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天命可违否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3,836

  回到桃花村,沁儿将九音星昴二人赶走蛇妖一事在村里宣传的沸沸扬扬,仅仅半会儿,整个桃花村村民都知道这两个从天而降的神仙。而沁儿家那小小院子也是挤满了人,都说是要来感谢二人拯救了桃花村。沁儿和她爷爷也是忙得不亦乐乎,一边招呼着乡亲,一边又四处寻找着那两人,只因方才那二人不知何时已没了去向。

  “看吧,这就是凡人,果然是烦人啊。”九音立在半空,看着桃花村几乎所有人皆聚在沁儿家里,且都是为了来看看自己这庐山真面目,不禁摇头无奈说道。

  星昴与九音并肩而立,风吹起那鲜红长衫,发丝不断飞舞,整个人看着仍旧那般淡漠。地上的一切也是看在眼里,听着九音叹息,也是淡然回道:“这不都是你想要的么?”

  九音斜睨了身旁之人一眼,像个犯错的小孩子一般左右环顾着,“那是因为我答应了人家要抓住那蛇妖的,作为离恨天的半神,不能食言呢,况且这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我不能任由那蛇妖再祸害人间。”

  九音认真点点头,他自己也赞同自己的说法了,可心里,却总觉得并非如此。

  星昴未曾直接回答他,抬头看着天际,敛眉问道,“这么久不见你家主人,你就不曾担心过她?”星昴漠然看了九音一眼,接着只见红影闪过,人已不知去了何处。

  “主人。”九音忽的收敛笑容,“是啊,我怎么能因为自己想玩,而不顾主人的安危呢。”抬头看着远方那连绵不断的高山丛林,兀自问道,“主人,你现在在哪里?”

  来自心底的呼唤,几百年的牵绊,纵然相隔千万里,仍是能感应,哪怕只是微小的错觉。独自走在林间小道上的白衣身影似感觉到什么,轻轻停下脚步,看着前方那望不到尽头的山脉,黯然垂下了双眸。

  这大千世界,她要去哪里寻找天元盘,又要到哪里寻找九音箫。茫茫前路,却不知到哪里才是尽头。

  星昴独自行走在远离桃花村的山道上,蜿蜒曲折的小路没有尽头。路边是各色不知名的野花,黑白蝴蝶飞舞在花瓣上,那般怡然自得。这些景色,那般清冷的离恨天,永远也不可能看见。不知何时,他竟然开始喜欢这样独自行走,不是为观赏四下风景,只为心中寻找一份安宁。

  “星昴哥哥。”那清晰的声音,再次划破了这安静。在回村里的路上,九音将自己和星昴的名字告诉了沁儿,却未曾告诉她自己二人的身份。

  回头看着那女子,此时一身桃红衣衫的沁儿显得愈加娇小可爱,看到星昴也是欢快的跑到了他身边。见星昴皱眉思索的样子,不禁向他扮了个鬼脸,调皮问道,“星昴哥哥独自跑到这里,在想什么呢?”

  星昴收回目光,看着远处丛林,答非所问的回道:“你怎会来此的。”

  “我问的九音哥哥呀,他说星昴哥哥往这个方向来了,所以我也就追了来。”沁儿认真的说道。

  星昴淡淡勾起嘴角,似笑非笑,“有事?”

  沁儿皱眉想了想,“倒也没什么事,只是想谢谢星昴哥哥帮村民们赶走了蛇妖。”

  “那蛇妖还会再来。”

  “不怕。”沁儿胸有成竹的说道,“九音哥哥已经答应我会将那蛇妖杀掉的,所以我们都不用怕。况且还有星昴哥哥呀,你们都是神仙,那些妖怪是奈何不了你们的,上次要不是因为我,你们就能杀掉那蛇妖了。”想起那天被蛇妖挟持时,自己向星昴呼救,沁儿自责的垂下了头,若不是自己贪生怕死,也许星昴九音就将那蛇妖杀了,也为那些死去的村民报了仇。想着想着,沁儿不禁低声哭了起来,“都怪我贪生怕死,都是我不好,要不是因为我,那蛇妖已经死了,也就为死去的村民报了仇了。”

  眼前的女子,永远太过纯真,若是让她知道残害那些村名的不是蛇妖而是她现在敬仰的九音时,又该如何。星昴暗自想着,对眼前的女子竟忽然有了歉疚。这个谎话不就是自己说的么?兀自一笑,缓和语气说道:“你也不必担心,蛇妖一事,会帮你解决。”

  “真的吗?”沁儿抬起泪水盈盈的双眸,看着星昴。

  星昴淡然点头。

  沁儿这才会心一笑,拭去泪水坚决的说道,“一定要将那蛇妖抓住,一定会抓住的。”

  这个女子,看似平淡,却总有着不寻常的意念。星昴收回目光,看着远处丛林,许久,才开口说道,“你为何如此恨那妖怪?”

  “嗯?”沁儿不解的看着星昴,不知星昴为何会有此一问,因为那妖怪村里每个人都恨,神仙不是也该恨的么。

  星昴依旧看着远处,“拼了命也要保护自己的爷爷,又是为什么?”

