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再见应不识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4,116

  苍茫天界,遥远无际。沧岚随着那名天兵径直前往天宫,路上也没有问起天帝这次召见自己前去又是何目的,反而对于星昴得知自己过去的事担忧不已。

  这边沧岚向着目的地径直而去,那边澜歌与风少灵却并肩而来。原本沧岚并未注意到他二人,只是她身边的天兵见了澜歌与风少灵却不得不前去行礼。所以,又再次避免不了相逢。

  白衣蹁跹,翩然高雅,澜歌与风少灵并肩而行,澜歌却是远远便见到了沧岚,正在他自己也犹豫踌躇要不要上前来打声招呼时,那天兵已经走到自己面前恭敬拜礼。

  二人再次相见,澜歌依然还是谦雅有礼的尊称沧岚一声“沧岚尊上。”沧岚自然也是以礼回之,躲闪不及的目光总是下意识的落在风少灵身上,那风少灵看在眼里也甚觉好奇,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笑意,淡雅而又略显深意。

  沧岚与澜歌并未有言语,彼此就连目光也不曾碰撞,就这样大方的见了面,有礼的打完招呼,最后又各自背对而行。看着那抹飘逸清雅的身影渐渐远去,风少灵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淡淡一笑,却是轻叹了声道:“这沧岚宫主似乎并不像天界传言那样清高冷漠。你那日与她一同玩赏,可有弄清她的性情?”

  然而一旁澜歌却并未回答,微微回首看了眼沧岚离去的地方,敛眉道:“那是去往天宫的方向。”

  风少灵愕然:“是天宫的方向又怎么了?”

  收回神,澜歌似有所思,风少灵的问话更没有回答,凝眉思索了会儿,也没有管风少灵那一脸狐疑的神情,便兀自继续前行,但那缓慢的步履却不难看出此刻的他有心事。

  风少灵哑然无语,这澜歌仙尊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心不在焉了,幽幽看了眼澜歌背影,风少灵故意哀叹了声,道:“看你这般心事重重的模样,感情你这次被天帝叫去瑶池,是又说了你与少璃的婚事不成。”

  那双沉重的脚步突然顿住,但那个高雅的男子却并未转身,微微回头看了眼身后那人,又再次决绝飞身而去,放佛丝毫不给风少灵说话的机会。

  风少灵怔怔的站在远处,呆愣了半晌,眨巴着眼睛傻傻问道:“就算你不喜欢她,也不至于拿我出气吧。”

  无奈撇撇嘴,风少灵想了想也只好跟随澜歌身影而去,虽然那神情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这个被大阿山捧在手心的贵公子,偏生的除了澜歌谁的话也不听谁的气也不受,他可以数百年不回大阿山,却不能数月不去长留山。

  天色甚好,风暖如春。彩云漂浮无尽,仙鹤展翅高飞。待沧岚赶至天宫时,星昴早已与天帝下了几盘棋,而沧岚赶上这一局,胜负难解。天帝身穿金丝龙袍,面色凝重,不怒而威。白老仙尊立在一侧,看着棋局也是认真揣摩着,虽然天帝步步为营,但星昴招术变幻莫测,也让天帝难以招架。

  再次来到天宫,沧岚心情要比第一次来时轻松许多,并非是因为不再害怕,而是这里已经没有她所希冀等待的东西。只是当刚刚迈进天宫的沧岚见到星昴的那一刻,她还是微微有些震惊,这个人几日不见,难到就是在天宫与天帝下棋来了么?而在天宫内,宵云君也是默默静立在一侧。

  沧岚步履轻盈,缓缓行进大殿,心中只想着天帝找自己来,但他自己却在这里悠闲下棋,也不知那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这天界,除了白老,也唯你星昴能变着花招的算计着朕。”天帝放下一枚白子,眉目含笑缓缓说着。

  星昴淡淡勾起嘴角,“天帝要找人下棋,不就是要找个对手么?何来算计?星昴能做的,就是让自己不会死的太早。”

