待到云邪时,他却是犹豫了片刻。须臾,才微微点头以示遵从。沧岚与星昴目光相撞,看到的依旧是那一双沉冷的眼。

  待众人皆无异议时,天尊才道:“本尊已备好送给天帝的寿礼,数日后你二人便来神殿取,本尊会命令仙童等候。你二人切记住,此礼至关重要,若是遗失,便是你等用生命也换不来的,听清了么?”

  沧岚与星昴双双施礼回道,“弟子谨记师尊教诲。”

  天尊低低嗯了声,随后又道,“本尊将要沉睡些年月,待醒来也不知会是何时。离恨天一切事物将交由云邪南玄二人处理,神殿也会在次日后关闭。你等若是无事,便各自回宫罢。”声音听上去略有疲惫之意,却依然是不容异议拒绝的语气。

  天尊若是沉睡,上次沉睡用了三百年时光,这次不知又有多少年头了。

  众人深知天尊之命不可违抗,行完礼后,五人自然一同退出了大殿。刚迈出门口,大殿之门便自动合上,瞬间只见整座宫殿渐渐隐没与灰暗天际之中,再看去,哪还有神殿的影子。

  “沧岚。”温柔而淡雅的声音,一听便知是玉穹仙子,原本独自苦思的沧岚闻她唤自己名字,缓缓望向她道了句,“玉穹姐姐有事么?”

  一袭紫衫高贵优雅,倾城容颜堪称绝世,肌肤胜雪欺霜,唇若樱桃齿如含贝,尤其那双眼眸,目光盈盈,如秋水荡漾,上面柳眉弯弯甚是迷人。此女子不仅容貌绝美,法力深厚,也甚是聪慧,为人处事在五宫任何一人之上,而玉穹仙姑的名头除了响彻仙凡两界,连魔界妖界也有不少人物为其痴迷。

  想来也是,她这般美人儿,能文能武,世间又有哪个男子见了不动心的,若是不动心也只怕让人觉着那定是不近女色之人,就像佛门中人一般,目空一切。

  玉穹仙姑停在沧岚身侧,定定的看着她,那清亮的眼神直似看进沧岚心里般。

  “沧岚宫主要离开离恨天,玉穹也没什么可说的,唯有一句话要告诉宫主。”玉穹柔声说着,目光甚是诚挚。

  沧岚不知玉穹为何突然如此认真,遂点头微笑说道:“宫主请讲。”

  玉穹仙姑正欲说起时,但眸光转换,又似想起了什么,方才已到嘴角的话又被吞了回去,见沧岚还在等着,只好随便搪塞了句,“沧岚宫主要多多保重,待回来时可要给玉穹讲讲此行天帝大寿的事。”

  这话听得沧岚好糊涂,不解的望着玉穹,玉穹也只是认真看了沧岚一眼,仿佛要沧岚深深记得这话。随后身子轻轻飘了起来,紫衫飞舞,罗带飘扬,甚是美丽,沧岚望着玉穹渐渐离去的身姿,于她方才所言颇有疑惑。转身欲回水月宫,哪知身后正站着星昴云邪二人。

  云邪负手而立,一身白衣无风自舞,翩然淡雅,俊逸容颜平静无任何表情。倒是身旁星昴,此时漠然立在那里,加上那比女子还妖冶的长像,红色长衫将其忖得更加邪魅,这般冷清俊逸的公子,但那双凤眸之中却流露的尽是别人不敢靠近的孤傲与疏离。

  星昴看了半沧岚会儿,淡漠的面容总透着一些难以言明的意味。见沧岚正看着自己,也是清冷一笑,幽幽瞥过目光,不做言语。

  淡漠冷清的神色,又带着风华至斯的淡淡笑意,虽然的确有着迷倒众生的华芳,但在沧岚眼里,却不屑一顾,并非星昴模样不够入眼,而是这二人之间七百年来的感情,比星昴的眼神还要冷淡,今日见面没有嘴上争锋就已经是极好的了。

  云邪在一旁并未说话,斜睨着星昴,那眼神依旧淡然,却不如星昴的冰冷。又回过头对着沧岚轻声叮咛道,“马上要离开离恨天,还是先回去准备一下,若有什么事,就到天木宫来寻我。”侧面看着星昴,淡笑道,“三百年前醉风亭那一盘棋还未定输赢,既然隔日要走,今日便一决胜负如何?”

  星昴沉默片刻,微微点头应允,眉目顾盼之间,除了淡漠只有淡漠。侧目微微看沧岚一眼,人已转身便往醉风亭方向飞去,云邪紧随其后。这二人说走便走的性子早已养了几千年,看着他二人渐渐消失的身影,沧岚垂下双眸,心中百味陈杂。

继续阅读:第3章 动之以情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