  沁儿看着星昴,也只能看到他的侧面。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那张脸显得更加精致,明明如此冷漠的人,却偏爱那极致的红。看着看着,却是黯然的垂下了头,深深吸了口气,最后又恢复了那美好的笑容,看着前方坚定的说道:“因为爷爷是沁儿唯一的亲人,沁儿要永远保护他,不让他受到伤害。”

  “亲情,又是那所谓的亲情。”星昴低声轻笑,却感觉那笑成了一种讽刺与不屑。

  沁儿看不出星昴那笑有什么特别之处,对于她而言,星昴能笑就已经是一种奢望,又何必在意为何而笑。理了理心思,沁儿再次说道,“我爹娘原本是除妖的,专门斩除世间妖魔,从我生下来,就是我爷爷养育着我,我几乎都未曾见过爹娘的摸样。从小,爷爷就对我说,让我不要像爹娘一样,不要做什么斩妖除魔的事,因为那太过危险。而爷爷从小就疼爱我,照顾我,我便也听了他的话,不学武功。”

  那双清澈的眸子,似被什么迷糊了眼,渐渐变得潮湿,“可是,我不愿爹娘每日在外面与妖魔抗衡,他们总是活在紧张的世界,只要哪里有妖魔祸害人间的事情,他们就会马不停蹄的赶去。在我整整七岁的光阴里,几乎都是如此,我从未感受到过父母的温暖。”

  泪水止不住的滑落,这个女子却仍是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好,“我还记得那一天,爹娘也是接到了有关妖怪的事情,一样的出门去除妖,可是,就那一次,他们再也没有回来过。爷爷带着我四海寻找,可都是找不到。那时我才知道,爹娘,已经回不来了。至他们离去之后,那些为了替他们的同类报仇,开始追杀我和爷爷。为了让我逃厄运,爷爷便带着我一直逃,一直逃,后来,就逃到了这座小村庄。我和爷爷,便在这里度过了十年时光。”

  星昴一直默看着前方,未曾打乱,只是静静听着。

  “这个村子很干净,我和爷爷都很喜欢,也想一直永远住在这里。可是,几个月前,出现了一个妖怪,他抓走村里许多人,我怕,我怕他把爷爷也抓走,我不想再失去唯一的亲人。”沁儿哭着,泪水肆无忌惮的滑落。想寻求依靠的她一把扑进了星昴怀中,大声的哭了出来,似要将所有悲伤怀念全部发泄出来。

  星昴低眉看着她,却终究没有想要安慰之意,抑或他根本无法安慰。

  泪水落在星昴手背,温热的感觉渗入肌肤,星昴能感觉到那是一股暖意,可惜却又消失的如此之快,放佛眨眼之间,便会成为冰凉的水珠。沉默许久,星昴又才问着,“为何要长生不老药?”

  沁儿不断抽噎着,待稍微好些时,才离开星昴怀中,“随着时间慢慢过去,爷爷老了,看着他的发丝渐渐发白,身子日渐衰弱,我知道爷爷会像其他人一样老死。可我不舍得,我不能看着爷爷离开自己。所以,我开始寻找一种长生不老药,这样就可以救爷爷了,他就可以永远陪在我身边,不会再丢下我不管。所以,所以我要活着,为爷爷找到长生不老药。”

  坚决的目光,沁儿便是这样坚决的望着星昴。亦或她相信,眼前之人,能帮自己取得长生不老药。

  星昴迎上眼前这女子的目光,却是避开了,看清楚她想要的是什么。但是自己能办到,却不能办。望着天际云彩,星昴淡然说道,“生老病死,乃是天地循环之必然,谁也无能为力。”

  “星昴哥哥。”沁儿哭着,“难道……真的不可以吗?”

  他是天上神仙,凡人心中的救世主,此刻又是桃花村所有人的希望,还会有什么是不可能办到的。沁儿不信,一个神,竟然也救不了一个凡人。

  也许连星昴自己也不相信,作为一个神仙,会真的连一个凡人都救不了么?

  答案不是,依他现在修为,让一个区区凡人再多活几十年并非难事。可是如他所言,生老病死,乃天命,谁也无力更改,纵然有,这违背天理之事,为一个凡人,又值得么?

  那双眼睛如此希冀的看着自己,可星昴终究无法满足她想要的答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这是他一出生就已经注定。纵然你再怎么想要违抗,但有时,你却不得不屈服天命,任由他的摆布,玩弄,到最后,他还会告诉你,这一切是命,你的命。”

  那般深奥的话,沁儿听不懂,但心中只知道,星昴无法帮助自己。低声凝噎问道,“星昴哥哥会屈服天命吗?”

  天命,有多少人屈服在这两个字里,因为知道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所以放弃一切,也放弃自己。既然命运已将自己一生注定,那还去奢望争取什么呢。随命,不正是随了天命么?

  “若是天命待我不公,必然逆天而行。”星昴字字如冰,坚决而冷冽,侧面看着沁儿,“如果有那样一个理由值得去背叛天命,兴许会抛弃一切,与天为敌,哪怕最后,万劫不复。”

  万劫不复,不是任何人能轻易忍受的命运,但若是有这样一个值得的理由,又有什么害怕的?

  因为值得,所以不悔。

  沁儿从那双深色眸子里,看到的是无尽的幽暗与深邃,不像是迷茫和期待,反而是另一种执着。好像他已经找到了那样一个理由。

  “星昴哥哥。”沁儿喊着,但星昴却已经转过身向小道尽头行去,未曾使用法力,只是徒步走着。沁儿在身后看着那袭红衣,在夕阳的照耀下,是如此耀眼夺目。衣角划过花丛留下的弧度连蝴蝶也开始眷恋,多美好的画面。

  “若是能与他一起携手踏遍世间,那当有多幸福。”沁儿在心中想着,只是她却又看到,那身影留下的孤独与莫落,不让人靠近的孤独。

  这样的人,究竟有什么是他想要的,又有什么,是值得他去寻找的。

  过去?回忆?还是一个把自己从深渊里带出来的人?

继续阅读:第21章 暗夜银面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