  手中依然未曾停歇,天帝每放下一颗棋子,星昴总能从中拦断。许是二人太过专注,任谁也没有注意到身旁立着的沧岚。

  沧岚在一侧看了许久,白衫飞舞,甚是美丽,对棋,她并不擅长,只觉得那些步步算计太过复杂。虽然看着的是棋局,但心思也不在这棋局之上了,凝眸看着星昴那布棋拈子的淡定从容,以及眉目间对赢棋的思索计算,放佛眼前与自己对弈的只是一个平凡普通人,而非坐拥三界的万物之主。

  这一局,不知又过了多久,二人仍未分出胜负,如此下着,倒也无意。天帝理了理衣冠,端坐好身子,笑道,“看来要分出胜负,还真不是一刻半会的事了,星昴宫主棋艺又精湛不少啊。”

  “得云邪数次授艺,颇有进度,与之前相比多少还是有些差异。”星昴看着天帝淡然说道,眉目间仍然透着淡漠冷清。

  天帝微微一笑,看向沧岚时,沧岚自然也趁此收回目光,“沧岚见过天帝陛下。”沧岚委身施礼道,举手投足间道是恭敬有礼,实则淡漠疏远。

  天帝挥手免了沧岚礼数,捋着胡须淡然问道:“不知沧岚宫主身体可好些了?”

  沧岚清浅一笑,“多谢天帝陛下挂念,沧岚身子已无大碍。”

  “如此,那朕也就放心了,若是沧岚宫主有什么不测,朕……可就无法向天尊交代啊。”天帝点点头,神情忽而变得凝重起来,起身背负双手上前两步,但并未行下台阶,凝眉看着白老肃色道,“将龙岩带上来。”

  白老躬身尊了声是,随后看着天宫外朗声说道:“带龙岩。”

  沧岚蹙眉不解,天帝寻自己来找这么多仙家在此已经有些奇怪,此刻又传唤龙岩,又是何目的。但突然转念,目光挪向宵云君,却见宵云君此刻已经浑身紧张到不敢抬头。见此,沧岚心中大概也知道天帝今日唤自己来的目的了。

  星昴一直静默的坐在那里,偶尔也会瞥过目光看沧岚一眼,但也仅只是在她身上停留片刻便又挪开了,抬手端起桌上玉樽,兀自悠然的喝起了茶来。

  不过半会儿,殿外已有两名天兵押着龙岩进了大殿,此刻的龙岩衣衫褴褛,面色苍白,想来也是受了不少苦。那两名天兵将龙岩押至沧岚面前,随着二人双手一耸,几乎是把他给扔在了地上。向天帝复命:“陛下,龙岩带到。”

  天帝缓缓点头:“你们先下去吧。”

  那二人再次行礼后。这才一同离开大殿。龙岩被扔在沧岚面前,虽然形态上看着很是落魄,但那双眼睛,却依然坚定无比的看着沧岚。

  沧岚蹙眉,侧目看向天帝避开那目光:“不知天帝陛下是何意?”

  天帝道:“龙岩以下犯上,论罪当被打入诛仙台,不得为仙。但此事事态严重,况且他伤的是沧岚宫主,所以应当依照离恨天规法处决,朕就将龙岩交给沧岚宫主,任凭发落。”

  闻言,沧岚神色一怔,星昴手中动作也顿住了。天帝这么做,究竟是要替沧岚讨回公道还是另有所指,一时间沧岚却是无法猜透。侧目看了龙岩一眼,轻蹙眉头,又抬眸面着天帝:“天界中人犯错,直接由天帝陛下发落也就可以了,天界有天界的规法,离恨天有离恨天的规法,两则之间本就有着各自的不同,若是因为此事而将离恨天规法用于天界,必然会有人说沧岚的不是。所以,龙将军一事,沧岚就不牵涉其中了。”

  她不想管这些事,而这些是也与她无关,龙岩打伤自己,本就是为了执行天帝命令,况且那时龙岩也是因为功力受限所致,与他本身毫无关系。法理不外乎人情,龙岩所犯之罪,哪里用得着如此大费周折。

  星昴俊眉微敛,他也很不明白天帝的意思,深意看了白老一眼,却见白老那坦然淡定的模样,丝毫没有被此事所惊住。

  天帝背负双手,听罢沧岚此言,说的也甚是在理,“不过是虽如此,但此事朕若就此平了,那朕就无法向天尊交代,况且朕也不想让三界众人觉得朕会徇私枉法。见沧岚仍有所犹豫,遂肃色看着龙岩,“龙岩,你可知罪?”

  天帝一语,震慑九天,纵使龙岩再怎么倔强,也不可能不对天帝无礼,况且他自己早已认罪,之所以还能如此坚定,多半也是因为他那不服输的性格使然。龙岩回头看着天帝,神情依然坚定:“龙岩知罪。”

  “那你可知自己所犯何罪?”

  “属下冒犯沧岚尊上,还差点误伤沧岚尊上性命,属下该死。”龙岩如是禀道,丝毫没有害怕之意。

  天帝冷哼,“既然你知道自己有罪,那朕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你打伤沧岚宫主,论罪当以下犯上。但朕不会处罚你,将交由沧岚宫主以离恨天规法处置,你可有不服?”

  龙岩依旧恭敬回道:“属下甘愿接受任何处罚。”

  见此,天帝淡笑点头,眸中深意也只有他自己能看清。而一直站在一旁静默不语的宵云君却看不下去了,当日若不是自己叫住沧岚,兴许她就不会受伤,龙岩也不会遭受重罚,虽然这件事天帝并没有直接追究,但也不能眼睁睁看这儿龙岩一力承担这罪过。

  思此,宵云君也不再犹豫,自己迈上前来请罪,“当日之事,下仙也有错,所以还请沧岚宫主能一并责罚。”

  龙岩却不愿了,“仙尊,此事都是龙岩的错,就当由龙岩一力承担。”

  宵云君摇摇头,示意龙岩不要再争,眼神与龙岩一样坚决,深知自己劝不过,龙岩只好看着沧岚诚恳道:“尊上,这一切都与仙尊无关,还请宫主能放过仙尊,龙岩愿意接受所有处罚。”

  “龙将军,你就莫要再和我争了。”宵云君颇带长者口吻冷声说道,虽然宵云君身份不高,但相对于龙岩而言,也已经算是德高望重的老仙家了。迎上宵云君那严肃的目光,龙岩欲言又止,白老与天帝相视一眼,随后白老道:“沧岚宫主,你便罚吧,也免得他二人再继续争执下去了。”

  沧岚微微回首看了白老一眼,又转眸看向天帝,天帝的目光威严而带着等待,或者天帝的用意,她并不能猜透,同时她也不想去猜,眸光转换之际沧岚心中只想:“这九重天际,当真还有如此真诚的情意么?”

  抬眸,沧岚苦涩一笑,道:“我与龙将军切磋仙术,沧岚学艺不精败在他手中,这能罚么?”

  天帝浓眉一皱,一旁淡然坐着的星昴也是难得露出一副极有兴致的神情。

  沧岚再笑,“沧岚打伤天兵,龙将军为维持天界秩序而出手,这算是有罪么?”

  龙岩讶然。

  迎上天帝那极具深意的目光,沧岚淡淡道:“沧岚有错在先,所以没有这个资格去处罚谁,龙将军的事,沧岚更不会追究,沧岚擅闯南天门打伤天兵一事,若是天帝要问罪沧岚,沧岚也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也许她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龙岩没有罪,宵云君更没有罪,又怎么可能去处罚。沧岚从未想过追究那件事,可是天帝却不愿放手,沧岚不知道天帝究竟做何打算,龙岩犯错是她自己的错,若是天帝要追究,那便追究罢了。

  白老捋着胡须淡笑点头,显然对沧岚之举很是满意,倒是天帝显得有些意外。

  天帝怔然,“这个……沧岚宫主言重了。”想了想,这才道:“既然如此,那朕也无话可说了。”又看着龙岩与宵云君二人肃色道:“沧岚宫主不再追究,你们还不快谢过宫主。”

  龙岩与宵云君二人闻言,双双愣住,须臾,才回过神来看着沧岚拜谢,沧岚看着二人,心里却觉得很是过意不去,但龙岩二人的真诚,却将这一切弄得理所当然。

继续阅读:第16章 孤影苍茫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